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二百二十二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25、第二百二十二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快穿之炮灰凶残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养老攻略山村名医大唐晋阳公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混元修真录[重生]     冉文宇睁开眼睛, 尚未看清周围的景致, 便被拥入一个强硬有力的怀抱。

    “好想你……”男人凑在冉文宇颈边, 黏黏糊糊的磨蹭着, 让冉文宇刚刚开始不善的表情骤然和软下来。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力度,让冉文宇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三天前的那个夜晚,温热逐渐蔓延上肌肤,他红着脸将男人推开, 恶声恶气:“行了,别撒娇, 肉麻死了!”

    男人垂头看着面颊红红的小恋人, 轻笑一声, 俯身在他眼睛上吻了吻,又在那故作恼火而紧闭着的嘴唇上流连不舍。

    冉文宇被他又亲又抱,终于忍无可忍,伸手将他的脑袋推开:“你能不能换一张脸!”

    男人愕然一瞬,无辜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英俊不凡、毫无瑕疵的面孔, 有点委屈:“这张脸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 但它是属于艾梁景的。”冉文宇神色冷漠, “我现在对艾梁景烦得很,不想看到他这张脸。”

    男人:“………………………………”

    男人一时间都有些哭笑不得, 十分想说一句“不管换几张脸, 那还是我,你这只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

    不过,看着心上人一本正经的闹别扭的模样, 他轻轻一笑,选择了纵容。

    “好呀。”男人微微弯腰,好脾气的询问,“那你想要见到哪一张脸呢?阿布勒?安菲尔?葛宗年?还是一张新面孔?”

    冉文宇眨了眨眼睛,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干咳一声:“你真实的模样,是什么样子的?就跟你前几次出现在模组里的时候那样,是一种透明的好像在流动的东西吗?”

    听到冉文宇询问,男人再度怔愣,随即,那双眼睛仿佛被瞬间注入了绚烂的花火,倏然炸亮。

    “你愿意看我以真实的模样面对你吗?”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似乎唯恐稍大点声,就会惊扰了这一场美梦。

    冉文宇被男人满含期待的眼神看得有点手足无措,语气也弱了下来:“就是、就是有点好奇。”

    男人眸光含笑,喜悦难以言表,因为他知道,这正是一个恋人开始接受他——接受真正的他的美妙的信号。

    没有再多说什么,下一瞬,男人的整个身体都开始虚化、透明,就仿佛是一副艳丽的人像画被洗去了各种色泽。同时,原本属于艾梁景的那张脸也出现了变化,他的头发拉伸、铺展,化为层层叠叠透明状的触须,五官越发精致虚假——那是超脱于人类的美丽。

    这还是冉文宇第一次看到kp在自己面前变身,此时看得目光都有些呆滞。因为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他并没有任何一丝恐惧的感觉,反而充斥着单纯的好奇。

    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这还是kp为了让自己的恋人看清,于是刻意缓慢延长的——如果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在人类眨眼的瞬间完成这一切。

    当然,虽然恋人要求看到真正的自己,但kp在卸去拟态后,依旧还保持着人形的面貌,毕竟恋人在努力接受自己,而自己也要循序渐进的给予对方接受的时间——保持着这样介于人类和非人类之间的状态,显然是最为合适的,既能让恋人确信自己不是人类,同样也不会受到太多来自审美观的冲击。

    在显露原本的形态后,kp并没有进一步靠近冉文宇,而是维持着半米左右的距离,眼巴巴的望着,一副既想要亲近,又担心会惊吓到他的模样。

    冉文宇有点无奈,心里却又泛着一丝丝的甜。他伸出手,在kp期待的目光中摸了摸他的面颊。

    入手是一种极其光滑的触感,有点像是水银,没有半点坑洼凹陷,温度比起人类的手心稍冷,却并不冻人,总之是一种非常有趣且舒适的感觉。确认自己并不讨厌这种触感后,冉文宇撤去了最后一丝顾忌,忍不住恶趣味发作,改摸为捏,掐了掐kp的面颊。

    随着冉文宇的扯动,kp那精致无暇的面孔也改变了形态,被冉文宇掐住的部位随着他的动作延展开来。

    所幸,冉文宇也没有跟自己过不去,并没有打算将面前漂亮的面孔捏的面目全非,在扯出一段距离后,他便松了手,好奇的看着那团被他扯出去的部位迅速回弹,转瞬间融入kp的身体,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嗯,有点q弹q弹的感觉。

    冉文宇觉得好玩,忍不住又扯了几下,而kp也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只是宠溺又无奈的放任恋人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作乱。

    随着冉文宇的动作越来越大胆,kp终于确认对方已经接受了真实的自己,他缓缓靠近恋人,像是一团没有骨头——哦,他的确没有任何骨头——的软体动物那般,整个儿趴在了冉文宇的身上。

    kp的身体并没有任何重量,所以哪怕像是一汪水般将冉文宇黏得紧紧的,也不会给对方带来任何的负担。他将脑袋重新抵在冉文宇的颈弯内,享受般眯起眼睛,感受着人类肌肤那令人愉悦的触感,幻化出的两只手臂也在恋人的后背处交叠,将恋人更紧的嵌入怀中。

    原本凝聚成的双腿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仿若蛇尾巴的模样,自大腿到脚踝,以一种紧密却并不强硬的力度将冉文宇缠住,还时不时摩挲勾缠一番。

    冉文宇差点被kp撩出了反应,不得不面红耳赤、手忙脚乱的将他从身上撕下来,推到一边——只可惜,kp的延展性(?)实在是不错,哪怕被冉文宇推出了一臂的距离,他那仿佛蛇尾般流动的下半身和宛若发丝的透明须状物也一直在冉文宇身上东卷一下、西缠一下,恋恋不舍的仿佛患了肌肤饥渴症。

    冉文宇嘴角微抽,警告般一把抓住一根透明触须,用力捏了捏,只可惜那小东西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仿佛以为自己被宠幸了,在冉文宇的指间勾缠得越发活泼,最后甚至在无名指的根部绕了个圈,形成了一个光滑的圆环,随后,那触须后撤,拉断了了与圆环的最后一丝牵扯。

    冉文宇怔愣的看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多出的光滑得宛若□□无缝的透明指环,忍不住神色怔愣。而那透明的触须却仿佛是完成了什么伟大的任务般,兴高采烈的不断晃悠着。

    冉文宇抽了抽嘴角,抬头去看kp,发现他依旧站在原地,神色温和的望着自己,眼眸中仿佛溢满万千星光和无限情深。

    捏着那根触须摇晃了一下,冉文宇语气纠结:“这些从你身体里长出来的小东西,难道有自己的思想吗?”

    “当然没有。”kp轻笑,没有一丝隐瞒的意思,“既然是从我身体里长出来的,那就是我的一部分,是被我完全掌控的。”

    “那……”冉文宇看着依旧在自己掌心活蹦乱跳、得意洋洋的触须,不得不心生感慨,“那你的内心还挺活泼。”

    kp弯起眸子:“谁让我喜欢你呢?求婚成功,自然是开心的。”

    没想到自己一着不慎,就被“求婚成功”,冉文宇愣了好半天,这才想起将戒指呆在左手无名指上的含义——这是婚戒。

    作为一只二十多年的母胎单身狗,冉文宇在见到艾梁景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谈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自然也不会去了解戒指的戴法和意义。他知道左手无名指代表婚戒,还是由于冉父冉母一直都这样佩戴,冉母还曾经在某次结婚纪念日中朝他炫耀过自己漂亮昂贵的戒指。

    “你这就算求婚成功?太敷衍了吧?”冉文宇一脑门黑线,抬起左手摇晃了一下,然后试图将缠绕在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那戒指竟然仿佛是活着的一般,紧紧吸附在他的肌肤上,无论冉文宇怎么撸、怎么拽,都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甚至还会随着冉文宇的力道改变自己的形态,哪怕被捏的只剩下扁扁一层,也依旧岿然不动。

    冉文宇:“………………………………”

    戒指:^_^

    kp:^_^

    跟一枚“戒指”斗智斗勇半天,冉文宇最终不得不认输,相当幽怨的看了眼笑眯眯的欣赏着这一切的kp。

    “……我感觉它是活的。”冉文宇忍不住吐槽。

    “对。”kp微笑着,扔下了一个惊天巨雷,“那就是我。”

    冉文宇:??????

    看着一脸茫然的恋人,kp耐心解释:“那是我的一部分,受到我的掌控,自然是另一个我。”

    仿佛是在印证kp的话语,冉文宇发现那“戒指”出现了变化,环着自己指根的部分变得极细,大多数“胶状液体”都凝聚在了一起,拉伸、延长,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人形。

    由于那体积实在是太小了,冉文宇不得不将左手放到自己眼前,这才勉强看清那正是一个小小的kp,与自己面前的kp一模一样,“他”正在对着自己微笑,还伸出手,仿佛是打招呼般轻轻招了招。

    冉文宇:“………………………………”

    冉文宇倏然将手缩回,震惊的看向面前的“大kp”。大kp微微一笑,轻轻颔首。

    “你能将自己分裂成多少个?”冉文宇毫不怜惜的将正朝自己打招呼的“小kp”按扁,强迫“他”重新变回一个安安分分的戒指,神情中相当的无语。

    “理论上说——”kp歪了歪头,“无穷多。”

    冉文宇深深感觉到了来自物种上的压制。

    “如果、我是说如果。”冉文宇强调道,“如果我接受了你,答应和你在一起,那么也会变成和你一样的模样吗?”

    “我无法确定。”kp柔和的注视着冉文宇,在经历了被恋人冷落的几天后,他已经充分接受了教训,不敢再对冉文宇有任何隐瞒,“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将人类、或者是将任何生命形态与我进行同化,因为我并不觉得这有任何必要。所以,我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和实验,才能确认哪一种才是最好的延续你生命的做法——当然,我也需要听取你的意见,如果你想要保留人类的躯体,我会向着这方面努力,而如果你希望变成另一种偏向于精神体性质的存在,也没有问题。”

    这个答案,冉文宇倒是可以接受的,不过他现在也无法作出决定,所以只能暂时将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反正,他还有数十年的时间可以用来思考自己的未来。

    扭过头去,冉文宇这才终于有了闲暇去观察四周,他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依旧还是上一次被拉入模组世界时所在的花圃。

    上一次,冉文宇满怀心事,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周围的景致,如今各种问题都差不多解决了,他这才意识到这里是那么的漂亮,宛若绚烂多彩的童话世界。

    “这里是哪儿?也是一个模组吗?”冉文宇不由好奇的问道。

    “对,这里也是一个模组。”kp随口答道,然后继续眼巴巴的追问,“你原谅我了吗?愿意和我在一起了吗?”

    冉文宇摸了摸嘴唇,努力压抑住想要上翘的嘴角:“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想玩模组。”

    kp:??????

    “如果这个模组我玩得开心了,那我就原谅你。”冉文宇大大的猫瞳看向kp,像是只骄矜的猫咪。

    kp:“………………………………”

    “怎么,不行吗?”冉文宇眨了眨眼睛,对于kp的沉默有几分疑惑。

    “这个模组……”kp迟疑着,试图寻找到一个妥善的词汇,“也许并不算友好。”

    冉文宇好奇:“那你为什么两次都将我带来了这里?”

    “因为这里风景好。”kp实话实说,“我觉得你来到这里,看到这样的景色,对我的态度也许能好一点。”

    “你越说,我越是想要玩了。”冉文宇天生就是好奇心泛滥的性子,还有些小小的倔强。

    kp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了小恋人的要求:“那么,我找几个人类来陪你玩。”

    听到kp的回答,冉文宇吓了一跳。作为一个玩家,他当然知道被kp拉入模组世界将是一个多么糟心的事情,并不想要因为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将拉无辜者下水——他本意是想要当成一个单人模组来玩的。

    然而,冉文宇却万万没有想到,kp的动作竟然这么快,他一个“等”字刚刚出口,便看到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男人金发碧眼、身材高大,英俊而极富有气质,一看就是上层阶级的成功人士。他微微蹙眉,对于自己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地点十分冷静,只是眼神里透着微微的意外——随后,他便和冉文宇对上了视线。

    “……嗨,没想到又见面了,奥古斯。”冉文宇尴尬一笑,抬起手,挥了挥。

    奥古斯的那张精英脸则在看到冉文宇的时候,突然崩了:“怎么是你?!”

    看到冉文宇那张漂亮的面孔,奥古斯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莫名其妙就顺风崩盘的恐怖经历——那简直是他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黑历史,哪怕是在现实里醒来,他还依旧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格外丢脸、狼狈不堪的梦。

    至于冉文宇这唯一一个知情者,则是奥古斯一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的存在。

    不知为何,一看到冉文宇,奥古斯就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要倒霉。

    就在奥古斯怀疑人生的时候,冉文宇也在心里不断怒骂狗kp的幺蛾子——冉文宇能够对奥古斯说,他是因为自己的男盆友想要讨自己欢心,于是被拎过来陪玩的可怜虫吗?

    当然不行!

    眨了眨眼睛,冉文宇一脸无辜:“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巧呢,不过大家合作过一次,再来一次,肯定会更加顺利的。”

    奥古斯总感觉这次的模组奇奇怪怪的,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但愿如此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模组打算搞个“全家福”,除了各位绯闻男友外还有以前的小伙伴。我最爱的就是奥古斯~其他还有建议嘛

    ==========

    感谢 卿休照、s君、阿舒、青枣里面有只虫!、宜笑、四月钖 六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贺今朝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吐词不清的牛扔、物理超度、卡帕多西亚1234 土豪们扔的火箭炮=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