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一百四十五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148、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大脑空白了几秒钟, 冉文宇实在找不出要从哪里反驳, 干脆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所以, 你就是以这些……神话生物的保护者自居的?”

    “不, 我并不是什么保护者。”谭医生言辞谦逊,“我只是在尽自己所能的帮助它们罢了。”

    冉文宇抚了抚额,觉得自己完全无法跟这样的疯子交流。与其被他的诡辩带偏,倒不如直接按照自己的思路来。

    沉思片刻, 终于将自己的思路理顺,冉文宇深吸一口气:“按照你的说法, 这一次你的目的, 就是将蜕变期的荣华引回故乡的海洋, 让他能够顺利成为一只……海怪,是吗?”

    “是这样没错。”谭医生微笑颔首。

    冉文宇:“那么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为什么还一直留在这里呢?”

    ——虽然用词客气,但冉文宇的言下之意却十分明显:“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 还不快滚?”

    听懂了冉文宇的暗示, 谭医生轻哼一声:“如果不是你的话, 我的确早就该离开了,但是你的存在, 却让我改变了原本的计划。”

    “什么?因为我?”冉文宇愕然。

    “是的。明明上一次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最后却因为被你抓到了小可爱的弱点,凭借几壶水便令我的准备功亏一篑——这着实让我记忆犹新呢。”谭医生神色莫名,看着冉文宇的目光依旧冷漠, 却带上了几分审视,“所以,这一次,你说不定也会给我带来一个惊喜,不是吗?我一直拭目以待。”

    “……你不生气?”冉文宇颇有些迟疑,“我最后将你的小可爱弄得奄奄一息,破坏了你的计划,你不生气?”

    “生气倒是说不上,就是有些遗憾和惋惜罢了。”谭医生眨了眨眼睛,“说实话,最后那一幕,虽然出乎我的预料,却也的确精彩绝伦。”

    冉文宇:“说好的濒危珍稀生物保护主义者呢?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保护对象落到那样的下场,你竟然不生气?”

    “我虽然尽力帮助它们,却也不会将它们视为自己的责任。”谭医生坦然耸肩,“尽人事、听天命,不外如是。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我都这样努力帮助它们了,但它们却没有扛过风险、抓住机遇,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冉文宇:“………………………………”

    ——所以你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珍稀生物保护主义者,别狡辩了!

    继续努力忽略有关保护主义者的问题,冉文宇重新将谈话拉回正轨:“既然你留下,是想要看戏的话,那么可否请你做一个好观众,不要插手我们的行动?”

    谭医生双手抱胸,挑了挑眉,没有立刻回答。

    kp:【现在请过一个说服,看看你能否说服谭医生同意你的要求。】

    冉文宇严肃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kp,总是让一个说服只有40的人去说服boss,你这简直是在为难我!”

    kp笑吟吟的,十分好说话:【不说服也没问题啊,你可以将技能改成魅惑。】

    冉文宇:“………………………………”

    冉文宇神色古怪:“kp,阿布勒还在不远处藏着、看着这一切呢!他可是你给我钦点的男盆友!诱惑我当着男友的面劈腿boss,你是认真的?”

    kp:【………………………………】

    ——对于冉文宇突如其来的节操,他当真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遗憾。

    【那么,说服还是魅惑?】kp给予了冉文宇充足的选择权。

    冉文宇格外挣扎,在节操和掉节操之间反复横跳。最终,仅存的那一点点良知和对于翻船深深的恐惧让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还是说服吧。”

    【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喜欢阿布勒……】kp语气感慨,显然颇为意外,【你竟然会因为顾及他的感受,就放弃十拿九稳的魅惑,转而选择成功率更低的说服?】

    听着kp难得如此感性的声音,冉文宇的表情越发古怪:“不,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面前这个boss不可信,比不上阿布勒忠厚老实、踏实能干啊。比起魅惑boss,获得一个不知是否可信的承诺,却导致自己和阿布勒之间出现裂痕,我到是宁愿继续巩固目前更为可靠的队友关系,获得阿布勒全力的支持。”

    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的kp:【………………………………】

    发觉kp突然安静,冉文宇不知为何周身一冷,第六感对他发出了疯狂的警报声。

    眨了眨眼睛,冉文宇突然想到对于kp而言,这些npc们都是他创造出来的“儿子”,当着老父亲的面以如此冷酷理智又无情的态度评判“儿子们”身上的利益价值,这似乎的确不太地道,渣得太过明显。

    冉文宇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笑了一下,试图将自己在kp心中的印象分拉回一点:“当然,比起boss,我还是更加喜欢阿布勒的,他对我忠心耿耿、战斗力高——啊不,是温柔体贴,我自然非常感动。”

    kp:【呵呵。】

    在一声充满了嘲讽的“呵呵”后,kp单方面切断了对话,然后用转盘糊了冉文宇一脸。

    冉文宇不敢有丝毫不满,灰溜溜的闭紧嘴巴,乖乖巧巧的伸手转动转盘。

    kp:【说服检定:冉文宇,40/47,失败。】

    对于自己的说服失败,冉文宇倒是早有预料,毕竟,他的说服好像就没成功过几次,一直都是凭借魅惑走天下的——只可惜,他现在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再随随便便抬手魅惑,好歹要给自己的“原配”留几分面子。

    说服失败后,谭医生轻哼一声:“至于插不插手,那是我的事情,倘若你们的做法太过火,我自然不能仅仅只是旁观,任由你们伤害我保护的小可爱们。”

    “那么,我们怎么做,才算是‘太过火’?”冉文宇虚心求教,“既然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并不冲突,那么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相互敌视,反而可以寻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度,携手共赢,不是吗?”

    ——为了顺利通关而跟变态医生寻求合作共赢什么的,冉文宇其实也是蛮拼的。

    大约是这种拼搏精神取悦了谭医生,谭医生轻笑一声,并不吝啬的给予了他正确的答案:“那么,我的要求是,你们不许杀死任何一只海怪。”

    “只要不死就行?”冉文宇沉吟着确认。

    “对,只要不死。”谭医生十分的宽容又识大体,“我也知道,冲突不可避免,倘若我的小可爱们主动袭击你们,让你们毫不反击是不现实的。所以,只要不杀死任何一只海怪,那么我就不会插手你们的行动。”

    对于这个结果,冉文宇还算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这次模组中他们遭遇的神话生物单论个体而言的确不算强,他们在战斗时保留几分,不彻底杀死对方,也并非是完全无法完成的任务。

    “那么,一言为定。”冉文宇目光灼灼。

    “好,一言为定。”谭医生轻笑起来,朝冉文宇伸出了手。

    看谭医生一副要握手的模样,冉文宇迟疑一瞬,最终还是抱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态,将自己的爪子递了过去,抓着谭医生的手摇了摇。

    谭医生笑容加深,突然反手抓住冉文宇的手,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弯下腰,在那白嫩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比起上次哭唧唧的祈求我放过你的模样,现在的你明显成长了很多,更加勇敢、坚强和成熟——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冉文宇猛地炸毛,倏然将爪子收回,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对之处,谭医生不再看冉文宇,反而转头看向另一个角落:“既然我们已经愉快的达成一致,那么阿布勒,你也该现身了,是不是?一直用枪指着别人的脑袋,这实在不是一个礼貌的行为。”

    看谭医生那副淡定的姿态,应当是早早便发现了阿布勒的存在,然而也不知是知道自己被人威胁,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还是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竟然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

    对于阿布勒的隐藏技能,冉文宇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对方好歹也是猎人出身,应该很擅长悄无声息的靠近猎物。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阿布勒藏在那里的?”冉文宇看了眼从拐角处走出来、微微垂下枪口的阿布勒,确信哪怕明知道对方正暗中保护自己,自己也依旧不清楚阿布勒到底躲在哪里,他不由颇为好奇。

    “什么时候啊……”谭医生慢条斯理的将眼镜重新带了回去,瞬间又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礼貌无害的假象,轻笑一声,“大概是他变成了我的‘小可爱’的时候吧。”似乎同样心情极好,对于那一段令他恶心了一小下的对话,谭医生竟然主动提及,甚至语带调侃,“在那一刻,他的呼吸乱了一拍。”

    冉文宇默默的、尴尬的看了阿布勒一眼,十分心虚——真是不好意思呢,他难得坑了一回队友。

    阿布勒没有回应冉文宇的目光,依旧紧紧盯着谭医生,虽然已经现身,却依旧没有半分放松的模样。

    对于阿布勒的戒备,谭医生也没有什么不满,甚至是完全无视了他,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冉文宇:“好了,开玩笑,其实并不仅仅是这样。更重要的是——你在我面前大胆了很多,也自信了很多,显然是有所依仗的,而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依仗,就只有将你护得严严实实的阿布勒。”

    冉文宇嘴角一抽——所以,还是他的锅。

    调侃完了冉文宇,谭医生不再多留,朝冉文宇微微鞠了个躬后便毫不拖泥带水的施施然离开,与阿布勒擦肩而过。

    阿布勒高大强壮,谭医生修长挺拔,在两人交错的那一刻,冉文宇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种电闪雷鸣的错觉,就仿佛在那轻描淡写的一瞬间,两人身上或是锐利强悍、或是深沉莫测的气场经历了一场转瞬即逝却又充满了刀光剑影的交锋,势均力敌、棋逢对手。

    步伐丝毫未乱,谭医生进入船舱,消失不见,而阿布勒则在确认他的确离开后,这才举步来到冉文宇的面前,面露无奈。

    “……抱歉,害得你暴露了。”冉文宇垂下头,诚恳的致歉。

    “这跟你没关系,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阿布勒抬起手,揉了揉冉文宇的狗头,淡定安抚,“明知道你经常语出惊人,我却依旧不够冷静。”

    冉文宇越发惭愧。在这一刻,他深深体会到了嘴贱的害处。

    “我发誓,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胡乱说话了。”冉文宇抬起右手,信誓旦旦的保证——最起码在队友躲藏的时候,他绝不乱说。

    阿布勒莞尔,随意点了点头,然后握住冉文宇举起的爪子,用力擦拭着他的手背。

    冉文宇一开始还有点莫名其妙,片刻后意识到这正是被谭医生吻过的地方,顿时安静如鸡,哪怕自己的皮肤被擦红了,也没有吱一声——反倒是阿布勒在擦拭完毕后看着冉文宇通红的手背,感觉十分懊悔。

    托起冉文宇的手,低头在发红的位置上轻吻了一下,阿布勒抬起头,眼神有些忐忑:“对不起,我没想要伤你的,就是有些吃醋,没有控制好力道。”

    “……没什么,你其实用力也不大,这是我的体质问题,很容易留下印子。”冉文宇弯起嘴角,善解人意的回答,并且努力咽下了“你们吻得是同一个位置,这算不算间接接吻”的发自灵魂的疑问。

    ——是的,倘若这么问,他肯定会被打的。刚刚还发誓绝对不要嘴贱的呢!

    发现冉文宇并没有任何责怪之意,阿布勒也算是松了口气,吃起醋来越发理直气壮:“刚刚,他叫你小可爱,是怎么回事?”

    冉文宇额角微跳,忍不住吐槽:“你不也是他的小可爱?”

    阿布勒动作一顿,默默凝视着他。

    冉文宇:“………………………………”

    ——对不起,我错了,嘴贱这个毛病是真的没法治!

    深吸了一口气,冉文宇无奈开口,“这个‘小可爱’没有任何意义,真的,只是他的口头禅而已。你应该听到我们之间的对话了,不是吗?就连钻地魔虫和海怪,也都是他的小可爱呢!”

    有了冉文宇的解释,阿布勒的表情总算缓和下来,毕竟,他也的确没有怀疑自己的恋人跟谭医生有什么特殊关系,只是十分不爽对方用那种轻佻暧昧的称呼呼唤冉文宇,而冉文宇竟然还十分坦然的接受罢了。

    微微点了下头,阿布勒伸手环住冉文宇的肩膀,将他圈在怀里,就像是叼住自己最心爱的骨头的大狗,动作温情脉脉,却又充满了占有欲。

    被叼住的冉文宇:明明我还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洁的孩子,为什么已经可以如此熟练的哄人了?真是心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小鱼干叭叭叭、未完to待续、我爱月下金狐也爱即墨、s君(x2)、沉香 五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