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宋青书1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24章 宋青书1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三弟,是你么?”

    宋远桥和俞莲舟二人从内室抢步而出,轻笑出声,问道。

    “是我!”

    应声的却并不是他们以为的三弟,反倒是出门去接应俞岱岩张翠山。

    听闻他气息不稳,声音中带着几分悲怆之气,师兄弟俩人便是心下一沉,心中泛过一丝不安来。

    却眼见,俞岱岩生死不知,张翠山也来不及细细详说个中遭遇,身子却软了下去,莫声谷将他拦腰抱住。

    “大师兄,快来瞧瞧!”

    俞莲舟看着三师弟的惨象,忍住了悲愤,急忙地对着一旁的宋远桥道。

    宋远桥却并不如何着急,神色也算是平和,吩咐道,

    “梨亭去禀告师傅,二师弟你将三师弟抱到静室,尽管看着严重,其实并无大碍!青书,去将我博古架上的那个青瓷瓶拿来。声谷,将你五师兄抱进去,喂一枚九华玉露丸即可。”

    他本就是武当的大师兄,这些年,张三丰也不大理事,教中的大事小情便都是交由大弟子宋远桥做主。

    宋远桥倒也不辜负师傅的托付,将武当料理的井井有条,如今的武当在江湖上也是声名赫赫。

    除了张三丰武功高强,盛名威重,武当七侠行侠仗义之外,也不得不说,宋远桥也是有贡献出了极大的作用的。

    且宋远桥这些年于武功上似乎并无多少的长进,反倒是在医术,阵法等方面皆有涉猎,依着他的谦辞,便是小有所成,不过无人知道他的深浅罢了。

    不过武当上下,却是受益无限。

    有了这么一位神医在,尽管此刻俞岱岩的伤势极重,师兄弟们心生震荡,不过也并没有慌乱,听了大师兄的吩咐,众人忙而不乱地各自行动了起来。

    殷梨亭还没有来得及去禀告师傅,张三丰听到了声响,已然走了出去,今日是他的九十大寿,众弟子都守在师傅身旁,唯独三弟子俞岱岩去东南去清理一位怪盗,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情,时至今日,这才回到武当。

    可谁知,竟然遇上了这番变故。

    这下子,谁也没有心思为师傅祝寿了,大家焦急地等着宋远桥的诊断。

    即便是张三丰也是如此,这位一向有些老顽童的性子,也徒弟之间也是说笑嬉戏时常有之,唯独自己的这位大弟子是个刻板严谨之人,所以张三丰面对宋远桥时,也会如同其他几位弟子一般,带着几分小心。

    这并不是说他便怕了宋远桥,只是怕自己又被大弟子说教罢了。

    “师傅,护住三师弟的心脉。”

    宋远桥打开了自己的针包,凝神静气,看着张三丰的动作,师徒两人联手,稳住了俞岱岩的伤势。

    看着满头大汗的宋远桥,众人神情紧张,他却是不疾不徐,掏出袖中的帕子,将自己额上,发间的汗渍擦拭干净之后,这才说道,

    “暂无大碍,等调理几日,我便替他续骨。只怕要在病床上躺上一年半载,不过日后问题不大。”

    听了他这一番话,众人才总算是放心下来了,不过接下来,让众人义愤填膺地便是,到底是谁?伤了俞岱岩!

    此刻,醒神过来的张翠山便将自己所知的一切一一地叙述出来,众人还没有消化完这一番言辞,便立即地又有小童传话,说是有人上门拜见。

    来者便是护送俞岱岩回武当的龙门镖局之人。

    好在俞岱岩的伤势虽重,可也不是无法救治,生死不知的境况,所以大家的心情尽管愤怒,不过还算是有些理智在的。

    张三丰慈悲为怀,自然是见不得杯具的发生,所以派遣弟子张松溪,莫声谷下山护住龙门镖局之人。

    宋远桥尽管心中不大赞同,不过也没有出言反对便是了。

    张三丰安排好了此事,也算是仁至义尽,龙门镖局也没有留在此地的理由,所以随着武当七侠离开了武当山。

    “俊生,此事你怎么看?”

    宋远桥字俊生,便是他自己取的。

    听闻师傅发问,这位沉吟了片刻,轻声道,

    “只怕个中内情不简单,三师弟的伤势似乎是少林的‘大力金刚指’所为,不过并不尽然,就我所知,西域金刚门也有一门功夫,与少林的大力金刚指极为相类,所以现在也不能肯定到底是谁人所为。不过既然是有踪可寻,有朝一日,总能真相大白天下。况且,现在要紧的便是三师弟。”

    张三丰活了这么大的年岁,与几位弟子的感情深厚,眼见三弟子伤的这般重,心中自然是不平的,不过对于宋远桥的这一番话,亦是深觉有理,点头表示赞同。

    “难道就这么算了?三师兄受了这么重的伤,咱们就什么都不能做嘛?”

    一向还算冷静的张翠山气急问道,他是亲眼目睹了三师兄生死未知的情况,所以心中最是激愤,张嘴问道。

    “那你待如何?敌人是谁?伤你三师哥的凶手你可知道?若果真是少林,那还好说,大不了咱们师兄弟打上门去,找和尚们讨要个说法,如若不是少林,真的如同大师兄所言,是西域金刚门,你待如何?”

    俞莲舟毕竟冷静许多,轻声问道。

    “这,这……总不能坐视不理吧?人人还当我武当好欺!”

    张翠山似是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搭脑地问道,最后一句倒是说的斩钉截铁,大有玉石俱焚之意。

    这倒也是,武当之人,绝对不是打不还手的老好人,所以如今该如何?

    众位弟子便齐齐地望向师傅,想知道张三丰的决断。

    “莲舟带着我的手信上少林一趟,翠山留在武当,与你大师兄一起,照顾你三师兄。”

    张三丰这一番吩咐下来,弟子们自然是毫无疑义,俞莲舟便随着师傅一起进了内室,张翠山兀自地还有些不忿,总觉得这般轻描淡写,让人心中不舒服的很。

    宋远桥也不理他是不是心理不舒服,直接地吩咐他去替俞岱岩煎药,这本该是小童之事,不过既然大师兄吩咐下来了,张翠山也老实乖巧地捏着药方去了后院药房配药去了。

    宋青书如今尽管是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不过太过年幼,只有打酱油,在一旁听着的份儿,看着自家爹爹起身,他也迈着小腿,急忙地跟了上去。

    武林之中,因为武当俞岱岩的伤势,因为武当摆起了阵仗,要上少林问个清楚。

    不过这世间之事,便是这般地奇怪,以讹传讹之下,到了少林众人耳中,便是武当打上少林,讨个说法了。

    这让俞莲舟二人觉得惊奇不已。

    不过留守武当的张翠山却是得了极大的好处,当夜,悲痛激愤的张三丰竟然演化出了一套“倚天屠龙功”,便是这位“银钩铁划”得了师傅的真传。

    张三丰对于自己的几位徒弟讲究的便是有教无类,所以各自教导武功,自是不大相同,他最偏爱的便是这位聪慧敏锐,悟性极高的张翠山,大有托付自己衣钵之意。

    当然,这个托付衣钵并不是说将武当托付给他,只是想将自己的武学精要,武学主旨传于这位弟子,让他将自己的武学思想传承下去,发扬光大之意。

    至于武当的门派传承,这位耄耋老人竟不是最为看重的。

    他师承少林,博采众长,有这等念头,倒也说的过去。

    宋远桥为人端严,将武当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张三丰自然是极为地放心的,便是他如今说了自己有法子医治俞岱岩,张三丰也深信不疑。

    只是尽管如此,眼看着徒弟遭难,他心中依旧不大好受,悲怒之下,创出了这套,恰好书生一般的张翠山便得了这份儿传承,不得不说,也是缘分,是上天的造化。

    第二天,张翠山打算偷摸地下山,去替三师兄报仇,不过自然也是要辞别了师傅才行。

    不过在看到大师兄的那一刻,张翠山仍旧是忍不住地有些心虚,有些底气不足。

    “怎么?好汉一般的张五侠竟然也会有这么底气不足的时候?”

    张三丰在听了宋远桥之词,说是明日便能为三师弟医治全身的伤势了,心情自然打好,看着略微地带着几分心虚的张翠山,出声打趣道。

    “师傅……”

    张翠山带着几分扭捏之意,不依地道。

    “行了,只怕你师兄早已料到了你的打算,所以才来此堵你。”

    张三丰瞥眼望了一眼端着青瓷茶碗儿,似乎正在研究花纹的宋远桥,戳穿道。

    张翠山顿时有些沮丧了,被大师兄知道了,自己难道还能下山?只怕悬了。

    “呶,拿着这个令牌,遇上什么难事儿就去梅花标志的铺子里去,送上令牌,你想做什么,他们都会替你达成。”

    宋远桥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物,扔给了张翠山。

    “咦,师兄,这是,这是?”

    张翠山看着似铁非铁,似木非木的小牌牌,震惊地问道。

    “对,便是梅花烙的令牌,前些年,我曾无意间救过此间主人,所以他便给了我这个牌子,据说可以上梅花烙求助一次,拿着吧,有备无患。”

    大师兄平日里话并不多,近日能嘱咐这么一番,早就将张翠山给感动的不要不要了,将令牌揣进怀里,贴身放好,瓮声瓮气地辞别了师傅,师兄,掩面奔出,离开了武当,下山去了……

    “你呀,你呀,嘴硬心软!”

    张三丰看着面似浑不在意,实际上却比谁都爱操心的大弟子,打趣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