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胤禛3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98章 胤禛3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尽管康熙和太子都承认王俊生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此事想要实行,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你不能露出逼迫之态来。

    这一点,对于康熙来说,是最重要的。

    朝臣们若是心甘情愿地还债的话,那就太好了。

    既然如此,那么……

    太子听完了四弟的谋划,目光闪烁,最后也没有给王俊生一个肯定的答复,这让王俊生有些郁闷,不想付出,只想不劳而获,太子真是太让人失望了reads;。

    当然,太子有太子的顾虑,他有一大摊子的基业,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周全,所以没法子答复王俊生。

    王俊生也不失落,总归他给了太子机会,他不抓住,那就随便呗。

    王俊生离开宫中,然后去联络了几个半死不活的家族,没落的八旗贵族想要恢复往日里的荣光,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机会,端看你怎么选择了。

    王俊生也没有逼迫谁的意思,总归都是自己的选择,舒穆禄氏,大清开国元勋超等公武勋王杨古利家族最显赫.□□继妃衮代,道光彤贵妃.查齐巴札尔固齐;超等公武勋王杨古利额驸,吏部尚书,一等公谭泰,库尔喀部长郎柱,八大臣纳穆泰,*臣楞额礼,工部尚书,议政大臣谭布;大学士徐元梦都是这个家族的代表人物。

    不过如今的舒穆禄氏却是没落了,除了一个老迈的徐元梦之外,中生代和年轻一代竟然是没有一个能拿的出手的。

    徐元梦的儿子早逝,现如今只剩下一个刚刚十七岁的孙子,如今他勉强强撑着,不过等着徐元梦一死的话,那么就要让十七岁的孙子面对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了。

    徐元梦在官场折腾了一辈子,能成为大学士,危机意识自然是比谁都强,他虽然正直忠君,可也想要为年幼稚嫩的小孙子找一个一辈子的靠山。

    当然,他没有要参和到夺嫡风潮中的心思,那样太过危险,成了还好,败了的话,家族面临着覆灭的窘境,这样的后果他是承担不起的。

    所以徐元梦只能从其他方面想辙。

    现在,法子倒是有了,不过徐元梦还没有下定决心,秉持着观望姿态的徐元梦想要更多的保证,尽管他认为四爷不会言而无信,只是能争取到更多的筹码他怎么会放弃呢?

    徐元梦的心思王俊生也知道,反正他不着急,徐元梦的孙子倒真算是个年轻有才的好孩子,所以他才会想着帮他一把。

    人如果太过贪心,那么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一点,徐元梦这个老狐狸竟然看不明白,这可真是让人的大大滴想不明白呢。

    就在王俊生动摇着自己是否要再另换人选之际,徐元梦终于有了举动,他让孙子、管家带着自家大部分的粮食,药材,敲锣打鼓地去了户部,说是要还债。

    舒穆禄氏从入关之后年年甚至是月月都或多或少地会从户部借银子,现在要来还,自然是不可能一下子就还清的,作为一个没落的世家,能还上两成就已经是伤筋动骨的结果了。

    当然,有了大学士挑头,接下来,不断地有破落世家来户部还债,反倒是正儿八经的高门大户,顶级勋贵,宗亲们丁点儿动静都没有。

    真真儿地让关注此事之人觉得诡异。

    不过很快地,大家就不用着急了,因为皇帝陛下下旨了,着户部全面地清理欠款呆账问题。

    王俊生挺高兴的,一点儿也不觉得此事为难,他早就磨刀霍霍,让人准备好了账本,欠条了,而且他一开始就从让人厌恶的宗室开刀。

    作为宗人府宗令的阿尔江阿就是最好的人选,作为宗室第一人,作为太子的仇人,作为大财主,阿尔江阿简直就是为此事量身定做的主角reads;。

    所以当王俊生带着户部的官员上门时,宗人府的宗正大人着实地气坏了,他和这位四贝勒爷相互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阿尔江阿觉得四阿哥成天端着,也不嫌累的,至于四贝勒爷看不上阿尔江阿么,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这位宗正大人就是个放浪形骸的,和太子打架斗殴不说,养戏子,斗鸡撵狗,这些纨绔子弟的作风从不曾少过。

    甚至,这位还是个宠妾灭妻的主儿,简直不能更加地可恨了。

    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主儿对上了,那个场面,一定很好看!

    户部的几位笔帖式已经双腿打颤了,能不能换个人跟着四爷啊?

    可惜的是,他们还不敢露出哭丧的脸,要是谁敢给四阿哥丢了面子的话,将来的生活可想是有多么地水深火热了,想想都要吓跪了好么?

    “我知道简亲王府有银子,如果你不还的话,我就去查封简王府的铺子来抵债了。”

    既然两人是冤家对头,正好省了寒暄周旋了,反正四爷就是那么个性子,王俊生也没想着走亲民路线,高冷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爽!

    “哼,我瞧着谁敢,再不行,我进宫找皇上哭去……”

    阿尔江阿就是滚刀肉,他谁也不怕,作为宗室的第一人,他也不是个草包,能得了康熙信任,又能在宗室玩的滴溜溜转,可见此人的手段城府。

    “随便,你去太庙哭都行,不过我一定要带走银子。要不然,粮食也成,药材也不挑。”

    王俊生装模作样地盯着茶碗儿,看也不看他一眼,冷笑道。

    “……”

    最后,也不知道这俩人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总之户部的笔帖式们欢天喜地地带着十万两银子回户部了。

    从简亲王府全身而退之后,众人对于四贝勒爷的能耐算是有了新的认知!

    “阿玛,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弘晖忧心忡忡地问道,带着几多的忧虑。

    “在宫里听到闲言碎语了?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好生读书即可。”

    王俊生淡淡地吩咐道。

    “可阿玛,玛嬷哪边儿呢?今天在永和宫,玛嬷和十四叔似乎对于乌雅氏的处境有些担忧。呃,还有额娘,乌喇那拉氏如今的情况也不大好,债务还不上可怎么好?”

    “呵,你十四叔倒是孝顺!”

    这般嘲讽十足的话语让弘晖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阿玛和玛嬷的关系如何,他自然是明白的。

    只是之前阿玛一直都是粉饰太平,呃,不,是真心实意地孝顺玛嬷的,可是如今为何呢?

    这般几乎撕破脸的方式倒也符合阿玛的性子,只是不知道玛嬷和十四叔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一向孝顺的阿玛变成了这个样子reads;。

    弘晖并没有觉得震惊阿玛的不孝,反而有些心疼他的阿玛,作为儿子,他自然是知道自家阿玛的性子的,若不是伤的太狠,他如何会在自己这个当儿子的跟前儿说出这般的话来呢?

    王俊生可不知道弘晖的心思,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告诫于他,孩子,脑补要不得哇!

    “嗯,朝堂上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自己好好儿地读书习字即可,剩下的不用理会。”

    “儿子记住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总觉得今天的弘晖略微地有些激动,当然,小孩子么,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王俊生并没有追究就是了。

    话说弘晖这些日子在宫里的生活也的确说不上好,各位堂兄弟的各种冷嘲热讽,叔伯们的排挤打压,尽管他表面上能做到风霁月光,不过毕竟是个少年人,所以他的情绪不高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让王俊生觉得诧异的是,弘晖竟然一次都没找他这个当阿玛的来告状,真是一点儿当父亲的成就感都没有。

    父子之间的交流就是这么没有感情,干巴巴地跟下属似的,交待完了事情之后,弘晖便离开了书房。

    苏培盛在门口,对着大阿哥低声念叨了几句,然后在弘晖感激的目光中,进了书房。

    “谁要你多嘴多舌,自己下去去领三十板子。”

    苏培盛哭丧的模样让王俊生觉得痛快了,这些日子在朝堂上的周旋实在是让人有些心力憔悴,一个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尽管他这里痛苦,不过朝堂上康熙却是手大脚大了起来,有了钱,除了赈灾,救援之外,这热河行宫得修补修补吧?每天两次的会盟可是大事儿,热河行宫实在是不能寒酸,外加上各种赏赐。

    这些日子王俊生挪腾出来的银子近千万两银子竟然被散了个一干二净。

    王俊生看着户部的账本,表情是这样的:╮(╯_╰)╭

    而且他还背了无数的骂名,诅咒。

    乌喇那拉氏的债务是四福晋出面了结的,至于乌雅氏么,就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弄来的银子了,德妃娘娘作为四妃之一,只怕也有不少的积蓄,若是真心实意地替娘家考虑,问题应该不大。

    反正王俊生并没有搭理那位叫白启的舅舅的哭诉,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简直做梦!

    这天,四福晋打发她身边的乌玛嬷嬷来前院请王俊生来了,这可是少有了事情,王俊生扔下了手中的折子,然后去了后院。

    夫妻之间的相处更像是合作伙伴,恩,至少王俊生是这么理解的,乌喇那拉氏并不是那种柔弱的,攀附的女人,这样自主有见解的女人也足够让王俊生欣赏。

    这无关爱情,只是他最赞赏的便是这种柔弱中带着几分智慧的女性,很像曾经的汪妈妈。

    不得不说,汪妈妈在自己的人生中占据着很大的比例,哪怕是自己如今穿梭了这么多的时空,有了许多的改变,可是在某些方面,还是固执地遵循着汪妈妈曾经教导过的那些原则reads;。

    呃,似乎扯远了。胡思乱想的王俊生立即回归正题,跨进了正院,夫妻俩扯了些你最近身子怎么样,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孩子好不好之类的闲话之后,这才转入了正题。

    乌喇那拉氏的表情有些僵硬,语气中带着几分迟疑,

    “爷,额娘让我问问,乌雅氏那边爷可有什么打算?”

    “呵,我能有什么打算,这事儿你别管了,我去处理。你这些日子管家理事的太过劳累,好好在府里调养身子。”

    “我记下了,明天就传太医过来诊脉,开个方子。”

    乌喇那拉氏不是笨蛋,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自己这一病,自然就不用进宫去面对德妃娘娘了,只怕宫中的那位就要亲自上阵找爷了吧?

    “嗯,好好儿地休息一阵子,要是闷的慌,让五格的福晋进府陪陪你。”

    “谢爷了,我记下了。”

    夫妻俩聊完了正事儿之后话题就立即地转到了弘晖头上了,夫妻这么些年,再多的感情也没了激情,更多的就是亲情了,所以孩子就成为了最好的润滑剂。

    夫妻俩聊完了弘晖的事情后,差不多也到了晚膳的时间了。

    李氏听说王爷陪了福晋一下午的消息之后,自己又是胸口痛,又是头疼的,折腾了半日,也没有见到贝勒爷,这下子面子挂不住了,倒是真的病了……

    这一切,王俊生并不知道,只是老妈子,管家一样的乌喇那拉氏打发人去请了太医进府,正好儿借着李氏的由头,自己也一起养病了。

    德妃再想找她,压根儿就见不到人,她还能如何,只能传话让老四去见她。

    王俊生倒是不惧去见见她的,母子俩继续着尴尬的局面,客气的还不如陌生人,到了最后,德妃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乌雅氏的欠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能不能请儿子想想法子。

    “我那儿还有几万两,额娘需要的话,我打发人送去乌雅家吧。”

    王俊生很是认真地道。

    “几万两?”

    几万两有个屁用,乌雅家欠着快百万两呢,别以为自己不知道老四背上了乌喇那拉氏的债务啊,将近五十万的欠债眼睛都不眨地还上了,她怎么不知道乌喇那拉氏什么时候这般富庶了呢?

    费扬古去世之后,乌喇那拉氏就成了破落户,现在竟然有这么多的钱还债,怎么可能?

    还不都是老四的钱,身为儿子,竟然帮岳家不帮母家,怎么会有这么不孝顺的儿子?

    乌雅氏的表情有些僵硬地盯着王俊生,王俊生神情自若,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嗯,儿子最近手头不方便,只能凑出这么多,望额娘体谅。”

    这是承认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