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二百三十五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38、第二百三十五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虽然对于接下来解除封印的行动很是头疼, 但调查员们感觉自己终于触摸到了主线, 不得不硬着头皮按照剧情安排继续往下走。

    正好, 他们现在就处于一个封印地点——葛宗年的宅邸, 恰巧葛宗年还不在,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简直不能更加适合调查员们寻找封印。

    按照米尔克神父的描述,封印点是一种中心插着木锥的诡异符文。调查员们分配了一下调查区域, 便扔下了依旧处于昏迷中的奥古斯,开始四处的翻箱倒柜。

    由于是第一次寻找封印, 调查员们都颇为抓瞎, 找起来也没有什么目的性, 简直就像是四只无头苍蝇,甚至连床底、沙发底部都趴下来看了好半天,生怕错过一个角落。

    然而,哪怕是如此地毯式的搜寻,当奥古斯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 调查员们却依旧一无所获。

    众人重新聚集在客厅中, 大略将发生的事情对奥古斯讲述一遍, 然后继续烦恼封印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已经将整个宅邸翻遍了, 压根没有看到类似的东西。”梁玉很是丧气。

    “不, 有一个地方我们还没找。”刘茂金摇了摇头,将视线投向了某个方向。

    随着刘茂金的目光,调查员们纷纷看了过去, 正看到冉文宇卧室隔壁那扇紧闭的房门。

    毫无疑问的,葛宗年是一位大方的主人,并不限制调查员们在宅邸中活动,只是有一个地方却并不在此之列,那就是葛宗年的卧室。

    卧室,是一个极为私密的地方,不许客人随意进出也是理所应当的。调查员们先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如今想来,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封印地点。

    刘茂金站起身,走到葛宗年卧室门前,扭动了一下门把手,语气毫不意外:“果然,这里上锁了。”

    调查员们纷纷围拢过去。刘倩倩搅了搅手指:“那个,要不我来试一下?我的角色会业余级别的开锁。”

    听刘倩倩这样说,调查员们让开位置,供刘倩倩操作。

    kp:【锁匠技能检定:刘倩倩,30/51,失败。在你的摆弄下,门锁毫无反应。】

    调查员们:“………………………………”

    “果然,业余级的锁匠技能还是太低了些。”刘倩倩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我们去冉的房间看看。”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又被塞了一大堆新进展的奥古斯还有些晕晕乎乎,此时突然开口建议。

    看众人疑惑的望向自己,奥古斯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推开隔壁冉文宇的卧室,然后快步走到和葛宗年卧室相邻的墙壁前。

    看着奥古斯的行动,冉文宇有些恍然:“你觉得,这面墙上有暗门?”

    在继承者那个模组里,冉文宇和奥古斯就在类似的墙壁上找到了一扇通往密室的门,所以冉文宇立刻反应了过来,同样上前帮忙。

    “对,一般来说,男主人卧室的隔壁,就是女主人的卧室,两者之间有门联通。夫妻关系不好,这门一锁,就是两个独立的空间,而如果夫妻关系融洽,它便能成为一种夫妻间的小情趣。”奥古斯如此回答,并没有注意到冉文宇顿时变得格外精彩的表情。

    很快,就连侦查技能都不必使用,奥古斯便在墙壁上找到了一扇隐藏在壁纸花纹下的门。

    握着门把手,奥古斯轻轻一扭,只听到一声轻微的“咔哒”声,门应声而开。

    这下,别说冉文宇了,其余调查员们也同样露出微妙的神色,纷纷将视线投向了冉文宇。

    冉文宇:“………………………………”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跟葛宗年没有任何特殊关系!最起码在这个模组里,我还是清清白白的!

    深深感觉自己被冤枉了的冉文宇差点想要来一个失意体前屈,只能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kp。

    kp眨了眨眼睛,摊开手,然后歪了下脑袋,卖了个萌。

    就在调查员们想要进入葛宗年卧室搜查的时候,大门处突然传来了响动。做贼心虚的众人被吓了一跳,连忙将暗门关上,假装无事发生,纷纷出门迎接宅邸的主人。

    葛宗年正站在门口,摘下帽子、脱下风衣。见众人如此热情的迎接,他动作一顿,露出了一个友好又疑惑的笑容:“你们好,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葛宗年莫名其妙的反应,调查员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大,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所幸葛宗年再一次开口,给了他们一个恰当的话题:“你们做完礼拜了?没出什么事吧?”

    听葛宗年提起礼拜,调查员们顿时有话可聊了。灵感没有成功的刘茂金、刘倩倩和梁玉只是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而灵感成功的冉文宇和奥古斯却是亲眼看到了神灵的虚影。

    “太糟糕了……我都被吓晕了。”奥古斯揉了揉自己的金发,语气丧丧的,“不久前我才醒过来,整整昏迷了四个小时!”

    葛宗年露出了同情的眼神,然后看向冉文宇。

    冉文宇耸了耸肩膀:“我倒是还好,虽然同样被吓了一跳,但我的意志力还是比较高的,成功挺过来了。”

    葛宗年有些意外的看了冉文宇一眼,似乎有些没料到在乖巧柔弱的外表下,冉文宇竟然还有着一个强大的灵魂。

    既然调查员们都神志清醒,情绪上也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葛宗年便放下心来,不再过多询问他们做礼拜时的遭遇。

    而在宅邸主人回来后,调查员们也自然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前往卧室搜寻,毕竟葛宗年卧室的隔壁就是他最经常停留的书房,一个不慎,就会曝光整场行动。

    于是,接下来的整整一下午,葛宗年一直呆在书房内读书,调查员们则心急火燎的等待着时机,然而等到晚餐时间来临,他们也没有找到恰当的潜入机会。

    “难道我们就要这么被动的等下去吗?万一明天葛宗年也一直在家可怎么办?”吃完晚餐,调查员们又聚集到了奥古斯的房间内,颇为头疼的商议接下来行动。

    “我们有五个封印需要解除,虽然这个模组并没有明显的时间限制,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安,最好速战速决。”刘茂金眉头紧锁。

    “是啊,对于住在宅邸里的我们来说,这应该是最容易解除的封印了,但我们现在却一无所获,其他封印更是想都不用想了。”梁玉叹了口气。

    听着队友们丧气的哀叹,奥古斯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紧盯着冉文宇,若有所思。

    冉文宇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看我干什么?”

    奥古斯轻咳一声:“我……有个不知是否能成功的办法。”

    听到他这样说,调查员们纷纷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看向奥古斯,而奥古斯——却依旧望着冉文宇。

    冉文宇深深感受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整个人都警惕的炸了毛:“你要干嘛?!”

    奥古斯对他讨好的一笑:“只能拜托你小小的牺牲一下了。”

    冉文宇:???!!!

    一个小时候后,葛宗年从书房离开,进入卧室准备休息。

    又过了半个小时,穿着一身睡衣,被揉乱了小卷毛的冉文宇抱着枕头,敲响了葛宗年卧室的房门。

    很快,葛宗年就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冉文宇,他愣了一下,随即放柔了声音,温和询问:“怎么了?有事吗?”

    “就、就是……我有点怕……”冉文宇羞耻的整个人都红通通的,眸光闪烁躲避,完全不敢直视葛宗年的眼睛。

    葛宗年轻笑一声,抬手搭住冉文宇的肩膀,搂着他进入自己的房间,温言宽慰:“是因为今天的礼拜吗?”

    “是、是的。”冉文宇艰难的回答,抓紧了柔软的抱枕,“白天里没什么感觉,但晚上睡觉的时候,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出现礼拜时看到的宇宙星空和恐怖诡异的黑影,我、我睡不着。”

    “这是很正常的反应。”葛宗年笑道,拉着他坐在床上,“你的意志力很强大,所以比起受到身体本能保护而晕倒的奥古斯,你的头脑更加清醒,受到的影响也会更深。”

    冉文宇仿佛被安慰到了,终于对着葛宗年露出了一个羞赧又信赖的笑容。

    冉文宇的酒窝又甜又软,令人看着便心生喜爱。他穿着略微宽大的睡衣,露出了纤细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显得整个人越发娇小,卷发乱蓬蓬的、面颊红晕未褪,全然就是只乖巧柔软的小动物,毫不设防的袒露出软软的、毛绒绒的肚皮。

    坐在床上,抱着抱枕,冉文宇一双灵动的眼睛迅速打量着整个卧室,眼神天真又好奇。葛宗年并没有阻止他窥视自己的“**”,反而含笑着任凭他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甚至还在他的目光在某间东西上停留过长的时间后,主动帮他介绍解答。

    在主人的配合下,冉文宇迅速锁定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摆件,石质的金字塔上雕刻着繁复诡异的花纹,最上方的尖顶处插着一把精致漂亮的木质小剑。冉文宇假装爱不释手的把玩了一下,尝试着将剑从金字塔顶端抽出,但那两者却仿佛已然融为一体,不管冉文宇如何暗中用力,也依旧纹丝不动。

    不管怎么说,葛宗年宅邸中的封印总算是找到了,冉文宇今晚“夜袭”的目的也顺利达成。由于他们需要一直在葛宗年家中暂住,调查员们决定在找到封印后按兵不动,以免被葛宗年察觉到,打草惊蛇。

    既然葛宗年卧室和冉文宇卧室之间的暗门并未上锁,那么调查员们可以随时进入葛宗年的卧室解除封印,所以他们并不急于一时。而努力寻找葛宗年宅邸内的封印,不过是需要亲眼看一看封印真正的模样,以便为寻找其他封印积累经验。

    ——毕竟,他们可以一直待在葛宗年的宅邸内、自由的四处活动,但去了其他的封印地点,可就没有这样优越的条件了。

    既然达成了目的,冉文宇也不打算在继续逗留。他抓着枕头,眨巴着眼睛,满脸感激:“谢谢你,镇长,这么晚还来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害怕了……那,我就先回房间啦?”

    “这就要走?”葛宗年失笑,“你过来,难道不是要我陪你睡觉的吗?”

    冉文宇愕然瞪大了眼睛,差点脱口而出一个否定三联:“不、不是啊……”

    “如果不要我陪你睡觉,只是单纯来找我说说话的话。”葛宗年略微挑眉,带着几分揶揄调侃,“那你抱着个枕头干什么?”

    冉文宇张了张口,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先前,他被刘倩倩和梁玉合力塞了个枕头,美其名曰“这样看起来更加可爱,绝对让葛宗年无法拒绝”,冉文宇不明就里,看两个女孩子如此信誓旦旦,就天真单纯的相信了,傻乎乎的抱着枕头过来敲门——没想到……没想到枕头竟然还有邀请一同睡觉的意思?

    冉文宇头脑风暴了半天,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合情合理的抱着枕头的理由,而他的踌躇迟疑看在葛宗年眼中,就是小孩子被说中了心事,却又不好意思承认的羞赧尴尬。

    伸出手,顺了顺冉文宇乱糟糟的小卷毛,葛宗年好心的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径直将他拉上了床,揽在怀里。

    “安心,有我在,不用害怕。”葛宗年轻轻拍抚着冉文宇的后背,柔声哄劝着。

    冉文宇觉得对方是自己的男盆友,也没有太过抗拒,紧绷的身体很快柔软下来,甚至还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葛宗年轻笑一声,笑声中带着愉快和满足,伸手关上了床头的台灯。

    窝在葛宗年的臂弯内,感受着对方熟悉的气息,冉文宇微微扭头,看向同样侧躺到床上、正在一片黑暗中散发着轻柔微光的kp。哪怕明知道葛宗年也相当于kp,但他依旧还是有一种自己在左拥右抱、共享齐人之福的渣男的快感(?)。

    读出了小恋人的想法,kp不由莞尔一笑,倾身凑过来,在冉文宇的额头上印下一个亲吻:【两个我,不,是无数个我一起爱着你,开心吗?】

    “有点开心。”冉文宇实话实说,“但是在某个时候,我只要一个就足够了。”

    kp微怔,一时间竟没有跟得上恋人的车速。片刻后,他这才听懂了对方的暗示,嘴角勾起了愉悦的弧度:【这可由不得你。】

    冉文宇:“………………………………”

    ——俗话说“先撩者贱”,果然诚不我欺!作为最先开车的那一个,冉文宇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将脑袋埋进了葛宗年怀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等风来 小天使扔的地雷, 四月钖 亲爱哒扔的四颗地雷,洛川流沔 和 苏芫绛 亲亲扔的手榴弹,还有 般若罗迪克 土豪扔的四颗地雷+潜水炸弹=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