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二百零六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09、第二百零六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在这一刻, 冉文宇当真是深切感受到了什么是生无可恋。他刚刚稳住了痴迷于安菲尔的狂信徒人设, 就被阿瑟姆一个骚操作扯得一干二净, 那么现在他又该拿出怎样的新人设来?

    冉文宇抱住脑袋、蜷缩成一团, 身体微微颤抖着,做出一副记忆复苏后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遭受到巨大打击的模样,努力在心里构建新的、符合目前处境的性格特点。

    他这张角色卡的真实身份,是混入萨博斯岛召唤邪神的邪教徒, 机缘巧合之下魅惑大成功了岛上的大祭司安菲尔。随后,他因为召唤邪神成功, 被黄衣之王盯上, 惊吓几次后便失了智, 间歇性的失忆,跟安菲尔莫名其妙的谈了场恋爱(?)最终身份暴露、谎言揭穿,他被安菲尔半是胁迫半是哄骗的喝下了圣杯中的液体,洗脑成了狂热的恋慕着安菲尔的狂信徒。

    接下来,在经过几年与安菲尔的相亲相爱、亲密无间后, 他突然解除了操控、清醒过来, 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真正爱着安菲尔的, 那么他该怎么做呢?

    仇恨吗?他应该恨安菲尔的,毕竟是安菲尔不顾他的意愿、控制了他的精神, 让他变得不再是自己。

    心虚吗?毕竟也是他首先欺骗了安菲尔, 将对方耍的团团转,硬生生将一场原本应该算得上甜蜜的相爱过程变得血雨腥风。

    恐惧吗?任谁知道与自己相恋了那么久的恋人,其实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怪物, 都会恐惧不安,倘若那是自己全心信仰的神灵倒也罢了,但真正的他,却信奉着另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神祇。

    犹豫彷徨吗?虽然他和安菲尔的感情开端是虚假的,过程也是虚假的,但那么长时间的恩爱缠绵却是真实的,养一只猫猫狗狗,时间长了都能处出感情来,更何况对方是个对自己掏心掏肺的大美人呢。

    冉文宇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却完全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发展。对安菲尔恨之入骨可以,对他仍旧心存怀恋也可以,无论哪一种都解释得通,需要确认的就算哪一种表现形式能够让自己更加有利。

    最终,冉文宇决定折中一下,暂时稳住“爱恨交织”的人设,这样无论是往恨发展还是往爱发展都顺理成章,正可谓是最佳墙头草。

    缓缓将抱住脑袋的手放下,冉文宇坐直身体,抬头看向了阿瑟姆。他的面孔因为刚才的呕吐和疼痛显得苍白而毫无血色,眼眸深邃黑暗,仿佛涌动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却又被死死的压抑住。就仿佛是原本被人类驯化娇养的柔软粘人的猫咪突然挣脱了主人的掌控,恢复了自由和野性。

    看着这样的冉文宇,阿瑟姆的眼睛越来越亮,神情也逐渐激动起来。他微微靠近冉文宇,掌握住了一个亲密却又不会令人感到冒犯与警惕的距离,声音温柔而关切:“看起来,你现在应该想起一切了,对不对。”

    冉文宇缓缓点了下头,长长的羽睫垂下,遮挡住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眸,但放置在床铺上的手却缓缓收紧。

    “安菲尔这样做,实在是太恶劣了,感情岂是能用这样的手段掌控的?”阿瑟姆摇了摇头,仿佛咏叹般感慨,“我虽然喜欢玩弄人心,却从来都不做这样没品的事情。哪怕是那些被我欺骗的人,也都是你情我愿,纵使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但那也都是他们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

    冉文宇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了阿瑟姆一眼,当真是敬佩他这突破天际的厚脸皮。

    ——如果不是kp早就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我被.操控的,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虽然冉文宇并没有回应,但那一眼却给予了阿瑟姆充分的鼓励,他又向前凑了凑,就像是在真心关心着冉文宇那般询问:“既然你已经找回了全部记忆,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离开。”冉文宇一语双关,既是离开安菲尔,也是离开阿瑟姆,单看阿瑟姆要如何理解。

    很显然,阿瑟姆果断将自己从这句回答中剔除了出去:“你要离开?但安菲尔是不会放过你的。既然他已经用了寄生的方式令你沉迷于他,想必对你极其执着,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都会被黄印教徒找到,然后带到安菲尔面前——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是除掉安菲尔,要么是找到更加强大的庇护者。”

    “比如你?”冉文宇冷笑一声,语气嘲讽。

    阿瑟姆眨了眨眼睛,竟然透出了几分无辜的可爱:“我有什么不好吗?”

    “你不久前是如何玩弄路易斯的,我还依旧记忆犹新。”冉文宇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阿瑟姆伸手摸了摸下巴,显然有些后悔自己揭面具揭得太过爽快,给小可爱留下了糟糕的印象,哪怕他现在想要重新将温和友善的假面戴回去,也没有任何用处。

    “没错,你说得对,我并不是什么好东西。”阿瑟姆耸了耸肩膀,终于放弃了假装是个好人,坦然一笑,“刚才对你过分粗鲁,我深感抱歉。那时,我认为你是安菲尔的人,所以行事才比较激进,但现在,在了解到你也是他的受害者后,我对于你可就没有半分敌意了——甚至,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你要除掉安菲尔,我们可以合作的,不是吗?”

    冉文宇仔细观察着阿瑟姆的表情,发现他一脸的真诚,不由问出了自己疑惑了很久的问题:“你和安菲尔是仇人?”

    “仇人……也算不上吧。”阿瑟姆摊了摊手,“我就是单纯的看他很不爽而已。明明他和我是一样的存在,却偏偏披着一层纯洁高贵的人类皮囊,带着宽厚仁和的假面——你不觉得特别令人恶心吗?”

    冉文宇听到这个回答,简直无语凝噎——这就是酷爱搅风搅雨的鹰派,看不惯走和平种田路线的鸽派,又或者是顽劣不堪的坏学生,本能的讨厌文静乖巧的优等生。

    ——阿瑟姆,你还是个小学生吗?!

    深吸一口气,冉文宇有些难以置信:“安菲尔要怎么做,那是他的自由,你就因为这种原因,想要置他于死地?”

    “置他于死地?”阿瑟姆伸出一根手指头,愉快的摇了摇,“不不不,我没有这个能耐,你更没有,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仅此而已。”

    “如果只是个小小的恶作剧,那伤害不到安菲尔,对于我目前的情况不会有任何改善,反而会因此激怒安菲尔,得不偿失。”冉文宇冷静的指出。

    “这就是理解的偏差问题了。”阿瑟姆笑眯眯的摇头,“几十年,对于人类而言是漫长的一声,但对于安菲尔来说,却不过弹指一瞬。我们可以联起手来,给他个教训,让他沉睡百年。这个结果对于你来说,可以安稳一生,而在安菲尔看来,也不过是睡了一个稍长一点的觉罢了。”用拇指和食指比出一厘米的距离,阿瑟姆毫不心虚,“这当然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冉文宇蹙眉沉吟,仿佛被说动了心那般若有所思。

    对于如何劝说、动摇一个人类,阿瑟姆可以说经验丰富,所以他对自己有着充足的信心,相信自己肯定能够将冉文宇争取到自己一方。

    在冉文宇体内的液体被剥离出身体后,安菲尔那边肯定会有所感应。而当他担忧急切的找到冉文宇,却发现对方已经倒向了自己后将会露出怎样崩溃的表情,阿瑟姆当真是稍稍一想,就不由得热血沸腾。

    ——他当真是看安菲尔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不爽很久了。

    阿瑟姆自己当然也能给安菲尔使绊子,但那又能如何呢?就算他和安菲尔大打出手,那结果对于他们双方而言也无关痛痒。

    杀人诛心,这才是最好的方法。而目前,阿瑟姆所能找到的安菲尔的唯一弱点,就是冉文宇。

    阿瑟姆与冉文宇相遇的第一世,对方就被安菲尔所看中,甚至亲自教导他“哈斯塔之歌”。只可惜,在阿瑟姆横刀夺爱后,安菲尔那边却没有丝毫动静,就仿佛是完全将冉文宇忘记那般,哪怕阿瑟姆悄悄对他透露出了冉文宇的消息,安菲尔都不为所动。

    虽然那一世,将冉文宇养在自己精心打造的笼子中,时不时就去撸一把,的确能够愉悦身心,但阿瑟姆终究还是遗憾的,因为他将冉文宇困在自己身边的最大目的并没有实现。

    于是,第二次遇到冉文宇时,阿瑟姆并没有过多插手他的行动——他在等待安菲尔的出现。只可惜,一直到冉文宇死亡,安菲尔也不见踪影,让阿瑟姆的计划再次落空。

    所幸,第三次,冉文宇终于和安菲尔走到了一起,令安菲尔对他如痴如狂,而阿瑟姆那推迟了数百年的计划,终于有了成功的可能,这怎能不让阿瑟姆开心激动到身体都微微发抖?

    ——用冉文宇刺激完安菲尔,看安菲尔在自己面前失态、崩溃,然后再利用某些小小的手段,令冉文宇痴迷于自己,这个计划当真完美到毫无缺点。

    阿瑟姆的眸光前所未有的明亮,望着冉文宇的眼神也带着令人战栗的温柔缱绻。冉文宇被他这样盯着,只觉得寒毛直竖,明明自己这次绝对没有对阿瑟姆使用魅惑技能,但阿瑟姆看他的眼神,却比魅惑大成功后还要充满感情。

    冉文宇觉得,这样的阿瑟姆显然更加危险了,不管对方在打着怎样的小算盘,对自己而言都绝不是什么好事。

    思考良久后,冉文宇终于再次直视着阿瑟姆,缓缓吐出了五个字:“我不相信你。”

    阿瑟姆:??????

    “你应该知道,我曾经在黄印教团中有多高的位置。”冉文宇拿出了谈判应有的架势,严肃认真的忽悠,“关于你的事,安菲尔对我讲了很多,所以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了你。而你刚才讲述的你欺骗路易斯做下的事情,也印证了安菲尔对你的描述真实可靠。”

    阿瑟姆轻轻“啧”了一声,显然十分不满安菲尔在背后说他坏话的行为——哪怕那些都是事实。

    “如果我与你合作,让安菲尔陷入沉睡,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制约你了。我又如何保证,你不会转头对我动手呢?”冉文宇挑了挑眉。

    冉文宇的问题直指重点,毕竟阿瑟姆的确没有打算在教训完安菲尔后放过他。

    然而,阿瑟姆却没有丝毫心虚动摇,反而勾起嘴角,十分爽快:“那么,你要我如何做才能安心?发誓?或者由我来告诉你我的弱点?”

    不得不说,阿瑟姆的反问,的确令冉文宇有些为难。

    冉文宇绝对不会相信阿瑟姆的誓言,毕竟这家伙撒谎就跟呼吸一样。既然如此,那么从对方口中说出的弱点,百分之二百也是假的。

    ——甚至,冉文宇觉得,阿瑟姆根本就没有弱点。

    在克苏鲁模组中,人想要和神斗,简直是异想天开,最终结果不是发疯就是死亡。

    当然,内心的怀疑,冉文宇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更何况他问出这个问题,也不是真的妄图掌控阿瑟姆的弱点、令他无法伤害自己,只是为了尽量丰满自己的人设,让自己蠢得更加真实而已。

    ——他已经被安菲尔控制过了一次,面对同样危险的阿瑟姆,肯定会存在着浓重的警戒心,不可能对方说什么,都轻易相信。

    沉吟片刻,冉文宇说出了最符合自己角色设定的答案:“安菲尔信奉黄衣之王,你应当也有信仰的神灵吧?向你信仰的神灵发誓,我就暂且相信你。”

    ——刚刚出场的时候,冉文宇这张角色卡的身份就是个不知什么教派的狂信徒,被洗脑后,他又改信了黄衣之王,本质上依旧还是个狂信徒。这样的人,将自己信仰的神灵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以己度人,那么他自然也会相信阿瑟姆的誓言。

    听到冉文宇的要求,阿瑟姆微微一笑,语气轻快:“好呀。我信仰的神灵为伏行的混沌,奈亚拉托提普。我向我的神灵发誓,在冉文宇协助我完成我的计划、给予安菲尔应有的教训后,我会放他自由,令他安稳的度过余生。如果违背誓言,那么我就会被我的神灵抛弃,失去所用从神灵处得来的馈赠。”

    说完誓言,阿瑟姆朝冉文宇轻轻眨了下眼睛:“如何,现在你满意了吗?可以相信我了吗?”

    对于阿瑟姆跟奈亚有关,冉文宇是一点都不惊讶的,毕竟奈亚就是一位喜欢散布混乱和疯狂更甚于带来成死亡和毁灭的神灵,与阿瑟姆的行事风格十分契合。

    “那么,我们合作。”冉文宇没有再过多纠缠,相当爽快的率先伸出了手。

    阿瑟姆笑意加深,反握住冉文宇的手,放在自己唇边轻吻了一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作者有话要说:  妈耶,这场会面写了好长,下一章,安菲尔肯定要出来的!我超想他了!

    =====

    感谢 pocky不好吃吗、宜笑、s君、四月钖、小王子、忘冥、未完to待续、8624904、英俊酷炫的帅紫、mack、初妆の镜 十一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还有 假假 土豪扔的浅水炸弹=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