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第二百一十六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19、第二百一十六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虽然面临掉马的危险, 但在冉文宇说出“带你回家”四个字后, 艾梁景的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高昂——因为他知道, 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 他的地位已经不仅仅只是随便谈一谈的男朋友,而开始向着能够与冉文宇相伴一生的伴侣转变。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第一次上门见长辈的艾梁景和第一次带人上门见长辈的冉文宇便翻阅起各种资料, 认真讨论该购买怎样的礼物、又该如何表现才能讨得长辈的欢心。两只菜鸟凑在一起研究了半天,好歹将一切都决定下来, 然后, 在傍晚回到家中时, 冉文宇便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了自己的父母。

    其实,看冉文宇每天早出晚归,日日被艾梁景哄得眉开眼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和以往截然不同,冉父冉母就知道距离见艾梁景的时间不远了。

    听到儿子的汇报, 冉父冉母都相当平静的点头表示了解, 一家人早早便上床睡觉, 打算养足精神应付明天的“大阵仗”。

    第二天,冉文宇出门和艾梁景汇合、为见家长做最后的准备, 冉父冉母也迅速行动了起来, 冉父负责打扫卫生、购买食材,冉母则出门做了个造型,务必保证自己漂亮优雅、贵气十足, 以求在这个身份不一般的儿婿(?)面前镇住场子,以免自己的儿子被人看轻。

    于是,当冉文宇带着拎着大包小包礼物的艾梁景按响家里的门铃时,开门迎接他们的就是西装革履、英俊儒雅的冉父和大气美艳、雍容华贵的冉母。难得见自家父母这般盛装打扮,冉文宇都惊愕了一瞬,而当他带着艾梁景进门的时候,看着焕然一新的家,甚至都产生了一些陌生的懵逼感。

    冉父冉母交游甚广,一个立足文学圈,一个横跨时尚圈和艺术圈,虽然都算不上最顶尖的那批人,却也还算有一点名气,各自都珍藏了不少压箱底的宝贝。

    这些古玩字画、珠宝工艺品平时都被妥善保存着,等闲不会轻易见人,就连冉文宇都不清楚自家到底有多少好东西。然而现在,它们却被一个又一个的搬了出来,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博古架、装饰柜上,硬生生将冉文宇居住的普通二手公寓,装点出了时尚与古韵并存的艺术感。

    冉文宇嘴角微抽,忍不住扭头看向冉母,大眼睛里明明确确的显示着一行字:我都以为我走错门了,你们这准备的也太过分了吧?!

    而冉母则不着痕迹的瞪了冉文宇一眼:你给我闭嘴!

    冉文宇收回和冉母对视的目光,怂怂的垂下脑袋,安静如鸡。

    遗憾的是,艾梁景对于人类的古董和艺术品没有丝毫兴趣,冉父冉母这一番苦心准备,注定是要“媚眼抛给瞎子看”的。

    他没有露出任何惊奇赞叹的表情,哪怕扫过冉家父母的格式珍藏,目光也依旧平淡无波,仿佛那些的确就是最普通不过的装饰品——而这样的表现,也越发让冉父冉母笃定: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果然不同寻常。

    由于彼此早已经心照不宣,所以这一次见面,双方都是客客气气的,从表面上看十分和谐。

    艾梁景恭恭敬敬的将自己购买的礼品奉上,冉父冉母也含笑接过,只是目光扫过礼盒上的logo时,笑容都有点发僵——隐形炫富什么的,他们果然逊色数重。

    佯装毫不在意的将那些价值连城的礼盒轻手轻脚的放到一边,冉父冉母招呼着艾梁景在沙发上落座,而冉文宇也自然而然的坐在了艾梁景身边。

    冉母又不着痕迹的瞪了冉文宇一眼,只感觉自己明明生了个儿子,却跟生女儿没什么两样,都还没有结婚,就开始“出嫁从夫”、胳膊肘往外拐了。

    在见家长的时候,最好的话题切入点自然是冉文宇和艾梁景相识相恋的过程。

    冉文宇提前跟艾梁景通过气、串过口供,省略了自己去见心理医生那一段经历,编了个“英雄救美”的美好开场:

    冉文宇某次身体不舒服,去医院看病,却巧遇了在那家医院工作的大学时代的狂热追求者。冉文宇被对方一再纠缠,非常困扰,而艾梁景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帮助冉文宇顺利脱身。

    为了感谢艾梁景的援手,冉文宇提出请艾梁景吃饭作为答谢,两人在饭桌上相谈甚欢、一见如故,迅速交换了联系方式,成为了朋友。

    “其实,在见到冉文宇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了。”艾梁景笑容里带上了几分含蓄的羞赧,侧头望向冉文宇,眸光温柔如水,“我本质上并不是热心肠的好人,会平白介入两个陌生人的争吵。帮助文宇,只是因为我对他很有好感,不希望看到他如此为难,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成功搭讪。”

    冉文宇的表情有点古怪:“所以,你说王瑜君心理有问题,是忽悠我的?为的是拿到我的电话号码?”

    艾梁景垂眸轻笑一声,并未正面回答,但暗示意味却极其明显——他一个玩票的富n代(?),哪里在乎多一个或少一个病人?若非没有一个正式职业会被冉父冉母视为不务正业,他现在就连心理诊所都懒得开了。

    亲眼目睹自家儿子和艾梁景之间的小互动,哪怕两人都规规矩矩的坐着,没有半点肢体接触,冉父冉母却依旧觉得自己被凭空塞了口狗粮。

    所幸,在这些细节处,他们也能看出两人的感情极好,艾梁景是真心实意的喜欢着自己的儿子——这样也就足够了。

    聊完了相恋的过程,接下来自然是深入了解艾梁景这个人了,比如毕业的学校、工作经历、家庭情况,还有未来规划等等等等。

    艾梁景的个人档案都能通过国家机器的检查,应付冉父冉母的询问自然不在话下。于是,冉父冉母便被艾梁景的光辉履历糊了一脸,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年轻人不仅外表闪闪发光,就连内在才华都能闪瞎人的眼睛。

    不由自主的,冉父冉母双双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神在在的冉文宇。不是他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冉父冉母的确不知道自家每天宅在家里打游戏、只有一张脸能看的蠢儿子,是如何钓到如此金闪闪的金龟婿的。

    ——难道,脸好,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在心里深深怀疑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公平性,冉父冉母一方面觉得艾梁景实在优秀到无可挑剔,另一方面却越发觉得齐大非偶。

    轻咳一声,冉母扫了眼艾梁景送来的礼品,微微蹙眉:“你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小伙子,而且看你言谈举止、送的礼物和带文宇去的那些地方,也能看得出来你的家境格外出众。你的父母对于你的另一半,就没有什么要求吗?”

    平心而论,倘若艾梁景是自己的儿子,冉文宇这样普通院校毕业、只是个小主播的男孩子,怎么看怎么像是越级碰瓷,与艾梁景压根不在同一个档次。更何况,艾梁景家世出众,哪怕国家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像是这样“有皇位需要继承”的大家族,对于后代依旧十分看重,很难接受同性伴侣。

    就算艾梁景和冉文宇感情再好,倘若艾梁景家里人反对,自家宝贝也少不得会吃苦、受委屈。

    明白冉父冉母的顾虑,艾梁景轻轻一笑:“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所以我那一边,不会有任何阻碍。”

    听到艾梁景的回答,不仅冉父冉母吃惊,就连冉文宇都吓了一跳。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艾梁景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自己的家人,仿佛他从一开始就孑然一身。

    “很抱歉,你父母已经过世了?”冉母顿时尴尬,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询问,心里甚至还有点埋怨这么大的事情,自家儿子为什么半个字都没有提及。

    “对,他们已经离世了。”艾梁景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已经能够坦然面对,您不必有所顾虑。”

    冉母稍稍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模拟出了一场豪门夺嫡大戏:“那么你的亲戚……”

    “也没什么亲戚了。”艾梁景摇了摇头,“近亲没有了,还有几位远亲,但都在国外,基本上没有任何联系。”

    冉父冉母看着神色平静的艾梁景,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趁着冉父冉母沉默的时机,艾梁景微微倾身,做出诚恳的姿态:“您看,除了文宇,我没有任何的牵绊,所以,我可以全心全意的对他好,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捧给他,没有丝毫保留——请将文宇交给我吧,我会照顾、保护他一辈子,不让他受到任何委屈的。”

    随着艾梁景的话语,冉父冉母只觉得大脑一阵的恍惚。在这一刻,他们觉得面前的青年是那样的真诚、那样的值得信赖,而将儿子交给他,将会是他们人生中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仿佛被蛊惑一般,先前的种种顾虑全部烟消云散,冉母张开口,就想要同意艾梁景的请求,然而话未出口,却被冉文宇清亮又充满迷茫的声音打断:“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

    冉母倏然回神,一时间还有些神情恍惚。她看向自家儿子,发现冉文宇正蹙着眉,不满的盯着艾梁景:“我听你这个意思,是要求婚不成?”

    被打扰了计划,艾梁景却没有丝毫不满,反而笑着挑了挑眉:“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我没有能够代替我做主的亲人,这一次见家长,难道不是应当征得岳父岳母的同意,然后开始商议我们之间的婚礼吗?”

    冉文宇被艾梁景理所当然的厚脸皮回答震得半晌无语。好半天,他才找回了声音:“当然不对!最起码,你得先向我求婚!征得我的同意!”

    艾梁景恍然,有些遗憾的看了眼冉父冉母,随后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对,是我太过心急了。我应当先为你准备一场求婚仪式才对。”

    冉文宇被艾梁景的话弄得面上一红,但很快却又意识到问题:“不、不对,我都被你带沟里去了。我们之间还有问题没有解决,求什么婚!”

    艾梁景眨了眨眼睛,有些愕然:“什么问题?”

    冉文宇刚想说话,却突然注意到同样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和艾梁景、满脸茫然的父母,顿时又将话咽了回去。

    站起身,他直截了当的结束了这一次虎头蛇尾的见面:“爸、妈,艾梁景这个人你们已经见过了,应该也心中有数了,今天的见面就到此为止吧,我和艾梁景还有些话需要单独聊聊。”

    被自家儿子的反应弄得越发懵逼,冉父冉母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就看到冉文宇已经拉住了艾梁景的胳膊,将他从沙发上拽起来,匆匆向门口走去。

    “这孩子,又在闹什么?”冉父看着家门被关上,疑惑的看向冉母。

    冉母也莫名其妙,微微站起的身体停滞片刻,又重新坐回沙发上:“大概是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些矛盾需要解决,小俩口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用插手了。咱儿子虽然看起来被艾梁景迷得晕晕乎乎的,但还是有着自己的判断力的。”

    听妻子这样说,冉父也安下心来,不再多想儿子的事情,反而走到博古架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珍藏的古玩逐一抱下来、放回原先存放的盒子。

    就在冉父冉母忙着收拾家里的宝贝的时候,冉文宇已经将艾梁景拉下了楼,两人一起坐到车上。

    确定不会有人偷听他们的谈话后,冉文宇侧身看向艾梁景,神色认真:“谈恋爱的时候,你有所隐瞒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但如果是要结婚的话,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开诚布公。”

    艾梁景心头一紧,暗叹一声“该来的果然还是要来”。

    他沉默片刻,缓缓开口:“我说我没有任何隐瞒,你也不会相信吧?”

    “对。”冉文宇沉声答道,脸上也没有了以往的笑意,“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艾梁景微微蹙眉,一时间竟有些举棋不定。

    “嘴上的承诺,你也许不会相信,所以我也没什么能够取信于你的方法,而带你见我的父母,是我能够拿出的最大的诚意。”冉文宇神色严肃,“我希望能够以此来告诉你,我对待这段感情是很认真的,十分希望可以跟你结婚,然后一起走下去。所以,我也希望你可以认真回应我的心意,对我坦白一切。”

    “……如果我拒绝呢?”艾梁景试探着问道。

    “那我们也许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冉文宇的声音平静而理智,但他却明确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仿佛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尖锐的刺痛。

    虽然交往的时间并不算长,和那些动辄数年爱情长跑的情侣无法相比,但冉文宇也是在认真对待、经营这份感情的,就算分手时不会天崩地裂到要死要活,也同样会感觉难过痛苦、沮丧失意。

    只是,他却没有方法自欺欺人,明知道艾梁景有所隐瞒,对自己不够信任,却依旧许下终生。

    身体上有残缺,这的确是一件足以影响整段婚姻的大事,倘若冉文宇是个女孩子,都能称得上是一种骗婚的渣男行为了。

    所以,冉文宇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轻飘飘的放过的,他可以不在乎艾梁景的身体,却需要确定自己喜欢的人,在道德和人品上没有问题。

    感受到冉文宇语气中的决心,艾梁景不得不承认事情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诚然,他也可以像是刚刚控制冉父冉母那样,以非人类的手段打消冉文宇的疑虑,但他却并不想这样做。

    ——像是安菲尔得到的那种虚假的幸福、虚假的爱情,他不愿意要,也不屑去要。

    “你让我好好想想。”艾梁景缓缓开口,语带叹息。

    听出艾梁景态度上的动摇,冉文宇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本被情绪紧紧攥住的心脏也重新恢复了跳动。

    凑过去,主动吻了吻艾梁景的唇,冉文宇缓和了神色,带上了几分笑意:“好,我等你。”

    说完,他推开车门,下了车,朝艾梁景挥了挥手后便上了楼。

    艾梁景则坐在车上沉默良久,这才终于发动汽车,驶离了小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未完to待续、s君、宜笑、腐烂的鬼美人、阿舒、响河、英俊酷炫的帅紫 七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还有朝雨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3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