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一百七十一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174、第一百七十一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我是大反派[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冉文宇原本以为, 这注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但令他意外的是, kp却仿佛是自带催眠效果那般, 他只是魂不守舍的躺在kp怀里没一会儿,意识就逐渐模糊,随后便毫无挣扎余地的坠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冉文宇醒来的时候, 已然天色大亮。

    葛宗年靠着另一边的床头,似乎起床很久, 正拿着手机浏览着什么, 而黑猫也已经清醒, 趴在两人中间的枕头上,懒洋洋的为自己舔毛。

    ——明明应当是血雨腥风的夜晚,没想到就这样风平浪静、和谐友好的度过了。冉文宇眨了眨眼睛,都有些不可置信,但下一秒, 他眼前便出现了kp那张无论多少次见都能惊为天人、俊美到诡异的面孔。

    kp垂下头, 在冉文宇的额头上吻了吻, 又凑到他耳边,对他温柔的道了句“早安。”

    冉文宇僵硬着没动, 也没有回应, 不过kp却并无任何不悦的表现,只是在早安吻后便消散了身形。

    缓缓的舒了口气,冉文宇总算觉得自己可以行动了。而他刚刚有所动作, 旁边的一人一猫便立刻被惊动,双双朝他看来。

    “早安。”葛宗年弯起眼眸,眼角带着浅浅的鱼尾纹,温声开口。

    黑猫则没什么太大反应,微微扬了扬下巴,只是那尾巴却小幅度翘了起来,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早安。”总算从kp的“威胁”下恢复过来,冉文宇坐起身,揉了揉眼睛,随意问道,“你在看什么?”

    “好东西。”葛宗年摇了摇手机,“我昨天拜托侦探调查的事情有了消息。”

    听到这一句回答,冉文宇顿时眼睛一亮,整个人都清醒过来,连忙凑近了葛宗年:“真的?快给我看看!”

    大约是知道两人有正事处理,这一次,黑猫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用那双黄橙橙的眸子凝视着他们。

    ——然后,下一秒,葛宗年突然伸手勾住冉文宇的脖颈,将他拉进怀里,含住了他的唇瓣。

    冉文宇:???!!!

    黑猫:“喵嗷!”

    眼见黑猫像是被人踩了尾巴般猛地跳起来,想要往自己身上扑,葛宗年手疾,掀起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直接将黑猫兜头裹住,按了回去。

    隔着被子,压住黑猫挣扎不休的小身子,葛宗年语气温和:“讲点道理,我们是恋人,做这种亲密的事情很正常,炸什么毛?”

    冉文宇呆呆看着这一幕,一时间都不知道葛宗年这句话是在对黑猫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他哽了哽,将自己身上炸起的毛毛默默顺了回去。

    黑猫似乎听懂了葛宗年的话,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葛宗年微微一笑,这才将盖住它的被子掀开。

    黑猫站起身,抖了抖凌乱的黑毛,黄橙橙的猫瞳幽幽瞪了葛宗年片刻,便身姿轻盈的跃下床、又跳上一边的沙发座椅,重新窝了下来,开始整理自己被弄乱的毛毛。

    见黑猫识趣儿的离开,葛宗年嘴角的笑容更深。他重新看向冉文宇,招了招手:“来。”

    冉文宇嘴角微抽,觉得面前这个老男人真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他平稳了一下心神,再次凑了过去,不过这次却稳稳的撑住自己的身体,以防再被葛宗年“轻薄”。

    ——自己主动亲别人,和被别人不打招呼突然强吻,哪怕对象是同一个人,那感觉也是截然不同的。

    所幸,这一次,葛宗年并没有再做什么亲密的行为,而是相当坦然的将手机屏幕转向冉文宇。冉文宇保持着一定距离,伸手滑动屏幕,迅速将侦探发过来的资料浏览了一遍。

    虽然谢覃绝口不提自己前妻的消息,但这却也并不是什么秘密,私家侦探仅仅只花费了一个晚上,就将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

    谢覃的前妻名叫陈纪玲,是他大学时候的学妹,两人在大学中恋爱,女方毕业后便直接结婚,曾经也是一对人人艳羡的校园情侣。

    谢覃是豪门少爷,毕业后进入了自家的公司,陈纪玲则家室普通,结婚后也没有去外面寻找工作,而是留在家里,一心一意的做起了家庭主妇,照顾谢覃的生活。

    作为刚刚进入公司,急需要证明自己、争取董事会信任的豪门少爷,谢覃身上的压力很大,各种酒会应酬不断。陈纪玲刚结婚时还经常充当他的女伴,但怀孕后却被要求呆在家中养胎,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少,而谢覃身边也有了好几位美艳干练的女秘书,比起出身普通、并不习惯在交际场上迎来送往的陈纪玲表现得更为如鱼得水、进退有度。

    大约是生活圈子越来越远,又或者是由于其他原因,夫妻二人的关系迅速冷淡。最终,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七年多的时间,而且结束的格外悄无声息。似乎只是一转眼的时间,谢覃便恢复了自己黄金单身汉的身份,陈纪玲也在离婚后拿了一大笔钱,很快飞往美国,继续自己的学业,并且在美国再次结婚、定居,再也没有回国。

    至于两人离婚的理由,对外宣布只是感情破裂,和平分手。谢覃、或者说是当时的谢家掌权人、谢覃的父亲手段非常,封锁了一切不利于谢家的消息,再加上时过境迁,要调查起来很有些难度,不过侦探却辗转拿到了陈纪玲如今的联系方式,可以让调查员与她直接沟通。

    调查有了进展,冉文宇自然在床上躺不住了。他迅速起床穿衣,将这一串电话抄录下来,表情惊讶:“竟然直接找到了陈纪玲的电话,这位侦探还蛮厉害啊?”

    “也不算困难。”葛宗年莞尔,与冉文宇一同起床,“大概是前一次婚姻经历过于失败,陈纪玲深受打击,也了解到了女人需要自强自立,不能完全依靠男人。所以,在前往美国后,她努力学习深造,顺利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如今已经是一名还算优秀的中层管理人员了。处于这样的位置,她自然需要经常对外联系,而这个号码则是办公电话,不是私人号码。”

    冉文宇了然点头。

    现在是清晨,也同样美国的傍晚,冉文宇并不确定这个时候拨打陈纪玲的办公电话,对方会不会接听。他在队友联系群里发了条消息,大概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便来到书房,尝试着拨打了电话。

    作为连木乃伊都能走私的大佬,葛宗年自然为自己和学生开通了国际漫游。电话响了半天后被接通,一个女声说着流利的英文,向冉文宇礼貌问候后便询问了他的身份。

    冉文宇先是被这一连串英文弄得愣了愣,随即轻咳一声,用中文开口:“请问,是陈纪玲女士吗?”

    对面愣了半晌,迟疑片刻后,同样换成了中文:“是的,请问您是……?”

    冉文宇抿唇思考了一下。他觉得,如果提及谢覃,陈纪玲大概会直接挂掉电话,所以他只能从谢云远入手:“关于您的儿子谢云远,我有点事需要与您说,请问您有时间吗?”

    手机另一边沉默了更长的时间,最终,那个女声深吸一口气,嗓音微微发颤:“好的,请您稍等,我找一个方便谈话的地方。”

    接下来,便是高跟鞋急速走路时发出的哒哒声,大概三分钟后,脚步声停止,女人再度开口说话:“好了,现在可以了,您有什么事,请说吧。”

    虽然有点同情这位女士,但冉文宇却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谢云远被猫报复、变成了类似于猫的怪物什么的,大概没有人会相信。为了不被对面当成疯子,冉文宇只能略过某些前情提要,告诉陈纪玲他的儿子被人报复,如今失去了踪影,而他们则是被谢覃委托,调查这一失踪案前因后果的侦探。

    听完冉文宇的话,陈纪玲显然有些着急。虽然与谢云远近十年没有见面,但她显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儿子,依旧关心着他。

    “那么现在,你们调查到了什么?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们的?”陈纪玲急切的问道,“我自从离婚后,就没有再与云远有过任何联系了。”

    “我们当然知道这一点。”冉文宇放柔了语气,认真安抚,“经过我们的调查,我们认为这次失踪案,很有可能与您和谢覃离婚的事情有关。谢覃先生对此事闭口不谈,我们只能找到您,向您询问当年的情况,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早日找到谢云远。”

    陈纪玲的情绪似乎有点激动,却努力按捺:“……好的,你、你们想要询问什么?”

    “当年您和谢覃离婚的原因,不仅仅只是夫妻感情不和这么简单吧?”冉文宇单刀直入,豪赌一把,直接以笃定的语气说出了己方的推测,“您是不是曾经处于家庭暴力之下?”

    陈纪玲并没有直接回答,她似乎被冉文宇的问题勾起了不好的回忆,呼吸立刻凌乱起来。

    片刻后,陈纪玲微微有点哽咽:“是、是的,谢覃他有暴力倾向,每次应酬完毕,喝醉了酒,或者是被董事会刁难后,都会控制不住情绪,对我动手。”

    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冉文宇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受:“这种行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我生下谢云远之后。”陈纪玲坦然答道,“我结婚后很快就怀孕了,那时候,顾忌着我怀着的孩子,谢覃一直在努力控制着自己,而我也一心扑在孩子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后来、后来,云远出生后,谢覃很快就原形毕露,或者说,因为先前压抑的太过厉害,他实在忍不下去了。”

    “然后呢?”冉文宇追问。

    陈纪玲苦笑:“忍受家暴的女人,要么是彻底放弃自己,要么是对于男人依旧心存一丝希望。每次谢覃打过我,都会在事后表现得非常后悔,跪下来向我道歉,恳求我的原谅,甚至自己打自己。我当年太年轻了,耳根子软,也顾忌着孩子那么小,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下来……”

    冉文宇:“这一忍耐,就忍耐了六年?”

    陈纪玲:“……对,有些事,真的是……习惯成自然了。而且随着在家里呆的时间越久,脱离社会越久,我也越是害怕离开谢覃的庇护……”

    “那么,是什么促使你下定决心离婚呢?”冉文宇咄咄逼人,“既然你已经忍了六年,那么如果没有出现更大刺激,你也有可能继续忍受十年、甚至是更久吧?”

    陈纪玲又一次沉默了。

    此时,杨萍和王绪成也相继赶来了葛宗年的庄园,被女佣领着来到了书房。

    冉文宇朝他们无声的打了个招呼,直接按下了免提键。

    下一刻,陈纪玲颤抖的声音便在整个书房中响起:“你说得对,我的确受到了很严重的刺激。因为……因为……”她哽咽出声,“因为我发现我的小天使、我这辈子唯一的指望、我的小云远……他和他的父亲一样,也是一个会用残酷的方式、在弱小的对象身上发泄情绪的……魔鬼……”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宜笑、小鱼干叭叭叭、赵闹闹、s君、啊啊啊连接、阿舒 六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还有 我是苏苏啊!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