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二百零七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10、第二百零七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既然确定了彼此的合作关系, 那么下一步就是商量具体细节了。阿瑟姆温柔贴心的将冉文宇从床上扶下来, 换了个干净的屋子, 两人面对面在桌子两侧坐了下来。

    “接下来, 我需要做什么?”冉文宇没有心思跟阿瑟姆这个大猪蹄子撩骚,直截了当的开门见山。

    阿瑟姆微微一笑:“别担心,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介于我帮助你取出了体内的异物,令你恢复了正常, 安菲尔那边赶来的速度将会更快,如果我估计的没有错的话, 明天一早, 他就会到达普洛斯城了。在见到安菲尔后, 你只要站在我的身后,然后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他,让他心神大乱就可以了。”

    “这么简单?”冉文宇微微蹙眉,露出不算信任的表情。

    “当然,不止于此。”阿瑟姆挑眉, 他伸出右手, 张开手心, 冉文宇只看到一团黑雾在他摊开的手掌上方倏然凝聚,转瞬间化作一把通体漆黑的匕首。

    那匕首散发着邪恶、污秽的气息, 注视着它的时候, 就仿佛是凝视着深渊地狱,令人心生战栗。冉文宇本能的警惕起来,浑身紧绷的防备着这不祥之物。

    “接下来, 你需要做的是,将这把匕首刺入安菲尔的身体。”阿瑟姆的笑容依旧温柔又友善,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诉说着如何恐怖的事情。他将握着匕首的手向冉文宇伸了伸,示意他接过去。

    冉文宇看了看匕首,又看了看阿瑟姆,没有任何动作。

    “你是在开玩笑吗?”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安菲尔的实力有多强,想必你十分了解,你认为我能够完成这样不可能的任务?”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阿瑟姆笑眯眯的,语气里充满了鼓励,“安菲尔爱你,他不会对你有任何的防备。”

    “那是我被他控制的时候。”冉文宇冷哼一声,“但现在,他知道我已经摆脱了控制,也应该了解我对他再无感情、甚至憎恨着他的所作所为。安菲尔不蠢,他必然不可能再全心全意的信赖我。”

    眼看冉文宇一副“你不可能骗我去送死”的架势,阿瑟姆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那好吧,你说要如何?”

    冉文宇装模作样的思考一番:“你应该和安菲尔势均力敌吧?只要你能牵制住安菲尔,让他无法攻击我,那么我就按你说的做。”

    阿瑟姆沉吟一瞬,随即爽快的点了点头:“可以。”

    冉文宇这才满意一笑,带着点狡黠的小得意,终于在阿瑟姆略显纵容的目光中伸手,将匕首拿在了手中。

    匕首触手寒凉,沁入骨髓,冻得冉文宇下意识打了个哆嗦。所幸很快,匕首的温度就恢复了正常,虽然依旧有些凉飕飕的,但起码不再让人感觉难以忍受。

    将匕首收好,冉文宇重新看向阿瑟姆,有些欲言又止。

    阿瑟姆自然不会视而不见:“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冉文宇抿了抿唇角,做出挣扎许久的模样,这才再次开口:“圣杯在你手里,对吗?”

    “对。”阿瑟姆点头,挑眉,“怎么,你想要?你现在已经不是黄印教徒了,为何还要执着于帮助教团追回圣杯?”

    ——当然是为了完成模组。忠于职守、不忘本份的调查员冉文宇在心里如此回答着,嘴上却轻叹一声,努力继续丰满自己的有血有肉的人物设定:“我的确是恨安菲尔的,也迫切的想要逃离他身边,但他这些年对我的好,我也依旧是记得的,总之,我现在的感情十分复杂。”

    阿瑟姆安静的注视着他,似乎十分体谅冉文宇此时爱恨交织的心情。

    “安菲尔控制我,我和你合作,让他沉睡百年,也算是为自己报了仇了。”冉文宇看阿瑟姆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继续向下说道,“至于他对于我的那些好,我帮他寻回圣杯,为他解决此次难题,也算是有所偿还了。”

    常言道“爱之深、恨之切”,看着冉文宇为了安菲尔纠结万分,阿瑟姆虽然表面平静,实际上却再一次翻起了酸意,再一次意识到了冉文宇对于安菲尔的感情——冉文宇的确是喜欢安菲尔德,虽然并不深刻,但对方也在他心里留下过美好的回忆。

    ——然而,他却从没有过。

    敛下眉眼,阿瑟姆轻轻一笑:“也好,与安菲尔还清恩怨,你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他站起身,对冉文宇点了点头,“现在时间不早了,晚饭应该准备好了,你去餐厅用餐,然后好好休息吧,我现在去找一找酒杯,把它拿给你。”

    虽然这个所谓的“圣杯”关系到路易斯那边的进度,将酒杯交还给安菲尔,就意味着他无法再看到路易斯绝望崩溃、悔恨痛苦的模样。但有安菲尔珠玉在前,路易斯已经再也无法引起阿瑟姆的任何兴趣了,用一个酒杯换得冉文宇和安菲尔恩断义绝,让冉文宇彻底倒向自己,这在阿瑟姆看来的确是一项不错的交易。

    如此想着,阿瑟姆的心情又逐渐好转,脚步也轻快起来。在他离开后,冉文宇便在一个黑雾凝成的人形的带领下来到餐厅,享用过丰盛的晚餐后,又跟着黑色人形前往了自己暂居的卧室。

    至于阿瑟姆,大概是为了准备明日好好的“迎接”安菲尔,并没有再来打扰冉文宇。

    洗漱一番后,冉文宇坐在床上,握着关机许久的手机思考片刻,最终还是打消了联系自己的小伙伴的念头——身处敌方大本营,他必须要谨慎行事。只能祈祷安菲尔并没有时间寻找杰拉克和艾丽娅,然后以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名义对他们施以惩罚了。

    将手机放在床头,冉文宇抓了抓自己的小卷毛,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三流剧情?它根本就不是一个正经的克苏鲁模组好嘛?!”

    听到冉文宇的抱怨,kp轻咳一声,出言反驳:【不,这就是个正经的克苏鲁模组。按照正常的模组发展,阿瑟姆一直都是隐于幕后的,并不会真正现身人前,阻碍调查员的调查。毕竟,若非必要,他是不会让安菲尔得知是自己动的手脚,将彼此的矛盾摆在明面上。只要调查员们通过路易斯,说服也好,跟踪、威胁也罢,找到阿瑟姆暂住的屋子——也就是这里——就有一定可能找到被他随意丢弃在仓库中的圣杯。唯一的阻碍,大约就是负责守卫屋子的恐怖猎手。】

    冉文宇不可置信:“那为什么现在的剧情却发展成了这个鬼样子?圣杯都被丢到爪哇国去了!我满脑子都是三个男人的狗血恋情!”

    kp莞尔:【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心里没数吗?】

    冉文宇噎了一下——他怎么可能没数,但是他却根本不愿意承认。

    瞪大了眼睛,冉文宇提高了声音,竟然透出了几分气势汹汹的味道:“这难道是我的锅吗?!你好意思说这是我的锅吗?!”

    眼见冉文宇炸了毛,kp停顿一瞬,迅速答道:【不,是我的锅。】

    冉文宇:??????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从kp的回答中听出了几分“求生欲极强”的味道。

    发现kp迅速将锅接了过来,冉文宇炸起的毛终于顺了顺,哼唧一声,勉强满意:“你这都是什么恶趣味?正经的克苏鲁模组不玩,偏偏喜欢看三个男人虐恋情深的苦情戏?”

    kp轻轻叹息:【没办法,谁让我失恋了呢?】

    冉文宇:“………………………………”

    kp:【我心里难过,自然不想看其他人欢欢喜喜、甜甜蜜蜜。剧情越虐越惨,我心里就越是平衡。】

    冉文宇:“………………………………”

    冉文宇觉得,这个话题不能继续往下聊了。他默默的掀开了被子,将自己塞了进去,强行终止了这段危险的对话。

    虽然身处敌人大本营,同一屋檐下睡着阿瑟姆这个危险度max的变态**oss,但冉文宇却一夜好眠,第二天起床后神清气爽。

    冉文宇对着镜子里精神焕发的自己抽了抽嘴角,特别想要拿一套化妆品,将自己画的憔悴一点。

    只可惜,化妆品是没有的,冉文宇只能用冷水洗了把脸,强行做出一副沮丧失意的模样,来到了餐厅。

    阿瑟姆早已经在餐厅中等待他了,手边还放着一个有些脏兮兮、灰扑扑的酒杯,可想而知阿瑟姆在“保存”圣杯的时候,有多么不上心了——这还真是如kp形容的那般随手一扔啊?

    “……谢谢。”冉文宇接过圣杯,用餐巾纸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勉强让它显得不是那么狼狈。

    阿瑟姆早就吃完了早餐——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用进食——此刻正撑着下巴坐在餐桌边,笑盈盈的看冉文宇擦拭完圣杯,然后拿起了刀叉。

    恍惚间,冉文宇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初入模组的时候,在第一个模组的每一个早晨,阿瑟姆似乎就是这样,温柔又耐心的陪伴他用完每一顿早餐,然后笑盈盈的向他提出一同游玩的邀请。

    然而物是人非,那时的自己还格外的天真单纯,甚至曾经被阿瑟姆的美色和多情引诱到小小的心动,但现在,看着阿瑟姆这张没有任何变化的脸,冉文宇却心如止水,甚至还有点牙根发痒。

    早餐享用到一半,阿瑟姆突然移开了凝视着冉文宇的目光,将视线投向了餐厅的窗户。

    冉文宇警觉的注意到他的动作,迅速停下了用餐,同样看向窗外,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怎么了?”

    “安菲尔来了。”阿瑟姆笑意加深,湛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朝冉文宇示意一下,便站起身走向屋外,而冉文宇也乖乖的放下刀叉,拎起圣杯,跟在他的身后。

    在阿瑟姆和冉文宇来到屋外的时候,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中已然出现了一个似是飞鸟影子。那东西闪动着双翼,速度极快,转瞬间便越来越清晰,冉文宇认出那是一只拜亚基,而拜亚基的背上,则侧坐着一个身着白袍的人影。

    来人铂金色的长发被风吹得高高扬起,深邃笔挺的五官极致俊美,色泽浅淡的嘴唇紧紧抿着,让他偏向于柔和圣洁的气质变得锋利至极,而那双剔透如琉璃的淡金色眼眸紧紧盯着冉文宇的方向,急切、担忧、惧怕又疯狂。

    不待拜亚基停稳,安菲尔直接一跃而下,朝冉文宇快步走来。冉文宇仿佛是吓了一跳,下意识侧身,躲在了阿瑟姆的身后。

    看到冉文宇的动作,安菲尔如遭雷击,猛地停在了原地,而阿瑟姆则不着痕迹的挪动身体,以庇护者的姿态挡在冉文宇面前,对着安菲尔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得意又怜悯的笑容。

    “阿瑟姆!”安菲尔看不到冉文宇,终于将视线移向阿瑟姆,低声念出这个名字,嗓音森寒。

    这还是冉文宇第一次看到安菲尔露出如此激动愤怒的表情,他淡金色的眸中燃烧着熊熊烈火,铂金色的长发与雪白的长袍无风自动,似乎下一秒就能扑过来,将阻隔在自己与冉文宇之间的阿瑟姆挫骨扬灰。

    “阿瑟姆!你要做什么!”安菲尔咬牙切齿,无形的压力弥漫开来,铺天盖地的压向阿瑟姆,但阿瑟姆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挂着炫耀的微笑,甚至那笑容还扩大了几分。

    他挑了挑眉,语气中颇为无辜:“做了什么?我只是一时善心发作,拯救了一个受到操控、失去了自我的可怜人而已。”

    周遭的空气凝滞一瞬,安菲尔显然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和阿瑟姆针锋相对的时机,他重新将注意力投向阿瑟姆身后,哪怕看不到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也依旧努力温柔下嗓音和眼神:“文宇,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对你做这样的事,但我是真的爱你的,我无法失去你,无法放任你离开。”

    “所以,哪怕时光倒流,他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利用令人作呕的手段控制你,强迫你回应他那可笑的感情。”阿瑟姆轻笑一声,迅速泼出了一盆冷水。

    安菲尔紧紧握住双拳,极力忽略阿瑟姆的存在,对于他的话也充耳不闻:“跟我回去,好吗?文宇,我发誓,这一次我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了,我会更加努力的爱你、对你好,让你真真正正的喜欢上我。”

    “羊入虎口。”阿瑟姆漫不经心的轻笑着调侃,“男人都会说漂亮话,但他们的保证有几分能够相信,又有谁知道?一旦你当真相信了他,跟他回去,那就只能任他捏扁搓圆了。”

    “够了,你闭嘴!”安菲尔再也无法将阿瑟姆是若无物,厉声冷喝。

    “你才应该闭嘴。”阿瑟姆微扬下巴,“有我在,你的蛊惑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你们两个都闭嘴!”冉文宇站在阿瑟姆身后,忍着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听他们一来一往吵了这么久,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一个正正经经的调查员,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听两个被恋爱降智的小学鸡互啄?!

    ——这简直是在为难他胖虎!

    挪动脚步,离开了阿瑟姆的遮挡,冉文宇直接对上了安菲尔欣喜若狂的眼神。

    他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快刀斩乱麻,尽快结束这一段狗血肉麻到令人无法忍受的三角恋剧情,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anlan0802、22958633、s君、南九十九、19816563、宜笑 六位小天使扔的地雷,未完to待续 亲爱哒扔的五颗地雷,寂寞紫、小王子、四月钖、清殊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天际龙骑 亲亲扔的火箭炮=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