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第二百零八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11、第二百零八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握紧了手中苦苦寻觅良久、最终被罪魁祸首“亲手献上”的圣杯, 冉文宇与阿瑟姆对视一眼, 给了他一个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的眼神, 随后举步走向了安菲尔。

    随着冉文宇的靠近, 安菲尔的眼神越来越明亮,包含着喜悦和激动,只是却并没有什么动作。

    因为他在害怕,就像是害怕惊扰到小心翼翼试探着靠近自己的猫咪那般, 担心自己稍有行动,就会将警觉的小动物吓跑。

    不知不觉间, 那双浅金色的眸子里覆上了一层浅浅的水雾, 眼角也微微泛红, 美人含泪的模样是那么的惹人怜惜,只可惜被他专注凝视着的人却郎心似铁。

    走到距离安菲尔两米处的距离,冉文宇停下了脚步,不再靠近,而是伸手将自己手中的圣杯递出。他的声音很轻, 带着浅浅的叹息, 似乎怀着几分眷恋, 却又坚定而决绝:“这是你要我寻找的圣杯,我已经找回来了, 现在交还给你。”

    安菲尔没有接, 只是定定的看着冉文宇,原本的喜悦逐渐变成了惶恐。

    “认识你的时候,是我先欺骗了你, 你操控我的神智,也算是我自作自受了。”冉文宇自嘲的笑了笑,耸了耸肩膀,“你我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当真是纠缠不清,现在我帮你找回圣杯,也算是我们好聚好散……”

    “不可能!”冉文宇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安菲尔扬声打断。他跨前一步,准确的握住了冉文宇的手腕,冉文宇吓了一跳,抓着圣杯的手一松,只见圣杯应声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后便咕噜咕噜滚出了老远,刚刚被冉文宇擦拭干净的杯壁又染上了一层灰尘,所幸这酒杯的质量十分过关,表面看并没有任何损毁。

    ——明明是本次模组最重要的道具,如今却落到了这样的下场,先是被盗窃者随意丢在一个犄角旮旯处吃灰,如今又被所属者毫不在意的熟若无睹,当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作为现场唯一一个在乎圣杯的尽职尽责的调查员,冉文宇在确认圣杯完好后这才移开了视线,重新看向安菲尔。

    “强扭的瓜不甜,除非你还想要再控制我一次,否则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可能的。”冉文宇收起了最后一丝柔软,语气平淡又认真。

    然而,正是这样平静的态度,却让安菲尔越发的痛苦。此时,安菲尔倒是宁愿自己的心上人责骂自己、讥讽自己、乃至于憎恨自己,这最起码表明冉文宇对自己还是有着强烈的感情的,自己在他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痕迹,让他无法忘怀。

    但现在的发展却显然是最糟的,只有将过往视为过眼烟云,无爱无恨,冉文宇的情绪才能如此毫无波澜。他是真的想要斩断一切,自此与自己再无瓜葛。

    “我不会再控制你了,那只是我一时冲动之下头脑发热的行为。我曾经后悔过,也曾经想要还你自由,认真的和你在一起,但被你全心依恋亲近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我舍不下,也无法想象你在清醒之后将会怎样看待我,于是我自欺欺人的麻木自己、欺骗自己,享受虚假的幸福。”安菲尔注视着冉文宇,语气温柔至极,带着浅浅的苦涩与悔意,他轻轻眨了下眼睛,蒙在眼底的水雾终于凝聚,化作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沁出,沿着白皙的面颊安静滚落。

    安菲尔并没有太过悲伤痛苦的表情,但冉文宇看着那一滴泪,却仿佛是心底被针扎了一下那般,遭受到了良心的拷问——虽然对方只是个npc,但这样虐npc,是不是有些不太道德?

    “我错了,文宇,我真得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安菲尔软下了声音,模仿着冉文宇惯用的姿态软软的撒娇,然而他钳制住冉文宇手腕的手却格外的用力,透露出与语气中的示弱截然相反的强势与决然。

    见冉文宇丝毫不为所动,安菲尔眸中终于划过一瞬隐晦的疯狂的色彩,他的语气依旧是温软的,却隐含威胁:“就算你不答应,哪怕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找出来。”

    终于等到了安菲尔这一句话,阿瑟姆轻笑一声,举步走向对峙的两人:“你瞧,小可爱,我说的对不对?哪怕他外表伪装的再好,骨子里也和我一样,都是黑的。一旦心慈手软,你就永远也无法摆脱他。”

    阿瑟姆话音刚落,便看到安菲尔身后的空气突然一阵晃动。他神色一凛,原本轻松的表情骤然散去,空手在面前一抓,精准的抓住一条不知何时袭向他的黑色触手。

    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安菲尔身后的空间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裂口,无数或大或小的触角挤挤挨挨、蠕动着自裂口处爬出,细小的触须仿佛固定般攀附于裂口周围,而粗长的触须则张合起伏着,仿佛是一朵怒放的黑色菊花,“花心”处是安菲尔和被安菲尔拉住的冉文宇,“花瓣”则直指阿瑟姆,虎视眈眈,蓄势待发。

    被阿瑟姆握住的触手扭动挣扎着,似乎想要挣脱,却被阿瑟姆轻而易举的捏在掌心。阿瑟姆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得意洋洋:“看起来,你还真是恼羞成怒了啊,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亲自出手,主动攻击呢。”

    如此轻快的调侃着,他猛然收紧手心,黑色的触手竟被他硬生生徒手掐断,那断裂成两半的触手落到地上,抽搐着消散为黑色的雾气,钻回了触手出现的裂隙。

    在触手被掐断的瞬间,安菲尔似乎也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攻击,握着冉文宇手腕的手稍稍放松,而冉文宇也果断的抓住了这一瞬的空隙,猛地甩开安菲尔,朝阿瑟姆的方向跑了过去。

    安菲尔面色骤变,再也顾不得阿瑟姆,张牙舞爪的黑色触手像是在一瞬间得到了指令,齐齐向着冉文宇卷去。

    冉文宇的敏捷还算高,但与黑色触手相比却完全是大巫见小巫。没有跑出几步,他就察觉到了背后的危险,突然向前一扑、就地一滚,而在同时,阿瑟姆也在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抬手一挥,并拢在一起的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此时仿佛化身利刃,直接将差点卷住冉文宇身体的黑色触手斩为两截。

    冉文宇“死里逃生”,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躲到阿瑟姆身后。

    看到他的动作,安菲尔怒火更炙。浅金色的眸子越来越明亮,竟逐渐演变成如烈日般耀眼的金黄,漆黑的、仿佛触手的纹路浮现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蜿蜒盘旋,宛若魔魅。他的长发飘扬飞舞,身上的白色长袍猎猎作响,显而易见是真正认真了起来。

    阿瑟姆微微眯起眼睛,原本干干净净的身边,也有黑色的雾气悄然凝聚、缠绕。他的站姿看似放松闲适,实际上身体却不动声色的紧绷起来,时刻等待着安菲尔发动致命一击。

    眼看阿瑟姆和安菲尔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彼此身上,双方看似都没有动作,却已然开始了针锋相对的对峙,王见王的大战一触即发,冉文宇猫在阿瑟姆身后,伸出手,小心翼翼、无声无息的握住了被自己藏起的黑色匕首。

    作为一个宅男,冉文宇看过不少武侠、玄幻小说。一般而言,菜鸡互啄才喜欢你来我往大战八百回合,而高手与高手,都是一招定输赢的,就比如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决战紫禁之巅。

    冉文宇觉得,目前的阿瑟姆和安菲尔就处于这样的酝酿阶段,俗称憋大招,等这两人读完了技能条,估计就要动手了。

    ——而这段不能被打断的读条时间,就是冉文宇怂恿着阿瑟姆,说服他牵制住安菲尔,给自己创造偷袭机会的原因。

    阿瑟姆游戏人间太久,蛊惑了无数的人,对于自己掌控人心的能力极为自信,而俗话说“善泳者溺”,过于自信就很容易翻车,特别是在冉文宇这个心里门儿清,还不按牌理出牌的调查员面前。

    阿瑟姆所说的“帮助他除掉安菲尔,让他安稳的度过余生”,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确是无法拒绝的诱惑,然而在冉文宇看来,却卵用没有。毕竟只要模组结束,他就能出生天,什么时候再次用到这张卡,才需要烦恼收拾烂摊子的问题。

    更何况,在阿瑟姆眼中,冉文宇是转世轮回,失去前世记忆后第一次与他见面,虽然从安菲尔口中了解过一些关于自己的消息,但在安菲尔本人都无法相信的前提下,冉文宇对于他的认识也是浅薄的。

    但实际上,冉文宇却清清楚楚知道阿瑟姆是怎样一个货色,知道他对于自己——或者说是对于和安菲尔有关系的自己是多么执着,有他在一日,自己就一日不得安宁。

    冉文宇假装动摇、假装质疑,对阿瑟姆提出一个又一个保障自己权益的要求,就是为了取信于阿瑟姆,让他相信自己已经相信了他。

    而在对于自己极度自信的前提下,阿瑟姆也根本不会怀疑冉文宇会欺骗自己。他说安菲尔对冉文宇毫无防备,其实现在相信两人已经联手合作的他也差不多如此。

    黑色的匕首被冉文宇握在手中,寒光凛冽,毫不迟疑的没入了阿瑟姆的背心。

    冉文宇这一刺,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的。他的确曾经思考过要不要自杀撕卡,但看着阿瑟姆那张脸,他就觉得胸口闷着一口气不上不下。

    第一次相遇,对方眼睁睁看着他死掉,这对于冉文宇而言倒是没什么,毕竟阿瑟姆没有义务救他,他俩也没什么交情。

    第二次相遇,阿瑟姆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破坏了冉文宇的计划,将他的角色终生囚禁,这个冉文宇也忍了,毕竟他是个宽宏大度的调查员,不会跟模组里的npc计较。

    但再一再二不再三,第三次见面,阿瑟姆又横插一杠子,将整个模组打乱,让冉文宇陷入了狗血的三角恋的漩涡,这让冉文宇不得不正视了这个“搅屎棍”一般的存在,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放任他“为祸模组”了。

    ——阿瑟姆将他翻来覆去折腾这么久,倘若不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冉文宇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去。

    ——说来说去,在冉文宇心里,阿瑟姆已经拉足了仇恨值,而在他的衬托下,安菲尔则变成了一个有些小叛逆的好孩子,耐心调.教.调.教,说不定还能够成为今后的助力,弄死太亏。

    当然,虽然捅了阿瑟姆一刀,冉文宇也无法确定匕首的攻击是否能够对阿瑟姆造成伤害。毕竟这把匕首是阿瑟姆给他的,似乎也是用他的力量凝聚而成的,冉文宇可以肯定它对安菲尔有效,却不知道它是否对阿瑟姆同样适用。

    冉文宇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阿瑟姆,也许阿瑟姆放任他躲在自己身后、毫不防备他的偷袭,就是知道冉文宇手里的匕首无法伤害到自己。

    如果自己报仇失败,那冉文宇就选择干脆利落的撕卡,无论是被背叛欺骗后恼羞成怒的阿瑟姆反杀,还是事迹败露明知自己必死无疑干脆直接自杀,都是合情合理且符合人设的行为,没有半点毛病。

    这样看,无论怎样,冉文宇都是赚的。

    要么是在安菲尔的配合下搞死阿瑟姆,扬眉吐气的解决心头大患;要么是撕卡死遁,如释重负的远离这场要命的修罗场。不管最终走哪一个结局,冉文宇都能达成所愿。

    将匕首捅进阿瑟姆背心处,冉文宇尤觉得不够,发了狠的手腕一扭,又将刃部在阿瑟姆体内搅动了180度。

    阿瑟姆的身体猛然一僵,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向了冉文宇,而冉文宇则抬起头来,迎上阿瑟姆震惊到茫然的眼神,然后对他露出了一个挑衅又得意的笑容。

    下一秒,不待阿瑟姆有所动作,安菲尔的黑色触手也同时刺穿了阿瑟姆的身体,随后毫不迟疑的缩回,再次伸展后则卷住了冉文宇。

    冉文宇手里还紧紧抓着黑色的匕首,没有丝毫反抗的被触手卷起、托到半空中,远离了阿瑟姆缓缓倒下的尸体。很快,他就被触手送到了安菲尔的怀中,被他紧紧搂抱住。

    安菲尔的身体微微发着颤,拥抱的极其用力,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激动。他在冉文宇耳边不断呢喃着他的名字,细密的亲吻落在他的脖颈、耳侧和面颊,唇瓣滚烫而炙热。

    不过,冉文宇却没有任何回应的意思,他任凭自己被安菲尔搂着,眼睛却依旧凝视着阿瑟姆的尸体,看到他的尸体逐渐的震动、膨胀,随后猛然炸裂,化成一团弥漫的黑雾,倏然钻入地面,消失无踪。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很多小天使留言猜测冉文宇会自杀,那怎么可能呢w比起表演一出狗血的虐恋情深,我们正直严肃的调查员冉冉显然更加想要报仇雪恨啊~

    =========

    感谢 夜凌霄、悦意、s君、宜笑、顾茗烟、锦伊、18764706、冬菇凉 八位小天使扔的地雷,响河、未完to待续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小王子 和 天际龙骑 亲亲扔的火箭炮=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