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屠瑞宁10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212章 屠瑞宁10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冯思思和张云鹤二人一拍即合,两人甚至是等不到冯思思和洛洪亮俩人来个了解,便买了北上的火车票。

    好在这位漂亮的女郎哪怕是离开了父亲,离开了丈夫,也是比张云鹤这个大才子有用许多,所以他们成功地买到了北上的车票。

    自然是头等票,否则的话,让这俩人跟那些泥腿子一起挤在普通车厢,这不比杀了冯思思来的更痛快些。

    冯思思和张云鹤离开的第二天,上海最大的报纸申报上刊登了冯思思单方面的离婚声明。

    如今生怕妻子有半点儿闪失,自己的儿子再不好了的洛洪亮立即地成为了大上海的笑话。

    洛家尽管听着显赫,可也不是没有敌人的,现在好了,现成的把柄送上。

    内部的堡垒开始坍塌,这简直让洛洪亮气死,别人笑疯了。

    冯思思的离婚宣言和张云鹤的如出一辙,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一种讽刺了。

    两人来到了北平之后,冯思思立即地就被冯先生派来的人从火车站直接地将人给带走了。

    至于张云鹤,不得不先找到自己的友人,安置下来以后再说其他。

    张云鹤心里惦念着冯思思,因为她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是他张云鹤的。

    庶子,嫡子俱在的张云鹤对于冯思思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倒是看重的很,所以他不想让冯思思在娘家受了委屈。

    冯先生尽管只有这么一个闺女,只怕疼的紧,可是张云鹤还是不放心,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还不定自己心爱的人儿如何地哭天抹泪儿的。

    张云鹤的友人也算是给力,很快地就替张云鹤安排好了一切,打点好了住处,然后留了些时间让他处理私人的事情,再来提上班之事。

    张云鹤感激不尽,好话说了一箩筐,总觉得自己这一路上走来,遇到的好人不计其数。

    现如今,他连屠家都不恨了,尽管屠老爷和屠瑞宁让自己吃了个大亏,丢了个大丑,不过谁让他张云鹤便是如此地心地善良呢?

    他甚至是有些感激屠瑞宁放了自己自由的,否则的话,顶着有妇之夫的帽子,他想要接近自己的爱人,只怕也难。

    张云鹤如今心心念念一件事儿,那就是如何地让冯思思成为自己的妻子,尽管舞会上的冯思思闪耀非常,不过张云鹤最想做的便是将这种美丽藏起来,然后自己一个人欣赏,这才是一个男人最大的梦想。

    不过可惜的是,冯家的女郎再回到了冯家之后,被家人看的忒紧,张云鹤即便是上门拜访,都没有见到人。

    人家的说辞也占理,自家小姐正在养胎呢,如今可不好出来招待客人,怠慢之处,还请见教。

    这番话说出来,张云鹤还能如何?

    立即地将自己买的礼物奉上,都是好东西,孕妇吃了正合适的,当然,这也是他当初在屠瑞宁那儿听了一耳朵,现在拿来奉承自己心爱的女郎,简直再合适也没有了。

    爱情上有些不如意的张云鹤立即地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上去了。

    可惜的是,张云鹤的理念和北派文人有些许的差别。

    北平和上海文坛之间一直不和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北派认为上海文坛太过沉溺于风花雪月了,一点儿抗争意识都没有,天天都是那些什么靡靡之音之类的,简直太过小家子气。

    上海文坛却觉得北派成天地苦大仇深,将自己塑造成为可怜虫,然后博取同情,哪里有他们这般,为苦难大众带去欢笑这般伟大?

    毕竟生活已经很苦了,大家也就甭一个劲儿地在人家的伤口上戳来戳去,又撒盐了,好不好?

    让他们看着咱们写的东西,然后暂时地忘记痛苦,忘记苦难,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儿吗?

    南北之间的纠葛一直都存在,大家彼此之间看谁都不顺眼,彼此之间也发生了不少的大论战。

    现在,本来从地缘上属于南派的张云鹤来到了北平任教,很是有一些有心人憋着劲儿地想要给张云鹤好看才行呢。

    张云鹤的教书工作倒也清闲,而且工作做的比较顺手,他是留洋归国,本人又是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谈之有物,很是吸引了一批学生,尤其是女学生的追捧。

    张云鹤觉得自己实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看来选择来到这里,也并不是没有好处的。

    当然,唯一的坏处就是不知道现在冯家的女郎如何了。

    冯思思回归北平之后,大家都在等着这位在上海引领了潮流的洋派女郎站出来给大家开开眼界呢。

    可惜的是,自从回到了北平,这位女郎便一直深居简出,哪怕是有人上门拜访,也会被冯家阻拦,大家越发地好奇了。

    冯家对外一致的言辞便是自家小姐身体不好,所以需要静养。

    这些日子,洛洪亮一直都在和冯家电话,电报地联络,尽管冯思思让他丢了个大人,不过洛家的子嗣,可没有流落在外的,所以洛洪亮的意思,离婚可以,不过孩子得生下来,而且将来得归自己。

    听说洛洪亮答应放自己自由,只是需要她将孩子生下来,这让本来想去医院打胎的冯思思纠结了。

    不过最后,在家人的劝说下,在带着几分侥幸心理之中,冯思思推脱了一切的应酬,放弃了出门交际的心理,开始安心地在家里的别院养胎。

    北平和上海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对于冯思思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的地方。

    北京人太过穷讲究,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代了,肚子都快吃不饱了,还这多说辞。

    带着几分别扭和赌气地开始养胎的冯思思,立即地开辟了自己的第二战场,参加文人之间的论战。

    作为接受过新式教育的女郎,尽管见多识广,不过毕竟是年轻,被上海的繁华迷花了眼的冯思思,披着马甲在报纸上对北派文坛发出了尖锐的质问。

    南派众人简直高兴坏了,将这位新出现的斗士捧成了领袖,大家都觉得,能写出这般犀利言辞的,肯定是文坛的那位大佬,主要是他不方便以真实面目示人,所以才会披着马甲站出来。

    自己的内部不宁,简直让北派文人恼火的,尽管冯思思披着马甲,不过最后还是被人给扒了出来。

    甭管是在哪个时代,都不缺少福尔摩斯。

    毕竟冯思思要在报纸上发表言论,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的。

    大家对于扒出冯思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当然,他们也不认可这就是自己捧为领袖的大佬。

    尽管冯家的女郎曾经是引领潮流的人物,大家也称赞她学识渊博,不过那只是应酬场合的漂亮话罢了,真正承认这位冯氏女郎见识广博的人不超过五指之数。

    文人本来就相轻,谁又乐意自己的头上被人压着,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郎?

    那么真正的大佬是谁呢?

    自然是身为教育次长的冯先生了。

    他借用女儿的手来发表这一番言辞,那就很能说的过去了。

    这般地一脑补,大家立即地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然后冯先生倒霉了。

    北派文人尽管看上去没啥实权,成天地在报纸上瞎逼逼,今天我看不惯你,明天你骂我的,不过这些人如果真的一旦放下了成见,联合起来的话,倒霉的就该是你了。

    不过今天,倒霉的是冯先生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读书人一般家庭都不差,很少有穷寒学子能出头,所以冯先生的教育次长职务被罢免。

    这倒是无所谓,反正政府官员的流动比较大,哪怕是一天换上三个总统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这就是如今的现状。

    所以,就算是失去了教育次长的这个职务,对于冯先生来说,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真正的损失在于,他失去了文坛上的支持,失去了自己立足于北派文坛的根基,这才是要命的。

    冯先生对于女儿的这一番作为简直失望透顶,真心不知道自己一手教养长大,带着出国游学见世面的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就算是失望,不过冯先生也不会主动地就放弃自家闺女,他略微地一提点,冯家女郎便醒悟过来了。

    这下子,悔不当初了吧?痛哭流涕了吧?

    可惜啊,就算是悔的肠子都情了,那又有什么用呢?

    大错已然铸成!

    文人最讲究的便是风骨,便是节气,就算是冯先生改弦易辙了,不过不管是北派还是南派,对于冯先生都没有谁能看的起。

    冯先生如今是失了政府的工作,又被女儿给掘了根基,日子可想而知有多么地苦闷了。

    好在现在女儿乖巧了许多,倒也算是老怀大慰,就等着外孙出世,然后让女儿能和女婿和好,将来后半生有靠,也不枉自己这一生了。

    只可惜,冯思思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诞下了一位女公子,这也不算什么,最大的问题便是,这位女公子的爹不详。

    都说无巧不成书,冯思思觉得这是老天玩自己呢。

    洛洪亮和张云鹤身上都带着家族特殊的胎记,但凡洛家人\张家人都会遗传这个胎记。

    可是现在,冯思思将刚生下来的女儿翻来覆去,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胎记。

    女儿白净的厉害!

    这下子,她承受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