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八阿哥8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47章 八阿哥8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八阿哥夫妻置气这么几天,已经有不少人幸灾乐祸了,如果继续下去,谁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宜妃心疼八福晋,也是拗不过儿子,所以才会想着提点两句。

    倒也没有那么多的真心,自己的儿子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个儿子,五阿哥不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有些话自己似乎也不好说,至于九阿哥,如今不过是混小子一个。

    八福晋听了宜妃娘娘的说辞之后,心中更加后悔,可是难道真的要自己先低头吗?

    总觉得有些不甘心啊!

    瞧着八福晋有些转不过弯儿来,咬着嘴唇,满脸不甘的模样,宜妃自己莫名地就想叹气,这也就是八阿哥脾气好,又和郭络罗氏投了缘分,瞧瞧这些皇子们,哪个是省油的灯?

    甘心地为福晋管制的,也不过是八阿哥一个人罢了。

    “你还倔着,想没想过?这些年,他到底为你牺牲了什么?能坚持不纳女人这么几年了,你难道不心疼他啊?被人诟病惧内,这名声难道好听吗?”

    “我也一心一意地对他啊,我也从没有二心不是吗?他对我一心一意不是应该的吗?”八福晋满脸的迷茫,喃喃地道。

    这就是孩子话了,如今的世道,女人何其艰难,怎么可能就会这么地公平呢?世上哪里来的公平?

    “你呀,还太年轻,不知道这个世上女子的艰险,不看远的,就看与你们隔着一条街的四福晋,她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你又是什么样的日子,难道你就不惜福吗?”

    “四嫂不是大度不嫉的性子吗?”这样的话,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就更甭提是宜妃了。

    “你呀,身为妻子,谁会不嫉妒?不过是苦水望肚子里咽罢了,四福晋有了嫡长子,日后也算是有了指望,不用看庶子的眼色过日子,瞧瞧宗室里,没有嫡子,看庶子眼色过日子的老福晋还少吗?你可是长点心吧,如今笼络回八阿哥的心为重,再者,趁着年轻,赶紧地生个孩子,不拘男女,有一就有二,有个闺女也好,还怕生不出儿子吗?”

    八福晋听了这一番话,倒也知道是实心为自己的,并没有反驳,复又问道,

    “可娘娘,若是,若是我生不了孩子呢?”

    “生不了,那也简单,府里抬举个知根知底的,将来孩子生下来,抱过来养在自己名下,你还年轻,这不过是说说罢了。”

    宜妃本想说“去母留子”的,不过她相信,依着八福晋的聪慧,自然是明白的。

    “娘娘,我明白了,让我想想,好好儿想想吧。”

    尽管这位也是王府长大,不过没有母亲教导,到底有几分不足,郭络罗氏也只能叹气,没娘,跟父族也不亲,靠着外家,男人尽管宠孩子,可是不会教导啊!

    八福晋瞧着大面上没问题,可是到底不如其他的几位福晋,所以等到了自己的老九时,一定要好好儿寻摸,绝对不能找八福晋这样的。

    打发走了满腹心事的八福晋,宜妃心下叹息道。

    回到了自家府中,发现八阿哥兄弟仨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心中存着事儿,八阿哥自然就醉了,趁着机会,被九阿哥打发奴才回了主院儿,总算是结束了这一阵子的书房生活。

    当然,八福晋并没有发脾气将丈夫赶出去,也是让府里众人松了口气,看来主子们和好有望,大家也不用过的战战兢兢了。

    善莫大焉!

    送走了九阿哥和十阿哥的八福晋回到了主院,瞧着躺在床上,脸蛋喝的红彤彤,人事不省的丈夫,从丫头手里接过热帕子,亲自地给他清理。

    装睡的八阿哥心神一松,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夫妻俩这就算是莫名其妙地和好了,有好几次,两人都想说道说道之前的事情。

    可惜的是,每次提起这个话题,总会有一个人因为各种的顾虑,然后叉开话题,久而久之,此事便成为了两人之间的禁忌,谁也不提就是了。

    八福晋却是比以往更加地注重养生了,甚至还和几位福晋一起,去京郊拜佛烧香,就希望菩萨显灵,能赐给自己一男半女。

    八阿哥在此事上也是颇为卖力,许是应了那句话,欲速则不达,反正到了年底,仍旧没有听说八福晋有喜讯。

    反倒是三福晋怀孕了,这可是喜坏了容妃和三阿哥,当然,需要一碗水端平的王俊生,也赞了自家老三几句。

    左右不过是小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

    不过太子妃突然传出了喜讯,着实地让人欢喜,当然,也有不少人心情不那么美妙就是了。比如说太子的侍妾之类的,不过这些人的心情,并不会有人关心就是了。

    皇帝一高兴,这宫里上下自然是跟着欢喜的,太后娘娘任性起来,谁也没法子,所以基本上对于太子妃的赏赐不断,别人也只能眼热了。

    太子妃有了身孕,太子殿下终于觉得满意又欢喜了,成天端着一张笑脸儿,比八阿哥还八阿哥!

    八福晋因为求子之故,不得不去找了太子妃,想知道,她到底用了什么秘方,据说是瓜尔佳氏娘家送来的,不过为了子嗣计,她只能厚颜相求了。

    太子妃并不是像太子一般,对于底下的这些弟弟妹妹们不顾一屑的态度,反而觉得太子不应该端着,多拉拢几个,也多个助力不是?

    八弟如今圣宠正隆,多多往来,借个善缘着就很好!

    太子妃的所思所想太子并不之情,好在后院女眷的往来,太子妃还是可以做主的,所以八福晋面对的就是个宽宏好说话的太子妃。

    这位是皇帝选中,又打发人培养了多年的未来国母,所以即便是八福晋一向看不惯装腔作势之人,真心无法说太子妃那点儿不好了。

    八福晋是个直性子,直脾气的,尽管是有求于人,不过说辞上面也没有多柔和就是了。

    不过太子妃并不和她计较,反正自己现在有了第二胎,若果真是嫡子,地位更加稳固,认认真真地和八福晋讲了着其中的很多事情。

    似乎都是八福晋闻所未闻,听所未听过的,心下似乎也明白了这位的一片好意。

    总归,两人一个说的仔细,一个听的认真,倒是少有的和谐。

    回到了府里的八福晋,倒是少了之前的浮躁,决定按着太子妃说的来了。

    太子妃似乎是从什么时候变的不一样了,太子也弄不大明白,只是他更喜欢如今的太子妃,当然,许是因为太子自己也有变化,所以这个聪慧的女子便调整了自己的策略,总之,八福晋觉得如今的太子妃不错。

    当然,是在细心地教导了自己的太子妃。

    人啊,就是酱紫,心是偏的,这是正常的。

    八福晋整个人平和下来之后的地一件事儿就是和婆婆和好,这一直都是八福晋的一块儿心病,丈夫有多孝顺,她其实并不是不知道,只是觉得不甘心罢了。

    如今听了很多人的点拨之后,她再要不明白着婆媳之间是天敌,从来不可能和睦相处的话,那就见鬼了。

    不过傲气的八福晋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有必要讨好良妃的必要,如今么,她并不这么认为,左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所以,在八福晋和良妃俩和睦如初时,八阿哥整个人还处于混乱之中,这到底是自己在做梦么?

    八阿哥是知道妻子的脾气的,所以眼神柔和地快要滴下水来了。

    八福晋也是满心欢喜,不过唯有良妃,总觉得心里有些呕。

    不过表面上,哪怕是表面上,八阿哥总算是享受了一回母慈妻贤的美好生活,这接下来的日子,八阿哥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做梦。

    美梦的话,希望自己不复醒便好。

    八福晋似乎是摸索到了自己和婆母的相处之道,似乎是明白了夫妻的相处之道,总之让八阿哥有种很不真实的变化。

    一直都在进行中。

    开了外挂的八福晋终于地扭转了自己的一些负面形象,有了属于自己的闺密,尽管是妯娌,不过她仍旧是当成了闺密来相处的。

    太子妃似乎也喜欢这位比较张扬大气的女子,所以双方相处的不错。

    外加上柔和温顺的四福晋,三人组的交情让很多人羡慕不已。

    四福晋性子柔和,似乎除了自家儿子之外,一切都提不起兴趣来,即便是自家丈夫也不例外,这让八福晋觉得诧异不已。

    一种米,百种人,倒也算是实话。

    王俊生对于八福晋的改变并不关心,不过能让自家儿子心情愉悦,这位八福晋倒也不算没救之人。

    蜜里调油的八阿哥在政事上越发地卖力起来,只要是交给他的手里,完成的是又快又好,和自家四哥似乎是一时瑜亮,这俩人也是除了太子之外,皇帝夸赞的最多的两位。

    也是因为这个,德妃对于自家长子的后院,越发地关心了起来,四福晋仍旧是那个样,不管是打发多人来,她都笑嘻嘻地收下,至于四爷是不是要去关注这些女人,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总之,四阿哥的后院,越发地拥挤了起来,不过仍旧是汉女多,满人少,似乎隐约听了一耳朵,说是四阿哥喜欢的是柔弱的汉女……

    这种事情是个人喜好,倒也勉强不得,不过话语落到了王俊生耳朵里,总让他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来。他懒得和女人计较,装作不知罢了。

    不过四阿哥仍旧听到了关于自己爱好的这一番话来,后来查来查去,竟然是从母亲那里传来的,这位待在书房中,整夜整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四福晋自己搂着儿子,睡的一点儿形象都没有,反正自己儿子都有了,四爷想折腾,就随他去吧,做不过是他们母子之间的事情,与自己何干……

    八福晋对于四嫂的心胸却也着实地佩服起来,对着丈夫也念叨过几次,八阿哥对此不置可否,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妻子,理会那么多做什么?

    康熙四十一年,罗马教廷竟然传出了不让中国教民尊奉孔子的命令来,简直就是深井冰,想要干涉大清内政,也不瞧瞧自己够不够格呢!

    传教士从明末到如今,尽管在东方古国活动了这许久,可是教徒也并不是很多,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王俊生发了怒火,开始禁止传教士传教,将这些人都集中起来,然后根据他们的能耐特长分开,为大清做点贡献就行,至于其他的,就别胡乱折腾了!

    当然,有人奏请禁海,这点儿倒是被朝堂上很多人都给驳斥,骂成狗了。

    至于原因么,自然就是因为利益了,这些年,对外贸易上赚的银钱养活的不是一个两个。

    大阿哥已经随着大清水师南下了,组建的护卫队也许一时半会儿还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不过震慑一二,还是可以的,至少所谓的海盗们,少了许多。过往的船只平安了许多。

    这就足够了。

    至于将来会如何,那就是太子的事情了。

    康熙朝的几位名臣,重臣,这几年,前后左右,王俊生也都瞧的差不多了,也总算是做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心里有数,尽管如此,还是觉得人手不够用,欠缺的紧。

    少了索额图和明珠之后,这朝臣们似乎就乱套了一般,也许,“党、争”并不只是朝臣们需要,在某些时候,其实皇帝也需要的,王俊生算是得了某种明悟……

    如今的朝堂上,少了大阿哥,似乎就是太子殿下的一言堂了,四阿哥和八阿哥尽管算是风头正盛的皇子,可是这两位在太子看来,不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威胁,所以如今太子的日子过的可是舒心。

    他满意了,不过也会有不满意的,只是这别人的不满意,却是与他无干就是了。

    大清的第一个有现代化影子的工厂出现,是个叫水泥作坊的,这水泥可算是个好东西,不管如何,皇帝开始修路了,从京畿开始,往天津,河北去了。当然,自然也是先要紧着热河的,这每年巡幸塞外,路途太过颠簸也不是个事儿,所以热河的这一段路,可是要好生地修才行。

    关于蒙古人为何不入关,总共有两种说辞,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一是说这蒙古到北京太过遥远,皇帝不忍心来回折腾他们,二么,自然就是因为蒙古人畏惧天花。

    天花这种病症,在如今这个年代,算是绝症差不多了,能侥幸地熬过天花的,实在是不多。尤其是孩子,所以蒙古人对于天花的畏惧,比虎狼更甚。

    王俊生当然知道这个问题,可是关于要不要对蒙古人推广牛痘一事,他倒是犯难了。

    这蒙古,也算是大清的屏障,不能放任他们灭绝,可也不能坐视他们壮大,这其中的关节,着实地有些难以拿捏。

    至于原主,对于蒙古,一直都是防备居多,蒙古各部落,施行也是减丁政策,生怕蒙古人壮大。

    蒙古准格尔部落和鄂罗斯人不清不楚的,也是王俊生的一块儿心病,少了新疆西藏,鄂罗斯人就只能直接驱兵南下,入甘陕,直奔京师来。

    所以一边壮大自己,一边还要警惕蒙古人,又要利用蒙古人,真心累人!

    所以今年的巡幸热河,与蒙古各部的见面礼,王俊生倒是着实地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

    希望这些蒙古的狼崽子们不要逼着自己痛下杀手才好。

    原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北京待的时间真心不多,不是南巡,就是巡幸塞外,要不然,去京郊行宫,正儿八经地在紫禁城的日子,屈指可数。

    主要是如今的北京城,冷的时候极冷,热的时候又是极热,实在是不大适宜人居住,皇帝也不爱受罪,恩ng躲着自然就是要躲着了。

    南巡的花费太过巨大,好面子的皇帝不用国库的银子,只能沿路的官员摊派,遭殃的还是百姓,所以王俊生自打上次南巡之后,便再也不提南巡的话了。

    至于去热河,去塞外么,倒是问题不大,京城到热河,四百来里的路程,倒也不算多远!会盟这种事情,纯粹就是安抚蒙古人的把戏,大家吃吃喝喝一通,然后皇帝给各部落赏赐一番,事儿就这般地了解了。

    这次却是不同,带着蒙古王公们瞧了瞧大清新研制出来的红夷大炮,让这些人开开眼眼界,省的都是些不知高低的,至于准格尔部,想要反,王俊生自然也是没有意见的。

    瞧着面如土色的蒙古王爷们,王俊生笑的还算欢畅,大清皇室女,宗室女,年年有无数的女子抚蒙古,活的好的有几个?

    原主的长公主荣宪似乎是过的不错的一位,可是即便如此,王俊生也没有心情再干这种事情,将闺女送来蒙古吃沙子,难道蒙古人就真的能放下心防,和大清一家和乐了?

    怎么可能?

    君不见,抚蒙古的满洲贵女又有几个是长命百岁的?又有几个能诞下子嗣?又有几个子嗣成健康长成?健康长成的子嗣们又有多少会向着大清?

    总觉得大清皇室像是干了一件蠢事儿,养着这些蒙古人,可是不能御敌,轻不得,重不得,真心累。

    每年朝廷花的银子来练兵,多好!

    减少了对蒙古各部落的赏赐,尽管有很多人不满,可是慑于大清的红夷大炮,似乎这些人都消停儿的很,这就好。

    黄金家族只有一个,拉拢住他们,其他人,谁管他们去死?

    太后娘娘听说了皇帝的作为之后,病了。王俊生自让人传了御医过去,只能细心地调养着罢了,还能如何?

    老太太一辈子算是没吃过苦头,如今老了,竟然还要为不肖子孙操心么?

    总归这次巡幸塞外,别人的心情不知道如何,王俊生却是高兴的很,蒙古人能消停儿的,自己真心也不会赶尽杀绝,希望他们不要逼迫自己就好。

    整个大清如今都在秘密地推广牛痘,这种事情,只要皇室带头,底下人自然是蜂拥而至的,也不用多费力气,民间的推广,却是不同。

    可是不管如何,这不要钱的东西,老百姓将信将疑地就种了。

    绕是几位皇子阿哥们都派了出去,可是出了纰漏的也不是一处两处,有特殊渠道的王俊生杀了两拨人之后,才总算是震慑住了这些胆大包天的贪官污吏。

    大清的百姓,十之*都种痘成功,尤其是孩子,是强制种痘,希望人口数量能大大的保存的同时,如何喂饱这些百姓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王俊生得意于自己之前的先见之明,土豆,玉米这些东西,都是很好料理的作物,当然还有东北,如今也是产粮大区。

    正是因为有这个底气,所以自己才敢推广牛痘,才敢鼓励人口生产。

    这种得意,也不过是自己暗暗一个人时候,才会显露一二。

    水泥是个好东西,很多人都是看出来它的价值,所以水泥属于管制物品,要用水泥,必须申请,御笔批了之后才行,至于其他人,不见御笔,哪怕你是太子爷呢,也不见得这些人会买账。

    太子碰了一鼻子灰,也只能悄无声息地回去,生怕自己又被皇父发现,这顿骂,特定是跑不了的。

    尽管威胁了管事儿的一通,可惜的是,太子仍旧没有逃过被念叨的命运。不过相交于皇父生气怒骂来,太子还真是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喜欢念叨还是被骂了?

    一直念的自己头疼了,这才被放过,太子觉得自己也太可怜了些,回去找太子妃求安慰去了。

    如今的太子妃大着肚子,他不一定就敢将自己的不高兴露出来,生怕太子妃跟着担惊受怕,若是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万一,他不定得后悔死啊。

    总归,太医诊断出来了,说这是个小阿哥,那就是自己的嫡子啊。

    皇上的嫡长孙,所以,太子也只能自己憋屈。

    八福晋经过了这么一阵子的调养之后,觉得自己的身体康健了,夫妻俩开始努力造人,至于过程的艰辛,谁也不知道。

    不过康熙四十三年,八福晋终于传来了喜讯,而隔壁的府上的弘晖,如今正处于生死的危急关头,能不能闯过这一关,谁也不知道。

    四福晋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儿子,一个错眼儿也不敢有,熬的整个人双眼凹陷,面色青白,看的让人不忍。王俊生听说了弘晖的病情之后,也打发了几个擅长小儿科的太医过来,只是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