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二百一十七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20、第二百一十七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小俩口一起下楼, 不到十分钟, 自己的儿子就独自回来了, 冉父冉母心中一紧, 偷偷观察冉文宇的表情,发现他并没有愤怒难过的情绪,反而有点小高兴,这才双双松了口气。

    ——没吵架就好, 万一刚刚见过家长就吵架闹分手,那可真是太晦气了。

    冉文宇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表现不正常, 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跟父母解释, 只能假装自己毫无所觉, 随意闲聊几句后便借口直播,回了房间。

    第二天早晨,冉文宇睁开眼睛,却并没有像是以往那样兴冲冲的起床约会,而是懒洋洋的翻了个身, 摸出了手机。

    点开艾梁景的头像, 翻看着过往的聊天记录, 回忆着那些的甜蜜美好,冉文宇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几分低落。所幸, 他还没有酝酿起更多的情绪, 便听到手机发出清脆的提示音,艾梁景的头像右上角新增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的“1”。

    冉文宇眼睛一亮,立刻点开对话。

    艾梁景:【宝贝, 醒了吗?】

    冉文宇暗暗感慨一声艾梁景将自己的作息规律掐得真准,随后抬手回复了消息。

    冉文宇:【醒了。】

    艾梁景:【今天要出来玩吗?】

    冉文宇:【你决定要跟我说了吗?】

    艾梁景那一边陷入了“输入中”的状态,良久,才回复了一句。

    艾梁景:【还没有。】

    冉文宇:【那我就不跟你玩,你什么时候决定了,什么时候再来约我。】

    艾梁景又沉默了半晌,然后发过来一张表情包。

    表情包上的小奶猫睁着大大的、水润润的眼睛,粉色的鼻头像是哭红了那般,让人单单只是看着就心软成一片。冉文宇盯着那张表情包,然后带入了一下艾梁景做出这样的表情,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又是甜蜜好笑,又是无奈叹息。

    然而,他最终没有再回复,而是关闭了对话界面。

    冉文宇知道,越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自己就越发不能心软,他必须要向艾梁景表明自己坚定的态度,不能继续惯着他这种把重要的事情憋在心里不说的臭毛病。

    人总是有惯性的,一次妥协退让,让对方讨到了甜头,就有可能发生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无数次。所以,冉文宇一定要将这种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冉文宇又恢复了曾经的死宅作风,憋在家里一步都没有出门。哪怕艾梁景无数次打电话发信息,撒娇卖好讨饶,冉文宇也依旧还是那一句话:不坦白,就分手。

    第一次和男友冷战,冉文宇其实还是很耐得住性子的,因为他知道艾梁景有多喜欢自己,如果自己不妥协,那么妥协的必然是对方——这大概就是被宠爱者的有恃无恐吧。

    不过,这段时间,冉文宇的情绪也并不算好。明明曾经的他是十分享受宅在家里的时光的,哪怕足不出户,也能为自己找到各式各样的娱乐,从来不会无聊。但现在,他却总觉得缺少了艾梁景,自己的生活变得格外空虚寂寞冷。

    小说字太多懒得看、动漫进度太慢懒得追,就连激烈刺激的竞技游戏都无法让他的注意力专注,甚至直播时长都是用经营农场的休闲游戏混过去的。

    冉文宇的模样,让冉父冉母格外的担忧,但谈恋爱难免吵吵闹闹,他们着实不好插手,看冉文宇情绪还算稳定,也只能放任了下去。

    然后,在三天后的早晨,冉文宇起床后接到了艾梁景的电话。

    “你出来吧,我决定要告诉你了。”他语气叹息,带着深深的无可奈何,“不过,我想要先和你在一起好好玩一天,这样一来,哪怕向你坦白后,你要离开我,也算是一场美好的回忆了。”

    听艾梁景这样说,冉文宇的鼻头微微有点发酸,甚至隐隐有点后悔自己这样逼迫艾梁景坦白自己身体残缺的行为。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冉文宇肯定不可能与艾梁景感同身受,所以他难免将一切想得过于轻松简单,只觉得自己不会因此而离开艾梁景,却没有站在艾梁景的角度去思考过他的感受。

    ——将自己结疤的伤口重新血淋淋的撕开,还要将这份丑陋展示在自己最喜欢的人面前,想必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吧。

    如此想着,冉文宇的声音也迅速软了下来:“好,我们在哪见面?”

    听冉文宇答应,艾梁景明显的松了口气,声音里也透出了一丝笑意:“我就在你家楼下。”

    冉文宇当即不再耽搁,迅速换了身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认认真真的打理起自己的外表,确认自己这些天宅在家里的颓废懒散全都消散一空,这才兴冲冲的跑向大门。

    “你去哪?”冉母正躺在客厅沙发上,抱着平板电脑追剧,下意识问了一句。

    然而冉文宇赶时间,连停都没停,只留下“见艾梁景”四个字,伴随着大门关闭的声音。

    冉母忍不住勾起嘴角,轻笑一声,扭头看向闻声从书房出来的冉父。

    “看,这就要和好了呢。”冉母的语气里满是调侃和揶揄。

    冉父也笑着摇了摇头,走到妻子身边坐下,揽住她的肩膀,亲了亲她的额头。

    冉文宇一路蹦蹦跳跳的下楼,直直冲向楼门口。艾梁景早就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身看向冉文宇,对他露出笑容,张开了双臂。

    冉文宇脚步不停,一头扎进了艾梁景怀中,抱住了就不愿意撒手。

    两人就这样在楼门口相拥许久,这才稍稍缓解了数日不见的相思之苦。

    艾梁景率先松开手,揉了揉冉文宇的小卷毛:“走吧。”

    冉文宇点了点头,跟在艾梁景身后上了车。

    “今天要做什么?”冉文宇眨了眨眼睛,一边帮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边歪头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艾梁景笑了笑,“就是突然意识到,我们从来没有像是普通情侣那样约一次会,所以想要试试。”

    艾梁景这倒是实话,他们两人相处的时间要么是去吃美食,要么就耗在了射击俱乐部,玩一些男人都喜欢的又酷又刺激的活动,虽然很开心,但着实没有多少浪漫的感觉。所幸艾梁景十分擅长搞各种小动作,见缝插针的与冉文宇亲昵,否则两人恐怕会再一次混成“一起扛过枪、一起赛过车”的好兄弟。

    既然艾梁景想要正式约会一次,冉文宇当然不会反对。然后,他就被艾梁景带去了一所大型娱.乐.城。

    作为本地人,冉文宇自然是知道这里的,甚至作为一个死宅,他也来过不少次,因为这里经常承办一些大型漫展和游戏展,哪怕冉文宇再如何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很难拒绝这些展览的诱惑——只不过,参加前者的时候他都cos成动漫形象,化妆画得连妈都不认识,而参加后者的时候他则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宛若一个变态。

    可以说,在这所娱.乐.城中,你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找的大众娱乐,各色口味、各种档次的餐厅、电影院、ktv、电玩城、酒店……各种建筑鳞次栉比,同时还有云霄飞车、鬼屋、摩天轮、旋转木马等游乐设施,活脱脱是个开放性质的游乐场。

    从早晨八点到凌晨三点,娱.乐.城都是灯火通明、游人如织的,堪称不夜之城,冉文宇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密密麻麻的人群,忍不住有些怂。

    “我们真要出去?”冉文宇抓着安全带,可怜巴巴的询问艾梁景,“我觉得我不太行,我不想出去被人围观追逐。”

    艾梁景轻笑一声,抬手捏了下冉文宇的脸蛋:“相信我,出去吧,没事的。”

    “你确定?”冉文宇瞪大了眼睛。

    “我确定。”艾梁景沉稳颔首。

    “你和我一起?”冉文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艾梁景。

    “对。”艾梁景握住冉文宇的手指,低头轻轻亲了亲。

    最终,抱着对于艾梁景的信任,冉文宇还是硬着头皮下了车。

    他觉得艾梁景的安排相当之不靠谱,毕竟他和艾梁景站在一起,颜值的杀伤力绝不是1+1的程度,冉文宇完全可以想象他们俩将会引起何等样的轰动。

    然而,令冉文宇意外的是,所有从他们身边走过的人,却都没有露出任何惊艳探寻的表情,哪怕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将他们的五官看得清清楚楚,也仿佛是见到了寻常的陌生人那般无动于衷。

    冉文宇呆呆的站在人群里,只觉得这个世界都开始不真实了,不过下一秒,他就被艾梁景牵住了手,带着他向前走去。

    “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你想玩什么?”艾梁景侧过头来,温柔的看向冉文宇,那张英俊到令人窒息的面孔在灿烂的阳光下,仿佛闪烁着光芒。

    冉文宇被艾梁景牵着,下意识跟上他的步伐,本能的转动着脑袋,看着和自己擦身而过的行人。

    “你……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冉文宇喃喃问道,神情依旧恍惚。

    “我会告诉你的。”艾梁景轻笑起来,“我的一切,都会告诉你的,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开开心心的玩,就足够了。”

    冉文宇看着艾梁景,眨了眨眼睛,大大的猫瞳逐渐褪去了迷茫,变得明亮而雀跃。

    “随便玩?”他确认道。

    “对,随便玩。”艾梁景肯定答复。

    冉文宇移开视线,看向周围五花八门的娱乐设施,舔了舔嘴唇,整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

    说实话,由于自己这张脸,冉文宇从小都不爱去人多的地方,小孩子们经常光顾的游乐场,他也没去过去次,哪怕现在已经不是孩童,但他依旧对于这些只闻其名而未曾亲身尝试过的娱乐设施毫无抵抗能力。

    反客为主的抓住艾梁景的手,冉文宇目光灼灼,抬手一指自头顶横跨而过的云霄飞车:“我要玩那个!”

    艾梁景摸了摸冉文宇的脑袋,纵容一笑,在这一刻,他仿佛不是带男友来玩,而是带了个熊孩子。

    熊孩子冉文宇还是第一次不用顾忌周围人的目光,不必提心吊胆被误认成明星,自然是放开了玩、放开了疯。

    他原本就是个胆大的粗神经,最近不为何,胆量越发肥了,一股脑将所有惊险刺激的娱乐项目玩了个遍,非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越玩越是上瘾。

    最终,还是艾梁景以必须要吃午餐为由将他拽去了餐厅,这才让这只兴奋过头的小动物勉强安静下来。

    艾梁景选择的是一家安静优雅的高档餐厅,餐厅正中是一架钢琴,一名女钢琴师正弹奏着舒缓而深情的曲子,使得整个餐厅都弥漫着浪漫温馨的氛围。

    大概是由于档次太高、价格昂贵,哪怕是午餐时间,这里也没有多少客人,而且距离坐得极远,只要不高声交谈,就不会对彼此有任何影响。

    点好菜后,冉文宇依旧心心念念着下午的行程,忍不住翻开导游地图,思考接下来要去哪里玩。

    就在他低头专心看地图的时候,鼻尖突然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香气。冉文宇好奇的抬起头,正看到艾梁景从餐厅侍者手中接过一束红玫瑰,转头朝他盈盈浅笑。

    意识到这束花最终会交到谁的手里,冉文宇愣了一瞬,随即,一抹红霞便逐渐弥漫上了他的面颊。

    这是冉文宇第一次收到花束,而且还是张扬热烈的爱情之花,他手足无措的将艾梁景递过来的红玫瑰抱在怀里,一张脸红得宛若玫瑰,娇艳欲滴。

    说实话,冉文宇一直觉得送花这种行为老掉牙到了极点,但不得不说,这种求爱手段的长久不衰也是很有道理的。最起码,看别人送花和自己收到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抱着这一束花,冉文宇的心脏砰砰乱跳,原本脑子里还想着下午的游玩计划,此时却完全烟消云散,

    当吃完午餐、抱着红玫瑰离开餐厅后,冉文宇已经完全不想要去玩那些惊险刺激的娱乐项目了——如果他去玩了,那他的玫瑰要怎么办?难道还能让男朋友抱着玫瑰在下面等他吗?不,玫瑰和男朋友,他一个都不想缺。

    于是,接下来,两人的行程便悠闲了很多,当两人来到人工湖边,牵着手缓缓散步的时候,艾梁景这个带了一上午孩子的家长,终于得到了身为男朋友应有的待遇。

    牵手、拥抱、接吻,冉文宇和艾梁景度过了一个温情脉脉的下午,吃过晚餐后,又去看了场爱情电影,享受了一下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做小动作的甜蜜刺激——至于电影讲述了什么,他们是一点都没有看进去的。

    当从电影院离开后,冉文宇已经被艾梁景撩得手软脚软,却依旧执着的抱着那一束玫瑰,只可惜在某些时候,他实在顾不上关心玫瑰的状态,那一束玫瑰早已被折腾的可怜兮兮,花瓣都掉了不少,和冉文宇这个人一样,蔫搭搭的,却又红润异常。

    揽着冉文宇的腰,艾梁景半搀半扶着,将他带到了一座酒店门前。

    冉文宇抬起头,看了看酒店,又扭头看了看艾梁景——电影散场后是九点多的时间,如果就此结束约会的话,他们有着充足的时间返回家中。而艾梁景却在这时将冉文宇带来了酒店,含义自然不言而喻。

    站在酒店门口,艾梁景没有再行动,而是默默看着冉文宇,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冉文宇抿了抿唇,将通红的脑袋埋进艾梁景的颈弯内,默认了他的安排。

    艾梁景轻轻舒了口气,眉眼间洋溢着心满意足的光彩,搂着自己羞涩的恋人,进入了酒店。

    作者有话要说:  嗯,在掉马之前,必须要爽一把w

    =====

    感谢 37671532、s君、四月钖、迷仙引梦。、雾隐、makoto、宜笑 七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还有 朝雨 亲爱哒扔的两颗手榴弹=3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