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林如海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41章 林如海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唔,也许自己真的要在红楼里打转了!

    扬州巡盐御史林海的妻子林贾氏病的下不了床了,扬州城,甚至是附近的所有医者都摇头了,隐晦地表示,还是早作准备吧。

    林如海除了要忙着衙门里的差事之外,剩下的时间就全都是在忙着林贾氏的后事了。

    其实府上已经各色事务都已经准备好了!

    林贾氏和丈夫之间也曾经鹣鲽情深,可是再多的恩爱也抵不过时间,再加上林贾氏并没有为林如海诞下承继血脉的儿子。

    好容易三年前得了个庶子,林如海夫妇也是疼之如珠如宝,可惜的是,上天作弄,庶子活到了三岁,一场风寒便夭折了。

    对于林如海和林贾氏来说,这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林如海一个大男人还好说,承受能力毕竟强一些,可是作为女性的林贾氏,却是不行,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大好,现在又没了儿子。

    林贾氏的情况可想而知。

    世人愚顽,备受责备的自然便是林贾氏了,她本又是个心思敏感细腻的,听了几句闲言碎语之后,病上加病,熬到了如今灯枯油尽的地步。

    林贾氏到了此刻也是后悔了,可惜也已经晚了。

    如今她唯一的惦念并不是丈夫,反倒是自己唯一的女儿,病病歪歪的林黛玉。

    许是因为父母的身体不大健康,所以孩子也是健康不到哪里去,反正黛玉自从出生起,没有学会吃饭,已然开始吃药了,基本上就是药罐子里泡大的。

    母体带来的弱症顽疾,除了好生地保养着之外,竟是无能为力!

    好在林家算是高门大户,哪怕日夜人参燕窝呢,也能供得起,好容易地将女儿养到了留头的年纪。

    且父母都非凡俗之人,所以林如海在闺女开蒙之后,就一直将她充作儿子在养,以慰藉膝下空虚。

    父母的言传身教,外加上林黛玉自己聪慧无比,甚至有些时候,林如海也会将自己官场上,朝堂上的某些隐秘之事跟垃圾桶似的,一腔地倾诉给女儿,也算是让自己可以松快一二。

    尽管这么做有些不地道,不过对于林如海来说,林黛玉就是有树洞的作用的,他的女儿,绝非凡夫俗子!

    等林黛玉过了五岁之后,林如海衙门差事太忙,没有多少的时间来教导女儿读书识字,便延请了一位进士及第的饱学之士为女儿讲学,便是天庭饱满,一派正气的贾雨村。

    _(:3∠)_

    #自古至今,都是个看脸的世界!#

    不过如今林贾氏病重,身为她唯一的女儿,林黛玉自然地停下了自己的功课,成天地陪伴在母亲身边,侍奉汤药,不假于人,端的是孝顺无比。

    看着熬的面黄肌瘦的女儿,林贾氏的怜爱之情溢于言表,不管如何,总要为女儿安排好了后路她才能放心地离开。

    哪怕是知道丈夫对于女儿的看重,可是林贾氏还是各种地不放心,不过是一颗慈母心,谁也无法苛责!

    这日,林如海处理完了盐政衙门的事体,刚刚入府,就看到了夫人身边的嬷嬷等在府门口,他只当是事情不大好,面色有些发白,急忙地走上前去,

    “老爷,夫人说是请老爷过去一趟,她有要事相商!”

    婆子对着林如海道。

    还好并不是什么坏消息,林如海松了口气,对着婆子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去了后宅,梳洗了一番,换了家常衣服的林如海迈开腿,让后院去了。

    刚进了主院儿,就听到了屋内母女俩的欢声笑语,这样的声音他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林如海甚至有刹那的怔神。

    不过很快地他就收敛了心神,走了进去。

    “老爷回来了!”

    “爹爹!”

    一大一小的两个女人,回头望着林如海,他的心顿时软了下来,扯出了一抹笑意来,

    “唔,玉儿长大了许多,能干了许多,也不知将来便宜了谁家小子去!简直可恨!”

    听着他这副打趣之言,林黛玉面红耳赤起来,跺跺脚,捂着脸,跑了!

    “玉儿,看着脚下,可别绊倒了!”

    林如海竟是扯着嗓子,喊道。

    “老爷也太促狭了,这般打趣女儿,看她不恼了你。”

    今日的林贾氏却是仔仔细细地打扮过,脂粉遮掩了病容,精神头也是不错,不过林如海却是想起了那个词——回光返照!

    “你今日却是好了许多,好生地将养着,将来还得为玉儿找一个靠谱的婆家,找个过人的女婿,更要紧的是,还要为闺女攒嫁妆呢。”

    林如海面色柔和地对着林贾氏道。

    “老爷却是无需安慰我,自己的身子骨如何,我再是比旁人清楚的多,只怕快了。今日让老爷过来,是有要事相商!”

    “你说。”

    林如海黯然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了。

    “老爷,将来我走了之后,老爷若是续娶,能否将玉儿送去京中,让我母亲教养几年。”

    “你放心,我都这把年纪了,还续娶什么?至于送去京中,你容我考虑考虑。”

    林如海实话实说,丧妇长女不娶,这就是世情,所以如果林如海不续弦的话,那么林黛玉将来的婚事只怕多有波折。

    “嗯,还有一事,我也是拿不定注意,老爷帮我参详一二。”

    “你说,但凡……我没有不允了你的。”

    林如海痛快地点头了。

    “我母亲屡次写信来,想为玉儿和我娘家侄儿定下亲事,可我做姑娘时,和二嫂的关系并不是太好,所以一直迟疑至今,老爷觉得此事如何?”

    “可是那位衔玉而生的宝玉?”

    林如海蹙眉问道。

    “确实如此,不过听母亲讲,宝玉聪慧无比,为人也上进,所以端的是一门好亲,不过因我与二嫂的关系不睦,所以一直迟疑至今。”

    “一家女,百家求!玉儿还小,并不着急,若果真宝玉上进,自是可以,如果宝玉不上进,现在草草定下,岂非坑了咱们的女儿?”

    林如海颇为委婉地道。

    “却也是呢,还是老爷想的周到,我毕竟是内宅妇人,难免有不周之处,这些年,多谢老爷包涵了。”

    说到最后,林贾氏已然红了眼圈。

    “身为林家妇,你很好,上孝顺母亲,下养育孩子,再是周到没有了。”

    林如海似有所感,亦是红着眼眶,认真地点头说到。

    “有了老爷这两句,我便立时死了,也是心满意足了!”

    林贾氏忙抽出了手边的绢帕,拭干了眼泪,泪中带笑,对着林如海道。

    夫妻二人又陆陆续续地说了好些话,林贾氏交代了许多的东西,林如海都一一地应下了。

    到了晚膳十分,林贾氏难得的多用了几筷子饭,喜的林黛玉可有可无的,看着女儿这般,夫妻二人也是欢喜不尽。

    可惜当天夜里,林贾氏便在睡梦中撒手而去,丢下了孤苦无依的父女俩。

    林如海一边地向衙门里告假,一边儿地准备发妻的身后事,忙的脚不沾地。

    至于黛玉,跪坐母亲灵堂,双眼肿的核桃似的,整个人浑浑噩噩,茶饭不思,饮食不虑,着实地看着让人心疼。

    林贾氏的丧事结束,林如海带着女儿,将发妻的棺木送去姑苏老宅安葬不提。

    既然回了姑苏,身为林氏的族长,自然是要略微地处理一下族中的事务,林氏一族,人口凋零,支庶不盛,到了林如海这一辈,基本上就是小猫小狗三两只的情况了。

    林黛玉这一辈,更加地不如,男丁不过是两三个,而且身体都病歪歪,成年累月地药罐子里泡着,也是让人觉得心酸。

    外者,林如海和族里的关系并不十分和睦,林如海的父亲林侯爷去世之后,留下了林如海母子孤儿寡妇的,族里为了那些黄白之物,竟是逼迫过林如海母子,让林如海冷了心,对于族人,也是爱答不理的。

    到了现在,林氏更加地凋零,林如海若是再视而不见,只怕林氏一族离着完蛋不远了。

    办完了妻子的身后事之后,林如海找了当地的一位名医,安排为族中男女们诊脉,调养身体,又拿出了几个方子,据说是从什么前朝流落出来的方子,为大家调养身体。

    他这般主动,只怕是原谅了族人们,一时之间,大家十分地感怀,家族中的老人陆续地凋零,对于过往,长辈们都是讳莫如深,所以年轻一辈,并不知过往,对于林如海这个族长,于宗族不亲,着实地有些想法的。

    现在好了,族长的这一番作为,总算是皆大欢喜了。

    林如海可没有想太多,族中男女老幼,皆开始习练纯正的武当太极。

    并没有内功口诀,却正好适合林氏族人锻炼筋骨,调养身体。

    长者,成年人的效果自然是不是太有效果,不过孩子却是十分地不同,小半个月的功夫,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总觉得孩子比以往康健了许多。

    林如海滞留姑苏一月余,也该是时候反悔扬州了,衙门里有一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林如海尽管离开了,不过族中祭田,铺子的出息他并没有尽数带走,反倒是留下了大部分,作为族人的调养之资,也是赢得了大家的欢心。

    看来族长也知道了族人的重要性,真是善莫大焉!

    有几位不知道内情的族人念道。

    却说京中荣国府,贾母在接到林家报丧之后,整个人悲伤不已,直接地晕厥了过去,醒了之后只会捂着脸哭自己可怜的女儿,儿孙们极力劝了,这才将将儿地能控制住她的伤怀。

    想着女儿名下留下的唯一的骨血,贾母一腔的慈母心肠上涌,

    “定然要将我那可怜的外孙女儿接回来!”

    贾母如是地吩咐前去举丧的家人男女道。

    “老太太,您放心,咱们定然将您的意思传达给林姑爷!”

    打头的婆子是贾母的心腹配房赖嬷嬷的大儿媳,如今婆婆荣养家去了,她便是贾母跟前的得意人了。

    “好好好,这般冰天雪地地,劳你们跑一趟,辛苦你们了,路上也不必紧赶慢赶,安稳为上。”

    三月的京城确实冷风簌簌,白雪不化。

    “老太太哪里话,这不是咱们该当的么。”

    又是叮嘱了几句,这才打发仆妇男女们南下了。

    其实也不是不想打发个能当事儿的主子去,可巧的是,唯一的能干之人,贾琏,老太太的嫡长孙,却是病的起不了身,下不了床,所以没有办法。

    至于另一个孙子贾珠么,他的身子也不康健,谁敢劳动他?再者说了,他忙着读书备考,也是辛劳不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