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贾珍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37章 贾珍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你老子没我老子牛逼,你儿子没我儿子出息,你特么的到底骄横什么?这皇城根儿底下,可没有你周家撒野的地方呢?若是下次再让劳资看到你,就不是狠揍一顿这么简单了。”

    一位看上去三十不几的中年人,大冬天地也不怕冷,手中竟是晃悠着一把鱼骨柄的羽扇,在一众豪奴的拥护下,一脸的嚣张,对着已经被打倒在地,呼娘喊爹的少年纨绔,说道。

    他说的洋洋得意,骄傲自豪,殊不知别人对着他还一脸地不耻呢!

    就是他身边的一众豪奴,听着自家老爷这一番洋洋得意之言,也忍不住地低下了脑袋,然后翻了不少个白眼。

    “好好好,贾珍,你好的很!咱们走着瞧,你今天没把我弄死,那咱们走着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好看!”

    宫中周妃的娘家侄子,对着贾珍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单挑还是群殴,你放话,时间地点你随便挑,要是谁不来,谁就是孙子!”

    贾珍的一双凤眼一跳,散播着无尽的兴味儿,然后对着这位周公子挑衅道。

    周公子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年轻人罢了,哪里忍得住他这老流氓的刺激,当下骂骂咧咧地在家人豪奴的搀扶下,然后离开了。

    街面上看热闹的众人立即地散了去,不过贾珍这日后的两月里,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京城的风云人物,让他更加出名的自然便是“你老子没我老子牛逼,你儿子没我儿子出息”了。

    据闻当今圣上听到了这些市井传言之后,也笑骂了几句。

    不过周妃在听到了这些言辞之后,也是歇了想要告状的心思,显见的贾家的圣眷还在。

    想想宫中那个越发艳丽的所谓贾妃,周妃忍不住地将手中的茶杯给砸了出去。

    既然成为了人家的爹,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儿子过的那么凄惨,是不是?

    所以贾珍这个意在成为天底下头份儿纨绔之人竟是将自己贪吃好喝的肥胖儿子给掰正了过来,愣生生地逼着贾蓉贾蔷上进,还和西府的老太君闹的有些不愉快的情况下,然后将自己的便宜妹子给弄了回来。

    这十多年过去了,贾珍倒也算是实现了自己当初的誓言,成为了头份儿的纨绔,他时常地便有属于自己的怪异名言出来,听到人忍俊不禁的同时也暗暗点头,表示深觉有理。

    贾珍的日子过的舒坦,睡的日上三竿,然后有心思了听听管家赖二念叨念叨账本子,没有心思了,这些事情就成为了他的继室尤氏的职责了。

    尽管尤氏是填房继室,不过是小门小户的出身,地位却是稳固的很。

    尤氏自己没有孩子,对府上的大爷着实地上心,一副慈母心肠,贾蓉和她的感情也不错,外加上丈夫虽然是个胡闹的,不过对于尤氏还算是敬重,所以这个府上,饶是赖二这样的大管家,也不敢对着夫人不敬便是了。

    尤氏的日子过的清闲,对于丈夫也是言听计从的。

    至于贾蓉的妻子人选么,却也不是那位美艳无双的秦氏,反倒是他母舅宋家的嫡幼女,虽然娇惯了些,不过贾蓉对着表妹妻子却是欢喜的紧,两人小时候一起玩过,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在父亲提起时,贾蓉想起了年幼时那个圆嘟嘟,粉嘟嘟的小姑娘,竟是神是鬼差地点头同意了。

    贾蓉的妻子是未来贾氏一族的宗妇,自然是轻慢不得,贾家也不会只有宋家女这么一个人选,不过在贾珍征求儿子的意见时,他自己选了母舅家的表妹。

    贾珍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娶老婆的不是自己,过日子的也不是自己,随他去吧。

    贾蓉和妻子宋氏成亲之后,过的也是蜜里调油,和乐非常,这让宋大人满意的很,饶是亲家不是个东西,可是外甥儿却是个好孩子。

    这话幸得是在自己家里说的,也无人外传,否则的话,只怕又是另一场风波了,谁不知贾珍就是个混不吝的?打上门来也是有的。

    不过宋家对于贾蓉这个上进的好孩子也确确实实地是满意非常的,尤其是他不似自己的父亲曾经一般,贪花好色,让人鄙夷。

    贾蓉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孩子,一个屋里人也没有,真真儿地实现了女人心目中最向往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境界,很多人还嘲笑贾蓉惧内呢。

    贾蓉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笑笑也就算了,不过贾珍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带着人将说这些话的几家人老底子都给翻了出来,一个两个的后宅不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有,让人震惊这些后宅女人心狠手辣不输男人之外,也是看足了笑话。

    这些日子,甚至有人还根据贾珍翻腾出来的这些烂事儿,写成了话本子,写成了戏剧,很是替这些人扬名了一番。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贾珍这简直是讲别人的的脸面踩在了脚底下,至少有好多年是抬不起头来就是了。

    贾珍用血一般的事实证明了一件事儿,自家儿子只有一个妻子,只有一个女人,这简直是太好了,简直就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好事儿。

    这一战,算是奠定了贾珍头号纨绔的名头,自此之后,别人倒是不敢轻易地招惹他了。

    可谁知今天呢?

    周妃的娘家侄儿竟然胆敢招惹这个煞星!

    而后不出意外地,贾珍是胜利者,毫无意外!

    贾珍在战胜了周妃的娘家侄儿之后,带着一众豪奴,洋洋得意地家去了。

    进入了自家府中之后,听说大爷还在温习功课,贾珍不乐意了,贾蓉你可千万别读书读成死书呆子呢,自己费了多少的心思才能将他给掰正过来,可不能矫枉过正才是呢。

    “打发个人,去请了大爷过来,然后让冯家的小子过来,让他将爷今日的丰功伟绩说给大爷听听,如今他又多了一位敌人了,对于这些敌人,他可是要统统地打倒了的!”

    贾蓉和贾珍的书房隔得并不远,去请他的人动作也不慢,贾蓉来时,便听了个尾梢儿!

    他便是知道,自己今天只怕是又没有时间去写这篇恩师布置下来的策论了。

    果不其然,迎接他的便是茶杯,茶盖儿,到了后来,只怕他爹手边的东西扔完了,所以直接便是鞭子奔着自己的面目来了。

    贾蓉如今闭着眼睛都能躲开他爹多年不变的招数了。

    可惜的是,今日的贾珍或许是欢喜过头了,竟然不按着套路来,贾蓉的胳膊上着了一鞭子,幸而如今是冬天,他穿的厚,所以衣服被抽了个稀巴烂,自己的肉皮上也疼的慌,不过他知道,这不过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再者,有了他爹的药膏,只怕是到了明儿早上,一个红痕也不会留下便是了。

    “嘿,小崽子,今儿你爹心情好,所以免费教你个乖,千万甭自以为是,看吧,挨揍了吧?疼吧?”

    “疼!”

    贾蓉也是实话实说,胳膊上是火辣辣地疼。

    “疼?疼就对啦!这样你才记得住呢!你这个信任不疑人的性子才会改了。你奶母的儿子打着你的名头,在外面胡作非为,你自己看着办!”

    贾蓉这才知道事儿坏在哪儿了。

    想想昨儿奶嬷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情,他一时心软!

    “爹,儿子知道了。”

    看来自己有必要做点儿什么了,杀鸡儆猴也好,什么也罢,总不能让人当成是傻瓜笨蛋白痴好糊弄的才行!

    “这就得了,冯家小子,过来,和你大爷说说,老爷我今儿的丰功伟绩,让他也学习学习老爷我的手段!”

    听着贾珍这番自吹自擂之言,贾蓉忍不住地嘴角抽搐了一下。

    得了,这都十多年了,自己怎么还学不会淡定呢?

    冯家的小子是府中二管家的小儿子,如今才是个半大的小子,平常里也不过是跑腿儿送信这么点儿的小事儿,不过嘴巴伶俐,得了老爷的青眼,然后放在了自己身边。

    冯家小子名字叫冯吉,听着也挺好听的,“冯吉=逢集”,因为被老爷嘲笑了两回之后,大家也都叫他“冯家小子”,本名却是不常有人提起了。

    “主子,奴才叫冯吉!”

    冯家小子带着几分愁眉苦脸地说道。

    “快快快,冯家小子,赶紧和你大爷说说,你主子我今天是如何大展威风,然后将周家小子给打趴下的。”

    “是的主子,奴才冯吉给大爷请安了,您老吉祥!”

    冯吉对着贾蓉见礼之后,这才轻咳了一声,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拉开了这一场的说书大戏。

    有那些伶俐的,知道后宅太太奶奶姑娘们的生活单调,所以便逢着冯吉讲故事,她们也派了口齿伶俐的丫头听了去,然后在后宅讲给太太奶奶们听,算是极大了娱乐了宁国府的后宅生活。

    贾蓉听说自家老爹和周妃的侄儿起了冲突之后,也只能叹气了。

    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随他去吧。

    不过贾珍这么闹上一闹倒也好,有了他出头,宫里的娘娘日子也能松快两日了。

    贾府子弟上进,又有了西府的大姑姑,成为了四妃之一,家族蒸蒸日上,贾蓉却是知道,这里头自家这位看上去不大靠谱的老爹到底付出了多少。

    听完了冯吉的讲述之后,知道自家老爹没有吃亏,也没有落下把柄之后,贾蓉便告退了,至于出去干了一架的贾珍,早就在软榻上打着震天的呼噜声。

    这会儿别说是冯家小子讲故事的声音了,只怕是唱戏的喧嚣锣鼓,也不一定能吵醒自家老爷便是了。

    故事结束了,简直比戏班子演的还好听,大家算是心满意足了。

    冯家小子说的满足,不过这嗓子也是干疼干疼的,快要冒烟儿了,拿出了自己的水壶,狠狠地灌下去一大口胖大海泡的护嗓茶之后,他这才觉得舒服了起来。

    大家都散了,打着呼噜的老爷却是准时地醒了过来,眼神清明,哪里像是刚清醒之人?

    不过偌大的书房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也无人能看到他的这幅模样便是了。

    从皇商家的老太爷到三品的威烈将军,倒也是挺有趣的,不过自己的目标么就是成为纨绔,享受生活,这十多年下来,到现在,贾珍对于自己的生活倒是很满意。

    东府的两个孩子上进,至于西府么,双方几乎是相看两厌的同时,又忍不住地倚靠借助着东府,所以日子就酱紫别别扭扭地过下去了。

    有了上进的贾珠和成为妃子的元春,贾政夫妇对于分家什么的,并不是多么地抗拒,再者说了,珍哥儿说的对,若是再这般地下去,宝玉只怕要被老太太给宠成废物了。

    贾政一向就是个伪君子假正经,所以很快地就在贾珍的鼓动下,提出了分家,二房想要搬出去。

    贾母要死要活地也没拦着两个儿子的分家,长子贾赦和珍哥儿简直好的成了一个人,现在珍哥儿这般地为自己着想,一向愚孝的贾赦自己也雄起了一番,然后拼着和两败俱伤的打算,然后威胁老太太,如果你不想宫里的娘娘有什么不好,那么咱们就分家。

    贾母被怯懦儿子给唬的额角一跳一跳的,最后看着儿孙们集体求恳,贾母最后终于地点头同意了分家。

    贾珍作为族长,出面主持分家,然后他又一次冷嘲热讽,将老太太气了个半死的同时,王夫人如愿以偿地将小儿子给抱走了。

    长子能干,如今已经是翰林院的庶吉士了,王夫人自然是骄傲的,可是小儿子呢?决计不能让那个老虔婆将宝玉给养废了。

    西府两房头成功地分家,贾赦终于咸鱼翻身,不过可惜的是,这位也没有什么上进心,整个就是一宅男,在家里喝酒玩小老婆,一味地只知道高乐。

    家中的一切事物都教给了儿子和儿媳办理,贾琏夫妇俩正好擅长的可不就是这些迎来送往的事儿吗?老爷不管事儿,正好儿地顺了他们的意呢!

    贾珍在西府分家之后,明明确确地当着两府女眷们的面儿告诉她们,若是让自己发现有谁胆敢在外面放印子钱,包揽诉讼,干那些断子绝孙的事儿,那可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不管是王夫人还是王熙凤,都忍不住地抖了抖!

    不知道是不是她们动作快还是手段高,不过贾珍却是没有抓住她们的把柄便是了。

    老实过日子就好,反正自己也是懒得去理会这些乌七八糟的女人之间的事儿的。

    西府分家,贾母跟着自己放心不下的小儿子走了,贾赦虽然看上去颇为地沮丧,不过贾赦嘴角不要翘的那么高的话,也许还会有那么一丢丢的说服力。

    贾母离开,国公府就彻底地成为了贾赦的天下了,他如今才觉得爽呢,哪里还会想着将贾母给接回来?

    每年两千两的养老银子,贾赦为了表达自己的孝顺,然后每年敲锣打鼓地给送去,自然是赢得了不少的称赞,不管贾赦是个多么地老不修的主儿,只要有孝子的这个名头在,他的名声就不会坏到哪里去就是了。

    贾赦表示,不过是两千两银子罢了,无所谓,他买几个丫头也要花上千百两银子呢,是不是?

    贾母去了小儿子处,就不知道有没有后悔了,反正贾珍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见过这位老太太便是了,哪怕是除夕过年呢,他都懒得去做戏,一般都是的打发了贾蔷贾蓉两个为代表,走亲戚,串门子便是了。

    贾珍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享受好生活,哪怕是给自己一个皇帝呢,他都不换!

    贾蓉回了自己的院子,看着笑的娇俏的妻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柔光,在想想她肚子里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贾蓉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简直要化了。

    “大爷,回来了,倩蓉去沏了热茶,给大爷润润嗓子。”

    “你可别动,千万别动,如今正是要紧的时日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是舅父舅母了,只怕是父亲都能打断了我的腿!”

    “表哥,你又淘气。”

    宋氏皱着眉头,不赞同地摇头道。

    “孩子可乖?吃的可好?老爷昨儿托人送给太太的梅子你可尝过了?”

    他的父亲就是这么个人,干的事儿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一切都好,表哥你一天都要问上八百遍,我听也听腻了。想吃我家的桂花糕了,表哥你明天家去一趟吧。”

    “没问题,我明儿大早上去,正好明天去先生那里,顺路的。”

    贾蓉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下来,小夫妻的日子过的和乐,也是一桩美事儿。

    贾珍头一天将周公子给揍了,今儿一大早儿地就又来了这花楼,他在花楼从来都是听曲子,喝花酒,不过却从不胡来,这也是尤氏和贾蓉不阻拦他啊,任由他胡来的原因之一。

    当然,管不了他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了。

    这个时候的花楼女子,琴棋书画,几乎人人都有一手的绝技,比起后世那些只知道卖脸的女星来说,不知道好看了多少,贾珍甚至无聊地出了个册子,专门地点评京中各大花楼的女子们。

    他的这个册子起初自然只是在自己的纨绔圈子里流传,不过很快地就让传入到了文人圈子里了,文人们最讲究的可不就是红袖添香么?

    自古今来,又有多少的才子诗人们和花楼名妓们不清不楚,然后流传下来了多少的扬名天下的诗词来?

    所以便有那好事之人辗转地将贾珍的这份册子给传了出去,贾珍又得了一个“识花惜花”的名头,一时之间,贾珍成为了京城各大花楼最为欢迎之人,靠着他那张脸,可以在京城各大花楼刷脸消费。

    好在贾珍的家底肥厚,也不是那无赖之人,所以越发地受到了这些地方的欢迎。

    贾珍今日来的是京城最大的花楼,沁金楼,这名字,听着不错,可着实地就是销金窟便是了。

    贾珍要了酒,要了茶点,甚至还要了一碗豆花儿,丁点儿不讲究,周围之人也是见惯不怪地看着他吃东西,这位爷,说讲究,他比谁都讲究,可说不讲究,简直比起泥腿子来还不如!

    不过即便如此,仍旧是个有趣之人。

    填饱了肚子之后,贾珍便开始干正事儿了,他来这里是受了别人的请托,来这里嫌弃,呃,应该是指点这里姑娘们的手艺的。

    对啦,不管是琴棋书画,甚至是泡茶,走路,不管是什么,贾珍都要嫌弃点儿什么出来,还要让人心悦口服,觉得自己并非浪得虚名之人。

    也是自己找的麻烦,不过对方是忠顺亲王,死活赖着面皮,皇家人的面子,他还真心不能不给。

    这位忠顺亲王的名头听着也是讽刺的很,宫内,甚至是各家的奴才都是以“忠”、“顺”打头或者结尾的,若不是忌惮着上皇,皇帝绝对是不会册封自己的这个弟弟为亲王的。

    不过仍旧是不甘心啊!所以便有了“忠顺”二字,听着便是一股子的讽刺意味儿。

    忠顺亲王自从当今即位之后,索性地破罐子破摔,然后往商人的路子上奔着去了,尽管朝堂上无数的御史弹劾他于民争利。

    忠顺亲王扯着御史的衣领子问道,

    “哪家百姓开着花楼?让我瞧瞧,我怎么与民争利了?昨儿还见你来我的花楼呢,官员狎妓,似乎是朝廷明令禁止的吧?”

    那位御史倒了大霉,当天就被皇帝给抄家流放了。

    自此也没谁再敢弹劾忠顺亲王便是了。

    他也是破罐子破摔,反正自己也没有子嗣,就这么一辈子,风花雪月,享受荣华富贵,哪怕死后洪水滔天呢!

    忠顺没有子嗣,这也是能让皇帝容忍他的另一个原因,至于其他的几位皇子,日子过的战战兢兢的同时还看不上忠顺,嫌弃他俗气!

    忠顺没想到自己竟然遭别人嫌弃了,心中不愉,和贾珍这个号称天下第一纨绔的老纨绔成为了知己好友,也是让人醉了。

    贾珍对于忠顺也是挺无奈,不过人家一个亲王不要脸,呃是折节下交,他除了翻白眼之外,还能如何?

    尽管口头上嫌弃归嫌弃,不过贾珍对于忠顺的拜托,也不能轻慢了。

    在沁金楼折腾了差不多一天,贾珍这才摆脱了这桩子闲事儿,家去了。贾蓉如今就等着明年的春闱了,也许贾家的第三个进士马上就要诞生了。

    至于前面两个么,一个是贾珍的老父,如今在郊外修道的贾敬,另一个么,就是东府的贾珠了,贾珠虽然是二甲最后几名,不过能成为进士,而非同进士,这已经很能干的,尤其是在勋贵子弟中,更加地难得。

    至于第三个么,第四个么,最有希望的便是如今的贾蓉,贾蔷了。

    所以贾珍才这么骄傲,说什么“自己的爹比别人的强,自己的儿子比别人的儿子强”之类的这些话,周家的家去之后就倒了大霉,他才多点子年纪,似乎也没有比贾蓉大上几岁。

    被周大人几板子下去,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周公子还哪里记得自己和贾珍的约定呢?

    躺在床上养病装病就是月余的日子,日后即便是痊愈了,似乎也过的小心翼翼起来,生怕被周大人给抓住了把柄,自己才将养好的一身肉皮子又要遭殃了。

    贾珍的日子似乎又无聊起来了,不过他的妹妹,东府的大姑娘,打发自己身边的入画过来请大哥哥过去,她有话要说。

    贾珍也没有多想,也不摆着架子,穿着自己的家常衣服,去了惜春的院子。惜春带着几分殷勤的笑意,亲自地给贾珍奉茶上点心的。

    贾珍不动声色地受了,就等着她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