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二百一十九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22、第二百一十九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炮灰凶残快穿之养老攻略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不死佣兵混元修真录[重生]     当冉文宇睁开眼睛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花圃之中。周围是各色的花朵争奇斗艳, 鼻端花香缭绕, 时不时还能看到彩蝶飞舞、听到鸟啼婉转。

    只可惜, 这样一幅人间仙境般的景色,冉文宇却根本无暇欣赏,他双腿一软,直接坐倒在了花丛之中, 压得花瓣迎风飘扬。

    冉文宇撑着身下柔软的草地,眼神有些呆滞, 他的大脑混乱一片, 现实里的记忆和模组中的记忆在此刻交汇融合, 令他的后背汗津津的冒着冷气。

    不等冉文宇整理出一个清晰的思路,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皮鞋。皮鞋被擦拭的纤尘不染,一看便知是低调奢华的高档货,随着冉文宇的视线逐渐上移,他看到了包裹在西装裤下的笔直强健的双腿, 看到了劲瘦有力的腰肢, 最后高扬着下巴, 对上了那张让他熟悉至极、又陌生至极的面孔。

    冉文宇不知该做出怎样的表情,只能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声音干涩又颤抖:“我该怎么称呼你?艾梁景?kp?安菲尔?葛宗年?阿布勒?”

    男人无奈一笑, 半跪下.身,与冉文宇平视:“我并没有人类所谓的姓名,你可以用任何你喜欢的方式来称呼我。”如此说着, 他伸出手,似乎是想揉一揉冉文宇的小卷毛,却被他抗拒意味十足的偏头躲开。

    男人也没有强求,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将手放了下来,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冉文宇,专注又诚恳:“对不起。”

    冉文宇的睫毛颤了颤,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现在的感受。

    恐惧、害怕,担忧、慌乱,不可置信,无法理解,同时又夹杂着一丝“果然如此”的尘埃落定。

    不得不说,经历了这么多模组的锻炼,冉文宇当真是成长了太多,他见识过太多无法为人类理解、不可名状的怪物,早已练就了一颗无论遭遇什么,都能冷静理智对待的大心脏。

    ——不就是谈得好好的男朋友,突然变成了非人类吗?这种情况,他在模组里见识得多了!更何况他也早已经经历过kp的告白,知道了kp对于自己的“爱”,现在只不过是“挡箭牌”和“射过来的箭”合二为一罢了。

    虽然心绪无比烦乱,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但冉文宇却觉得自己十分平静。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

    男人改变了坐姿,一副打算长时间深谈的架势:“我承诺过,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不过说来话长,你愿意耐心听我说吗?”

    “除了耐心听你说,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冉文宇语气冷漠。

    男人沉默下来,他窥视着心上人的表情,试图进入他的大脑,了解他此时的想法。只可惜,冉文宇的思维正处于放空状态,什么都没有去想、或者说,懒得去想。

    一无所获的男人心中更加忐忑,他倒是宁愿冉文宇对他发泄愤怒、委屈和恐惧,宁愿他歇斯底里的对自己大叫大嚷,也总好过这样一幅不知深浅、令人无从把握的状态。

    微微敛眸,男人尽量将声音放缓放柔了,委婉清晰的讲述起了自己的故事。

    他提起了自己的诞生,提起了自己在宇宙中流浪的经历,提起了自己辗转来到地球,对于人类的情感燃起了浓重的兴趣,提起了自己是如何构建出了被自己完全掌控的异次元——模组世界。

    说完了和冉文宇相遇前的经历,男人看着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的冉文宇,又开始叙述自己对于他“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的过程。

    冉文宇倾听着男人的讲述,表情时而古怪、时而复杂,他完全不知道,在自己经历的那些看似寻常的模组背后,竟掩藏着那么多的波涛汹涌,也完全不知道,他所认为的旁观者kp,其实也是局中人。

    了解到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魅惑,不断产生感情纠葛的npc们都是kp的一部分,冉文宇只觉得老脸一红,甚至不知该责怪谁才好。

    ——毕竟,魅惑npc的他自己的选择,虽然其中大多数都有kp在暗中推波助澜,但冉文宇却也不能否认,最终的决定者都是他自己。

    这样一看,就好像是自己先对kp下了手,东一下西一下胡乱瞎撩,将对方撩动了心,自己却又不认账,渣得不能再渣。

    但这能怪他吗?当然不能!魅惑npc,这难道不是跑团时的正常操作吗?谁能知道撩了npc,就相当于撩了kp?

    ——不,也不对,一般跑团里,npc们的确也都是由kp倾情扮演的……

    冉文宇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于是他决定放过这个“谁先动手”的复杂问题,专注于目前的状况。

    “那么,艾梁景呢?你以艾梁景的身份,刻意接近我?”冉文宇问道。

    这是他最为耿耿于怀的地方。倘若说模组中的感情纠葛,勉强能算是他和kp的“你情我愿”,那么冉文宇最受不了的,就是“艾梁景”的欺骗。

    自己因为做噩梦去看心理医生,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备受自己信赖感激的心理医生,反而是一切的罪魁祸首。丫的一边将他带进噩梦里蹂.躏.磋.磨,一边装出一副敬业嘴脸帮他治疗,简直将他耍得团团转!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最后,“艾梁景”竟然还有脸顶着重重罪孽追求自己,而自己竟然还被他追求成功,无论是初吻、初.夜还是一颗真心都心甘情愿的送了出去——冉文宇怎么想怎么窝火,当真要呕出一口老血!

    大概是这一层怨念实在是太过深刻,男人清晰的感受到了冉文宇的思维波动,忍不住心中一紧,原本便慎重的语气更加谨慎了几分。

    “一开始,我们的相遇的确是个意外。”男人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讨好的笑容,“在将你拉入跑团模组之前,我就在那里开设了心理诊所,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来到我的诊所,向我寻求帮助。”顿了下,艾梁景摊了摊手,“当时,我对你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好感,所以主动将你邀请了进去,在听说了你的困扰后,我也希望能够尽量予以你帮助,毕竟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如果你真的想要帮助我,就应该在那时候就中止将我拉进模组的行为。”冉文宇幽幽的反驳。

    男人的眸子心虚的颤了颤:“那个时候,我正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的时候,而且我也承认,那时的我是个自私的混蛋,我只会考虑自己的喜好,无法站在你的角度、考虑你的意愿。”

    冉文宇:“现在的你依旧是个自私的混蛋,不会考虑我的意愿。”

    男人沉默了,他觉得自己无法反驳,毕竟倘若自己否认了心上人的说辞,心上人转头就要跟自己分手,他肯定不可能同意,这样一来,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男人深吸一口气,面不改色的接过了这一口黑锅:“对,我一直都是个混蛋,现在也是。”

    冉文宇:“………………………………”

    “我是个自私的混蛋,所以我欺骗了你,一边享受着你在现实里对于我的依赖,一边享受着模组中你带给我的愉快。”男人继续自我剖析,“我开始越来越在乎你,越来越喜欢你,也越来越无法向你坦诚身份,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说了,那么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再一次伸出手,试探性的搭上冉文宇的膝盖,见心上人这一次并没有躲开,男人眼睛一亮。

    “后来,你跟我说,如果我在现实里有了真正喜欢的人,你就会退出并予以祝福,是真的还是假的?”冉文宇没有去管男人暗搓搓的小动作,再一次问出了死亡问题。

    男人刚刚扯出一丝笑容的嘴角僵硬了一下,沉思片刻,缓缓开口:“是真的,那时,我的确是那样想的,如果你真的爱上了另一个人类,我也不会强求。不过同样,我也对于自己现实里的身份很有信心,我觉得我的优势非常大,完全可以赶在其他人类之前,让你爱上我。”

    “就算我爱上了现实中假扮成人类的你又怎样!”冉文宇有些愤怒,“你想要骗我一辈子吗?!”

    “对。”男人诚实点头,“如果不是先前的乌龙,我的确打算一辈子伪装成人类。”

    冉文宇噎了一下,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男人的眼神黯淡下来,带着深深的叹息:“原本,我们可以结婚,像是一对普通的人类伴侣那般组成一个温馨快乐的家庭。我可以模拟出人类生命中的各个阶段,然后和你手牵着手,陪伴着你一同慢慢变老……”说到这里,男人的语气里满是遗憾和委屈,他原本已经计划好了所有,甚至开始对于那样的未来产生期待——却不料在猝不及防间、因为自己过于傲慢导致的低劣失误,将一切都毁掉了。

    “你认为,我会喜欢一辈子都活在欺骗之中?”冉文宇难以置信的低声问道。

    男人满是疑惑:“人类不是有句话说,‘欺骗一辈子,就是真实’吗?”

    冉文宇:“……那都是歪理邪说!”

    “好吧。”男人坦然的耸了耸肩膀,破罐破摔,“反正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欺骗你的地方了。”

    冉文宇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对方根本不是人类,哪里会知道人类这些复杂的心理?

    “既然你说你不会强求,那我现在想要分手,可以吗?”他声音冷淡,终于说出了男人最担心的问题。

    “此一时彼一时。”男人倔强的看着冉文宇,“我那时的想法,现在早已经改变了。”

    冉文宇:“………………………………”

    “那时,你还没有喜欢过我,我只是单方面的品味到爱情的滋味,还能克制着放手。”男人倾身,缓缓靠近冉文宇,“但现在,在和你确定恋爱关系后,我真正感受到了与另一个人相恋是多么美妙欢愉的感觉……”他压低了声音,语气格外诚恳,却又斩钉截铁,“对不起,现在,我已经无法放手了。”

    冉文宇和男人对视良久,最终,他将男人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扫开,然后蜷缩起身子,将脑袋埋进了双膝之间。

    冉文宇很沮丧,甚至都有点自暴自弃。他觉得,自己先前似乎是在走迷宫,四面八方都是可以逃出迷宫的出口,但他却偏偏自以为是的、精准的、找到了那条唯一通向死胡同的道路。

    如果他可以拒绝走捷径、拒绝魅惑npc的话,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在面对kp告白时,他可以坚守本心,而不是试图找个挡箭牌的话,他就不会落入kp的陷阱,那么快便被对方得偿所愿;如果、如果自己没有认为艾梁景不举,然后阴差阳错的拆穿了kp的骗局,那么他起码还可以自认为找到了最完美的伴侣,然后一无所知、开开心心的过完自己属于人类的一生……

    如此想着,冉文宇悲从中来,差点“哇”得痛哭出声,只觉得自己简直是太非了,每一步都恰好做出了最糟糕的选择。

    冉文宇觉得,上一个模组简直就像是一个不详预示,他扮演的角色拆穿了安菲尔的谎言,然后,便轮到真正的他被人骗身骗心了。

    冉文宇讨厌kp的戏弄,厌恶艾梁景的欺骗,却又偏偏记挂着他对于自己的好,记得那些恋爱中的甜蜜回忆,无法真正对对方横眉冷对,抹杀一切美好,然后发自内心的憎恨。

    曾经,冉文宇冷静的剖析过自己扮演的角色对于安菲尔的感情,最终将其定位为“爱恨交织”,那么现在,他对于kp和艾梁景的感觉,大抵也是如此了。

    眼看心上人可怜兮兮的蜷成一团,男人又是无措又是怜惜,轻手轻脚的将冉文宇揽进怀中,有些笨拙的安慰:“文宇,你愿意原谅我,和我在一起吗?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无论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冉文宇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满怀期望的男人,然后扯了扯嘴角:“不原谅,不愿意。”

    男人:??????

    冉文宇:“不和你在一起,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男人:“………………………………”

    男人缓缓吸了口气,语气又是无奈又是宠溺,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明知道,我不舍得对你怎样的。”

    冉文宇当然知道,所以他才会这样的有恃无恐。

    曾经,他恐惧kp的表白,就连拒绝也是小心翼翼的拐弯抹角,就是因为他对于kp完全一无所知,没有任何能够威胁反抗对方的方法,十分担心对方会恼怒生气,从而伤害到自己。

    但现在,和艾梁景谈了这么长时间的恋爱,甚至就连本垒都上了,冉文宇早就将艾梁景的底线摸得一清二楚,再加上对方刚才毫无欺瞒的坦白,将自己的来历过往交代的清清楚楚,完全将冉文宇放在了与自己同等的地位之上,这让冉文宇清晰意识到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知道无论自己怎样作,对方都会宠溺包容,甚至甘之如饴。

    既然是对方有错在先,也不敢做出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那么冉文宇的底气自然就足了。

    ——将自己耍得团团转,给自己造成了那么多烦恼与困扰,却还想要轻轻松松的跟自己谈恋爱,让自己原谅他?

    ——呵,门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和今天一上午,我都在跟审核小姐姐斗智斗勇,终于在中午解封了……痛哭流涕

    =========

    感谢 s君(x2)、阿天天、昨日、温暖、一壶倒、迷仙引梦。、雾隐、英俊酷炫的帅紫、易风、宜笑、koi 十位小天使扔的地雷,季落尘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吐词不清的牛 亲亲扔的火箭炮=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