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第一百三十八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141、第一百三十八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混元修真录[重生]我是大反派[快穿]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末世炮灰养娃记     确认那怪物的确离开之后, 冉文宇终于松了口气, 他缓缓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随后倾身, 按下壁灯的开关。

    明亮的光芒充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终于给予了冉文宇些许安心的感觉。他将匕首举到胸口,小心翼翼的下了床,靠近那扇被怪物光顾过的窗户, 先是往外面上下左右的瞄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后, 这才大着胆子将窗户打开。

    探头向外望去, 外面一片宁静, 只能听到海浪与海风的声音,而怪物则早已不见了踪影。

    冉文宇的房间外,只有一条可供两人并排走过的走廊,再向外就是深沉汹涌的海面。以那怪物的弹跳力,想必可以十分轻松的跳过这条走廊, 跃入大海。

    重新将窗户关闭、上锁, 冉文宇彻底没有了睡意。他抖了抖微微有些发凉的身体, 钻回被窝,开始思考自己的防身手段。

    “kp, 我这个卡, 是不是还没有设定可以使用魔法的背景?”一进入模组,冉文宇的全部注意力就都放在了在自己的男盆友身上,竟然忘记给自己添加有关于魔法的人物设定, 此时掏出角色卡,他终于后知后觉,试图亡羊补牢,“kpp~通融一下,我现在稍稍添加一段角色经历,没问题吧?”

    【可以,只要不影响目前的模组发展,你可以自行添加角色履历。】kp相当好说话,显然并不打算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地方为难自己最心爱的调查员。毕竟,他目前对待冉文宇的心态已经转变,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小可爱因为实力不足而陷入死亡的深渊——哪怕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其实,倘若不是担心自己的模组变化太大,有可能会引发冉文宇的怀疑与进一步警惕,kp当真想要要直接将原本的恐怖解谜模组变成恋爱养成模组,从头到尾都甜甜蜜蜜、恩恩爱爱。

    最初,他因为好奇人类复杂的感情,于是将他们扔进危机四伏的险境,观察这种生物面临绝境时爆发出的种种情绪;但现在,他最感兴趣的却是人类那种独特的、不以延续后代为目的、甚至危及自身生存也不肯退缩、单纯为了满足自我与满足恋人而存在的爱情。

    爱情,也许是人类情绪的真谛,它能够完美的与各种感情彼此融合、亲密无间:无私的爱、自私的爱;自卑的爱、傲慢的爱;仁慈的爱、残酷的爱;乃至于爱恨交织、虐恋情深、相爱相杀……

    kp觉得,自从真正接触到爱情,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人类的感情能够复杂到何等的地步。

    当然,kp心中的种种算计,冉文宇是全然不知道的。听到kp如此爽快便答应了他的请求,冉文宇简直大喜过望,立刻毫不吝啬的奉上一连串彩虹屁,就连刚刚kp那两下把他弄得提心吊胆的暗投都不计较了——反正投了就投了,结果已经无法更改。

    将kp拍得轻笑出声后,冉文宇重新看了一下自己角色卡上的人物经历,开始毫不客气的添加二设:“在从地狱之口逃离、亲眼见过那种人类认知外的可怖生物后,我对于这些神秘的存在燃起了极大的好奇心。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也同样为了在下次遇到类似的事情时拥有更强的自保能力,我开始四处寻找类似的消息与书籍。”

    kp轻咳一声,打断了他的描述:【阿布勒并不会希望你接触到这些危险而禁忌的知识,他会试图阻止你。】

    冉文宇耸了耸肩膀:“但是他经常出门在外啊!你的角色背景里说过,阿布勒在成为保镖后,总是跟着雇主东奔西跑,十天半月不回家也不联系我,而我又是自由职业者,有着充足的闲暇时间,所以我完全有能力在他面前隐瞒这件事,阿布勒了并不清楚我一直尝试着接触这类东西。”

    kp:【好的,这样的设定没有问题。阿布勒对于自己的恋人十分信任,完全没有想过恋人会隐瞒自己如此重要的事情。】顿了下,他微微感慨,【真是太可怜了。】

    冉文宇:“………………………………”

    ——明明是个npc,你为什么要怜悯得如此真情实感啊!搞得我真是好渣!

    默默运了下气,冉文宇决定无视kp的发言,一渣到底:“那么,在研究书籍和资料的时候,我了解到了一些有关于克苏鲁神话的知识,甚至学习到了几个自保的魔法。”

    kp:【好的,确认增加这样背景设定吗?】

    冉文宇:“确认。”

    随着冉文宇话音落下,他手里的角色卡立刻有了变化,他再次从一个普通人,进化成了“魔法少年”。

    有了魔法在手,冉文宇立刻安心了不少。而此时,他也听到了走廊中传来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最开始十分平稳,以一种沉着匀称的步伐由远及近,但很快,脚步声的主人似乎发觉了什么,微微一顿后便立刻加快了脚步,最后直接变成了疾跑。

    很快,冉文宇的房门被人猛的推开,阿布勒出现在门口,眸光如鹰隼般锐利危险。

    明明他的体力极好,但此时却竟然有些微微低喘,阿布勒一手持枪,一手开门,警惕的眸子在房间中一扫而过,确认没有任何异常、而冉文宇也乖乖巧巧的坐在床上后,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将枪收回腰间,阿布勒缓和了面色,朝着冉文宇走来,语气关切担忧:“怎么这个时候就醒了?还开了灯?发生了什么?”

    ——作为每天晚上都与冉文宇“同睡一张床”的亲密伴侣,阿布勒自然也了解冉文宇一觉睡到大天亮的优秀睡眠质量,所以巡逻回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房间透出灯光,自然让阿布勒吓了一大跳。

    不得不说,刚刚受到了巨大惊吓,此时凝望着阿布勒高大的身影,冉文宇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安心轻松之感。看着阿布勒走到床边,冉文宇突然扑了上去,又快又准又狠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阿布勒:??????

    被自己恋人的行为弄得呆立当场,阿布勒低下头,盯着冉文宇的小卷毛愣了半晌,这才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语气越发温柔轻缓:“怎么了?”

    抱过了阿布勒的大粗腿,冉文宇的心里越发安定。他松开手,坐直身体,表情认真的将自己刚刚遭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冉文宇信任阿布勒,自然不会在他的面前有任何隐瞒,甚至,比起自己的小伙伴,他觉得阿布勒显然更加靠谱。

    听完冉文宇的讲述,阿布勒的神色格外凝重,他同样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朝外面看去。

    窗外依旧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样,阿布勒又转头看向窗户上的玻璃,的确看到了几片不太正常的水渍。他没有丝毫迟疑,伸手在那水渍上抹了下,感受到一种不同于正常海水的黏腻,随即,他又将沾了水渍的手指放到鼻下嗅了嗅,立刻,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

    “在上船之后,我就感觉这艘船有些问题。”看阿布勒眉头紧锁,显然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冉文宇趁机将他往自己调查的方向引导,“明明是为了庆祝相恋周年而举办的旅行,但李总和荣总都没有任何开心快乐的感觉,一上船就钻进房间,半步都不肯出现,这样的旅行又有什么意义?哪怕身体疲惫,也完全可以躺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看着海景休憩,岂不是更加惬意?另外,还有荣总的沉默和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

    冉文宇将自己和其他三人调查、乃至于猜测的异常全部一五一十的对阿布勒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阿布勒先是眉头紧锁、面色难看,随后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展颜轻笑一声。

    “所以,你一直和那三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阿布勒关上窗户、重新上锁,语气中甚至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意味。

    “对,就是在讨论这些。”冉文宇困惑的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放心了不少。”阿布勒扬了扬嘴角,“你一直不怎么喜欢与人交际,但这次上船后没多久,就跟那三个人仿佛一见如故般熟稔,这样的反常实在让我……有些不安。”

    冉文宇一脸无语——怪不得阿布勒刚一见面就对他的队友们态度格外恶劣,原来是脑洞大开,将他们当成了情敌?真是……

    “真是想太多了。”他无奈吐槽,实事求是,“无论是脸还是性格,他们哪里比得上你了?”

    很显然,阿布勒被冉文宇这句话取悦到了。

    “谢谢称赞。”阿布勒轻笑着走回床边,安抚般摸了摸冉文宇的面颊,随后捏住他的下巴,弯腰,在他的唇上轻轻吮吻了一下,“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冉文宇:………………………………

    冉文宇:??????

    冉文宇:!!!!!!

    阿布勒亲吻的动作格外自然,冉文宇的大多数注意力依旧放在如何说服阿布勒“背叛”雇主上,压根对他毫无防备,待到感觉自己的嘴唇被男人碰触,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一下子僵硬住,冉文宇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阿布勒坐在床边,将自己揽进怀里,轻抚着他的后背温柔安慰。

    察觉到冉文宇情况不对,阿布勒只当是他刚刚被吓坏了,虽然面上没有异常,但身体依旧本能的警惕紧张。怜惜的将冉文宇往怀中拢了拢,阿布勒侧头吻了吻他的额角,温言细语:“别怕,有我在,哪怕是怪物,也伤不到你分毫。”

    阿布勒自然不会怀疑自己恋人诉说的经历,一来,他与冉文宇共同经历过地狱之口的冒险,亲眼见证过那生活在地下的恐怖诡异的生物,二来,比起冉文宇将自己扔在一边、心心念念着跟其他人聊天,阿布勒更加愿意相信他们是在商讨发生在船上的秘密。

    “在发现异常后,你应该第一时间就告诉我,而不是找其他人讨论。”阿布勒不赞同的皱起眉,轻声责备自己的恋人。

    冉文宇张了张嘴,一时间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十分想要炸个毛,哀悼一下自己莫名其妙丢掉的初吻,又迟疑着是不是应该应景的害羞一下,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与别人接吻。然而,阿布勒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淡定自然,搞得他如果有太大反应,就显得格外尴尬傻气、小题大做。

    窝在阿布勒怀里,冉文宇眨了眨眼睛,砸了砸嘴唇,回味了一下刚刚那个一触即离的吻,发现自己……好像也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根本不值得过于大惊小怪。

    没有面红耳赤、脸红心跳,也没有排斥厌恶、汗毛直竖,阿布勒的吻清淡温和,不含半分情.欲,完全引不起冉文宇丝毫的抗拒之心,与搂搂抱抱、亲亲面颊,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这个初吻丢得实在有些冤啊……

    既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那就……不反应吧。

    冉文宇定了定神,缓缓开口:“我不是不想跟你说,但毕竟这些都只是猜测而已,甚至就连我们自己都没怎么当真的。比起认真讨论,反倒更像是闲来无聊,发现彼此都有同样感兴趣的话题,于是越聊越投机罢了。”

    ——突然丢掉了初吻,自己竟然还能一脸淡定的与夺走自己初吻的罪魁祸首认认真真的走剧情,冉文宇真是格外敬佩自己的处变不惊、淡定自若。

    “这种讨论,就像是背后说人坏话一样,让我怎么好意思跟你讲?李总和荣总好心好意请我上船游玩,我非但没有感激之心,反而偷偷说闲话,实在是不应该。而且这种毫无证据的猜测就算对你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反倒会影响你完成工作。”冉文宇苦笑了一下,轻轻叹气,“如果不是今晚亲眼见到趴在窗户上的怪物,我是肯定不可能将这些不靠谱的猜疑告诉你的。”

    阿布勒了然,再次侧头吻了吻冉文宇的额头。

    而冉文宇……他已经能够非常平静的接受阿布勒的亲吻了,甚至还有心情理智的思考先前岳冬梅对于自己的评价。

    ——也许,自己的确很有变弯的潜质?不然为何能够如此迅速冷静的接受同性的亲吻?

    ——也许,对他而言,恋爱对象是男是女,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作者有话要说:  嗯,送出了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初吻w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感谢 yuango、企图用名字来聊天(x2)、浅千、小鱼干叭叭叭(x2)、是冻手冻脚的熠笙、简单、hy-summer、ㄣ嬞嘚缜惜‰、jessiiiiiii、卿休照 十位小天使扔的地雷,还有 點墨 和 不良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