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一百四十九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152、第一百四十九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已然天光大亮。冉文宇在石头上躺了整整一晚, 只感觉浑身酸痛, 他抓着盖在身上的破布, 僵硬的坐起身,还来不及观察周围环境,便听到了kp友好的问候:【早安~】

    冉文宇一脸懵逼,下意识回复了一句:“早、早安。”

    kp:【既然已经清醒了, 那么现在请过一个体质检定,看看你穿着湿衣服吹了一夜海风, 是否会生病吧。】

    冉文宇:“………………………………”

    ——呵呵, 我就知道, kp开口问候,准没什么好事!

    kp:【体质检定:冉文宇,40/69,失败。非常不幸,昨晚的环境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过恶劣了, 一晚过后, 你发觉自己患上了非常严重的感冒。】

    kp话音落下, 冉文宇突然重重的打了个喷嚏,顿时感到自己鼻塞头痛、浑身发热, 难受至极——当真是一秒重感冒, 毫不含糊。

    瞬间从神采奕奕的调查员变成蔫搭搭的小白菜,冉文宇吸了吸鼻子,望着头顶的目光格外幽怨。

    感受到了冉文宇深深的怨念, kp干咳一下,不吭声了。

    以眼神给予了kp严厉(?)的谴责,冉文宇哼唧一声,不再纠结,转而头重脚轻的从石头上爬起来,裹着粗棉布,四下张望。

    昨晚天色太暗,再加上精疲力竭又被控制着,冉文宇根本没有机会查看这个洞窟,此时发现这里还当真挺大。

    他目前所在的位置比较靠近洞窟的入口,再往里还有很深一段距离,不过由于光线并不充足,里面黑黢黢的,看不清具体情况。

    山洞内极其安静,没有一只深潜者存在,按理说应当是一个逃跑的好时机——毕竟洞窟距离礁石滩并不算远,如果水性好的话,只要游上十来分钟就能脱困。但就是这短短的距离,对于冉文宇而言却难如天堑。

    ——俗话说“技多不压身”,果然是至理名言,冉文宇现在当真亲身体会到了游泳的重要性。

    深深叹了口气,放弃了将自己淹死的打算,冉文宇清了清喉咙,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喂!有人吗?有人在吗?!”

    他的声音在洞窟内回荡,明明音调并不算高,却在层层回音的加持下显得格外洪亮。

    片刻后,冉文宇听到了一阵轻微的水声,随即便看到一个黑影潜游到他所在的石头边,探出头来。

    那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面孔阴沉呆滞、毫无表情,一双漆黑的眼睛鼓胀凸出,似乎已经失去了眨眼的功能。他的五官也有了不小的变化,鼻子越发扁平,前额与下颏均向后收缩,显得嘴唇更为厚实,脖颈两侧是模样古怪、深深下陷的皱褶,正微微翕动着,已然有了鱼鳃的模样。

    不过,虽然改变颇大,但这张脸依旧依稀残存着荣华的影子,让冉文宇产生了一种格外诡异的荒诞感。

    “您是……荣华?”冉文宇看着男人,开口确认到。

    男人呆滞的眼睛微微动了动,他面部有点抽搐,似乎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却最终失败了:“对,我是荣华,真难为你还能认出我。”

    荣华的嗓音粗粝,带着些古怪的口音,也不知是他原本说起话来就是这个样子,还是同样源于身体的变异。

    “虽然与您只有一面之缘,但自您失踪后,李总一直对着您的照片睹物思人,所以我对您还是挺熟悉的。”冉文宇对于荣华的改变不曾露出任何异样,没有恐惧更没有排斥,这样平等自然的态度着实让荣华稍稍放松了一些。

    对于冉文宇有关李云飞的暗示,荣华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垂下头,将几条依旧活蹦乱跳的鲜鱼拿在手中,尖细的指甲微微翻转,便格外熟练的将活鱼开膛破肚、剔除内脏,只留下晶莹雪白的鱼肉。

    “吃吧。”他言简意赅的说道,将即使没有了内脏,也时不时抽动一下的鲜鱼递到冉文宇面前,语气寡淡。

    冉文宇咽了咽口水,总觉得一股鱼腥气扑面而来,让他微微有些作呕。不过,他却并没有拒绝荣华的好意,僵硬的将鱼接了过来,放到嘴边。一面安慰自己就当吃日料生鱼片,一面张嘴咬了下去。

    ——嗯,这一口下去,当真唇齿留香,冉文宇发现这条鱼竟然是烧烤味道的,还带着孜然的香气。

    三两下将鱼爽快的吃完,冉文宇觉得自己的饥饿的胃部分外满足。他轻轻打了个饱嗝,诚心实意的向荣华道了声谢,然后又欢快的向kp致意,完全将对方“害”自己生病的仇怨丢到了脑后:“多谢大佬帮忙!”

    ——继果冻口味的漆黑液体之后,他又品尝到了烧烤味的生鱼片,当真是棒棒的!

    看着被几条鱼哄得眉开眼笑的冉文宇,kp轻笑一声:“不客气。”

    冉文宇和kp交流愉快,而荣华却被这一声道谢弄得懵了一下。

    他见冉文宇开开心心的将几条鱼吃了个一干二净,没有半点勉强为难的模样,不由有些怀疑对方的味觉:“你不觉得难吃吗?”

    冉文宇眨了眨眼睛,发觉自己的表现有些ooc,立刻圆了回来:“虽然的确有些不合口味,但我现在也没有别的食物能吃了,是吧?与其像是吞药一样哀哀怨怨的吃,倒不如将它当成是口味纯正的生鱼片——说起来,你们这些有钱人可能不觉得,但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日料大餐还是挺贵的。”

    听冉文宇这样说,荣华不由得弯了弯唇角,露出了一个类似于笑容的表情。不得不说,比起刚刚见面时起刻意的去笑,如此发自内心的笑容对于目前面目僵硬的荣华而言显然更加容易一些。

    “你还真是个乐天派。”荣华轻声感慨,“这样挺好的。”

    冉文宇跟着笑了起来,耸了耸肩膀。

    只可惜,这样轻松的气氛却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荣华便收敛的笑意,重新变得呆板阴郁:“你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吗?”

    “我只知道,自己被海怪控制了,然后被它带来了这里。”冉文宇叹了口气。虽然他已经通过kp了解到了一切的前因后果,但就他目前的角色而言,显然不应该知道的那么清楚,所以冉文宇也并没有将其表现出来。

    “你被海怪选为伴侣了。”荣华同样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直言不讳,“不,说是伴侣并不恰当,应该只是交.配对象罢了。”说到“交.配对象”,荣华的眼神越发阴沉,似乎隐藏着深深的恨意,“海怪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选择一批人类交.配,生下混血的杂种,并且将他们丢到岸上自生自灭。一旦这些杂种活了下来,便会在数十年后逐渐开始转变,或是无法接受自己身上肮脏的血统、彻底发疯;或是蜕化失败,以半人半鱼的姿态度过余生;又或是彻底转化为海怪,舍弃身为人类的自己。”

    听荣华以如此冷酷又恶毒的言辞来描述身为混血种的自己,可想而知他对于深潜者的厌恶仇视。

    “所以……你是说,我被海怪掳走,就是要被迫跟它……交.配?!”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冉文宇却依旧露出了极度震惊又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啊,多么丑陋又残忍的生物。”荣华冷笑一声,看着冉文宇失魂落魄、惶恐不安的模样,他的语气稍稍和缓,带着几分温柔的安抚,“你是个好孩子,这绝不是你应该经历的事情,别担心,我会帮助你逃走的。”

    尽管早在意识到荣华的存在后就打定主意要获得对方的协助,但此时自己半字未提,荣华却主动伸出了援助之手,这着实让冉文宇十分感激,不得不情真意切的感慨一声“当真是个好人”。

    李云飞是好人,荣华也是好人,这一对好人,不应该获得惨烈的结局。

    冉文宇跑了不知多少次团,哪怕是进入真人跑团模组,也一向都将玩家与npc分得清清楚楚,而npc们的悲欢离合,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个早就设定好的故事,他虽然参与其中,却并没有什么共情感。

    不过,毕竟也是自小接受正统教育的正常人,冉文宇的三观勉强端正,最起码知恩图报。既然受了荣华的恩惠,他好歹也要回报一二。

    反正,努力打出更好的结局,也算是调查员们不断前进的目的之一,不是吗?

    “谢谢。”冉文宇注视着荣华,再一次郑重道谢。

    荣华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需介怀。

    “我现在还处于蜕化阶段,身体十分不稳定,并不是海怪的对手,而你……”荣华上下扫视一番冉文宇的小身板,又看了看他因为发烧而红通通的面颊,“你大概连我都打不过。所以,关于如何逃跑,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说起来,这个山洞里,到底住了几只海怪?”冉文宇沉吟着询问,打探敌人的实力。

    “目前,我只见到五只,至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我被它们带来这里,也并没有几天。”荣华坦然答道,“虽然我在来到这里后一直表现得很顺从,却始终被它们警惕戒备着。它们不许我离开太远,只允许我去附近的礁石滩转转,而且当我离开洞窟后,总会有一只海怪负责监视我。所以很抱歉,我无法去寻找你的同伴,向他们告知你的去向。”

    对此,冉文宇倒是并不算意外,毕竟这群深潜者有着不逊于人类的智力,肯定不可能让他们轻易逃脱。

    冉文宇眉头紧锁,试图寻找到一个恰当合理的逃脱方法,只是他和荣华两个战五渣对抗五只深潜者,实在必败无疑。

    看着冉文宇心事重重,荣华又向他靠近了几分:“别担心,我肯定不会让它们折辱糟蹋你的,哪怕拼上我这条命,也会送你平安离开。”

    荣华的语气很平淡,带着对于自己生命的漠视,冉文宇怔了怔,立刻抬头看向他,不赞同的皱眉:“其实,就算海怪要对我那什么,最终怀孕的也不是我,虽然恶心了点,但也不至于搭上你一条命,没有这个必要。”

    荣华瞪大了眼睛,被冉文宇的话弄得一愣。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同样惊愕的kp抢先一步:【你竟然能够接受跟深潜者交.配?】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冉文宇实事求是,“不过既然不需要身体接触,那应该还好吧?大不了就像是做了场恶心的噩梦。”顿了顿,抓了抓自己的小卷毛,冉文宇继续说道,“当然啦,也许这东西要比噩梦更恐怖,不过我相信kp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冉文宇这一席话,简直让kp心情激荡,又是欣慰于冉文宇的心理素质之强悍,竟然能够冷静思考自己被人外,对象还是深潜者这样令人掉san的怪物;又是开心于对方竟然如此相信自己、依赖自己。

    被打击了那么多次,此时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kp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像人类那般出现了幻觉。

    然后,下一秒,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小可爱施施然补充:“毕竟,kp你还是挺人性化的,为了避免玩家遭遇那些无法接受、直接崩溃的情况,给予了不少玩家福利,比如无痛死亡、布丁黑液还有烧烤生鱼什么的。就算被深潜者那啥,应该也会转换成比较和谐的版本吧?”

    kp:【………………………………】

    ——一秒便从“恋人福利”降级成“玩家福利”,人生还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kp没有给予任何承诺就默默的闭了麦,这着实让冉文宇有些忐忑,深深怀疑自己刚刚的马屁没拍好,却又对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情况却不允许他多想,在kp自闭后,荣华紧随其后:“相信我,那绝不仅仅只是恶心而已,是正常人类无法承受的折磨。我的母亲,当年就是因此而发疯的。”

    “我觉得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挺强的。”冉文宇笑了笑,“总之,这并不值得你牺牲自己,李总还在等着你回去呢,你的生命并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千万不要这样轻易的放弃自己。”

    ——既然想要努力给李云飞和荣华一个好一点的结局,那么面对漠视自己的生命、心存死志的荣华,冉文宇必须要劝说两句。

    荣华怔了怔,他似乎没有想到冉文宇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却依旧为了他和李云飞考虑,不由同样动容。

    抬起手,荣华摸了摸自己逐渐变型、越来越丑陋的面孔,呆滞的眼中是深深的悲恸与自我厌弃:“倘若他看到我现在这幅鬼样子,估计就不会再等我了。”

    “这只是你自认为的,你如何知道,李总会在乎你的外表呢?”冉文宇突然探身,抓住了荣华的手。

    荣华的手冰冷滑腻,而冉文宇却因为发着烧,手心滚烫。两种截然不同的温度相触,让两人都是精神一震。

    “不要想当然的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他人身上,李总的心意,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冉文宇的声音斩钉截铁,眼神更是充满了力度,“最起码,你要给李总一个选择的机会,不是吗?反正你现在已经打定主意放弃自己的生命了,那么赌一把也无所谓吧?如果李总对你一如往昔,你不给他向你表达心意的机会就直接去死,岂不是害人害己,错失了唾手可得的幸福,白白死掉?而如果李总的确如你认为的那般无法接受你现在的模样,逃避退却,你不仅能死得无牵无挂,还能帮助李总舍弃这段感情,李总以后说不定还能找到新的幸福,总比一辈子都对你牵肠挂肚、无法释怀,甚至干脆随你而去要好得多吧?”

    冉文宇这一碗毒鸡汤灌下去,着实让荣华又是感慨万千又是哭笑不得,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kp:【……这样吧,你过个说服?】

    冉文宇:“……看在我这满满一碗毒鸡汤的份儿上,给个奖励骰呗?”

    kp轻笑:【好。】

    kp:【说服检定:冉文宇,40/31,成功。】

    荣华突然笑了,反手握住了冉文宇热乎乎的爪子:“你说得对。”他语气认真,仿佛拨云见日,“我放弃生命,固执的认为云飞不会再接受我,只是因为我太过胆小,害怕被伤害,于是自我逃避罢了,但这对于云飞而言并不公平。无论云飞如何看我,我总是要给他一个交代,为我们之间画下一个有始有终的句号。”

    听到荣华的回答,冉文宇连连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明明两人一个年轻漂亮,一个老迈丑陋,简直就像是对立的天使与魔鬼,但在此时相视而笑的瞬间,却显得格外融洽契合,温情脉脉。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最后,总有种李总要被冉冉ntr了的错觉……一定是我腐眼看人基otz

    ==========

    感谢 水水(x2)、云墨白、鱼鱼鱼红鲤鱼、宜笑、企图用名字来聊天、藍ovo、英俊酷炫的帅紫、未完to待续 八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还有 简单粗暴往菊花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