第246章 王子腾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46章 王子腾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噫,自己还真是倒霉的不要不要的!”

    上次才同情了一下王子腾,自己就这么坑地成为了王子腾,乌鸦嘴属性点亮!贝利老爷子,您一点儿也不孤单!饶是在异世,咱们也是心相连呐!

    “老爷,大姑奶奶的提议您觉得如何?凤丫头我也是当着亲女教养长大的,说给了贾府的琏儿,亲上加亲,也不失为一桩好亲。”

    王子腾的夫人曾氏问道。

    “不了,贾府有大姑奶奶足够了,不需要将凤丫头再嫁过去,咱们几辈子人都是联络有亲的,即便是凤丫头不嫁过去也不会生疏了。”

    王子腾对着曾氏说道。

    “可老爷之前不是挺赞同的吗?何以如今又生了反悔之意?”

    曾氏知道王子腾对于贾府的看重,所以之前想着将侄女儿王熙凤嫁给贾府的琏儿,这样就算是年轻一辈也算是彼此之间有了往来。

    “凤丫头的婚事我自有打算,你也被着急,凤丫头才十三,再好好儿寻摸,尽管比不上贾家富贵,可也不会太差就是了。”

    曾氏掩住了满心的不悦,勉强地点头同意了。

    “那大姑奶奶哪头?”

    “我亲自去说,你打发人去大姑奶奶和珠儿家来一趟,让她过几日我休沐那日回来,我有些话要交代的。”

    王子腾想着自己前些日子查到的那些东西,对着曾氏吩咐道。

    “知道了,老爷。”

    曾氏目送着丈夫去了前院书房,这几年一直都是这样,她也习惯了,好在丈夫也不去小妾通房那里去,她就算是有些不满也是无话可说的。

    曾氏只有一个嫡女,多年才求来的,简直是如珠似宝地养着。

    尽管王家对外说的是女儿无才便是德,不过曾氏对着自己闺女却是不同,她是书香世家出身,对于武将家的这些粗鄙规矩自然是看不上的很,她的女儿,自己亲自教导,王熙鸾年纪虽小,可已然表现的很是不凡,曾氏对于闺女自然是满意的不得了。

    至于侄女儿王熙凤么,虽然之前有大嫂教导,可是如今亲妈走了之后,凤丫头也不过是跟着曾氏学习如何管家理事,王熙凤聪慧通透,是个管家理事的好料子。

    不过对于诗词文章这些东西,竟是看也不看,曾氏也不想勉强,毕竟这些在世人看来,不过是小道,女儿家还是通晓管家,知道针黹为要。

    王熙凤性子要强,容貌艳丽,于世交各家,小有名气,自从十一开始,便陆陆续续地有人说亲,不过一直以来,因着府上大姑奶奶想将王熙凤说给贾琏,所以便这般地拖延了下来。

    两府还没最后定下来,不过也是彼此心照不宣,如今王熙凤已经十三了,也该是定下来的时候了。

    可曾氏也没想到,一向不插手后宅之事的丈夫却这般突兀地心生反悔之意,这男主外,女主内,丈夫插手内宅,显见是对自己不满了,曾氏能高兴的了吗?

    尽管她是有些私心,更加地偏疼自己的女儿王熙鸾,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可是对于凤丫头,曾氏扪心自问,绝对是没有亏待过半分便是了。

    再者说了,大哥大嫂也为凤丫头留下了不少的东西,日后的嫁妆也不用自己操持,所以曾氏绝对能毫不心虚地说一声儿,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曾氏却是不知道如今的王子腾到底在想些什么,贾府那个破坑,绝对不能让王熙凤陷进去,虽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是王子腾不能不为王家女儿考虑。

    而且他也是有女儿的人,王熙凤这个养在自己名下的侄女儿如果坏了名声,自己的女儿绝对是会受牵连的。

    王子腾所想所虑饶是枕边人的曾氏也不得知,不过也不着急,等再过上几日,他将这些事儿理顺了,曾氏便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了。

    就算是不明白也不要紧,他也不求着谁能理解。

    他的侄子王仁刚刚有了长子,不过却是个不成器的小虫,成天地花花肠子,不着家不着调,也是亏了人家的好闺女了。

    不过王仁的妻子是之前他父母看着定下来的,所以王子腾无话可说。

    现在他就是看好了王仁别惹事儿,然后等着小侄孙长大,教养他成才,让王家传承下去,就算是功成身退了。

    京营节度使的王子腾绝对是帝王心腹,这个职位的危险程度也是很高,不过皇帝不管多么地信任自己,可也不会让他太长时间待在这个位置上就是了,所以王子腾只要抱紧皇帝的大腿,一切都ok。

    至于之前四大家族的谋划,想要送女孩儿进宫一搏之事,反正现在人选还没有定下来,在贾府的元春,史家的姑娘之间摇摆,所以王子腾觉得自己还有抽身的机会。

    即便是无法抽身,不过自己搅黄这事儿倒是挺容易的,耍耍手段让元春落选回家还不容易?

    谁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去的,灯下黑,简直棒呆!

    王子腾晚上想好了策略和将来要走的路之后,王子腾躺平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管家就将宿醉未醒的堂少爷王仁给提溜到了校场上,这是老爷昨日夜里就吩咐好了的。

    王仁面色青白,带着酒色过度的萎靡,在看到一身劲装打扮的王子腾时,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儿。

    “去,操练操练咱们这位爷,不死就成,残了废了的都不要紧。”

    王子腾一把大刀耍的虎虎生风,对着自己的亲兵吩咐道。

    王子腾的这些亲兵都是随着他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平时护卫王子腾左右,自有一番威视,身上的那股子肃杀之气能吓的王仁一个激灵,差点儿就因为脚软腿软而跌倒在地。

    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蔑视之意,这位堂少爷简直就是烂泥糊不上墙!

    本来说好了的,王仁若是诞下第二子,便过继一个给王子腾承继香火,且王子腾一直不死心,想要一个亲生子,所以并没有去过继族中的孩子。

    现在他知道王子腾的结局,所以打算到了年底,自己亲自去金陵老家,从族里过继一个无父无母的,年岁上他不强求。

    再不然,从同袍中收养一个也不错。

    即便是打定了主意,不过还需要和妻子通气,王子腾也只能将这些事儿放在心中,倒是无人可知。

    王子腾折腾了一番之后便骑马上朝去了,此刻的王仁已经半死不活,直翻白眼了。

    两位亲兵也不敢太过,若真有三长两短,也不好跟大人交代,疏不间亲的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所以令小厮将王仁给抬了回去,留下了明天继续的话,王仁闻言,直接翻白眼晕过去了。

    王子腾在皇帝将这些日子自己探查的异动交给了皇帝身边的戴公公之后,转身地离开了乾清宫,如今的朝堂,风雨欲来,自己还是家里待着,少出来比较好。

    皇帝的人简直遍布京城,谁家有异动皇帝不是一清二楚呢?

    皇帝又是个长寿的,只怕儿孙们都死了他还活着,所以现在下注,显然是太早了些。忠君爱国这玩意儿也分人,反正王子腾自己并不会是那样人。

    过了几天到了王子腾的休沐日,大乾是十日休沐一次,一月可以休息三天,也是挺辛苦,皇帝随叫随到,而且还没有补助,简直苦逼。

    好在公务员的福利不错,虽然俸禄不高,可是隐形福利却是不少,所以人才趋之若鹜,想要为官做宰!

    王夫人伺候好了贾母用饭之后,告辞了从上房出来,带着早就收拾好了的礼物,还有儿子,然后一起地离开了府上,回娘家去。

    她猜度,此次兄长找她家去,只怕是为了琏儿和凤丫头的婚事。

    说自己的娘家侄女儿给琏儿,她虽然有些私心,不过也是为了凤丫头好,毕竟贾家门第高贵,琏儿也是府上的继承人,将来妥妥儿的便是当家夫人,这多好?

    至少不用老太太的娘家侄孙女儿嫁进来就好,否则的话,这府里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哪怕老太太看上去挺看重二房的,不过王夫人却不能将自己一家子的前程都放在老太太的宠爱上,否则的话,有朝一日,落空了,那就万劫不复了。

    平日里看着王夫人就是个蠢笨的,谁也不知道她能想的这么深远!

    这几年,王氏吃素念经的,更添了几分平和慈爱,便是长房的贾琏,对这个婶娘也是颇为敬重,至少比贾赦的那位只认钱的邢氏强了不少。

    王夫人携子上门,自然是受到了曾氏的热烈欢迎,贾珠新婚,娶的是国子监祭酒李大人家的姑娘,小夫妻俩过的颇为地自在美满。

    与舅母处问安之后,贾珠便被人陪着去了前面王子腾的书房,王夫人留在后宅和嫂子寒暄,看着美艳的王熙凤,王夫人打趣了几声。

    王夫人想着将王熙凤嫁入贾府,也是为着疼惜这个侄女儿,看着现在爽朗的王熙凤,就能想起曾经的自己,她在闺阁时,也是这么个性子,侄女儿似姑,王熙凤与王夫人面容上也是有几分相似的。

    王夫人这里轻松得意,曾氏却满口的苦涩,好在不用她张嘴和大姑子说,否则,指不定一下得罪俩。

    王夫人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不说,只怕凤丫头也是要和自己生了罅隙的。

    贾珠对于王子腾这个舅舅自然是极为地敬重的,两人之间说话也不说那么小心翼翼,贾珠的面色略微地有些发白,他打算今年下场,这些日子自然是苦读,面色发白自然是可以说的通的。

    王子腾借着扶他的机会,然后在贾珠的手腕上摸了一把,补的太过,且房事上过于频繁,都说虚不受补,越是补,越是虚。

    贾珠这么个火气壮的小伙子,身体虚成这样,也恼不得小命不久。

    舅舅外甥俩你来我往,然后王子腾就直接地开门见山了,

    “珠儿,今科别下场,再等三年。”

    “(⊙o⊙)啊!舅舅何出此言?”

    “不该问的别问,反正你的身体不大好,所以好好儿地调养身子,等过上三年,功课扎实了,再下场不迟,你不到二十,也不用着急出仕,是不是?”

    “可是老爷太太那边……”

    贾珠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也知道自己的学问不扎实,可是老爷的心思。

    “你父亲那边自然有我,且不用担心,好好儿地养着自己的身体,纵然新婚,可也应该有所节制,你这般下去,雪上加霜!”

    王子腾点到即止,看着贾珠羞红的面容,王子腾点到为止,再不多言。

    既是外嫁的姑奶奶上门,这一顿好吃好喝自然是少不了的,男女分成了两桌,王子腾,王仁,贾珠一桌,曾氏带着女儿,侄女陪着王夫人一桌。

    至于元春,如今躲在家里,正忙着培训呢,却是没时间走亲戚,串门子,哪怕是上舅舅家,也抽不出空来。

    这一顿吃喝,除了王仁之外,自是人人满意。

    寂然饭毕,王仁陪着贾珠四处走走,消消食儿,王子腾去了正院。

    “你若是还想要珠儿的前程,那么就听我的,若是一意孤行,那也随你,日后别再上我的门,我王家没有这样胆大包天的姑奶奶,好自为之!”

    “大哥,我再不敢了!您可别撒手不管啊!”

    王氏已然哭的没了模样,不过斗室之间,也不过是兄妹两人,王夫人也顾不上自己的里子面子的,对着大哥软了膝盖。

    “你这样胆大包天,简直不将朝廷律法放在眼里,我王家如何会养出你这样胆大包天的女儿来?还有凤丫头也是决计不会嫁入贾府的,你也别再打这府上的主意了。以后年节平常也少往来,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妹子便是了。”

    王子腾皱着眉头,却是冷血心肠之人,并没有因为王氏的哭诉求饶就放过她,不吓的狠了,难保这位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

    “大哥,大哥,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再不敢了!”

    “那也随你,反正我记着了,以观后效,你若是胆敢再犯,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良久之后,看着王氏的可怜模样,王子腾总算是软了口气,对着王氏道。

    “大哥,多谢大哥,我再是不敢了!”

    “算了,你也一把年纪了,我管你还能管你几年呢,你好自为之!”

    兄妹俩也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王氏对于大哥之言,竟是言听计从,甚少反驳,王子腾想着日后还是要盯着这位才好,省的她又闹出些什么幺蛾子。

    打定了主意之后,王子腾这才忍了心头的厌恶,对着一身埋汰的王氏道,

    “去洗漱收拾吧,看你成何体统!”

    说完之后,甩袖走了,徒留王氏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变幻了半日方收敛了自己的神色。

    不大一阵子,曾氏吩咐了王氏的丫头送来了热水衣裳,她自己至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便是了。

    王氏在感激大嫂为自己留了面子之外,更加地恼火自己手底下那几个蠢笨如牛,被大哥抓住了把柄的奴才下人。

    四个陪房,这次折进去了两个,都是自己的心腹,王氏如何能不恼火?

    回到了家的王氏直接地将自己的两个陪房灌了哑药,远远地发卖了,一家子都卖了不说,竟然还将姻亲之类的都给赶出了府去!

    这一番变动就是贾母也惊动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儿媳又是怎么回事儿,不过贾母也没有太过问,只让她注意影响,他们这样的人家,若是有所不对,被御史抓住把柄弹劾的话,可该如何是好?

    王夫人自然是唯唯诺诺地应下了。

    不过陪房卖了就卖了呗,反正也找不回来了,再提拔新人上来即可!

    就在贾珠迟疑着该如何开口向父亲说自己要推迟三年下场时,贾政自己就兴冲冲地带了所谓的神医来,说是为贾珠调理身子,至于科考,三年后再说,反正贾珠也年轻。

    虽然有些愕然,不过贾珠顺水推舟地听了父亲之言,至于老祖宗那儿该如何交代,自然是不用他头疼了。

    一切都是听贾政的了。

    虽然想要将自己的侄孙女儿说给贾琏,不过对于王熙凤,贾母也是喜欢的,所以有些迟疑不定,不过在听了王夫人所言,说是自家大哥觉得凤丫头粗鄙,年纪也不大,所以不着急说亲事的委婉拒绝之后,贾母恼怒不已。

    王家也太是不识抬举,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儿地可以让自己侄孙女嫁进来。

    既然愉快地决定好了,贾母的战斗力也是不容置疑的。

    月余之后,就听曾氏道,贾府贾琏的婚事定下来了。

    反正不管自家的事儿,王子腾吩咐曾氏好生地安慰下王熙凤,便丢开手不去理会了。

    曾氏在老爷走了之后翻了好几个白眼,她就知道,这得罪人的事情最后肯定要落在自己头上,老爷也真是的,贾府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人家,不过也是难的好亲事了,可到底老爷是为了什么才不将凤丫头许给贾家呢?

    你倒是给我说个正当的理由啊!

    曾氏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地想要揪住王子腾问个清楚了!

    只可惜啊!她不能!

    所以最后苦逼的也只能是曾氏了。

    听着曾氏委婉的安抚之言,王熙凤却是发懵了,两家议亲的事儿,她自然是隐隐知道的,婶娘也是隐晦地问过自己的意见的。

    她和贾府的这位琏二爷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彼此见过的,对方长相俊美,又是国公府的嫡长孙,王熙凤自觉地自己的品貌皆是上乘,自然是配的上这位琏二爷的才是呢。

    “婶娘,可是贾府嫌弃我是无父无母之辈?是以配不上他们金尊玉贵的哥儿?”

    王熙凤红了眼眶,带着几分颤抖地问曾氏道。

    “凤哥儿,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曾氏对着王熙凤摇摇头否认道。

    “哪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贾家这样出尔反尔,竟是当我好欺负的吗?”

    王熙凤果然不负自己小辣椒的名头,恶声道。

    “并非是贾府的问题,不过是你叔父觉得贾琏并非良配,所以婉拒了大姑奶奶的提议,为此你叔父还和大姑奶奶闹了一场,这事儿你可要烂到肚子里,丁点儿也不敢吐露,知道吗?”

    说到最后,曾氏厉声对着王熙凤道。

    “婶娘我自然是知道的,您放心,我绝不乱说。”

    王熙凤似乎是第一次看到曾氏这般地严肃,所以乖巧地点头应了。

    对于王熙凤的知情识趣曾氏是满意的,随即安抚她道,

    “你放心,你的亲事儿我自然是放在心上的,已经托了好几家的官媒了,说句大话,咱们家的姑娘,这般品貌即便去做皇子妃那也是应当的,可千万别胡思乱想。”

    “婶娘胡说什么呢,我不依啦!”

    毕竟是个年轻姑娘,说起了亲事儿,王熙凤也是羞窘地不知道手脚往哪儿放了,双手绞着,然后迅速地离了曾氏的屋子。

    出了院子之后,王熙凤的表情立即地就便成正常无比了,哪里有半点儿的羞涩?

    当然,曾氏也收了自己脸上的慈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冷笑了两声。

    这一家子人,各有各的心思,也是不容易!

    贾琏的未婚妻定了下来了,也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儿,尤其坑的是别人家的孩子,不是自己的侄女儿,王子腾还挺高兴,备了一份厚礼送去了贾府,也是致歉之意。

    听着妻子说着王熙凤的不满,王子腾也不大放在心上,不过是个内宅的小姑娘罢了,难道还能翻出天去了不成?

    “你好生地安慰她,我就这么一个侄女儿,难道还能坑了她不成?贾家的琏儿到现在不过是个白身,读书不成,弓马不熟,又有多少的出息,靠着祖宗留下的那点子东西,再者说了,现在贾府可还不是他当家呢?上面两层婆婆,就算是贾府都是慈善人,可是大姑奶奶过的什么日子,别人不知道,不清楚,难道你不知道?到了现在,大姑奶奶都有了儿媳,眼看着做祖母的人了,可是还要早晚地伺候婆婆,可见贾府的媳妇有多么地艰难,我可不想凤丫头嫁过去吃苦。”

    难得的王子腾会和自己说上这么一大车子的话,曾氏虽然也是有所感怀,不过毕竟是侄女儿,隔了一层,心中便是不以为然。

    贾府是公侯之家,他家的哥儿长的好,凤丫头年轻,哪里会体谅王子腾的一片苦心,自己竟是别折腾了,随她吧,想不通想的通的都随她去,反正过日子的是她,可不是别人,最后吃亏后悔的也是她。

    曾氏对于王熙凤自然是没有自己的亲闺女那么上心,也没有自己嘴里说的那么慈和,嘴上轻描淡写地应了下来。

    王子腾便丢手不管了,内宅的这些事情,如今的他真心是没有多少的功夫去考虑的。

    不过王熙凤的婚事,也确实该定下来了。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这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

    王熙凤的年龄到了,正该是议亲的时候,王家放出了风声之后,自然是有不少的官媒上门,这下子,王熙凤总算是展开了笑颜,吩咐自己身边的平儿,乐儿之流偷摸地打听一二,看能否从婶娘的院子里探听到些许的消息。

    曾氏折腾了好几月,总算是选出了几家家风清正,子弟上进的,不过最后的人选自然是要王子腾来下的,自己绝不做这个恶人。

    最后,王子腾从中选中了正四品的大理寺卿温家,温家的嫡长子如今已然中举,难得的少年英才,最要紧的是温家的家风清正,有年过三十无子方可纳妾这么一条家规在。

    王熙凤进门之后上面没有婆婆,正好可以发挥自己的长才,管家理事,照顾小姑子,王子腾觉得挺满意的。

    至于温家为何想和王家结亲么,虽没去探究,不过也是隐约地能揣测出来几分便是了。

    王子腾炙手可热,他家的姑娘受欢迎便在情理之中了。

    且符合王熙凤的身份,高娶低嫁,再好也没有了。

    既然人都定下来了,自然是要和王熙凤说上一声儿的,王熙凤含羞带怯的,倒是符合闺阁儿女的表情,王子腾亲自地将这一番苦心说给了王熙凤听。

    凤丫头一直都是个聪明人,他相信,凤丫头绝对是可以领会自己的一片苦心的。

    王子腾自信满满!

    果不其然,王熙凤双眼含泪地谢过了叔父的一番周全之意,自己以后,定然会好生地孝顺叔叔婶娘,以报答他们的抚养之恩。

    王子腾很是欣慰,

    “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虽然贾府的哥儿长的好,可是过日子,还是要找个踏实稳重才好,贾府的哥儿除了长的清俊之外,和那些纨绔子并无二致,与你哥哥平日里能称朋道友的,你便能知道他的人品如何。温家的哥儿如今正在国子监进学,三年后下场秋闱,若是杏榜扬名,成为了进士,你正好也是出嫁的年岁,锦上添花,嫁过去你不用在婆婆面前立规矩,自己就能当家主事儿,这多好?是不是?你婶娘一片苦心,若不是你妹妹年龄小,与温家的哥儿年龄相差太大,只怕你婶娘早就将这般好的人家订给她的亲女了,哪里能轮的上你!”

    王子腾倒是说了一句实话,曾氏曾经在自己面前感叹过的。

    “婶娘才不是叔叔说的这样呢,婶娘这般慈和,叔叔若是诋毁她,我可是要为婶娘鸣不平的。”

    王熙凤果然是个人物,捂着嘴笑道。

    “我不过是说句实话,你是我的亲侄女儿,我还能坑了你不成,好好儿地过日子,日后我为你请个女先生,跟着好生地学,识字是小事儿,诗书律法这些东西,你也要好生地了解一番,我听说温家的哥儿是个好读书的,难道将来他说什么,你都听不懂,这样夫妻感情能深吗?虽然温家的家风清正,三十后无子嗣才可纳妾,不过规矩是规矩,人却是活的,按理来说,这些话不应该是我这个当叔叔的对你说,不过话赶话说到这儿了,我便啰嗦几句罢了。”

    王子腾对着侄女儿道,

    “叔叔,我便是知道叔叔的一片慈心,定然会好生地跟着先生学习,决计不会丢了叔叔的脸面。”

    之前对于诗词这些东西王熙凤自然是不以为然的,反倒是看重管家这些技巧,现在看来,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既然你明白我的一片苦心,那就太好了,你是我的侄女儿,我还能亏了你不成?早上跟着你婶娘学习管家理事,下午跟着先生好好儿学习,日后凤丫头你只怕是要比叔叔我都忙了。”

    王子腾打趣道。

    “可不是,若我身为男儿,恼不得要为王家挣个状元郎回来呢!”

    王熙凤一腔豪情地说道。

    “对,对,凤丫头果然有志向,不输须眉!”

    王子腾又仔细地嘱托了王熙凤几句之后,这才放她离开了。

    也许是王子腾的这一番言辞恳切之言起了作用,所以王熙凤比起往日来,收敛了好多,日日地缩在自己的院子里,也没有什么风言风语地流出来了。

    当然,也是曾氏这个当家太太敲打下人有功,否则的话,谁家的奴才胆敢说主子的闲话?

    安排好了王熙凤,再来看王仁,虽然看上去一阵风能吹倒,不过王仁脸上的酒色之气却是少了不少。

    王子腾也没搭理,只吩咐亲兵继续地训练他,总有将他给掰回来的那天。

    当然,自己过继儿子的事儿也要提上日程了。

    曾氏腰杆儿挺不直的最大原因就是没个儿子,之前说好了过继个孙子就好,可是现在丈夫又动了这样的心思,她苦劝也没有让王子腾改了主意,索性她对于王仁也是意见大了去了,是以并不阻拦,任由丈夫派了管家南下去族里调查了。

    就算是将来要看嗣子夫妇的脸色过日子,不过她还是选择了听丈夫的安排。

    贾琏的亲事翻过年之后就开始准备起来了,他是贾府的嫡长孙,婚事自然是不能马虎的,就算是万事不理的贾赦也站出来吼叫了几声,就更甭提是当家人的贾政夫妇了,正是应了那句话,忙的脚不沾地。

    年底的小选,元春也如愿地清汤挂面地离开了府上,带着亲人的不舍和期盼,野心勃勃地进宫去博前程去了。

    王子腾已经和内务府的官员安排好了,元春肯定是会刷下来的,不过不是初选,而是二选,这样的话,元春将来即便是出嫁也不会太受影响!

    可惜的是,盯着贾府的人不止是一个王子腾,所以尘埃落定,元春如愿以偿地留在了皇后的身边,成为了所谓的女史!

    这一次,自己志在必得的出手,万无一失的事情,竟然失手了!

    王子腾除了气的捶床之外,竟是没有丁点儿的办法,他去打探了,居然是贾母这个老不死的,生怕不保险,竟然跑去了皇后娘娘面前说了一通有的没的,听说似乎是有逼迫之意!

    王子腾听着简直心惊肉跳,看来自己确实是轻敌了!这样响亮的一巴掌,好的很,他记住了。

    王子腾恶狠狠地咬牙道。

    贾母的算计初步见效,现在就看甄贵妃是否履行诺言了。

    只要甄贵妃出手,元春被皇后娘娘放在太子的身边,就成为了定居!

    贾母算计的可不止只是王子腾,她老人家这一次出手,皇后,甄贵妃都被一篓子地折了进去,所以王子腾你也别恼火了。

    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今居然出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忠心耿耿的贾代善,所以“不忍”他的孙女儿成为下贱的宫女,所以嘱托皇后,让元春成为了坤宁宫的女史!

    这下子,贾母傻眼了!贾家人也傻眼了!

    女史虽然也是有品级的,不过说穿了还不是奴才么?而且最可恨的是,元春如今花容月貌的年岁,做了女史,什么时候才能到太子身边伺候呢?

    女史这种东西,自然是有品德上的要求的,元春若是做出了什么不要脸的事儿,只怕连累家族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自小地被祖母教导长大的元春难道还能不明白这一点了?将自己所有的心思给收敛了起来,然后认认真真,乖乖巧巧地承担起了女史的职责,这下子,倒不止是皇后称赞了,就连皇帝都称赞贾府的这位大姑娘是个聪明人。

    真不愧是贾代善的孙女儿!

    不过这话不过是皇帝和皇后之间的私密之言,倒是无人得知罢了。

    事成定局,王子腾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贾府那么多的窟窿,找个御史参奏一本,只怕元春也会被放出来的吧?

    所以王子腾暂时虽然不能大动,不过也是谋划不少的法子出来安慰自己,让自己别那么憋屈!

    除此之外,王子腾就将自己一腔的邪火洒在了王仁的身上,王仁虽然被拘着,可是这位也是个胆大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啊,竟然偷跑了出去,恰好地被王子腾给撞见了!

    他和一群纨绔们吃酒作乐,当场地就被王子腾的亲兵给“请”了回去,王子腾也不跟以往似的罚他去跪祠堂,反而是扔在了校场上,跑圈儿,不准停下来,看你到底有多少的精力偷跑,王子腾觉得,他应该将王仁扔去京畿大营,让他吃上些苦头就不会再这么嚣张了。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定下来吧,反正他也没有要让王仁进军队的打算,不过是改造一下纨绔不成器的侄儿,不过这事儿可不能让皇帝误会了才是。

    咦,自己也真是傻,锻炼可不一定非得去京畿大营,眼珠子转了几下,王子腾便有了主意。

    皇帝这些日子还挺高兴,天下河清海晏,到了这些日子,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也算是兄友弟恭,彼此之间亲亲热热的了。

    虽然可能有做戏给自己看的嫌疑,不过皇帝为了自己心情,并没有自虐地想要拆穿的打算,表面上做的好就行了,他也别追究这么多了。

    忽闻王子腾求见,他对着戴权点点头,示意让王子腾进来。

    “皇上,您可要帮帮臣啊!”

    王子腾进来之后,哭丧着一张脸,对着皇帝道,

    “你这是怎么了?有谁欺负你了?说来朕为你做主!”皇帝虽然笑着,可是这笑容么,看着有些冷,好在王子腾跪着,也看不见皇帝的面容表情。

    “陛下,虽说这家丑不可外扬,可是臣这实在是没法子了,所以才来求您,您可千万要帮帮臣啊!”

    王子腾耷拉着脑袋,继续地说道。

    “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儿,文不成武不就地,我也不求着他有什么大出息,只要安分守己地过日子,我也能养着他一辈子,是不是?可是呢,他除了成天地斗鸡走狗之外,竟是丁点儿正事儿不做,我想着自己要求不高啊,他想要玩乐……”

    三下五除二地,王子腾就将自己的主意卖给了皇帝,当然,一同的还有他的侄儿王仁。

    “此事你容朕想想!”

    皇帝自然是听出了王子腾这个法子里头隐藏的东西,所以沉声道。

    “多谢陛下成全。”

    王子腾一脸感激地退了出去。

    不得不说,皇帝是天底下最见利弃义的主儿,所以三五天之后,王仁,连同一干的纨绔子弟们就被皇帝给弄走了,也不知道具体去了哪儿,不过朝臣们却是欢欣鼓舞了不少。

    至少表面上是欢欣鼓舞的!

    王子腾将自己手头上的包袱抖落出去,整个人放松了许多,朝中的事情都是做熟了的,也难不倒他,所以王子腾的日子便轻松许多了。

    时间过的很快,忽而三年已过,如今十六岁的王熙凤也到了出嫁的年岁,王熙凤虽然还保持着自己活泼的性子,不过泼辣之气却是收敛了许多,隐隐地竟然有了一丝书卷气。

    这样的王熙凤确实让不少人满意,其中肯定包括王子腾,最为满意的也只能是王子腾。

    当然他的女儿王熙鸾他也疼爱的很,不过一直都是一视同仁的。

    王熙凤嫁人之后,再过上几年,王熙鸾也是要议亲了,她嫁人之后,王家就真正地要王仁担当起重担了!

    至于如今的王仁是个什么模样,他却不很清楚,这三年,王仁回家的次数都是两只手能数出来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