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贾赦2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40章 贾赦2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贾赦的日子过的是苦中有乐,乐中有苦,人生百味,便是如此。

    第一年下场,不出意外地,贾赦落第了,这也正常,像他这样,根基不稳,基础不扎实,若是能顺风顺水,那才见鬼呢。

    他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呢,荣国府却是不少人松了口气,虽然有些不地道,可是贾赦落第,真是太好了。

    今年,贾政也终于拗不过父亲之意,被贾代善的亲兵亲自护送去了金陵,然后参加了童生试,按理来说,他们这样人家出身的孩子,一般都会捐了出身,直接参加春闱,秋闱即可。

    不过问题是,有了贾赦这个先例,贾代善也想着让贾政一步步地考上来,也是踏实一些,所哪怕是有恩荫的资格,不过贾政却仍旧需要南下金陵去吃苦遭难。

    哪怕太太十分不舍,可惜拗不过自家老爷。

    听闻贾政南下,在家备考的贾赦冷笑了两声,再不去理会了,左右贾政是个什么脾气秉性他还能不知道了?越是积极,越是丢脸,将来只怕有乐子瞧了。

    贾赦的这一番心思在妻子面前毫不遮掩,看着他这个幸灾乐祸的模样,张氏虽然心中也觉得痛快,不过也不好太过表露出来便是了。

    年幼的贾琏却不知道父母在笑些什么,自己也是乐呵呵儿的,逗的贾赦越发地开怀了起来。

    果不其然,半年之后,金陵传来的消息,贾政仍旧是个白身,连童生试也过不了,据说是因为身体不好,高热不退,最后被人从烤肠上抬了出来。

    尽管不知道真假,不过自此贾政的日子却是松快了一些,毕竟如今贾代善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荣国府可是有绝后了!

    既然自己考不出来,那就另走别的法子好了。

    荫生的贾政去了国子监念书,一是为结交几个知己好友,扩大自己的交际范围,为将来出仕打个基础,二么,自然就是贾代善不死心,想要儿子改换门庭罢了。

    毕竟如今天下太平,上面那位对于武将的忌惮别人不知道,可是身为帝王心腹的贾代善却是深知的。所以便定下了这般的策略,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收效不大。

    想着曾经玉雪聪慧的长孙,过继出去的长子,贾代善心中难免地有些怅然,不过如今已晚,所以他只能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刻苦好学次子身上。

    当然次子的运气似乎一直不大好,这也是让贾代善心中极为遗憾的一件事儿。

    时至今日,他也没有怀疑过贾政是不是骗了自己,不得不说,也是一片慈父心肠。

    贾赦第一年春闱失败,自然是不大甘心的,是以只能继续的刻苦攻读,好在他能耐的住性子,并不似曾经那般,出去胡混归闹的,倒是让人敬服不已。

    回头是岸,善莫大焉!

    可惜,贾赦有些矫枉过正,竟似是山中隐士一般,成日地宅在家里,以往的交际都不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有些时候,遇上了旧人,还是很有些尴尬的,毕竟之前贾赦彼此之间相互往来的都是勋贵的嫡子,长子,继承人之类的,可是如今呢?

    饶是曾经臭味相投,大家似是一丘之貉,不过如今地位上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贾赦再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即便是出现在交际场合,他的处境尴尬,难道大家也要陪着一起尴尬吗?

    很是没有这个道理的。

    所以贾赦不大出去交际,倒是很让不少人松了一口气的。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荣国府。

    贾政读书读的有些迂了,对于交际这方面,并不是很擅长,长辈之间哪怕关系不错,可惜的是,贾政眼高于顶,对于纨绔的勋贵子弟不大看的上,所以渐渐地,荣国府和四王八公之间的往来似乎渐渐地淡了下来。

    贾赦冷眼旁观,有些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恼不得这样真的疏远了,荣国府反倒是能更加地长久一些呢,别说是帝王了,就是乡间的地主老财也不见得能容的下相互抱成团的佃户奴才,更何况是帝王呢?

    尽管臣子可能一时势大,不过到了最后,赢的一定会是当今,这样以为隐忍的帝王,手段层出不穷,绝对不会受了臣子的挟持。

    等到帝王回神过来,掌控了局面之后,最后倒霉的肯定就是朝臣。

    时间恍惚而过,等到了贾赦意气奋发地去参加殿试之前,荣国公贾代善也将幼女的婚事给定了下来,是江南士子的林如海。

    要不说这位荣国公眼光确实了得,一眼就相中了林海,两家人也悄悄地交换了信物,就等着林海最后的这一哆嗦了,如果林海的成绩优秀,两家人大张旗鼓地婚事散播出去,也算是锦上添花。

    如果林海的成绩一般,不过也不会改了这桩婚事便是了,先成家,后立业,至于科考么,三年后再来便是了。

    反正贾家和林家的好事儿便这般地定下了便是。

    贾赦曾经在文会上远远地看到过意气奋发的林如海一面,果然是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也怪道荣国公能相中此人,然后求得了今上的赐婚旨意,算是为女儿撑腰之意。

    一片慈父心肠,也是令人动容。

    可惜的是,自己竟是丝毫地没有享受到便是了。

    连同自己的孩子,也受不得这种恩泽,有时候想想,贾赦除了叹息之外,倒也无能为力。

    算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咱们无法继续维持贵二代的生活,那么就努力一把,让儿子成为贵二代得了!

    听着他的豪言壮语,张氏笑的欢畅,贾赦竟然能去参加殿试,别说是五年前,就是三年前,张氏都不敢相信,可是现在倒好,只要贾赦发挥的不差,妥妥儿地就是进士及第了。

    凤冠霞帔,诰命加身,离着自己其实并不是太过遥远了。

    这一届的杏榜,简直人才济济,国家繁盛,人才兴盛,皇帝自然是欢喜的很。

    不过大大地出了风头的有两人,这两位恰恰都和荣国府有关联。

    贾代善简直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沮丧才好!

    自己看中的女婿成为了探花,果然验证了他的眼光独特老辣,可是第二名榜眼竟是自己过继出去的长子,听着朝堂上或真或假的那些夸赞,恭喜之声,贾代善简直五味杂陈,一时不知该欢喜还是该悲伤了。

    不过能成为帝王心腹,一品大员,贾代善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喜怒不形于色,应付完了一干同僚,急匆匆地归了家,晚膳也没用,将自己关在了书房,哪怕是太太去了也不见,也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便是了。

    不过贾敏倒是挺欢喜的,自古探花郎,都是学识过人,相貌清俊之人,所以林海能被帝王点为探花,当场赐婚,可见其圣宠了。

    贾敏高兴,太太自然也是满意的,尽管有些遗憾女儿不能成为入宫,或者成为皇子妃,不过女婿人品相貌不差,她也是满意的。

    唯一的遗憾便是自己的心头肉贾政了,听说贾赦中了榜眼之后,贾政将自己关在书房,茶饭不香,辛苦攻读,最后竟是用心过度,呕了一口心头血,吓坏了府上的众人。

    最后太医说了,万不可逼迫太过,否则的话,将来还不定有什么祸事呢!

    这般三番两次下来,贾代善也熄了让儿子上进的打算了,就算他的儿子混吃等死,那也没多大的问题,毕竟有自己这个当老子的在,贾政可以逍遥一辈子。

    自此倒也不逼着儿子上进了,贾政总算是解脱了,不过他喜好读书,爱着红袖添香的调调儿却是遗留了下来,太太将自己身边伺候的好的一个温柔,善解人意的丫头给了儿子。

    这位赵姑娘是家里的家生子,最是善解人意的一位,如今到了政哥儿的身旁伺候,对着少奶奶恭敬有加,劝着政哥儿上进,到底是伺候过太太的,果然非同一般。

    儿女成双的少奶奶王氏也是个贤惠人,对于丈夫身边的这些莺莺燕燕,一视同仁,照顾有加,不过对于淘气的,可也不乏手段。

    真不愧是伯府出来的姑娘呢,端的是大家之气!

    贾赦和张氏在听到这一段说辞之后,笑的肚皮都疼了,不过笑过之后也就算了,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儿。

    贾赦在殿试时大放异彩,被皇帝破格地点为榜眼,张氏自然是欢喜无限,一同替他高兴的还有贾赦的岳家张家以及宁国府了。

    闲着无聊的贾代化甚至还摆了五六桌儿,请了阖族上下来吃席庆祝,西府却是因为家务事儿忙碌,就连荣公也是因为政务繁忙,竟是没有出现。

    贾赦感激贾代化,贾敬的一片好心,好生地敬了几杯水酒,权且表了自己的谢意。

    看着这样的贾赦,族中上下竟是唏嘘不已,物是人非啊!

    当然,看笑话,看好戏的也不再少数,哪怕是一个族里呢,也不是人人都敬畏荣公,再者说了,他们私下里偷摸地说上两句也不犯法,是不是?

    贾赦,林如海以及状元郎顾晨三人为翰林院编修,正七品,算是正式地踏上了仕途之路。

    尽管不过是七品芝麻小官,不过他们比起其他人来,显然起点已经高了许多了,成为别人的眼中刺,肉中钉自然也是正常的。

    林如海,顾晨二人皆为书香门第,高门大户出身,唯独贾赦算是两不沾,别人不敢欺负林如海,顾晨,还不能欺负贾赦了?

    饶是贾赦的岳家张家也算是书香大族,可是谁不知道贾赦和岳家的关系并不和睦呢?至于贾氏一族么,人家畏惧也畏惧的是宁荣二府,现在的贾赦可是两不沾,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很。

    时常地有人含沙射影地说上一些不三不四的话,不过贾赦似乎是装作听不懂一般,只要不指着鼻子骂,他权当是清风过耳罢,丁点儿也不去理会。

    但凡不是撕破面皮,文人之间可不就是讲究个含沙射影么?可惜,人家并不上当,他们就只能自己气恼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接着醉酒,醉茶,醉水,醉梦之类的正大光明地嫌弃,指责贾赦,可惜的是,这个贾赦果然是个纨绔子弟出身,别人说上两句不好听的,这位竟然撸起袖子,直接开揍,简直有辱斯文!

    贾赦才不管斯文不斯文的呢,只要谁敢当着自己的面儿说三道四,那么就要做到了挨揍的准备了。

    而且他揍人的本事不小,竟是一点儿伤痕也不会留下,即便是想要告状,可是连点证据都没有,甚至这厮还是个狡诈的,要是遇上自己惹不起的那种,他在揍了别人的同时,还会给自己的脸上,眼窝,鼻子的这类地方留点儿证据。

    即便是一个月有三四次地告状告到了皇帝面前,可是告状的这位,您除了衣服看上去脏了,有些皱巴巴之外,丁点儿伤也没有,竟是红口白牙地想要污蔑人么?

    再看看贾赦,尽管可能腿脚也受伤了,略微地有些一瘸一拐,可是为了不在御前失仪,竟是强忍着疼痛,头上脸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子,自然可见他的隐忍了。

    当然,再配上脸上大大的,不知轻重的青眼窝子,孰是孰非,简直一目了然。

    恶人先告状,可惜的是,陛下明察秋毫,最后倒霉的恰恰是始作俑者,皇帝到了最后,还会好生地安慰贾赦一二。

    想他好好的一个公子哥儿,曾经也是斗鸡走狗,可是现在呢?失了父母庇护,竟是谁都能欺他一二了,可偏偏,贾赦就是个不好告状的,每次都是轻描淡写,自己不过是稍微地挨了这么一下,同僚之间,都是年轻人,大家血气方刚,气血上涌,酒喝多了,茶喝多了,水喝多了,一言不合,打一架算什么呢?

    陛下万万不可大动干戈,翰林院诸位皆是国家栋梁,所谓大家不打不相识,就这么算了吧。

    到了最后,不管是怎么着,为了安抚贾赦也好,为了安抚荣国公也罢,总之都是别人受罚挨骂,贾赦么,得了不少的赏赐,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毕竟谁也不是傻子,三次五次之后,大家自然是发现了此子的奸诈,慢慢地采取了孤立之策。

    贾赦反倒是觉得这样正好儿,自己也懒得和这些说句话都要引经据典的迂腐之人往来呢。

    他在翰林院,不过两三好友罢了,其中的状元郎顾晨算一位,林如海算是半个,至于其他人,都是个屁!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靠山的,他的堂兄,贾氏一族未来的族长贾敬便在翰林院当差,所以还是照看堂弟一二的。

    贾赦在翰林院混日子,总算是觉得舒坦了。

    三年的时间过的很快,林如海的母亲过世,然后带着妻子贾敏南下姑苏丁忧,贾赦的最后一次考试也算是中上的成绩,可以授官了。

    贾赦对于在哪儿做官并不在乎,也不去折腾孝敬,只等着吏部分配了。

    一连数月,并没有什么动静,他自己也不着急,反正吃喝不愁,又有娇妻爱子陪伴,正是乐不思蜀呢,哪里会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呢?

    最后还是张家看不下去了,然后张大人将女婿叫了过去,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之后,这才给了他两个选择,一个留在京中,然后去六部做个小官儿,然后苦熬日子。

    再不然就是离开京城,然后做出一番事业来,张家在运作一番,这样升官也快。

    贾赦自己没有多少的主见,便任由岳家安排了。

    最后,张家出面,然后为他求了个离着京城不远的通州下面的小县城去做县官。

    这县官却是最难为的一个官职,不大不小,可事事繁琐,再者穷山恶水出刁民,其实张家对于贾赦还是有那么丁点儿不放心的呢。

    索性找了好几位能干的师爷,刑名,钱粮等等一个不少。

    贾赦要带着妻子上任,自然是要来宁国府辞别的,贾代化二话不说,给了他自己曾经的一个亲兵一家子,卖身契也一同地奉上,算是自己的一点儿心意,护着侄子一家安全。

    贾赦谢过了堂叔的一片好心,贾敬虽然没有做过地方官,可是对于这其中的道道儿却是知道的不少,然后反复地叮嘱了贾赦好多能说的,不能说的,总之希望他能平平稳稳地干上一任,然后家族出面,为他运作,尽可放心。

    贾赦觉得自己真心没有什么不放心,不管是做官还是做什么,无非就是利益的最大化而已。

    所以他很淡定,不过张家选的这个地方确实不大好,民风彪悍,宗族势力横行,官员是什么?官员就是个维持会长罢了。

    贾赦什么也不理会,对于或者试探,或者拉拢的诸人直接不理,想着自己这里离着通州码头不大远,所以可以将路修好了,然后再说其他。

    这里的樱桃十分地好吃,不过可惜的是名气不大,而且也运不出去,所以每年许多的樱桃只能烂在枝头,掉落土里,腐烂了事儿。

    所以,他想要尽快地作出成绩来,也只能在这方面打主意了。

    县衙招募劳力,男女不限,老幼不限,然后每天管饭,还有工钱可拿,至于要干什么,目前不得而知。

    很是有一批人在蠢蠢欲动,便是城里的吃不上饭的乞丐们,他们最是有奶便是娘的一批人,所以不少人扔掉了手中的破陶碗,然后去找了衙门的差爷们去报名去了。

    很多人都是没有名姓的,大狗子,二癞子,三瘸子之类的,差爷们尽管嫌弃这些人身上的味儿冲人的很,不过也是尽心尽力地将名字记录了下来,然后让他们摁了手印儿。

    当天,这些乞丐们不拘老幼便睡在衙们提供的草棚子里了,在喝了一肚子的面汤之后,这些人就得排着队去将自己倒腾干净了。

    第二天,这些人大早上地就开始干活了,竟然是修路,从县城开始,往辖区里的几个大镇扩散,修桥铺路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善人才会做的事儿,现在县老爷的这番举动,真心是让人有些看不明白了。

    再到后来,农闲时节,不少的男女老幼前来县衙,想要找点儿事儿做。

    差爷们将这些人分成几拨,去砍荆棘的砍荆棘,剩下的编筐子,编篮子,忙的不亦乐乎。

    贾赦口袋里带来的两万两的银票花了个一干二净,竟是让人弄不明白他到底是想干嘛,官老爷是个大善人么?显然没有人相信的!

    不过三四月,樱桃成熟了之后,看着一筐一筐的樱桃运走,然后不少人家因为贩卖这樱桃得了不少的银钱,大家这下子总算是对县老爷佩服了。

    在衙门后宅的贾赦也是欢喜,虽然前期投入大,可是这如今的收益么,也是不小的,这才多久的功夫呢?最起码,成本收回了,自己没有做赔本的买卖,而且还让乡民们口袋里有钱了。

    果然是青天大老爷!

    看着百姓们送来的匾额,万民伞之类的,张氏很是欢喜,不过她和丈夫欢喜的并不是同一件事儿,对于民心这种东西,贾赦反正是不大在乎的,可是张氏却不同,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子,最是知道这名声的要命之处了。

    到了圣寿节,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的,贾赦敬上来的两筐子樱桃受到了皇帝的赞赏,他的一番作为皇帝自然是了解的清清楚楚,在朝堂上,皇帝连声地赞了好几句。

    贾赦越是出彩,身为父亲的贾代善心中越不是滋味儿。

    贾代善大年初一的生辰时,远在通州的贾赦也送了一筐子樱桃进京来,说是孝顺叔叔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难得的是这个季节了比较稀少罢了,看着也喜庆不是!

    贾夫人对于贾赦送来的这点儿东西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很,不过还是分成了好几份,自己的娘家,几家姻亲都送了。

    接着这一波的风潮,贾赦让保存的良好的樱桃又卖出了新的高价,黑心商人赚的盆满钵溢!

    张氏尽管出身书香门第,可也经营着自己的嫁妆铺子,家里的田产庄子,外面的铺子之类的,可是仍旧被丈夫这搂钱的速度给惊呆了!

    嘚瑟的贾赦告诉张氏,这才哪儿到哪儿呢?

    我若是不读书考官,去当商人的话,绝对是富可敌国!

    难得的这一次,张氏竟是点头赞同贾赦之言。

    确实,丈夫搂钱的本事实在是不小!

    就靠着小小的樱桃,靠着修了几条路,贾赦三年县令下来,收了三把万民伞!至于吏部的考核么,有张家和贾家盯着,自然是没有人敢做了手脚的。

    甭管什么时候,朝廷都是缺钱的,皇帝在仔细地调查了贾赦的作为之后,心动了!

    贾赦被调到了户部,尽管仍旧是个小官,不过能让皇帝亲自开口调回京中,放在户部的小官可没有几个。

    短短三年,贾赦就成了六品的户部员外郎,而且要紧的是,他进入了皇帝的视线,这才要紧呢。

    这个时候,贾政仍旧在国子监混日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贾代善在不甘和后悔中离开了这个世界,哪怕死大错铸成,心中后悔万分,不过为时已晚!

    林如海丁忧结束之后,翰林院,御史台,六部基本上都转个遍,一看就是皇帝在培养心腹的做法,不过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去了江南,监管盐政!

    这可真是肥差啊!

    大家在羡慕嫉妒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在为林如海担忧,盐政哪怕是肥差呢,可也是泥潭,弄不好就会将自己给埋葬了!

    前面两三任的盐官可都是丢了项上人头的,端看如今的林如海是个什么路数了。

    林如海自己倒是踌躇满志,他如今刚有了儿子,自然是意气奋发的时候呢,想要做出一番事业,然后振兴家族,为儿子铺路,也是一片慈父心肠。

    贾赦之前主持户部,皇帝在他的撺掇下组织了船只出海,卖丝绸,卖瓷器的赚了不少钱,外加上海贸税收,国库着实是不缺银子的。

    当然,皇帝的私库就更加不缺了,不过当今是个大方奢靡的性子!

    有钱,可是架不住他更能花啊!

    三番四次地下江南,春秋两季的狩猎,外加上动不动大手笔地赏赐周边的小国,国家幅员辽阔,不是泥石流,就是江南水患,再不然西北大寒,京畿大旱之类的天灾*,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贾赦也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这就是个无底洞,在发现了这些不妙,想要脱身之时,瞌睡来了枕头,贾代善一命呜呼,没了!

    尽管他是过继出去了,可是也不是那不孝子是不是?

    父母的生养之恩也不能不报!所以他上了丁忧折子,又声泪俱下地说了一大通的话,皇帝还能怎么着?

    想想一个两个热情的儿子们,皇帝自也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于是他痛快地让贾赦丁忧去了,二十七个月之后,看这些个小崽子是不是还当贾赦是肉骨头,盯着不放!

    官场上人走茶凉,就是这么现实!

    贾赦带着家眷去了京郊,贾政带着妻子扶灵南下,贾母压根儿就没想着要让隔房的侄子送丈夫最后一程,她比谁都厌恶贾赦。

    贾代善临终之前后悔的表情简直将贾母给恶心坏了,幸好贾赦还算是有点儿自知之明,不过他答应了贾代善会在能力范围之内照拂荣国府。

    贾代善没了,贾政如愿以偿地成为了荣伯府的当家人,降两级,不过这样已经是皇帝额外念旧的结果了。

    对此,贾政是满意的。

    如今,他也是过了三十的人了,早就不和人拼自己的学识,开始拼儿子了,好在这方面,贾政倒是可以骄傲了。

    他的长子贾珠是个会念书的好孩子,在京中一干斗鸡遛狗的勋贵子弟中,实在算是个上进懂事的好孩子,一表人才。

    不过好贾赦的儿子贾琏一比,贾珠又有不足了。

    为了能压下贾琏一头,贾政逼着儿子日夜攻读,片刻休息也不得,贾珠的头脑哪怕是聪明十分,可是身体跟不上哇。

    一月下来,总有半月的时间是在延医吃药的。

    这样的贾珠能做什么?

    太医明确地说了,好好儿地调养上几年,性命无碍,如果不注意保养,只怕将来比较悬乎。

    贾赦在听说了此事之后,还跑到了贾政面前,冷嘲热讽了一回,你自己连个童生试都过不了,竟然还有脸逼着你儿子上进,也是笑话!

    贾政涨红了脸蛋,青一阵紫一阵儿地,拂袖而去!

    不过后来听说贾珠的日子好过了许多,毕竟他是国公府的继承人,也实在是没有必要去和那些没有门路的寒门子弟去争什么了。

    这话贾母说的顺口,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这么说,不是吗?

    成为了伯夫人的王氏简直高兴坏了,不过可惜的是,她发现府里的情况和之前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老太太仍旧是家里的话事人,自己仍旧只能事事处处都听老太太的,这如何能让她甘心呢?

    内宅的两个女人表面上慈爱恭顺,可实际上呢?为了后宅的掌控,简直闹的不可开交。不过自始至终,贾母都是占着上风的,并没有让王氏占到多少的便宜就是了。

    阖府上下,最为幸福的便是贾政了!

    贾琏中了举人之后表示自己再不想考科举了,他想娶个志同道合的妻子,然后一起游历天下,过神仙般逍遥自在的生活。

    贾琏的这种念头简直要将张氏给气死了,不过贾赦却是支持儿子的。

    不过想要过上这样的日子,可着实不是那么简单的,贾琏表示,自己不惧挑战,一定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贾赦将儿子丢出去历练去了,在外面吃够了苦头之后他就不会这么幼稚了。对外的说辞便是游学去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成亲,目前不得而知。

    贾琏在外面吃了不少的苦头,不过也更加地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越是在山川名水中,越是能感受到天地的钟灵毓秀,他喜欢这种生活,甚至是享受着这种苦难,这种自主。

    既然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么作为父母的还能怎么着?

    贾赦很是豪爽地点头让他走人了,当然这已经是多年以后了,张氏已经撒手人间,也不再替他操心就是了。

    反正他有妻有子,也知道自己的责任,还这般地坚持,说明这就是真爱,贾赦又有什么必要拦着他呢?

    及至上皇退位,新帝即位,贾赦索性地辞官不做了,反正日子怎么过不是过呢?

    他回了家,修书去了,据说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的夙愿了。

    皇帝也不缺人手使唤,贾赦痛快地辞职,他也有个肥缺可以安抚自己的手下了。

    这之后的风风雨雨和自己无关了,至于林如海一家子,儿女双全的林如海绝对不会为了皇帝就将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的。

    晒盐之法的推广让林如海顺利地从江南的泥沼里脱身,带着三个子女回了京城,至于未来,谁说的上呢!

    贾赦说的是修书,却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整理了出来,然后编册成书,当然,还有自己那些狗屁不通,匠气十足的诗词,刊印成册,算是留给后代的财富吧!

    至少这里头包含着自己一生的心路历程,也有不少的告诫之言,对于子孙来说,也许这才是财富呢!

    反正林如海对于他的这个举动颇为地赞同,甚至还加入到了贾赦的行列中,两人就子女教育这种小问题甚至还展开了不少的争论,彼此谁也说服不了谁,外加上四处煽风点火的顾晨,三个老头儿长长面红脖子粗的模样也是逗乐了不少人。

    不过渐渐地,他们的身边也聚集了一批的文人,贾赦这里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目前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不过在后世,这个圈子却是影响了不少人。

    一不小心,贾赦也算是青史留名了。

    有好事之人将林如海和贾赦之间的种种争执记录下来,贾赦诸多的惊世骇俗之言得以保存和流传了下来,成为了一代名士,为后人推崇。

    过了没几年,皇帝开始全面地清算,尤其是作恶多端的勋贵么,哪怕是贾政什么都没做,可仍旧是被夺爵流放,他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身为一家之主,自然是要承担责任的,不是吗?

    贾家被抄,也不完全是国库欠银,包揽诉讼这些问题,最为重要的是掺和进了夺嫡的风波之中,本来皇帝就是个小心眼儿的,现在胜利了怎么可能不算后账?

    哪怕贾家似乎是支持着自己的,贾家的嫡长女是自己后宫的妃嫔。

    不过身为帝王,怎么可能会被后宫女子给左右了!

    贾母偌大的年纪,看着家族败落,心中的凄凉可想而知,好在皇帝一直控制着打击面,并没有将贾府阖族都牵扯进去就是了。

    贾敬临死之后,将纨绔儿子贾珍托付给了贾赦,所以贾珍哪怕仍旧是纨绔呢,可并没有掺和进那些杀头的事情中,所以尽管被抄家还债,不过仍旧是自由之身。

    保住了一家老小的性命,贾珍带着妻儿一大家子人回金陵去了,至少老宅子还在,祭田还在,他们还有退路。

    贾政流放三千里,家里的女眷们当街发卖,贾赦觉得自己还挺倒霉的,不过真心不能丢着不管,所以将主子们买了下来,安置在了不大的两进小宅子里,幸好有贾珠在,这个时候总算是到了他站出来,然后承担这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的时候了。

    贾政这么多年,在家里就只剩下生孩子玩了,除了嫡出的三个之外,庶出的就有四五个,儿子女儿都有。

    王夫人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成为儿子的负担?

    家里就全靠着老太太的私房撑着过日子,虽然也是丰厚,可是这应该是自己的两个儿子的,小儿子到现在还没成亲呢,所以王氏出头,将几个庶女许给了商户之家,换来了一大笔的银钱,为家里换了个大宅子。

    皇帝也没有说贾府子嗣不许科考,并没有断了贾府重新崛起的道路,所以宝玉就自己主动地奋斗了,至于贾珠,他的身体支撑不了,也是莫可奈何之事。

    至于贾政的两个庶子,哥俩儿商量了一下,然后偷了家里的钱财,南下北上地做生意去了,最起码能糊口,说不定还能找到自己姨娘呢!

    只怕也是贾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他们才会成功吧,否则的话,不过是十来岁的少年人,怎么可能会那么顺利地就走脱呢?

    宝玉最后在母亲的坚持下,娶了自己的表姐宝钗,生活的情形么,简直就是父母的翻版,宝钗一如既往地贤惠,宝玉么,却是一改往日地性子,变的沉默寡言,哪怕是夫妻俩人相处,可是宝钗也时常地感觉不到他多少的气息便是了。

    到了后来,宝钗也没有捂热丈夫的心,看着他出家成了和尚,丢下了自己孤儿寡母的。

    作为一个要强的女人,宝钗自然不会事事都靠着大伯子生活,她将自家的嫁妆规整规整,然后带着儿子再嫁了。

    尽管生活可能会贫瘠一些,不过总比守寡强些吧?

    宝钗的选择贾珠除了支持之外还能如何?除了是自己的弟媳之外,宝钗也是自己的表妹,贾珠最后为宝钗送上了一份还算可观的嫁妆,算是侄儿的抚养之姿了。

    贾家四零八落,就这么地悄无声息地散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