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迷路第一站*1

【书名: 走丢的乱步大人 1、迷路第一站*1 作者:幼儿源氏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末世之人生赢家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动力之王     毛利兰初见江户川乱步是在车站。

    该如何形容呢?

    应该说蛮引人注目的吧,一眼就能看出他和来往行人的不同,甚至有些和世界格格不入。

    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半躺在站台旁候车用的座椅上,他靠着椅背,头往后仰着,眼睛惬意地眯成一条缝,神态像一只晒太阳的黑猫。

    明明穿着一身足以上得了宴会的考究正装,却被主人歪七扭八的姿势给祸害得一塌糊涂。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马甲的外面,浅灰色的马甲下方还露出一截皱巴巴的衬衫衣角,至于他的外套——那件一看就很昂贵的黑色大衣被他随意卷起来当成了坐垫,过长的衣摆落在地上,一只皮鞋还踩在了上面。

    毛利兰不禁多看了两眼。

    如果贸然上去提醒对方,“您的衣服掉地上了,而且您还踩着它”,这样是不是有些太突兀了?不过对方似乎没有珍惜衣服的意思,自己也不需要多此一举。

    她收回目光,安静站在黄线后等待列车进站。

    “姐姐。”

    小小的声音响起。

    毛利兰低头看去,一名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正仰着头怯生生地看着她。

    小女孩戴着毛茸茸的兔子耳罩,穿着浅蓝色幼稚园的制服,背后还背着一只淡黄的小书包,十分可爱。可能是因为家长走开了,把行李交给孩子看管,她怀里还抱着一只深色的防水袋,看起来有些分量,光是抱着就很吃力。

    毛利兰蹲下身去,和小女孩平视,放柔了语气询问道:“怎么啦?是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吗?”

    小女孩有些迟疑,并没有立刻回答。

    隔了两秒,仿佛是收到什么警示似的,她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眼眶里蓄起了泪水。

    这个反应显然不是走丢儿童该有的。

    父亲是侦探、青梅竹马也同样是侦探的毛利兰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可她并不能确认情况,只是低头凝视着小女孩怀里的防水袋。

    她没有轻举妄动,缓缓开口:“需要帮忙吗?”

    小姑娘看着她,眼泪簌簌地往下淌,但她并没有大喊大叫,像是被设定成说出固定台词的玩偶,一字一句地复述着别人的话:“请帮我拿一下包。”

    她说出这句请求后,脸上最后的一丝血色都褪去了,紧闭嘴巴不再多说一个字。

    联想到最近爸爸提及的多起爆炸事件,未被抓住的主谋,以及犯罪者习惯使用水银柱作为引线,自己大概也不幸地遇到了最糟糕的状况吧。

    面前的小女孩只是个被控制的信使而已,如果自己不接下来,会发生更恐怖的事也说不定。

    毛利兰冷静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防水袋。

    “滴答。”

    在那一瞬间,她听见了机械启动的声音。

    ——这才算做是正式开始。

    小女孩交出包裹之后就立刻捂着兔子耳套跑远了,钻进人群很快不见踪影。

    毛利兰双手捧着防水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她要乘坐的列车进站停留了一会儿,又很快按照时刻表驶离站台。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可她绝不能出什么差错。

    冷静下来——

    这种情况下,贸然向路人求助很容易造成骚动,而手上的炸/弹稍有不慎就会立刻爆炸。她能求助的人选居然只剩下躺在椅子上的那个青年,因为他目击了全过程,只要拜托他……

    “先生。”她尽量不让胸膛起伏影响到怀里的东西,小声地呼唤道,“这位先生?”

    青年仰着的脑袋动了动。

    毛利兰再次出声寻求帮助:“先生,请帮帮我,去通知车站的警官这里有危险。”

    青年把脸转向了她,依旧眯着眼睛,明明知道面临着怎样的危机,表情却依旧事不关己似的。

    “你是在求乱步大人我吗?”

    他拖着长调,慢吞吞地问道。

    那股违和感又来了。

    要不是这个青年没有做出回避爆炸的举动,毛利兰甚至要怀疑对方就是幕后主使,她听爸爸分析过真正的犯人一直在逃,从没出现在爆炸现场。

    可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正常人面对恐怖袭击居然没有表现出丝毫惊慌?

    一时间,毛利兰有些犹豫要不要向他求救。

    可她确实没办法保证能平稳地捧着这个去找值班的警官,而别人发现自己的异常过来帮忙的可能性太低了。再过一段时间,她捧着包的手肯定会不受控制地颤抖,更别说还有定时器引爆了。

    “唔,好麻烦,实在不想管啊……”

    青年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稍长的发尾凌乱地翘起。他收起腿,盘腿坐在椅子上,孩子气地摇晃着上半身,似乎单纯地在为一件麻烦事而糟心。

    “不过——算了!”

    像是小孩子突然改变主意那样,青年轻巧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皮鞋落在地砖上发出“啪嗒”一声响。他的走姿有些懒散,却没有半分迟疑地一步步往危险源走了过去。

    “如果你可以给乱步大人买零食的话,乱步大人就帮你一次。”青年凑到手捧炸/弹的女高中生面前比了一根手指,一直眯着的眼睛睁开了,那是翡翠般剔透的绿色,冷光莹莹。

    “乱步大人饿了,所以特别优惠一次。”他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商量道,“怎么样?很划算吧,这个交易。”

    用一个报警电话换取零食。

    ——这就是交易内容吗?

    太过玩笑的交易令毛利兰怀疑对方是在耍她,不过都已经这种危急时候了,也没有计较的必要。

    “我同意,请去找警察吧。”

    青年闻言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很快拨通了报警电话,冲着那头简明清晰地报出了地点和事件。

    毛利兰吃惊地瞠大了眼。

    那是她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青年拿走了,而且手机有锁屏密码,他是怎么打开的?

    青年对此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挂掉电话,理直气壮地把毛利兰的手机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接下来——”

    他打开了防水包。

    电子屏幕上红色的数字以倒计时的状态跳动着,透明外壳旁还有一小柱水银,只要一摇晃,他们两个都能被炸上天。

    “您会拆弹吗?”毛利兰的声音有些颤抖。

    “完全不会哦,拆弹不是我的工作。”青年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他无知觉地说着最危险的话,“不过嘛,这种东西稍微看一下就……”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危险品动手动脚。毛利兰不敢动弹,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任由他东摸西碰。

    十分钟后,车站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警方已经在外面拉起了警戒线,疏散了车站里的人群。没过多久就有全副武装的排爆专家进来了,他们谨慎地观察了一会儿现状,不太确定为什么还有一个普通人站在这里。

    “好慢啊,你们。”黑发青年不分场合地责备了一句,“有人去抓那个乘警了吗?不然排爆失败了的话,乱步大人可要生气了。

    “什么?”排爆组面面相觑。

    “一定去了吧。”他又自言自语道,随后对毛利兰露出一个笑容,“乱步大人说的话不会有错,交易达成之后,记得兑现承诺。”

    他说完便拎着自己的黑色风衣外套,大大咧咧地绕过排爆组往外走。其他人也没有理由拦住他,只能目送青年离开车站。

    拆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尤其是像这样的水银炸/弹,稍微倾斜一下角度,水银杆发生倾斜就会导致爆炸,它甚至还加了定时装置作为双重保险,显示屏上的一分一秒都在提醒死亡将至。

    负责拆弹的人员神情凝重,防爆服下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打湿。

    他更佩服的是那位女高中生,过了这么久还能维持一个姿势纹丝不动,这不光是体力上的消耗,更是精神上的斗争。

    ——不行,时间不够。

    已经从事拆弹作业十年的田中先生在心中做出了理性的判断。

    最后半分钟,他看向那位女高中生。

    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眼中却没有怨恨,只是蓄满了泪水,小弧度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田中先生默然。

    他放下手中的激光仪器,往后缓缓退去。

    倒计时十秒。

    所有人都不认为那个女高中生能活下去。

    周围是寂静的。

    等待着最后献给死亡的礼炮。

    可是——

    十秒钟过去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

    计时器自发停在了00:00:01的位置上。

    还没等他们搞清发生了什么,外面就一阵骚动。

    “兰!”

    从车站通道入口处跑进来一名神色焦急的小胡子中年男性,他不顾排爆组的阻拦,甚至还利索地掀翻了一个拉住他的警官,直接冲向了女高中生。

    “爸爸?”

    毛利小五郎三两步就跑到了面前,竟然不管不顾地一把夺过女儿手中的炸/弹!

    “啊!”毛利兰不禁惊呼出声。

    定时装置虽然停下了,但水银杆并未被拆除,她维持了半个小时的平衡就在这一瞬间被打破。

    “快趴下!”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

    防爆组下意识集体趴在了地上,姿势十分标准。

    死一般的寂静。

    毛利小五郎一脸怒容,把那个防水包扔得远远的,完全不顾它到底会不会爆炸——事实上,它也确实没有发生爆炸,水银杆仿佛失去了引爆的作用。

    毛利兰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愣愣的。

    “已经没事了吗?”

    “主犯已经被抓住了,炸/弹也不会爆炸,不要害怕。”毛利小五郎在心中再次痛骂了一顿那个该死的乘警,他把女儿揽进怀里安慰,“别怕,我们可以回家了。”

    “……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走丢的乱步大人相邻的书: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主角都想踩着我上位穿去史前搞基建求你别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