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晋江独家发表

【书名: 最佳炉鼎 94晋江独家发表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黑脚我叫布里茨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全球论剑市井贵女网游之梦幻法师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罗追发出愤怒吼声,想要拼劲全力挣破熠所设牢笼,只是经过万年,熠修为大有提升,那空间法则竟然是恐怖牢固,罗追心中焦急异常,只觉得自己被分割越来越多,就连普通法术都使用不出来……

    熠额头冒出汗珠来,觉得体内灵气消逝之他想象之外,看来这万年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提升了境界,罗追也没有闲着,只是他想到万年前那场悲剧,心就忍不住剧liè颤抖了起来,一咬牙,喷出一口精血来……,洒到了半空中,那些花朵发出耀眼光芒,一闪一闪囚禁着罗追身躯,越来越。

    “啊!”罗追发出撕心裂肺叫声,一旁芙蓉和已经幻化成人形暗火族人们忍不住露出担忧表情。

    舒淑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眼睛盯着战况,生怕那个罗追又使出什么花样来,就这时候,身旁蔚蓝却突然说道,“薄辰,你怎么了?”舒淑回头一瞧,只见刚刚还好好蔚薄辰,这会儿脸色刷白,似乎很是痛苦,她赶忙上前。“薄辰,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上次伤还没好吧?”

    蔚薄辰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暗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浑身无力,就好像身体里力量被抽走一样。”蔚薄辰边说话边看了眼舒淑却正好和舒淑身后熠对上视线,倏然,他就感觉到心脏强烈撞击了下,有种触电一般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浮现他脑海中,他眼睛睁越来越大,一副不可置信摸样。

    “薄辰,你没事吧?”

    蔚薄辰脸色苍白,他看着舒淑愣了半天,才干涩说道,“没事。”

    “你吓了我一跳。”舒淑这才安心摸了摸胸口。

    蔚薄辰却转过头去看熠,只见他也忘了过来……

    时间一点一滴消逝,罗追嘶吼声也越来越痛苦,就众人觉得他要撑不住时候,忽然间罗追怒吼一声,疯狂扑向离他近芙蓉等人……,不过瞬间,就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刚刚还鲜活芙蓉,就已经被她主人吸食掉了。

    芙蓉阁女子吓花容失色,却挡不住罗追攻势,不过一会儿,包括几十名内暗火族人全部都被罗追吸食掉。

    “哼,熠族长,你以为斗得过我?没有躯体你犹如没有武器战士,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我攻击。”罗追刚刚说完就嘶吼一声,随着那声愤怒喊叫,白色花朵开始颤抖了起来,而正施法熠则痛苦咬紧牙齿。

    舒淑看害怕,忍不住说道,“熠要顶不住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这时候根本没有时间犹豫,一旦罗追战胜了熠,他们这些人就会成为罗追吸食粮食。

    玉弧率先变身,他威风凛凛兽身阳光下散发着可怖气息,一个跳跃飞到了半空中,朝着罗追而去。

    这下其他人自然也不甘示弱,纷纷使出法术来迎风而上,冲了过去。

    罗追看到这几个人朝着自己而来,忍不住哈哈大笑,“就你们几个?真是太小看我了。”说完便是随手一扬,不过瞬间,他红色躯体就好像一个大网兜一样朝着几个人而来。

    玉弧等人就感觉身体被定住一样,浑身无法动弹,他们心中惊愕,忍不住惊恐想着,原来罗追力量竟然这样强大!

    就这时候,一阵耀眼白光袭来,舒淑拿着赤霄宝剑,及时救护了他们。

    “咦,这不是仙极法宝赤霄剑?已经灭族器灵族武器怎么会出现你手上?”罗追带着几分惊异问道。

    舒淑粗喘着气,骂道,“管你p事!”这赤霄宝剑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罗追是何等强大存?刚刚她这一剑就使出全身灵气,几乎都要站不动了。

    “找死!”罗追怒极,随手一扬,一团红色气体就把舒淑围绕了起来,显然是想一口吸食掉。

    熠赶忙喷出一口精血来,那些白色花朵又发出夺目光芒,罗追动作被迫停了下来,他痛苦嘶吼打滚。

    “还不走!”熠趁着控制罗追虚弱喊道。

    舒淑看着熠不断喷出精血来顶着,看着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难受,就好像是感同身受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感觉……

    “我数五声,之后就给你们打开通往大玄界空间,只有这一次机会!”熠强忍着压力说道。

    众人哪里会不答应,赶忙点头,舒淑却忍不住问熠,“我们们都走了,那你怎么办?”

    “我留下来陪他。”令人意想不到是,从刚才就沉默不语蔚薄辰忽然间开口说道。

    舒淑不敢置信问道,“你到底说什么,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意气用事了。”

    蔚薄辰抬头看着舒淑,舒淑从来没有见过蔚薄辰这样眼神,充满了复杂感情,有难舍,有痛苦,有着某种诀别一般情绪,“没有我,熠根本打不开通往大玄界通道。”

    一种不好预感涌上心头,舒淑连连后退,“不可能,我不相信。”

    蔚薄辰目光充满了悲伤,“没错,我就是他身躯,你猜对了。”原来蔚薄辰就是熠身躯,当初罗追为了消弱熠实力,把他元神和躯体分开,身躯放了一处寒冰棺材中,结果封印罗追那一场战役中,被当时一个大玄界修士当做宝物偷了回去,期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具身躯兜兜转转,过了上千年之后他竟然渐渐有了自己意识,这便是蔚薄辰,他把自己记忆封印了起来,过着普通人生活,直到这会儿看到熠才想起了自己身份来,而一旦两个人融合,蔚薄辰魂魄将会彻底消失,被吞并掉。

    “混蛋!乱开什么玩笑!”蔚蓝几步上前揪住蔚薄辰脖领,“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甚至还一起暗恋一个女孩,你怎么会是……”

    “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实确实是。”蔚薄辰无奈笑,“我不甘心,也不舍得,但是我不能看舒淑死这里,我希望你们都活着,好好活着……”

    “到底我是不是你兄弟?”蔚蓝又心酸,又愤怒喊道。

    “兄弟才不会背后偷偷睡他老婆……”蔚薄辰调侃一样说着,眼中却露出极为难过神情,难舍说道,“蔚蓝,你是个好哥哥,我们们来世做兄弟吧。”

    牺牲掉蔚薄辰一个,让所有其他人活下来,这算是核算方法了,场人无比清楚,可是真正看着一个人消失,那种感觉……,只是他们却比一般人还要冷静,因为这就是大道无情,必须付出代价。

    “舒淑,你保重。”蔚薄辰恋恋不舍看了眼舒淑,便是朝着熠而去。

    一片耀眼光芒中,舒淑看到蔚薄辰发出痛苦呐喊声,两个人渐渐融合到了一起,熠还是那个耀眼如阳光熠,而她蔚薄辰却消失了,就像是根本没有存于这个世界上一样,她感觉心就好像是破了一个洞,声明一点点流逝。

    一旁德吉法王露出不忍神情,杨玄奕表情严峻,而玉弧则是一副冷漠神情,他哼道,“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站出来。”

    只是没有人回应他话……

    很,一个时空裂缝出现众人眼前,寒冷风一阵阵从缝隙里吹了出来,熠咬着牙喊道,“你们还不走!”

    舒淑浑浑噩噩被蔚蓝拖着进入了空间裂缝中,看着熠后定定看着她,她不想欺骗自己,但是为什么……,她觉得那个眼神,那么像蔚薄辰?她心又剧liè震动了起来。

    大玄界外一处山脉下,几个人狼狈或坐着,或站着……,唯独一个女子茫然被人扶着,一副不言不语摸样。

    这几个人便是死里逃生玉弧,德吉法王,蔚蓝和杨玄奕,舒淑。

    “舒淑,你想开点,蔚薄辰本来就是熠,他们不过是恢复了本体而已。”杨玄奕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想了半天才挤出这些话来。

    玉弧哼道,“什么本体,明明蔚薄辰已经彻底消失了。”

    “阿弥陀佛,舒施主,生死有命,这是命中注定事情,还望你想开一些。”德吉法师双手合掌说道。

    舒淑擦了擦眼泪,抬头说道,“我看到熠后看着我目光,那明明就是蔚薄辰。”舒淑说道这里露出几分期盼神色,“有没有可能,蔚薄辰其实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熠元神到底有多强大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没有躯体也可以那么厉害,他怎么能允许自己身体内存活另一个人格?”为冷静玉弧泼冷水一般说道。

    “可是我明明看到熠后看着我时候是……,是认识我。”舒淑不死心说道。

    一直没有说话蔚蓝拍了拍舒淑肩膀说道,“舒淑,我理解你心情,但是……,蔚薄辰他已经死了,起码我们们认识那个蔚薄辰已经死了,活下来是熠,那个曜阳族族长。”蔚蓝说道里,难过说道。

    舒淑忽然觉得后那么一点希望都消失个干净,浑身无力坐地上。

    ***

    四十年后

    一个女子脸上带着面纱慢慢从台阶上走了上去,从身后传来一声响亮口哨声,“美女,你也是去玉梅山参加入门派考试去吗?”

    女子回头,虽然看不清容貌,却让人光是那一双眼睛就已经让人美丽令人侧目了,她笑容甜美,“竟然是筑基期修为,是不是从北边过来?什么门派?”

    那男人被女子美貌震撼住,呆了呆说道,“姑娘你猜真对,我就是从北边来,那地方现简直没办法过了,不是暗火族吸食修士就是芙蓉阁女子到处抢人,我这样……”这男人本来对自己容貌很是得意,修道之前也是受过不少女子追捧,可是这会儿见到了眼前女人却觉得自己这长相似乎有点不够了,说什么长倾国倾城估计就是指眼前这位这样吧。

    女子几步走到男子跟前,仔细打量着男子说道,“我看你长确实不赖,而且还是个童子之身呢,是不是很多芙蓉阁女子争着要你做夫君啊!”

    男子讪讪说道,“是啊,那帮饥渴女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死她们手上,我就不懂了,她们明明是我们们人修为什么要跟那个暗火族一伙?”

    四十年前,那一场试炼之后,个大门派精英们都惨死小玄界,只有舒淑几个人活了出来,后来暗火族修复了传送阵后,便是侵入大玄界,整个北边地盘已经都是暗火族天下了,而让人难以理解是臭名昭著芙蓉阁和暗火族同流合污。

    “那要不要给我做夫君?”女子上前魅惑笑了笑,当场就让男子失去了呼吸,他磕磕巴巴半天才回过神说道,“你意思是……”

    女子越发靠近男人,伸出青葱玉指捏着男子下巴,看着他红彤彤唇瓣就低头吻了过去……,只是那唇还没靠近就听到了一声怒斥声。

    “舒淑,别闹了。”杨玄奕穿着白色长袍,远远望去,眉眼俊秀,气质飘然犹如谪仙一般。

    那男子看到杨玄奕只吓打哆嗦,原来这四十年来杨玄奕一举突破了结丹期,如今已经是元婴初期修为了。

    “前辈,我不是要……,是她……”

    杨玄奕冷淡挥了挥手说道,“你走吧。”那男子听了便是得到赦令一般跑掉了。

    舒淑露出惊喜神色,“师父,你什么时候来?”说完便是上前环住他胳膊说道,“近,蔚蓝闭关修炼,德吉法王也闭关修炼……,你也知道我一个人没办法,我琢磨了好几天,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找上官师父去,他老人家如今是元婴后期修为了,定然不会珍惜那点元阳,反正放着也是浪费……”上官苏牧修炼可以说算是神速,因为他本身就是从化神后期跌落下来境界,修炼起来自然是比别人了好几倍不止。

    “又胡说。”舒淑话还没说完就被杨玄奕打断,他冷着脸说道,“就这么几个人,还天天为你争风吃醋,你倒是还不嫌多?”

    舒淑尴尬笑了笑,嘴里却说道,“上官师父才不会吃醋呢,他脑子里只有六个字那就是壮大我玉清派!至于蔚蓝,他也不会……,他可是很想得开人,德吉法王是一位宽厚人,所以他也不会,其实吃醋就师父一个人。”

    杨玄奕被说忍不住红了脸,大声咳嗽了两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请帖来递给舒淑,“这是谢冉让我给你。”

    “谢冉?”舒淑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谢冉是谁,那不是蔚薄辰小舅舅吗?想到蔚薄辰,她眼神黯然了下来,过了片刻才恢复了精神头问道,“他怎么突然给我发请帖了?”说完便是把请帖往半空中一丢,随即吹了一口灵气。

    半空中出现了谢冉如刀削一般刚毅面容,从容貌上来说他和蔚薄辰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

    舒淑,许久未见,当初试炼之地,我意外拿到一枚灵药所以提前离开去闭关修炼,倒是避过了那一劫难,这四十年来我一直闭关,昨天我刚刚出关,已经进阶到了结丹后期修为,这才听到了蔚薄辰噩耗,你能否过来一趟,我们们细谈下?

    “这么就结丹后期修为了?”舒淑忍不住惊叹,要知道蔚蓝如今才不过结丹初期修为,舒淑还是筑基晚期修为,说道她修为进度,她都想哭了,怎么就这么慢啊!不过上官苏牧却说道,按照舒淑这劣等灵根这已经算是火箭一般速度了。

    杨玄奕却摇头说道,“他付出恐怕要比别人还要艰辛。”

    舒淑这才想起来,谢冉修炼心法是需要把身子打碎了,然后泡致寒寒冰水里慢慢塑身……,每日里反复没有停歇,想想就让舒淑觉得浑身打哆嗦,那句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恐怕说就是谢冉吧?

    “果然是军人出身,意志一般人没法比。”舒淑点头。

    两个人边说边走,很就到了舒淑住处,这里还是她和蔚薄辰一起整理房间,她都没有动过,还是保持原样。

    杨玄奕揽着舒淑肩膀来到床榻上,看到上面还放着一件蔚薄辰衣服,忍不住说道,“晚上还是睡不着?”

    舒淑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梦到后那一眼,你们都说我看错了,可我总觉得那是蔚薄辰眼神,而不是熠。”

    杨玄奕叹了一口气,伸手解开舒淑脸上纱巾,看了眼便是赞叹道,“天罗心经真不愧是上等双修心法,你看……,你又变漂亮了。”

    舒淑笑嘻嘻拽着杨玄奕倒床上,随即跨坐他身上问道,“那师父你要不要被这么美女人给强了?嗯?”说完还像模像样捏着杨玄奕下巴,一副急色鬼摸样。

    杨玄奕被舒淑表情逗笑,温柔说道,“本公子收费可不低,姑娘可是要想清楚了。”

    舒淑从手腕上解下一个碧绿手镯来,“这个够不够?”

    “似乎还差点。”

    舒淑解了外衣,露出里面珍珠粉内衣……,无赖说道,“那完了,我就这点钱,公子你看,咱们能不能赊账?”

    杨玄奕看着舒淑隆起胸部,眼神暗了下来,不自觉地说道,“赊账倒是可以,不过得让本公子满yi。”

    舒淑咯咯笑,开始解开杨玄奕衣服,“保证让公子满yi。”

    很两个人窸窸窣窣脱了衣服,只是舒淑还没解开裙子就被杨玄奕从身后抱住腰就……,舒淑嗯了一声,忍不住疼皱了眉头,“轻点。”

    杨玄奕喘着粗气,一手摸进了舒淑内衣里,一下子就握住她胸,只觉得犹如握着羊脂玉一般滑腻柔软,越发口干舌燥,不自觉加了动作,用他特有低沉嗓音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想师父?”

    舒淑感觉到杨玄奕灼热气息吹佛她脖颈处,身后那一次又一次拨动,像是要把她钉入床板一样卖力,只觉得又酸又麻,说不出……,她闭上了眼睛,手扶着床边,“想,师父,你慢点。”

    杨玄奕被这句想弄得心花怒放,只觉得心里流过一阵阵暖流,忍不住从身后抱着舒淑头吻了起来,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然是默契非常,舌头你来我往,只恨不得把对方吞进肚子里一般。

    不过一会儿,屋内便是响起浓重喘息声。

    窗外阳光灿烂,房内色正浓,舒淑被杨玄奕狠命……,弄简直不能自己,水声绰绰,声音越发撩人,只听很久没有和舒淑亲密过杨轩如痴如癫,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他凶狠捏着舒淑柔软,只恨不得全部吃进嘴里,股间男性不断挑起一阵有一阵热潮。

    过了片刻,舒淑就感觉那巅峰就眼前,她忍不住扭了扭腰肢,却发现身后杨玄奕突然撤出了身子,舒淑正想询问却被他从身后用一块黑布蒙住了眼睛,“师父,你又要玩什么?”对于杨玄奕舒淑真觉得……,人真不能只看表面,杨玄奕看似冷冰冰,其实就是闷骚典型。

    “嘘。”杨玄奕贴着舒淑耳朵吹了一口气,那灼热呼吸扑舒淑敏感耳朵上,让她本就敏感身子颤抖了下,她忍不住说道,“师父,我忍不住了。”

    杨玄奕温柔抚摸着舒淑后背,“很就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