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一百零八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109、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混元修真录[重生]我是大反派[快穿]不死佣兵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末世炮灰养娃记     凭借自己与陈健之间深厚的友情(?), 冉文宇最终还是成功的说服崔徵, 让他打消了将几人赶走的念头。

    崔徵无奈的叹了口气, 抬起双手, 做出了投降的姿势:“好吧,好吧,既然你这样坚持,那我也不多劝了, 省的将你送走,你又偷偷跑回来, 反而更加危险。”

    冉文宇终于露出了笑容, 对他真诚的道谢。

    “那么, 你打算让我如何帮你呢?”看到了冉文宇的笑容,崔徵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越发觉得笑起来的小可爱是如此的赏心悦目、令他心动。

    ——而这份心动,也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哪怕是曾经遇到“那个人”的时候, 也没有产生这般剧烈的情感。

    年过三十的大记者翘了翘两撇小胡子, 觉得属于自己的春天, 终于姗姗来迟。

    冉文宇眨了眨眼睛,看向崔徵胸前挂着的记者证:“你这次是一个人来的吗?能不能将我们假扮成你的助手, 带我们提前进入表演场地, 甚至在后台中探查?”

    在遇到崔徵前,冉文宇的计划是假扮成粉丝,混入演唱会, 看看有没有机会偷偷溜进后台。

    诚然,以演唱会目前守卫森严的程度,这样的行为很容易被发现,但如果假装成狂热粉丝的话,顶多就是被驱逐,应该也不会遭受什么生命危险。

    不过,既然现在遇到了崔徵,又获得了他的协助,那么冉文宇觉得他们完全可以改变原定计划,以更加稳妥、光明正大的方式进入后台。

    崔徵理解了冉文宇的打算,微微点了点头:“可以,你跟我来吧。”

    “不是我,是我们。”冉文宇更正,指了指钟辉和刘倩倩。

    崔徵这才像是终于发现了这两个人的存在那般,随意的瞥了一眼,然后无可无不可的耸了耸肩膀:“行啊,那就一起来吧。”

    终于有了点存在感的钟辉与刘倩倩双双松了口气,连忙和冉文宇一同钻出为了方便排队而拉起的隔离带,跟在了崔徵身后。

    “你那个朋友,就这么放着不管了?”崔徵一边带着他们向前走,一边朝依旧留在原地、一无所知的粉色胖子扬了扬下巴,询问冉文宇。

    冉文宇毫不心虚的将自己的“好朋友”用过就丢:“他已经被海伦迷惑了,哪怕我们要带他离开,他也肯定不愿意,反而会对我们的行动造成麻烦。就先让他在这里呆着吧,只要我们解决了海伦,阿健就不会出事的。”

    崔徵点了点头,没再多问。很显然,他同样十分不希望自己身边跟着一个辣眼睛的粉胖子。

    崔徵并没有直接将冉文宇三人带进演唱会场馆,而是把他们领到了一辆印有a传媒logo的商务车边。

    拉开车门,崔徵示意三人上车,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他先是让冉文宇等人将粉色的应援t恤脱下来,然后给他们每人拍了张大头照,用电脑随意修了修,便用照片打印机打印出来。

    接下来,崔徵又拿出三张带着a传媒logo的空白记者证,刚准备填写信息,却突然恍然:“哦,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都已经同意合作了,却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这魅惑大成功也是相当厉害了。

    钟辉和刘倩倩立刻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冉文宇则犹豫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叫冉文宇。”

    崔徵愣了一下,脑中似乎划过了什么,却又很快不见了踪影,最终只是迷茫的挑了挑眉:“哦,你也叫冉文宇?这个名字什么时候这么大众了?我认识的另一个小家伙,也叫这个名字。”

    心情极度复杂的冉文宇:“……呵呵,是吗?真是太巧了。”

    “的确,那也是个漂亮的男孩子,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位。说起来,你们俩还真是有点像呢。”崔徵笑道,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中出现两个同名同姓、还同样长相的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冉文宇一口气憋在胸口,也不知道是暗自庆幸,还是该疯狂吐槽这种模组设定有多么的智障。

    “kp,如果这个模组里,我再通过崔徵将葛宗年叫出来的话,会不会看到葛老师身边跟着另一个我?”不得不说,冉文宇极度好奇。

    kp含笑,语气期待:【你可以试一试?】

    冉文宇:“………………………………”

    ——呵呵,kp一怂恿我试一试,我就一点都不想尝试了呢。

    “如果第三个模组的我和现在的我同时出现在同一名npc面前,他会认为我们是两个人吗?”冉文宇努力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想要搞事的心。

    【理论上是如此的。】kp回答,【因为在角色卡上,你们的确是两个人,无论姓名、外表乃至于性格如何相似,在npc眼中,也依旧是不同的存在。这是被模组内的规则所约束的,只有灵感足够强的角色才能够冲破这种约束,窥探到真实——比如现在,对于这份异样毫无所觉的崔徵,还有上一个模组透过神之眼窥探到另一个模组中的你,却一眼就看清你们本质是同一个人的阿瑟姆。当然,在那时,阿瑟姆只是将那个你当成是轮回转世罢了。】

    冉文宇微微咋舌,忍不住脑洞大开:“所以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就在这段时间内疯狂穿越,留下三四五六七个身份……我的妈,感觉好带感!就像是富江一样,分裂到满世界都是我了!”

    kp:【………………………………】

    大概是同样想象到了那个场面,kp也震惊了一下。他沉吟良久,缓缓开口:【……你说得对,如果你在同一个时期使用了太多不同的身份、又都活了下来,的确会对模组位面造成一些有趣的困扰。】

    冉文宇有些好奇:“你以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并没有。】kp笑吟吟的答道,【我所见过的绝大多数调查员,都无法与模组中的重要npc建立长久而稳定的关系,一旦他们退出模组,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抹除他们存在过的一切痕迹。】顿了下,他叹息一声,【而且,我也有错,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几乎每晚都将你拉进来玩耍,这进一步加深了你对于模组位面的影响。】

    “等等!”冉文宇瞬间抓住了重点:“你是说,其他玩家都不会那么频繁的进入模组吗?”

    【那是自然。】kp十分坦然的承认了自己对于冉文宇的另眼相待,【大多数人类,我只是玩一次就腻了,至于剩下的比较适应模组、能够做出些许亮眼操作的玩家,玩上两三次也就到了极限。而且,为了保持新鲜感,我大多会时隔一两年,甚至是十多年才会将他们重新拉入模组——当然,为了让这些人尽快找回对于游戏的熟悉感,我也会在他们进入模组后,加深他们对于曾经所经历的模组世界的记忆。】

    冉文宇:“………………………………”

    ——kp刚刚似乎用着格外坦然的态度,说了一些污污的话?不,一定是我的脑子太污了,所以才产生了这样不和谐的联想!

    ——而且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自己在kp这里享受到的“特别待遇”吗?!

    冉文宇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他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下来,然后扭头看向身边的钟辉。

    钟辉抬起头,茫然回视他——很显然,在进行刚刚那番对话的时候,kp同样屏蔽了其他的玩家。

    “冉哥,怎么了?”钟辉坐直身体,小心问道。他十分诧异于冉文宇那格外纠结的小眼神,本能的警惕紧张起来。

    “你这是第几次经历模组了?”冉文宇开门见山。

    钟辉耸了耸肩膀:“第二次呀!有什么问题?”

    “那么,你上一次被拉入模组,是什么时候?”冉文宇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追问。

    钟辉迟疑了一下:“当时我还在上高二,所以大概是三年前吧?”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冉哥,你问这个做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别吓我啊,我胆儿小!”

    “……没什么事,随便问问。”冉文宇哽了一下,又看向了刘倩倩。

    没有等冉文宇开口,刘倩倩就已经了解到他要询问什么,立刻答道:“我也是第二次。上次进入模组,是大一刚入学,现在已经隔了五年了。”

    冉文宇默默的、心累的抹了把脸。

    一想到自己几乎每晚都要被拉入模组欲生欲死,其他人却有着数年的休整期,冉文宇就觉得格外的绝望。就像是一只猫,偶尔接受主人的抚摸那是享受,但倘若日日撸、时时撸、分分撸,都被撸秃了毛,那就绝对堪称上刑了!

    然而再绝望又如何?既然kp大佬这样“爱”他,那冉文宇也只能咬牙承受这一份沉甸甸的“爱”了。

    又或者,他似乎应该找机会与kp谈一谈“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毕竟照这样下去,冉文宇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被kp撸秃的!

    摆手拒绝了小伙伴们带着疑惑的关心,不想再谈及自己被kp过度压榨的问题,冉文宇坚强的重新振作起来:“……对了,kp,刚刚咱们聊得哪里来着?”

    【聊到你在模组世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很容易造成模组中人物关系的混乱。】kp含笑答道。

    “那么,有解决的办法吗?”冉文宇问道。他对于kp会大发慈悲的放他离开模组一点都不抱希望,所以这也是一个他不得不烦恼的问题,冉文宇还是相当关心的。

    果不其然,kp一点都没有提放他离开这一茬:【所以,我决定,如果以后你没有死亡、依旧能够自由活动的旧卡适合加入新模组的话,我会首先选择让你使用旧的角色卡。】

    ——先前参与游戏的玩家,kp都会根据模组需要和玩家的特性,为他们设定新的角色卡,用过一次后,无论撕卡与否,角色卡都不会再次启用。但现在,很显然,冉文宇并不适合继续采用这种模式了。

    冉文宇先是被kp那句“依旧能够自由活动”的限定词吐槽得嘴角一抽,随后又被“首先选择使用旧的角色卡”的结论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不是,kp,你认真的?”冉文宇的毛炸成了一团,难以置信kp竟然如此心黑。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越算越是头皮发麻。

    第一个模组,他被撕卡,这个身份就不用再去管了;第二个模组,他拐了个叫做阿布勒的猎人同居,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第三个模组,他勾搭了老师葛宗年,同样被叼回窝里温水养青蛙;第四个模组,他被安菲尔洗脑成真.狂教徒,也不知算不算能够自由活动;第五个模组,他成为了被阿瑟姆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这个肯定是不能自由活动了……

    如此一算,他还活着的角色,无论能否自由活动,几乎全部有了cp,这样的卡片倘若拿出来重新使用,这简直是要往死里搞他啊!

    ——冉文宇真是一点都不想刚刚进入模组,就要被一个男人压着么么哒!他还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洁的宝宝!

    冉文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炸毛,一边可怜兮兮的向kp求饶:“kp,别,咱们有话好好好说。无论怎样都好,别用旧卡,千万别用旧卡!”

    kp轻笑一声,语调温柔友善,但吐出的话语却显得格外冷酷无情:【但是,我并不想看到五六七八、甚至十几个你在我的模组世界里来回蹦跶。】

    冉文宇的心抽了抽,特别想要怼一句“这到底是谁的错?!”

    ——频繁将他拉入模组的人是kp,带着看好戏的心情诱导他不断魅惑重要npc的人是kp,至于自己接二连三的魅惑大成功,一次两次那还有可能是骰子女神的恶作剧,但每个模组都是如此,冉文宇可一点都不相信其中没有kp的手笔。所以,这还是kp的锅!

    冉文宇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了,明明他只是个可怜、无助又无辜的玩家,但kp搞出来的糟心事,却偏偏要他来承受!

    在这一刻,冉文宇真得特别想要诚挚的、发自内心的、感情丰沛的呼唤一声——狗kp!

    然而,无论冉文宇的内心如何崩溃,他依旧不敢将这些情绪发泄到kp身上。

    虽然经常跟kp撩骚,还偶尔互怼几句,但那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只会拉近冉文宇与kp之间的友好关系,令双方显得更加亲密。

    至于真正的不满,冉文宇却是半点都不敢向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kp流露的。

    冉文宇满心绝望,小心翼翼的试探:“那、那要不,以后每次模组的最后,我都把自己的角色卡撕掉,不留后患,这样行吗?”

    kp微笑,语气调侃:【那你就不怕我也顺势把你给撕掉吗?】

    冉文宇:“………………………………”

    ——狗kp!狗kp!狗kp!嘤嘤嘤,我真是太难了qaq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个模组,大概就要开始修罗场了w

    ========

    感谢 啊啊啊连接(x2)、1254555、s君 三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