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顾念卿9

【书名: 综:我是好爸爸 第38章 顾念卿9 作者:慕容红苓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王俊生和闺女商量停当之后,便不复多言,开始准备回京诸事,当然,一同前行的,自然是有王梓的。

    顾念卿这些日子,也因为前线无战事,趁着略微清闲之际,忙着大肆地采购,准备各色东西,以备父亲、表弟回京路上之用。

    当然,在王俊生和王梓看来,顾念卿更多的像是在捣乱,她准备的很多东西,大多都是用不上的,不过花了钱买了回来,又是她的一番心意,王俊生也没有嫌弃,默默地将这些东西收到了自己的秘密包囊之中,也许回到了现实社会中,自己能借着这些东西发笔横财?

    这样一想,王俊生瞧着顾念卿就顺眼许多了,也不嫌弃她就是在添乱了,然后面容平静地将她买的东西都包了起来。

    王梓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头,许是因为即将分离,所以王梓又换了态度,对着顾念卿又开始了粘粘糊糊了。

    王俊生觉得,自己也许该和王梓谈谈,如果真的喜欢顾念卿,将两人的将来定下来,许是也不错?

    不过到了最后,竟然是顾念卿否定了王俊生的提议,自己在战场上拼杀,恼不得哪天就会战死疆场,还是别耽搁了王梓。

    回京之后,希望父亲能替王梓找个好人家,早点嫁了吧。

    话语虽然说的艰难,可也算是真心,顾念卿真的是长大了,会替别人着想了。

    王俊生有些欣慰地想道。

    父女之间的谈话,却是没有外传过,王梓仍旧是那副模样,顾念卿确实开始慢慢地躲避了,既然没法子给他幸福,那就别去招惹人家。

    顾念卿的想法倒也不错,再者说了,王梓是自己的表弟,也算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了。

    王俊生带着徒弟,在顾念卿的护送下,离开了西北重镇,踏上了回京之路,当然,护卫们也是少不了的。

    这些人都是战场上出来的,经过残酷杀伐的,所以顾念卿对于父亲和王梓的安全并不担心。

    当然,也是因为自家父亲和表弟都不是什么柔弱无缚鸡之力之辈,所以还怕什么?

    父亲和表弟离开了,顾念卿彻底地搬到了军营中,将宅子给处理了,她并不觉得自己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宅子里,太单了些。

    王俊生带着王梓,带着护卫,并没有选择直接地回京,而是慢慢地游历之姿,从西北往东南而去……

    这一路上,倒真是让王梓大开眼界,在西北长大的王梓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如此之大。

    当然,各地的风俗人情,也是让王梓大大地长了一番见识。

    进入了江南地区之后,又是另一番奢华情形了。

    王俊生带着王梓,经历了奢华之后,便打算从这里直接乘船,回京了。

    江南之地,奢靡之地,即便是王俊生,也算是开了眼界,这般种种下来,他们终于上了北上的船只。

    在京都码头,立即地就有宫人侯着,王俊生和王梓过家门而不入,直接地进宫去了。

    三五年的时间罢了,不过女皇陛下似乎是老了许多,虽然精神健旺,不过面容更加地清瘦,礼服穿在身上,似乎也有些空荡荡之感。

    女皇在打量王俊生,王俊生也没有放过机会,直愣愣地打量着女皇。

    好在这宫殿之中,只有她们俩人,至于王梓,被人带着去拜见皇夫去了。

    “哼,就知道王家人没个老实人,你母亲,竟然还会背着你父亲在外面留种!”女皇颇为不悦地道。

    王梓的身份,是瞒不过女皇的。

    “所以呢?不过是王家的家事罢了。”

    王俊生一点都没有因为对方是女皇就有所改变,仍旧那副冷脸模样,口气也不是很好。

    言下之意,这是王家的家事,关女皇什么事儿。

    “王梓呢?你是怎么打算的?”

    女皇似乎对于王俊生有股子很特别的包容,直接略过了他的态度,问道。

    “只求他一辈子随心所欲、平安喜乐罢了。”

    这次,王俊生倒是没有赌气,实话实说了。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不想因为王梓是自己的徒弟,又是王氏的血脉,就牵扯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中。

    “那个王小二呢?”

    女皇又问道,按辈分来说,顾念卿是女皇的侄孙女儿呢,如今冷酷地只称呼她为“王小二”,也不知道顾念卿知道了,心情如何了。

    “王小二便是王小二,顾念卿是顾念卿。”

    王俊生回答道。

    女皇双眼微眯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儿没说话。

    王俊生也不以为忤,总归这是自己的真是想法,果然顾念卿能以王小二的身份爬上来,那也算是她的本事。

    这一点,除非顾念卿自己不愿意,即便是女皇,也不能勉强她!

    这是王俊生的底线,早在将王府家产交给梁柏坚的那一刻,他和女皇之间达成的协议便生效了。

    “你这次回京,不会再乱跑了吧?”

    女皇又一次地跳过了此前的话题,转移话题了。

    “不会,我会在京郊长住,开个书院,找几个资质好的孩子,教导她们读书习字。”

    “嗯,行,朕准了。”

    王俊生撇撇嘴,没回嘴,既然女皇准了,那就扯起幌子做大旗好了。

    不管将来如何,想要青史留名,为子孙积德,教书育人,显然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儿。

    王俊生的书院名字很俗气,清风书院。

    小三月的时间,王俊生便料理好了前期的准备,开始准备招生了。

    即便是书院,那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有了皇家御赐的匾额,王俊生开始了第一次的招生考试。

    乱七八糟的题目,饶是如此,不过王俊生仍旧数百份卷子中间录取了十个人。

    寒门和氏族,三七开。

    大家都是抱团生存的,泾渭分明的很,当然,在王俊生和诸位教习面前,倒是同学友爱,彼此团结的形象。

    王俊生也不恼火,慢慢来吧,第一批人,招的少,也有些摸索经验的意思。

    尽管如此,清风书院的书楼也是对外开放的,这里有很多,甚至是皇家都没有的孤本,不外借,可以抄走。

    所以,甚至是朝中的大儒都会忍不住地见猎心喜,来清风书院找书看,对于这些人,就不能轻易地放走了。

    看书可以,不过要在清风书院授课一日。

    这些人,很多人都是在朝中权倾一时的人物,没有两把刷子谁能立足朝堂之上?

    所以,王俊生就将她们给利用了个彻底。

    除了王梓之外,清风书院的第一批弟子,简直欣喜若狂。

    这些人,都是有些底子的,并不需要打基础,来清风书院读书竟然能遇上朝中的大儒们讲学,窃喜至极。

    王俊生对于学生的教学,也不拘泥,拢共十个人,资源丰富,慢慢调、教,三五年之后,这批人就能排上大用场了。

    远在边疆的王小二,远没有京城的父亲和表弟顺风顺水,似乎之前的好运都用完了一般。

    王小二竟然遭遇了埋伏战,仗打的艰难,身边不断地有人倒下,王小二已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的敌人了,动作都是本能地,思绪似乎是迟缓了一般。

    抡起大刀,继续砍杀,一切都是本能在支撑着了。

    也不知道求援的斥候出去了没有,情报到底能不能送回去,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肃杀的秋风,泣血的残阳,王小二只觉得脚步有些发沉,动作开始迟缓起来了。

    眼皮子有些沉重地王小二似乎听到了朗朗的读书声,似乎看到了清俊的男子,陷入了昏暗之中……

    王小二负伤,生死未卜的消息传到王梓的耳朵里时,王俊生已然丢下了书院,前去西北了。

    当然,一起随行的还有女皇派来的医官,医女们,当然,好药材也是必须的。

    紧赶慢赶,从京城到西北,不过十天的时间,尽管如此,可是王俊生仍旧觉得慢了些,要不是医官是个柔弱的老女人,他真恨不得白天黑夜的赶路!

    病床上的顾念卿眉头皱的很紧,小伤口什么的早有军医料理完毕,只是这高热却是断断续续地一直持续着,没法子解决。

    京城的医官来了,军医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每天都有一群的兵痞们找自己约谈人生什么的,也是心累。

    烫手山芋交了出去,呃,并不,她变成了打下手的。

    这倒是无所谓,自己还能在医官手底下学两招呢,军医还挺高兴的。

    医官诊脉之后,得出了些乱七八糟的结论,然后开了方子,让人去煎药了。

    医官离开了顾念卿的屋子之后,王俊生从口袋里摸出个白色的东西,塞进了顾念卿的嘴巴里,又喂了几口水,确保她将那东西给咽了下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父亲的气息,顾念卿这一觉,睡的很沉,一直都到了第二天的清晨,这才醒转过来。

    当然,伴随而来的好消息便是,她的高热已然退去,着实让人欣喜。

    被当成是神医的医官却是自己在肚子里直犯嘀咕,她的药,真的有那么灵么?

    药到病除神马的,不过是好听罢了,怎么可能会见效这般快?

    不过眼下顾念卿是真的烧退了,这是事实,医官带着三分心虚地认了神医的名头。

    不过回到了京师,具体又是个什么情况,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好了。

    顾念卿睁眼之后,瞧见的便是父亲有些疲惫的面容,忍不住地有些哽咽,病人么,自然比较脆弱,王俊生倒也能理解。

    “好好儿休息,等伤好了,咱们就回京,可好?”

    王俊生眯着眼睛问道。

    “不,再给我两年时间吧,两年之后,不管情况如何,我都会回京,可好?”

    顾念卿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执着个什么劲儿,更多的许是不甘心吧?

    身不由己什么的,就是这样,放心不下的太多,似乎有极多的遗憾,所以不能这般随随便便地一走了之。

    王俊生倒也不勉强,点头应了。

    他也需要时间,顾念卿不回京,真是太好了。

    父女二人随口聊起了别后的种种事情,不过有意无意地,却是略过了王梓。

    瞧着顾念卿的那副鸵鸟样儿,王俊生也没什么好心地要替她解忧,闭口不提王梓。

    不过是将自己举办书院的事情告诉了王梓,而且学生们的情况也是一样。

    当然,他和女皇之间的交易,倒是略微地提了一点。

    瞧着顾念卿一副震惊的模样,王俊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顾念卿总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似乎又被瞒在鼓里了一般,心中不爽的很。

    可惜,对方是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是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心中不爽,你也只能憋着。

    也是心塞!

    顾念卿的养伤生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高热之后,也不过是十来天的功夫,她就下床了,年轻人,底子厚,恢复的自然也快。

    父亲的身边少了王梓,那简直就是全心全意地照顾着顾念卿,不过顾念卿倒是希望能有个人能分点父亲的注意力了。

    成天猪肺汤,猪脚汤,猪心汤,猪骨汤之类的喝着,刚开始还算是享受的话,三五天之后,只要提起猪,她都觉得有些想吐了。

    偏偏西北之地,最不缺的便是猪这种动物了,当然,还有各种的鸡汤,野物的汤汤水水。

    别人都在羡慕顾念卿的待遇同时,顾念卿心中直在骂娘!

    不过这些抱怨之词也只能在心中,一点儿都不能说出口,否则你就是炫耀,身在福中不知福,紧接着,会有一大堆的人马来嫌弃你。

    也是醉了。

    _(:3ゝ∠)_

    顾念卿只觉得自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外人却是极为地羡慕,有爹的孩子像块宝哇。

    王小二这小子,简直不要太幸福了!

    养伤的日子比较清闲,顾念卿只能跟着父亲一起拿起了书本,巩固兵法,总觉得父亲似乎是有个百宝箱一般,想要什么东西,都能极容易地得到,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顾念卿倒也知道这些很不容易,外祖家也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心劲儿,才能将这些东西保留下来,尤其是这些古籍。

    大篆神马的,简直是不要太过凶残,不过自家父亲呢,却是阅读,书写,一点事儿都不费,想想也是心疼,也不知道小时候他吃了多少的苦头。

    想着父亲嫌弃自己是个蠢货时的表情,顾念卿似乎能理解缘由了。

    跟父亲比起来,自己果然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哇,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念卿的“幸福”生活仍旧在继续,王俊生将自己从背包里搜罗出来的东西翻译了一番,添添减减地折腾了一番,然后统统地灌输给了顾念卿。

    当然,不过是些兵法之类的东西,更深奥的,如今的顾念卿可用不上。

    顾念卿的伤势大好之后,王俊生便起程回京了,一起同行的,自然还有女皇派来的医女,医官们。

    来时比较紧张,回去么,自然是慢慢悠悠的了。

    王俊生也不去理会她们,自己提前走自己的,顾念卿顾不上伤心,回军营去操、练去了。

    这些日子,学习了很多理论上的东西,所以她急迫地想要去实验一下。

    当然,父亲随口的许多点拨对于军队来说,大有裨益,所以顾念卿想要在军营试试再说。

    尽管如此,她如今位卑职低,范围也不会太过广阔。顾念卿也没有失望,一点一点儿地慢慢来,选择了水磨功夫,潜移默化地,一点点地改变着大家的认知。

    改变不了多数,可是自己身边之人呢总能影响的到吧?

    务实是个好习惯,如今的顾念卿便是这么个踏实之人。

    顾念卿的改变别人自然是能看出来的,识货的也大有人在,顾念卿很快地又一次在内部提拔了。

    尽管仍旧是王小二的名头,女皇痛快地准了。

    军队相对简单一些,顾念卿能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往上爬,女皇其实是有些欣慰的。

    总归顾念卿也算是皇室中人,当然,目前是因为顾念卿职位低,不会有太大的威胁,所以便是满腹的欣慰。

    若果然立了不世之功,一下子封无可封,赏无可赏的话,女皇只怕立时会是杀心起了吧?

    顾念卿接到圣旨时,腹诽道~

    回到了京城的王俊生继续地教导学生,因为采取的是因材施教,外加上学生数量不多,所以王俊生的生活还算清闲,他慢慢地将自己曾经在先秦时期积攒下来的书籍一一地搬运出来,然后放入书楼。

    新的典籍的加入,自然是大大地引起了士林的兴趣,很多的朝野赫赫的大儒们,似乎都有意来清风书院任职,为的就是能阅读,揣摩这些古籍。

    王俊生并不是什么人都收,大概地都要考核一番,看看他们的理念如何,太过偏激的,不管是保守还是激进之人,一概不要。

    书倒是可以给你看,不管是打发人来抄还是自己来抄都没问题。

    这样子倒也不错,至少目前来说,没有引起什么大乱子。

    太女殿下对于这种情况比较忧心,她总觉得王俊生的举动有些诡异,且有邀名之嫌,收买人心神马的,想想都不妙、

    可是女皇并没有其他的作为,作为太女,她自己也只能忍着,隐晦地和女皇提过一二,可是女皇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太女便知道了她的态度。

    太女如今都快四十了,做太女也差不多快有三十年了,也不知道这种日子是不是会继续下去?

    瞧着女皇似乎比自己的胃口还好,吃了两碗饭,太女心中一叹。

    不过她的好日子却是不多了,在朝中越发地艰难起来,总觉得有一双大手在后面推着这一切,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不管是什么,只要自己犯了点小错,女皇都会揪住,厉声斥责一番。

    一次两次不算什么,可是时间久了呢

    太女在朝中的威望一降再降,已然有朝中重臣不将她当回事儿了,太女起初还能忍着,可是时间久了,心中越发地觉得憋屈。

    她身边自然是聚集了一批人物的,有姻亲,有属官,而且还有自己笼络来的各式人才。

    太女殿下心中憋闷,属下们自然是要替主子分忧的,很有那么几位,心中有些龌龊,便出了个馊主意。

    宫变神马的,听着就让人觉得心惊胆颤。

    太女尽管第一时间就严词拒绝了这个提议,不过黑夜之中,失眠之夜,心中似乎总是有那么一种冲动在叫嚣,在嘶喊。

    太女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是中魔了一般,神思不属了数月,女皇陛下又一次地在朝堂上将太女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是第几次了?

    是第几次母亲当着朝臣的面儿,里子面子都不留地刮斥自己了?

    女皇离开之后,太女殿下走神了,别人隐晦的打量似乎都没有感受到。

    忍不住了吧?忍不了了吧?那就大胆地动手吧!反正母亲老了,昏聩了,这个国家,早晚都应该是我的,不是吗?

    她是大叶国唯一的,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啊,现在提前上位,又有什么不对呢?

    等自己登基之后,母亲她自然是会好好儿地孝顺的,让她好生地颐养天年,别在为繁琐的政事操劳了。

    也是身为人女该做的不是吗?

    太女殿下在回东宫的路上,在窃窃私语中,终于下定了决心。

    即便是下定了决心,不过宫变这种事情,不是说你想发动就能发动的啊。

    京畿大营摆在那儿不是为了好看的,北庭护卫们也不是银枪蜡头啊,手上总要有兵才行吧?

    太女也不是没法子,她的岳家,吴家便是赫赫有名的武将世家,和曾经的王氏一族并称双雄。

    不过吴家似乎更会做人一些,所以家族枝繁叶茂,并不像王氏,凋零的只剩下王俊生和王梓二人了。

    如今军中,已然没了王氏,只剩下了吴家。

    吴家的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太女上位的,她们是姻亲啊,太女上位,吴家就是外戚,风光无限。

    太女带着自家男人,去拜访了吴家的家主。

    密室之中,两两相对,这才隐晦地提了那么个一二三,双方简直心有灵犀,一拍结合。

    吴家负责联络军中,太女自然是给出了极大的承诺,永保富贵,永享荣华什么的,这种诱惑力并不是一星半点儿的。

    得了承诺的吴家也顾不上其他了,她们也知道太女如今的艰难,为了自家的荣华,也顾不上其他了。

    串联,串联,串联,吴家的故旧遍布朝野、军中,一时之间,颇有那么几分气象出来。

    太女殿下下定了决心之后,似乎整个人都疯魔了一般,不管不顾起来。

    尽管还没有事成,可是太女殿下的心中已然以女皇自居了,整个人都张狂起来了。

    不过这也就是个恶性循环,女皇越是瞧不惯她的模样,越是训斥,太女越是张狂。

    到了后来,女皇似乎是对太女伤心失望透顶了,朝野中竟然有传言,说是太女要被废啦。

    而且这些传言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女皇最近召见了那些那些军方重臣,和那些那些文臣武将们又商量了些什么,似乎都不是捕风捉影。

    当然了,京畿大营最近换防频繁,倒也是真的。

    太女殿下这下子坐不住了,觉得自己必须全力一拼了,富贵险中求,既然母亲不待见自己,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留情面了。

    母女之间,兵戎相见,也是一种罪孽。

    京城的气氛越发地紧张起来,王俊生带着王梓滞留京郊的书院,仍旧优哉游哉地过着小日子,悠闲自在的很。

    等太女兵变失败自杀的消息传来之后,王俊生仍旧没有停下自己带着学生出去郊游的脚步。

    当然,行动更加隐秘了一些,该注意的影响还是要注意的。

    太女兵败自杀,这是意料之中的,不过坑的可不只是吴家一家,她身边的属官们,流放的,杀头的,不在少数。

    不过王俊生只关注吴家的下场,若不是吴氏的诋毁、出卖,王俊生的母亲怎么可能会战死疆场?王氏一族如何会没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当然,也不能否认的是,王氏没落的罪魁祸首并不是吴氏,正是太女殿下。

    也不过是些小事儿,当然,这是在王俊生看来。

    太女想要求娶王俊生,不过当时的太女已然娶了吴氏男,女皇怎么可能会同意将王氏男再许给太女?

    所以,精妙的谎言的就出现了,太女得到的消息就是王俊生心高气傲,瞧不上太女,当然,更不会给人做小,哪怕对方是太女殿下。

    自己竟然被嫌弃了?

    太女殿下若是能高兴,那才见鬼了,和吴氏男一琢磨,一商量,很轻易地就决定了王氏一族的下场,当然,还有王俊生的终生。

    既然看不上太女,那也好办!

    王俊生在王氏一族没落了之后,直接地被女皇赐婚给京城的第一纨绔的爹,纨绔中的纨绔,顾小安。

    尽管说的是顾小安为了王俊生,改邪归正了,可是这种屁话谁会信?

    本性难移,一天两天还好,可是时间久了呢?

    顾小安本性暴露,仍旧是那副纨绔模样,王俊生一个人在后院苦熬,只能摆出一副冷热不亲的模样,就算是自家闺女被人引诱坏了,也不能乱动。

    隐忍不发的王俊生倒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借着王府的大牌子,王俊生倒是真的培养笼络了一批人,慢慢地送回西北,不显山,不露水,逐渐地掌控了西北精锐!

    本来就是王氏的根基,他自小儿就被当成是女儿家教养,如何会老实地做什么后院男人?整个王府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了。

    及至后来,王俊生掌控了这具身体之后,只能给原主跪了,实在是太过彪悍了些,当然,原主也不是没有什么缺陷的。

    不过这并不重要,有王俊生弥补不是吗?

    现在太女殿下发动宫变,和女皇殿下火拼,尽管失败了,可是女皇也不是没有损失啊,培养了三十几年的继承人没了,更加糟心的是,太女似乎没有留下继承人。

    女皇强撑着料理完太女宫变之事后,大病一场,朝堂上乱成了一锅粥。

    好在女皇地在“神医”的治疗下,药物加上食疗,迅速地康复了。

    出面又将朝堂清理了一番,刺头都被扔出了朝堂,女皇的杀伐决断,并没有年纪的老迈就有所改变。

    不过目前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继承人该怎么办?

    按着血缘亲疏,顾念卿就是下一任的继承人,可是女皇并不觉得顾念卿是个好人选。

    宗室,朝臣,吵成了一锅粥,大部分人也是持相同意见,顾念卿并不是最适合的人选。

    她们更加属意的是太女留下的儿子,男人继位,这在大叶也不是没有先例,不过是少之又少。

    那孩子才多点儿的年纪,女皇一旦驾崩,不正好是朝臣们的美好时代到来了吗?

    显然,女皇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其中的关关节节地,她都看的清楚,想的明白。

    难道说,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只能立顾念卿为下一任的太女了?

    想想觉得不甘心啊!

    王俊生被召进了宫,没想到,他竟然言辞激烈,态度强硬地反驳女皇,决不允许自己的闺女成为大叶下一任的太女。

    这种莫名其妙的态度让女皇心中有些郁闷,怎么着,难道做太女还委屈了那个纨绔不成?

    简直神经!

    “做太女有什么好的?我的闺女,吃喝玩乐,做个纨绔足够,她凭什么要受委屈,太女哪里好了?地位尴尬,日子过的苦巴巴,你没闺女继承皇位就算了,别拉着我闺女受苦!”

    话说的极为不好听,可是女皇似乎是抓住了他的把柄一般,没多少日子,顾念卿就被召回了,从西北回来的顾念卿着实地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这还是那个京城第一害吗?

    健硕的身子,面如重枣,一副深沉之态,朝臣们更加地确定了一件事,这娃如今可不好糊弄,所以,一定不能是新的继承人。

    所以,在朝臣们的一致反对之下,顾念卿“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大叶国的新任太女,跟在女皇身边,进入朝堂,开始学习如何处理政事了。

    女皇陛下发现,这个顾念卿,其聪慧成熟程度,竟然不比曾经的太女差,甚至还有超出部分。

    思维敏捷,举一反三,而且还因为自己的经历,所以言之有物,并不空洞,实在是一块儿璞玉。

    见猎心喜的女皇陛下简直将顾念卿当成了一块儿宝贝疙瘩,开始好生地教导了。

    当然,顾念卿学习的也很认真,京中的种种,尽管她知道的并不是很多,不过该知道的都是知道的。

    成为太女,或者是女皇,既然是父亲的愿望的话,那么她也不反对。

    跟在女皇身边学习的顾念卿尽管看上去很好说话,可是固执起来,也是能气死人的节奏。

    比如说,她如今都是大龄女青年了,也该是到大婚的时候了,可是关于这个成婚的对象,女皇和顾念卿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她一副非王梓不娶的架势,可是女皇一点儿也不觉得没有男人味儿的王梓哪儿好了,所以坚决不同意。

    两人之间便这般地僵持下来了,谁也不退缩!

    而且更加气人的是,顾念卿竟然和女皇说,自己这一辈子,也只会娶王梓这么一个男人,扩充后宫什么的,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简直是要气死人的节奏!

    女皇觉得自己立了顾念卿为太女,果然就是自己找事儿,这不,要气死自己么?

    没了法子,她只能掰开了,揉碎了和顾念卿说联姻的好处。

    只是顾念卿振振有词,

    “若我真的没有那个本事坐稳江山,即便是将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娶进宫来,那也没用。”

    这话也有理,不过联姻什么的,不是更加地稳固吗?

    这是女皇的心思。

    “王氏只剩下王梓,娶了他还能笼络王氏旧部,您想想之前的吴氏吧,外戚坐大,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国家内乱,遭殃的可是百姓哇!”

    麻蛋,为了娶王家的那个小子,你竟然生生地扯开朕的伤口,真是太不要脸了!

    女皇心中咒骂道。

    不过顾念卿说的倒也有理。

    不过饶是如此,那也不能轻易同意了就是。

    “你父亲是不会同意王梓嫁入皇家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顾念卿这下子苦逼了,她比谁都清楚父亲对于皇家的厌恶。

    不过,仍旧不能放弃啊,心下一动,然后王梓跪在王俊生面前,说自己要嫁给表姐,王俊生一脚就将面露喜色的闺女给踹了出去。

    “你可想清楚了?”

    对于王梓清楚明白自己身世的问题提都不提!

    “嗯,想清楚了。”

    陷入了情情爱爱的年轻人啊,就是这样子任性,总觉得拥有了对方,就拥有了全世界,可不知道,将来会有无数的后悔日子。

    “既然你自己想好了,那么就随你吧,希望你将来别后悔!”王俊生深深地望了一眼王梓,回道。

    “不会后悔的,表姐说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麻蛋,拿着自己教导给她的东西去泡男人神马的,想想也是心塞。

    不过顾念卿却是如愿以偿地抱到了美人归。

    女皇在看到顾念卿的闺女,下一任的太女降生之后,一名呜呼,驾崩了~

    顾念卿成功上位,成为了大叶国的新任女皇,封王梓为皇夫,而且下旨,自己不会充实后宫,引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不过她的皇位做的稳固,文臣武将,似乎都老老实实地跟在女皇身后,不敢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言语出现。

    顾念卿的第二个闺女降生之后,被过继到了王氏的名下,王俊生抱着这个新生的小婴儿,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我是好爸爸相邻的书:探者时骏阴阳往事末世之男后威武诡异宝盒鬼村禁地神域精神科黑风城战记玉生烟杀人指南尸神鬼仙零号专案组[仙剑四]师弟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