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晋江独家发表

【书名: 最佳炉鼎 48晋江独家发表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原配宝典市井贵女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蔚薄辰看着舒淑脸色异样的苍白,上面还附带着黑色的像血管一样的暗纹,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心疼,忍不住晃着她说道,“舒淑,你快睁开眼睛。”

    舒淑半睁着眼睛,虚弱的说道,“我不行了。”

    “你怎么能不行了?刚才还不是喊着我要是有个意外就跟露西卡双修?我告诉你,你要是有个意外,我就跟齐玉露双修去。”蔚薄辰口不择言的说道。

    舒淑忍不住笑,却觉得扯动了五脏六腑异样的难受,“齐玉露头没眉毛都烧没了,你倒是重口味。”

    蔚薄辰见舒淑这时候都不忘跟他开玩笑,真是又气又急,“老子就是重口味。”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传来齐春珊略带讥讽的声音,“都死到临头了,还不忘亲亲我我的,也罢,不过,蔚薄辰,你要是能交出桃花源,我倒是不介意让你和齐玉露双修,并且把你收在门下。”

    齐春珊缓步走了过来,她身上强大的威压,让蔚薄辰和舒淑都感觉到了极度的不舒服,两个人忍不住想着,这就是境界的压迫感?

    齐玉露恨声道,“奶奶,我才不要和他在一起!”

    齐春珊看了眼齐玉露,冷哼了一声,“这是你插嘴的地方?还有我不是你奶奶。”

    齐玉露吓的脸色发白,赶忙说道,“先祖,我错了。”

    蔚薄辰紧紧的抱着舒淑,对着齐春珊说道,“我真不知道什么叫桃花源,也不知道有这东西没。”

    齐春珊露出惋惜的表情,“那真是可惜了,我只能送你们去见阎王了。”说完这话,齐春珊就扬手一挥,半空中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的拳头,飞快的朝着蔚薄辰和舒淑而去。

    蔚薄辰紧紧的抱着舒淑闭上了眼睛,他苦笑道,“舒淑,看来我们们要同生共死了。”刚才那一剑舒淑的所有真气浩劫一空,而蔚薄辰也是受了重伤,在加上面对一个结丹期的修仙者,他们不过是蝼蚁一样,根本就无须多做挣扎。

    就在这个时候,一面水色的盾牌地挡在蔚薄辰和那拳头之间。

    齐春珊忍不住看着来人说道,“你是谁?”

    来人穿着月白色的道袍,头戴紫金玉冠,一副风道仙骨的姿态,俨然就是上官苏牧,他这些日子一直闭关苦修,靠着曾经的醇厚的底子和遗留在玉清派的丹药,前几日前刚刚冲破了结丹的境界,他还记挂着舒淑的事情,待掐指一算,马上就算出来舒淑竟然有大劫,便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如此恰好赶上了。

    “本道上官苏牧,你又是何人,为何对这两位道友出手?”上官苏牧站在蔚薄辰前面凛然的问道。

    齐春珊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问道,“曾经玉清派,五百年前出了一位化神期老祖,似乎名字就叫上官苏牧,难道是你?”

    上官苏牧哼了一声,把手上的佛尘丢向了半空中,那佛尘迎风变大,转瞬间就有数仗大小,随着上官苏牧的一声“去”就冲向了齐春珊使出的巨大拳头上。

    齐春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迎面而来,忍不住喊道,“竟然是仙器!!!”随即吐出一口血来向后退去,显然根本低挡不住,这也难怪,上官苏牧本来就是巅峰的境界,虽然后来境界跌落,但是有着醇厚的底子,那充沛的灵力和运功功法的纯属度根本不是别人能及的,再加上曾经兵器谱排行第一武器金芍佛尘,一般的同境界的修仙者在他面前如楼一般的。

    上官苏牧看着齐春珊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你到底谁?如果只是小辈不可能知道我们们玉清派?”

    齐春珊可不敢在上官苏牧露出破绽来,她张嘴一吐,一个黄色小旗便是迎风放大,随即一团黄色的迷雾扩散开来……,转瞬间,齐春珊就带着齐玉露一个聂云,就跃出几十仗远,她显然很是识时务,打不过就跑。

    上官苏牧见齐春珊跑了,转过头来看蔚薄辰和舒淑,随即便是看到舒淑脸上黑色的暗纹,他皱着眉头,忍不住说道,“到底是谁让她用精血淬炼武器的?”

    舒淑忍着痛说道,“当时实在是没办法了。”

    这时候,从刚才就晕过去的谢嫣终于醒了过来,她看着房间内满室的狼藉,几个人虽然大打出手,却都是使用了禁制,自成空间,倒是没有弄出太大的动静,外面的人也看出不来。

    谢嫣既不是三步并作两步两步冲了过来,“儿子,你有没有伤到?竟然流血了,快跟妈妈去医院。”

    蔚薄辰愤怒的甩开谢嫣的手,“妈,你能不能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舒淑的伤的这么重你难道没有看见吗?”

    谢嫣有点傻眼,在她眼里一直配不上蔚薄辰的舒淑竟然是一位修仙者……,那是她根本就没办法触及的地方,她有些无措,却倔强的说道,“你是我儿子,难道我不心疼你,先心疼舒淑?”

    蔚薄辰气的不行,正要说话,上官苏牧却说道,“这位夫人,你儿子只是外伤到不是大事,只是舒淑的情况就很不好,劳驾让开,我要带她回去诊治。”

    看着一派气质飘然如仙人一般的上官苏牧,谢嫣忽然就有种自行惭愧的错觉,她张了半天嘴才说道,“我认识x医院的院长,他是这里最好的医生。”

    上官苏牧有点奇怪的看了眼谢嫣,那意思似乎没办法理解谢嫣的想法……,也是,舒淑伤医院怎么能治呢,傻瓜都看得出来这不是两回事。

    蔚薄辰脸却红了,他觉得从来没这么丢人过,要不是担心舒淑的伤势,他真想上前把自己的妈塞进屋里去,“妈,你别就别参合了,没事话就先回去吧。”

    就在这时候,舒淑又吐出一口黑血出来,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有种衰败的迹象,蔚薄辰肝胆俱裂,朝着上官苏牧说道,“道长,你快救救她!”

    上官苏牧从袖子里拿出一瓶白色瓶子,倒出几粒白色药丸送入舒淑的口中,见她吃掉才说道,“来不及了,去给我找个房间。”

    “我知道四楼有个地方可以。”忽然有个人插话道,众人朝着那声音一瞧,竟然是一脸担忧的谢冉。

    这时候就大家都不废话,等进了谢冉的说的房间,上官道长放了一个结界,把舒淑放在床上,仔细的查看伤口,好一会儿……,上官苏牧脸色不郁的走了出来。

    上官苏牧看着几个焦急的面孔,最后把目光定格在蔚薄辰身上,“魔气已经侵入到五脏六腑,丹田满是魔气。”

    蔚薄辰捏紧了拳头说道,“有什么办法,只要能救舒淑,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上官苏牧露出几分为悲怜的神色,“一命抵一命。”

    现场死一样的安静,蔚薄辰却毫不犹豫的笑了笑,“我来,道长告诉我怎么办就好。”

    上官苏牧动容的点头,“你先跟我进去。”

    就在这时候,一直跟过来的谢嫣忽然就拽着蔚薄辰的手,她带着恐慌的表情,“儿子,你要干什么?”

    蔚薄辰,“救舒淑。”

    “你没听见刚才道长说一命抵一命?你不要命了?”谢嫣的语气相当的慌乱。

    “知道。”蔚薄辰回头看了眼谢嫣,带着抱歉的语调说道,“妈,我对不起你,今后不能孝顺你了。”

    “不……不!”谢嫣死命的拽着蔚薄辰的手就好像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儿子,你听我说,肯定还有别的办法!”

    “没有,如果有,上官道长又何必这样。”蔚薄辰斩钉截铁的说道。

    “儿子,你有必要为了那个女人……,我不许你去!”谢嫣毅然的拦在了蔚薄辰的前面。

    蔚薄辰怒道,“妈!”

    “我应该也可以吧?”忽然间,一直没有说话的谢冉插嘴道,说道这里见众人都朝着自己看过来,毅然的说道,“让我替蔚薄辰去。”

    谢嫣简直快疯了,一会儿是自己的亲儿子,一会儿是自己的亲弟弟,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什么时候他们可以为了她这么的不顾生死,她忍不住喊道,“你们两个都不许去!”

    “姐,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心里有数!”谢冉冷静的说道。

    “你们两个都疯了!一命抵一命,那是去死!不是去玩!”谢嫣倔强的摇着头。

    “妈,我就问你,要是躺在里面的是爸爸,你管不管?”蔚薄辰忍不住说道。

    “她怎么能和你爸爸相比?”

    蔚薄辰眼神肃穆,“妈,在我眼里,舒淑就是那么重要,你要是在这么拦着下去,万一舒淑出个什么意外,你一辈子也别想见到我了。”蔚薄辰说道这停顿了下,决然的说道,“你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道长,我们们走吧。”

    谢嫣颓然的坐在地上,看起来伤心至极。

    “等等。”谢冉拦住去路,“我说我去。”

    蔚薄辰哼了一声,“凭什么。”

    谢冉,“……不凭什么,我不能看着你死。”

    “不需要!”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吊儿郎当的蔚蓝玩笑一般的说道,“你们别争了,我才合适。”

    “你?”

    “你?”

    蔚蓝露出自以为最潇洒的笑容,“怎么,你们就行,我怎么不行了?”

    蔚薄辰愤怒的说道,“这时候你还开玩笑。”

    蔚蓝的表情立即变得严肃,他拔掉鼻孔内的纸巾,没有阻挡,鼻血又一点点的流了出来,他淡淡的说道,“也让我为她做点什么吧。”

    蔚薄辰,“……”

    屋内忽然又安静了下来,谢嫣眼睛却亮晶晶的,“让他去!”

    蔚薄辰怒道,“妈!”

    这时候,上官苏牧无奈插嘴道,“不要争了,这件事蔚薄辰最合适。”

    三天后,玉梅山。

    一个女子穿着白色袍子,迎风站在路口,身旁穿着月白色的道袍的道士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要去?那琼山派可不是闹着玩的,特别是杨玄奕那个人,号称冷面阎王,真是水火不浸,铁石心肠,当初他师父受伤,都没有能让他拿出一滴的……,一不小心暴露你的本意就会被诛杀掉。”

    舒淑毅然的点头,“薄辰还躺在水晶棺里,我一定会弄到的。”

    上官苏牧叹了一口气,一派温婉的说道,“如果是别的东西,我这里倒还能想办法弄到,可惜……”

    舒淑转过头,看着上官苏牧笑道,“道长,您已经尽力了。”

    上官苏牧轻轻的拍了拍舒淑的肩膀,温声道,“速去速回,路上小心……,实在不行就不要勉强了,回来再想办法。”

    舒淑却摇头,“没有办法了,只有这条路,道长,我走了。”

    看着舒淑踏着飞剑,摇摇晃晃的在半空中飞行,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上官苏牧的眉头没有舒展开过,喃喃自语道,“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