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我的世界*3

【书名: 走丢的乱步大人 20、我的世界*3 作者:幼儿源氏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动力之王末世之人生赢家攻略极品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乱步一大早就去见了森先生。

    森先生并没有对乱步失踪的原因进行询问,反倒是乱步一个劲地说起了自己在平行世界的所见所闻,谈起那些同名的文豪,他甚至还能凭借出色的头脑随口复述出几段符合人设的台词来。

    既然是在森先生面前,乱步自然提到了《舞姬》,这篇文章中提到了森先生的异能人形体爱丽丝,虽说里面描述的爱丽丝和异能力完全无关就是了。

    “所以说,另一个世界的爱丽丝就是被林太郎欺骗了感情的可怜舞女吗?因为女孩子的地位不如即将到手的权利,所以被林太郎随随便便抛弃掉了……”金发碧眼的洋装女童越想越气,一脚跺在了森鸥外的脚背上,痛得黑发男人倒吸一口冷气。

    “林太郎渣男!”

    被自己的异能人形体骂作是渣男,森鸥外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神情,软着嗓子为自己辩解道:“不,爱丽丝酱,那不是我,你要相信我……”

    “就是你,平行世界的林太郎一点都不负责!”爱丽丝跳着脚大声指责道,活像是面前的男人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被指责的那一方则没有丝毫不耐烦,挂着讨好的笑容,好声好气地说着话。

    如果被下属看见了这一幕,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威仪怕是保不住了,但和森鸥外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乱步早就习以为常,他甚至还提醒爱丽丝:“森先生不就是这样吗?”

    为了更高的利益和未来,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只是和一个外国舞女的羁绊而已,虽然抛下这段感情离开时会很抱歉,乃至于日后回忆起都愧疚不已,但必要时还是干脆利落地斩断了。

    在这方面,森鸥外比任何人都要决绝。

    “渣男!混蛋!真讨厌!”

    “你越骂他,越兴奋,还是省省吧。”

    爱丽丝被乱步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有些恶心了,气鼓鼓地瞪了森鸥外一眼,拎着裙摆跑出了办公室。

    这之后,男人才收敛了刚才那副傻爸爸嘴脸,恢复往日运筹帷幄的首领作态。他坐在办公桌后面,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交叉着摆在胸前,嘴角噙着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

    “乱步君——”

    乱步像是被班主任喊进办公室说教的坏孩子,抬手捂着耳朵,一点也不想听森先生说话:“为什么不去问太宰呢?这次都是他的错吧,根本不关我的事。”

    他什么都没有做就莫名其妙去了另一个世界,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乱步可以断言他这次失踪的原因一定出在太宰身上。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穿梭空间,而太宰居然有办法把自己找回来,这不是很奇怪吗?太宰的异能力是异能无效化,可不关穿越世界的事。

    当然,太宰不可能想害他,故意把他弄丢又急急忙忙地找回来,这不符合逻辑。

    乱步把零零碎碎知道的信息整合了一番,能够确定的是太宰身上有一样关键性的道具,可以令平行世界出现交织,极不稳定,连他自己都掌控不了。定向传送通道至多传送两人,且使用时需本人持有道具在场,其他功能未知。

    太宰是个谨慎的人,这么不稳定的道具为什么要拿出来使用呢?是有什么情况不得不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乱步一回来就和太宰打了个照面,原本不甚清晰的真相就已经明明白白地摊开来放在他面前了,太宰的行动已经给出了足够多的暗示。通过他的“欢迎仪式”,乱步已经意识到了太宰想要做什么,但由于缺乏关键信息,他暂且不清楚太宰的合作对象是谁。

    所以,他对森先生的回答是——

    “不要问我,我不清楚,就是这个样子。”

    森鸥外否认:“我并不是想说这件事,太宰君已经说过了,这次的失踪只是一个意外,我也没有责备乱步君的意思。”

    乱步一点也不给他面子,直接就说:“森先生明明就是想问这件事。你不相信这只是个意外,还牵涉到了敌对的势力,更怕太宰想在内部做什么,毕竟拥有那样的道具不是吗?我之前就说了,不用管太宰,他才没那个心思,当首领多忙啊……”

    “咳。”森鸥外轻咳一声,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道,“我当然是信任乱步君的。”

    可你不相信太宰。

    乱步撇了撇嘴。

    森鸥外不再继续揪着这件事不放,转而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想当年,我第一次遇到乱步君的时候……”

    眼看着中年男人要往事重提,乱步第一时间打断了他的话,扬起声音说道:“是呢!又到了国会议员大选的时候了,森先生改变主意了吗?”

    “……”

    森鸥外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在森先生面前,乱步不想对一件事多说什么的时候就会故意提起选举的话题,倒不是说新上任的总理大臣下定决心要对港口黑手党做什么,不想提起这件事的也就只有森先生自己而已。

    这件事还得说回十几年前——

    乱步只是个刚从警察学院辍学、找不到正经工作的十五岁青少年,森鸥外也只是一名不修边幅、无照经营着小诊所的普通医生。

    谁都想不到日后这两人会成为里世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大多数人只知道首领和干部的关系好,却不知道他们的因缘可以追溯到如此久远之前。

    两人与其说是收养关系,实际上也没去市政厅正式登记过,不算是标准的养父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像是互惠互利的搭档。

    森鸥外为乱步提供生活便利,乱步协助他业余情报工作,两人相处得也还算和谐。

    当然,乱步没想象中的安分。

    本身就处于鸡嫌狗厌的年纪,怎么可能安分得下来。同龄人应该在学校里玩着中二的那一套,乱步自然也没逃过这个特殊的时期。

    不过,他表现得更为特殊一些——

    某天,乱步突然指着电视对森鸥外说道:“在那里的应该是森先生才对。”

    森鸥外那时正在稀里呼噜地吃着泡面,他茫然地抬起头,露出一张胡子扎拉的中年男人颓丧脸,一副没搞清状况的样子:“什么?”

    接着,他看清了电视上的画面。

    那是新上任的首相向天皇述职,天皇陛下雍容华贵地坐在主位上,下面是身着传统服饰的侍官,还有屏幕上正板着脸发言的内阁总理大臣。

    森鸥外第一反应是乱步已经知道他曾经从业于军政,毕竟自己在部队里搞了不少事,要是被抖出去还真不好判断是好是坏。

    没人喜欢被人看穿过去,森鸥外也是。

    见森鸥外沉默不语,乱步转过身,神情严肃地询问他的意见:“森先生难道不想当天皇吗?”

    森鸥外:“……?”

    天皇?

    什么天皇?

    坐在椅子上快睡着的那位天皇陛下?

    他发现乱步的意思和自己所想的有所差距,在乱步眼里,天皇或许和假面骑士差不多吧。

    “不想,天皇是要血统的吧。”森鸥外回答。

    同时,他在心中不免有些轻蔑地想道,天皇也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的傀儡罢了,传说是天照大神的后裔,实际上既非神明,又无实权,一举一动都得遵循皇室清规戒律,为什么要想不开成为天皇呢?

    “这样吗?真麻烦,居然还要血统啊……”乱步抓了抓头发,缺乏常识的他并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令人吃惊的话,仿佛国家象征是他想换人就换人的存在。

    过了一会儿,森鸥外都以为他要放弃这个话题了,乱步又开口追问道:“那内阁总理大臣呢?好像比天皇地位低的样子,但应该很受人尊敬吧?森先生有意向吗?”

    “……才不要呢。”

    如果再早几年遇到乱步这样有用的助手,森鸥外可能还会有这个想法,但现在他已经知道想做出变革,光靠上面光鲜亮丽的政客是不行的,具体要怎么做,他还需要从长计议。

    乱步有些苦恼地撑着下巴思考道:“可是我想让森先生被其他人尊敬啊。”

    “为什么呢?”

    “上次那群人来看病,没给钱不说,还把森先生狠狠揍了一顿,真是太过分了!”

    森鸥外欲言又止。

    他除了医生这个职业以外,还兼顾了情报贩子。

    乱步所说的那次,森鸥外考虑到对方有把柄在自己手上也不敢怎么样,为了套取更多的情报,被绑起来的时候他才没有使用异能力进行反击。只不过他没想到对方都是群莽夫,丝毫不顾及后果把他按在椅子上揍了一顿。

    在尚且稚嫩的乱步看来,森先生被暴打的画面大概是农夫与蛇真人版,好人没好报的典范——情报归情报,来看了病总不能不给钱吧?

    “如果能够站在那个地方,就没有人敢对我们做什么了吧?”乱步说。

    他这番话说得太理所当然,直白到摆出去都会被人嘲笑不知道天高地厚。实际上那个位置也没有想象中的可以让人为所欲为,反倒是受制颇多,但森鸥外还是听出了乱步想表达的言外之意。

    医生伸手将稍长的黑发推到耳后,还是那张带着胡渣的脸,但眼神却变得不一样了。

    “没错,这就是权势带来的好处。”他对乱步伸出了手,“虽然现在还在筹谋之中,但有乱步君的帮助,我迟早……”

    “当上内阁总理大臣?”乱步接口道。

    “……那个、乱步君?”

    乱步已经无视了森鸥外的意向,开心地说了下去:“我当然会站在森先生这边,不过我对选举的事不是很了解啦,助手要怎么做?森先生的巨幅照片和宣传车都得准备好,再去山下公园公开演讲,现在的选民会喜欢森先生这种类型吗?”

    森鸥外:“……”

    都说了对首相那个位置没兴趣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走丢的乱步大人相邻的书: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主角都想踩着我上位穿去史前搞基建求你别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