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和恪番外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129章 和恪番外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和硕和恪公主番外

    和恪公主作为出身雍亲王府,作为亲王之女,她的封号本应该是郡主,而不是和硕公主。喜欢就上。

    不过谁让她赶上了好时代呢?

    所以她在不懂事的时候,就占了大便宜,成为了和硕公主,这是皇帝的庶女才能有的封号,而且你还得有资本才能让皇帝封你为和硕公主。

    否则的话,就只能呵呵了。皇家又何曾少了以多罗格格,也不是没有郡君封号出嫁的皇帝之女。

    和恪出身亲王府,父亲为和硕雍亲王,母亲为王府侧福晋,这样的出身,除了长兄之外,和恪就是王府晚辈之中的第一人了。

    因为她和长兄之间的年龄差距足够让长兄将她当闺女来疼了。

    更何况,和恪是雍亲王的掌中宝呢?

    和恪从小儿听着母亲讲述着外祖父的故事长大的,外祖父真是个神奇的人,这是年幼的和恪心中唯一的记忆。

    当然了,她的阿玛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尽管母亲并不认同这一点。

    额娘尽管并没有在自己面前诋毁过阿玛半句,可是她的作为,无不在表明这一点,她的额娘真心是个奇葩!

    哪里会有女人嫌弃自己的丈夫的?

    尤其是阿玛还是曾经的和硕亲王。

    不过现在的当家人,和硕亲王是自家大兄了。

    至于其他的三位兄长,都已经分家分出去了,三位兄长要不然就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弘时),要不然就是在女色拎不清的花孔雀(弘历),再不然,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混蛋(弘昼)。

    不过不管如何,她的兄长们对于自己这个最小的妹子还是挺不错的,不管是不是为了讨阿玛的欢心,她还是承情的。

    时间慢慢地在自家额娘不停地嫌弃自己的长相中度过了,作为唯一一个被封为和硕公主的亲王之女,和恪的婚事显然不是王府能决定的。

    当然,其实所有亲王家的格格的婚事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甚至是满洲贵女也是要经过选秀的,不过和恪更甚。

    好在她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一点就是了,不管是到了哪儿,她都有信心能把自己的人生经营好,否则的话,她真心是对不住阿玛和额娘这么多年的精心教导了。

    宗室女都是要抚蒙古的,这是国策,不过她更想去外蒙古,而不是已经被同化的差不多的内蒙古,她的这一番话是当着皇帝的面儿说的,这也是她的真心话,她的额娘,琴棋书画,弓马骑射,甚至是保命的神针功夫都是一绝。

    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还不是被关在了这后院儿一辈子,而且额娘一点儿都不爱她的丈夫,这样的煎熬对于和恪来说,是不可忍受的。

    至于自己,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在男人身上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意义。

    既然如此,那么就去外蒙古,让彪悍的蒙古人瞧瞧,也不是所有的满洲贵女都是弱不禁风,都是哀怨凄惨的,她偏要活的精精彩彩的!

    和恪的这一番话让廉孝帝惊讶不已,他是真心没想到,四哥家的这个小格格竟然是这个性子。

    当然,她的这个态度倒是能说明为何四哥能宠她这么多年了。

    “可以,既然是你的心愿,那么朕定然为你选一个最为广阔的舞台。”

    若果真能在外蒙古嵌进去一颗钉子,能让大清开始慢慢地掌控外蒙古的话,那么在能力范围之内,朝廷会给予她更多的帮助的。

    不过首先,和恪要展现出能让自己重视的实力来。

    廉孝帝到现在也只有一子一女,尽管都是庶出,不过他对于妻子的敬重,所以尽管皇后无所出,他也没有勉强皇后过继庶子。

    对于皇后来说,过继别人的孩子干什么?反正不是自己的骨肉,就算不过继,依着她的身份,还不是照样横着走。

    她就是不待见庶子庶女又能如何?

    皇帝若果真不喜欢自己,她就回潜邸一个人过,总之,她郭络罗氏是爱惨了这个男人,但若是要让自己将全部的骄傲放下,去委屈自己,迎合他,真心做不到!

    好在皇帝对于郭络罗氏的性子所知甚少,所以并没有勉强她,这样一来,在彪悍的郭络罗氏的阴影下,廉孝帝的庶女能长成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骤然地见到了一位和自家妻子性子相类的侄女儿,廉孝帝心中若是没有波澜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和恪很是荣幸地得到了皇帝的承诺,对于他的条件,和恪也是满口答应,强大的朝廷就是自己的后盾,有了这个后盾,是她在外蒙古的天地间横行的基础。

    至于将来,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呗。

    和恪的未来额驸倒真是廉孝帝精心挑选的,是外蒙古最大部落的地嫡子,不过是最小的那一个。

    外蒙的继承权和内蒙有很大的不同,不过即便如此,最小的嫡子还是得不到多少东西的。

    所以去尚个公主,郡主,得到朝廷的封赏就成为了他的捷径了。

    恰好的是,和恪公主成年了,本来依着和恪的和硕亲王之女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赐给外蒙古这种民风彪悍的地方的,一般都是宗室女才会嫁去外蒙。

    所以和恪的婆家和他的丈夫在听到赐婚圣旨之后,欢喜地就跟天上掉馅饼没差了。

    能尚公主,实在是太好了。

    和恪的赐婚旨意下降之后,老雍亲王因为皇帝之前征求过他的意见,所以早有准备,可是年氏就不同了,她这些年在这府中苦熬,为的就是闺女将来能有个好归宿。

    可是谁知道,这个臭丫头竟然自请去蒙古吃沙子,而且还去的是最糟心的外蒙古,年氏听闻消息之后,差点气的厥过去。

    大大的巴掌扬了起来,不过在看着亭亭玉立的闺女小杨树一般倔强的目光之后,年氏颓然地放下了胳膊。

    “额娘,您先别生气,听我说完了您要打要骂,我都听您的,可好?”

    和恪很是拿手地就将自家暴怒的额娘给安抚了下来。

    “好吧,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日子我已经在考察京中的官家弟子了,你也不是不知道。”

    好在年氏也不是一般人,她很快地就冷静下来了。

    “额娘,我想要自由自在地生活,我不想和一群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过,我不想为了争宠,为了孩子,将自己搞的一团糟。我跟着额娘学过了太多的东西,我又跟着阿玛读书明理,难道我的将来就要跟额娘似的,心如死灰地守在大宅门里一辈子吗?额娘您忍心吗?甘心吗?”

    “我反正是不甘心的,女儿绝对不会让一个男人决定我的喜怒哀乐,天下之大,能包容女儿野心的也只有落后未开化的外蒙了。”

    “可是,这天下也有上进的好男儿,你只是没有见过罢了,额娘保证帮你找个天下一等一的丈夫,好不好?”

    尽管也知道闺女说的有道理,可是年氏作为母亲,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自讨苦吃呢?

    “额娘,天下一等一的男子?怎么可能呢?谁家的后宅里不是三妻四妾,就是大兄那般地疼着敬着大嫂,可是他身边的女人还少了吗?宫里赐的侧福晋,嫡额娘赏的丫鬟,大兄何曾拒绝过?左拥右抱,贤妻美妾,大兄的日子过的是人人羡慕,可是有谁考虑过大嫂的心情吗?”

    “好吧,你赢了,我不管你了,你随便吧,不过你可别后悔,后悔了也没有回头路,你自己想好了啊!”

    年氏想到自己的一生,有些疲累地道。

    和恪自然是知道额娘是一片好心,一片母爱,不过她真心是不想将自己圈在后院。

    不管自己是雄鹰还是家雀儿,都要放出去,在天空中飞一圈儿之后才能知道,哪怕是撞的头破血流呢!

    好在赐婚并不是马上要进行大婚,廉孝帝为和恪定了三年后的婚期,让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自己的大婚事宜。

    当然,准备这些事情的肯定都是雍亲王府和内务府,每个公主出嫁,都是有严格的规定的。

    老王爷夫妇以及年氏,忙碌地替和恪准备着嫁妆单子,至于和恪么,名义上是进宫养在了皇后名下,其实呢,是廉孝帝安排了人给她做特训。

    如何耍手段,如何自保,如何培植自己的势力,这些东西尽管和恪之前略有涉猎,不过这次她的任务比较艰辛,廉孝帝也不想自己的棋子那么早地就废了,所以,和恪就开始接受种种惨无人道的训练了。

    好在不管是多么地辛苦,和恪都能咬牙坚持下来,事后她是崩溃痛哭还是破口大骂,总归回到了人前的和恪永远是淡定的,优雅的,大气的皇家公主形象。

    廉孝帝对于和恪的表现很是满意,当然,这也给了他一条思路,皇家公主毕竟尊贵,而且他也舍不得,可是其他人呢?

    比如说宗室女,尤其是庶女们呢?

    说不定自己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啊!

    宗室庶女从小培养的话,效果肯定会比和恪这么匆忙要来的好的多,而且大浪淘沙,总能找到几个好苗子的。

    廉孝帝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挺好的,然后他就去找了自己永远的狗头军师,自家九弟过来,然后兄弟俩在敦亲王诡异的眼神中,嘀嘀咕咕了好几天,算是勉强地拿出了一份章程。

    不过具体执行人却变成了永远都觉得宫里的点心比自家好吃的敦亲王,敦亲王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嘴角还有残留的糕点渣,

    “(⊙o⊙)啊!八哥,让九哥来呗,我反正是玩不来这种东西,再者说了,都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不能打不能骂的,我可不行,绝对不去!”

    “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也体谅体谅我和你九哥,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的,十弟,以后就辛苦你了啊!”

    事情就酱紫单方面地定了下来,至于这项工作的成效如何,呵呵,敦亲王但笑不语。

    不过廉孝帝是满意的很就是了。

    经过了两年的深宫培训的和恪虽然看着已然娇憨平和,不过年氏却是知道,自家单纯柔善的闺女早就消失不见了,换成了目前这个在自己面前都会耍心眼的小丫头了。

    当然,她也不是有意的,只是本能,这份儿本能却更加地让年氏觉得心疼。她的闺女,到底是吃了多少的苦头才会变成这副模样呢?

    不过对此,不管是年氏还是和恪,对此都闭口不提。

    母女二人成天地黏在一起,享受这最后的团聚时光,而且年氏想的清楚,为了将来能更好地控制和恪,只怕自己的生死说不定都无法掌控了。

    不过不要紧,临死之前,她总会给这些自大的男人大大的一巴掌的,让他们知道,一个母亲,到底能爆发出什么样的能量来。

    经过了一年多的家庭生活之后,和恪变的柔和了许多,有了年氏的补充调整,和恪变的和普通的闺阁少女并没有多少的区别了。

    就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她时,仍旧娇憨,且目光清澈,身上带着一股子骄傲,一看就是极受宠的,被照顾的很好的那种闺阁小女儿。

    和恪的大婚仪式堪比皇家固伦公主,大家都说皇帝真心是个好叔叔,对和恪真好啊!

    在京城住满了三月之后,和恪带着自己大批的嫁妆,数百人的奴才,中原各种的特产,书籍,和自己的丈夫阿尔斯楞,离开了京城,前往外蒙。

    他们会在热河停留一阵子,等到会盟结束之后,然后才会离开关内,往前行走半年,才能抵达外蒙,自己的封地!

    阿尔斯楞对于自己的妻子简直是再满意没有了,皇家贵女的身份就不说了,而且还带着大批的嫁妆和奴隶。

    唯一的不满么,就是她的性子略微地有些刚硬,不大像是别人所说的软萌妹子。

    不过目前么,新婚夫妇还沉浸在甜蜜之中,尽管是在新婚期,不过和恪已经不动声色地将丈夫和他的属官,他的侍婢,他的奴隶们隔开了。

    这只是开头,尽管一切都很顺利,不过和恪并没有带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等到回归了外蒙之后,那里才是自己的主战场。

    她相信,封地上一定有很精彩的故事等着自己!

    比如说,才十八岁的丈夫其实已经有了庶子,已经有了一大堆的女人,而且还有个所谓的王府女主人配置的侧福晋,掌管着王府的一切。

    至于自己么,他们对自己的定义就是吉祥物!

    是的,就是吉祥物,是满蒙和谐的象征,只要她活着,他们就能源源不断地从朝廷得到金银,得到赏赐。

    不过这些情况她早就了解了,所以并不会玻璃心地就心碎,就伤感。

    在热河会盟期间,和恪利用各种宴请的机会,和不少的蒙古部族的女主人拉上了关系,尽管大多数都是面子情,不过她坚信,以后这些人都会是自己的助力。

    到了关外,到了草原上的和恪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光彩,不弱于男人的骑术,又不同于蒙古女人的魅力,到哪儿都绽放着自己的光芒,实在是耀眼至极。

    阿尔斯楞对于这样的妻子越发地迷恋起来了,夫妻之间关系和谐,和恪也不会委屈自己,如果有机会能夫妻和睦,她干嘛要委屈自己,弄的乌烟瘴气呢?

    她也希望能有个可以和自己比肩的男子,之前的阿尔斯楞她管不着,现在的阿尔斯楞么,如果他不会做出让自己太过失望的事情,那么她就会去尝试,是否能有幸福的婚姻生活。

    长达三月的热河会盟结束之后,和恪拜别了阿玛额娘,然后骑着来自草原的汗血宝马,高昂着头颅,离开了热河,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回家之路。

    一路上,阿尔斯楞越发地觉得妻子简直就是个宝藏,真心不知道这样的格格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和恪时常地会怀念自己在王府的日子,一点儿也不遮掩自己的思乡之情,她一边儿地讲述着自己年幼的调皮时光,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自己和阿玛是如何地和额娘斗智斗勇,为的就是能让自己在大夏天地多吃个冰碗儿。

    看来,这般智慧能干的妻子是因为他的岳母大人,当然,或许还应该归功于那位早逝的,不知道如今是不是已经化为尘土的外祖父才对。

    枯燥刻板的王府生活立刻地就变的鲜活起来了,当然了,还有那个看似年老昏聩,其实睿智无双的外祖父也是栩栩如生起来。

    很快地,阿尔斯楞就得出了妻子文武双全的结论来,而且名副其实。

    魅力十足的小姑娘和恪毫无隔阂地就融入到了蒙古人的生活中,她对于各种新鲜事物都乐于尝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也不会装腔作势地表示自己的喜欢,而后背地里嫌弃。

    比如说腥气的奶茶,她不喜欢,那么就去想办法改善,然后煮出一杯让自己满意的奶茶来,这才是和恪,永远都不会自怨自艾的和恪。

    阿尔斯楞能被廉孝帝挑选出来,配给和恪,那么他真的是个傻小子吗?一下子就能被和恪迷的死去活来吗?

    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京戏,是人生!

    所以和恪首先是自己真心地投入了感情,是在用心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所以这般她才能赢得阿尔斯楞的真心赞叹,夫妻之间虽然都还有些端着,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可是他们也在被对方感动着,慢慢地接受对方,慢慢地融入彼此的生活。

    都是年轻人,而且阿尔斯楞还是嫡幼子,很是受宠,毕竟没有那么深的城府,所以说和恪是幸运的。

    尽管未来的路子很不好走,以后她要面对的事情很多很多,不过对于和恪来说,至少自己开了个好头。

    将近一年的时间,阿尔斯楞总算是站在自己的封地上,那一刻,和恪就感觉到了阿尔斯楞的不同来,似乎整个人都踏实了下来了。

    和恪也不害怕,她有属于自己的公主府,这里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尽管这个公主府其实只是一个巨大的帐篷,是随时可以移动的城堡,不过她也是有属于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势力的。

    最惨的结果就是夫妇如同陌路,各自生活罢了。反正她不是太担心就是了。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目前的和恪和阿尔斯楞夫妇。

    夫妻俩都想要征服对方,然后让她|他臣服,不过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多大的进展就是了。

    接下里的生活,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实在是精彩万分的,尽管草原上的女人并没有多少的心机,甚至对于和恪这种从小儿玩心眼儿的人来说,这些女人的这种手段是拙略地,可笑的。

    不过这些女人还是成功地惹怒了她,膈应到了她,看吧,越是简单粗暴,说不定效果会越好,到了草原之后,和恪在吃了这些女人的亏之后,很快地就学到了一招。

    按兵不动的和恪也在逐渐地调整着自己的计划,似乎太过繁琐了些,入乡随俗,没有必要太绕弯,所以和恪将自己写下来的东西仔细地记清楚了之后,然后将它们扔进了炭盆里头。

    尽管这里的生活并不如京城精致,不过也是别有风味的,草原上速度极快,力大无比的肥兔子,各种野鸡,还有夜晚出没,眼睛绿油油的狼群,再就是从天山上下来,桀骜的骏马群,它用自己的魅力让和恪喜欢上了这里。

    生活清贫她不怕,闲下来,和恪就会骑着自己宝马,然后在草原上飞驰一番,有时候阿尔斯楞会陪着,有时候只是她一个人,不管如何,每次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她都会觉得自己整个人豪迈了起来,透亮了起来。

    在这里,她真的是自由的,最起码没有品尝过憋屈的滋味儿就是了。

    灵魂似乎都在飞翔的滋味儿实在是太美妙了。

    王府的庶长子五岁时,和恪终于生下了自己的血脉,这已经是她嫁到草原上三年以后的事情了。

    她能掌控自己的安全,小命儿之后,就开始备孕,生子。有了儿子门德之后的和恪越发地雍容起来了。门德,意为泰宁,这个名字代表了她对儿子的期待。

    和恪的嫡子在两岁的那年被自家额娘给种上了人(牛)痘,真心感激外祖父!侧福晋在看到门德平安无事之后,竟然也鼓动着阿尔斯楞给她的孩子种了人痘。

    可惜的是,她的孩子可没有门德的好运,所以五岁的孩子一命呜呼,挂了!

    和恪挺满意的,自己真心没有主动出手害人,她自己作死,只可怜孩子成为了牺牲品。

    和恪的日子过的极好,她让人去教导自己的子民们如何在不多的土地上种出高产的粮食来,收集了他们的皮,毛,特产,然后高价地出售给关内的商人,换取所需的粮食,盐巴,烈酒。

    朴实的牧民们对于这位公主的感恩戴德,言听计从,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办到的,和恪花了心思,在外蒙的土地上,站稳了脚跟,开始实施自己女主人的权力来了。

    这里的女人并不像内蒙部落一样,女人差不多就跟关内一样,成为了附庸,这里的女人仍旧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是真正的家里的半边天。

    和恪和她们一般,学会了放下架子,粗着嗓门到处追着孩子跑。

    当然,有了这些基础,阿尔斯楞夫妇的部落开始了扩张的脚步,和恪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范围,生怕部落太大,阿尔斯楞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来,那她就罪该万死了。

    毕竟自己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

    附近大大小小的部落开始归顺之后,和恪成为了真正的掌权者,阿尔斯楞打仗是一把好手,可是调度,治理这方面,他就没有那么擅长了,好在自己有个贤内助。

    这些年和恪的表现足够为她赢得众人的敬重和信任了,和恪最先开始洗脑的便是自己的儿子,通过他,同门德一起出生,一起玩耍的这一辈人就慢慢地同化了。

    她也没有想着一下子就能吃下一片天,只不过是慢慢地潜移默化,自己成为开拓者,慢慢地再有助力加入,才能让朝廷慢慢地掌控外蒙。

    和恪也曾经回过京城,在她嫁到外蒙的第五年,她的额娘,那个外柔内刚的女子,撒手人寰。

    和恪听到消息的时候,额娘已经下葬了,等她快马加鞭,三个多月回到京城时,正好赶上了额娘的周年祭。

    她的阿玛仍旧淡泊地钻研着佛经,整个人飘飘渺渺,似乎随时都有乘风归去的迹象。

    京城仍旧是京城,可她已经不是她了,有些陌生地打量着京城,简直恍如隔世!

    和恪带着丈夫,儿子,女儿回归京城,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心,在皇家宫宴上,她仍旧如同杨树一般挺立着,耀眼地让人移不开眼睛。

    皇后郭络罗氏尽管没有儿子,不过她照样活的肆意张扬,看到和恪,她仍旧是毫不遮掩地就表达了自己的羡慕。

    看的出来,尽管和恪吃了苦头,遭过难,不过她生活的很好。

    这种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双手赢来的幸福才能让和恪这般地耀眼!

    如今的雍亲王府仍旧是雍亲王府,不过她的大嫂,才三十多的女人枯槁地如同五十的老妇,没有半点儿地鲜活,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守着儿子过日子。

    不过大兄么,倒是依旧温雅隽永,只是如今的他让人瞅着实在是碍眼的很!

    所以和恪在王府,动了鞭子,抽了大哥的一个格格,据说是神马真爱,最爱标榜的就是“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脑子坏掉的格格。

    喔,忘记说了,这里的格格可不是满洲贵女们的称呼,而是后院的小妾的称呼,还是低级的那种。

    大哥心疼的眼神让和恪忍不住地鞭子又重了几分,特么的,敢挑衅我的人早已经去见阎王了,一个小格格竟然敢在自己面前“你啊,我的”,真心不是在找死吗?

    和恪有些疑惑地问起了旁人。

    王府的内院管事摇摇头,这位如今王爷的支持下,别说是规矩了,就是福晋她都不放在眼里的。

    宠妾灭妻神马的,她以为自己如玉一般的兄长是永远都做不出来的,可惜啊!

    几鞭子毁了那丫头的脸之后,和恪也意兴阑珊了,京城啊,新鲜感过了之后,真特么地让人压抑。

    她又回了一次母舅家,如今是大表哥,大表嫂的家,长辈们基本上都凋零的差不多了,大舅带着大舅母回了祖籍,京城的宅子只有表兄夫妻。

    她在母亲的闺房里住了一夜,丈夫和子女都在礼部驿站,就她一个人,如同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一夜香甜,梦都没做过一个。

    这里保存的极好,是自己记忆中的情形,看的出来是用了心的,和恪真心地谢过了大表哥夫妇,要说起来,自家大表兄才是好男人,到现在,他也只有表嫂一个女人,而且表嫂并不是容貌绝美的女子。

    当然,作为宗室女,作为七叔的女儿,能嫁给自己的表哥,不得不说,自家堂姐是幸运的。

    和恪心中闪过了一丝羡慕,不过很快地就丢到了脑后,如今的阿尔斯楞也算是能看的过去了,至少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他没有和任何女人,女奴产生过交集,就算是王府的那几个女人,也都打发走了。

    至于视线之外,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她也没想过要追究了,随他去吧。

    回到了京城之后,除了缅怀母亲,缅怀自己的过去之外,和恪抓紧了时间交待着自己在草原上的生活,希望能为朝廷有所帮助。

    十叔比以前似乎更胖了,整个人都圆滚滚地,听说他软磨硬泡地将宫里的糕点大师傅弄回了自己府上,可又嫌弃人家做的不好吃了,成天地赖在宫里找皇叔讨点心吃。

    也是个聪明人,额娘曾经说过,几位是叔伯中,唯有这位十叔,是最聪慧通透的一个,不像其他人。

    当然,十叔也不是什么尽善尽美的菩萨,也是有一大堆地让人看不过去的地方就是了。

    不过这些,和自己无关,她也该是时候回家去了。

    是呀,没了额娘,草原上才是自己的家。

    带着几分茫然的和恪让阿尔斯楞心疼不已,这是第一次,看到和恪这般地脆弱,就连生孩子,和恪都能让人感受到她的勃勃生机来。

    这是第一次,和恪脆弱地让人忍不住地想要怜惜,阿尔斯楞将和恪搂进了怀里,轻轻地拍着,哄着,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睡了过去。

    不管如何,这个女人都是自己的妻子,是自己孩子的额娘,是部落的女主人,是自己的家人,是要陪伴自己一生之人。

    和恪又开始回归之旅,这次的旅程仍旧是漫长的,夫妻俩回想着当初的旅程,彼此之间因为种种原因产生的距离,隔阂似乎又消失了。

    回到了广阔的草原上,听着极远又极近的牧歌,人的心,似乎一下子就敞亮起来了。

    草原上的日子自然不可能是永远都一帆风顺的,雪灾,暴风,暴雨,干旱,还有战争,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争斗甚至比天灾还要可怕。

    不过他们的部落却总能逢凶化吉,慢慢地壮大自己的实力,成为了远近的霸主,彪悍的儿郎们,先进的武器,都震慑着明理暗里觊觎,垂涎的目光。

    和恪公主一生再也没有回过京城,阿玛去世之后,她也只是在热河祭拜了一番,京城对她来说,在失去额娘的那一年,就完全没有依恋的了。

    她的阿玛,是个让她心绪复杂的人,不得不说,阿玛也是个能耐人儿,只是他们父女之间的理念不同罢了。

    子不言父过,所以就这样吧,希望下辈子,阿玛能得偿所愿。当然,额娘也是。

    和恪很是长寿,阿尔斯楞活了快七十死的,她呢,一直长寿到了快九十岁,这才阖上了眼睛。

    子女双全,自己又长寿,是难得的有福之人。

    朝廷在接到这位公主的丧信之后,派出了雍亲王府的世子和年家的嫡长子,随着皇家的使者一起去了外蒙,吊祭这位贡献极大的和硕和恪公主。

    这一辈子,她有过幸福,有过甜蜜,有过雄心,有过伤痛,不过她并没有后悔,没有太大的遗憾,也算是完满的一生了。

    如果有来世的话,她会选择做一个娇憨纯白的女子,幸福天真地活着……

    ————————————————————————————————

    “爱新觉罗·和硕和恪公主,于十九岁和亲外蒙,这位公主以自己极大的智慧和才能征服了草原上的百姓,为民族融合,国家统一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被称之为是‘清朝的文成公主’,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关于这位公主的作为,她是清朝公主中少有的得了善终之人,是和硕雍亲王爱新觉罗·胤禛的幼女,母亲是湖广总督年遐龄的爱女,是当时有名的才女,留下了许多的闺怨诗,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网络上找找这方面的资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