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一百零三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104、第一百零三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混元修真录[重生]我是大反派[快穿]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末世炮灰养娃记     从睡梦中醒来, 冉文宇尚未睁开眼睛, 就嗅到了萦绕鼻端的香气。这股香气淡淡的、沁人心脾, 以冉文宇那浅薄到极点的香料知识根本无法分辨它到底是什么味道, 但一清早就闻到这种气息,的确让他那颗因为做了噩梦而混乱不堪的大脑舒服了不少。

    睁开眼,望向被他挂在床头的香包,冉文宇深吸一口气, 坐起身,感觉自己虽然又做了噩梦, 但那种身体被掏空的不适感却消减了很多。

    冉文宇捧过香包, 满怀感激的mua~了一下, 然后愉悦的起了床。

    这一次的噩梦,好像与克苏鲁无关,而是梦到了一出侦探剧。在梦里,他和小伙伴被卷入了一起谋杀案,他们努力寻找凶手的线索, 最后自己被幕后黑手囚禁, 而小伙伴则被坑害为了替罪羔羊, 惨的一比——至于那个幕后黑手则毫发无伤的平安脱身,简直天秀!

    ……看起来, 他这个智商, 恐怕跟侦探剧无缘了。

    也许是因为这次并没有被怪物追杀、又也许是香包起到了作用,冉文宇今天的精神还算不错。他思考了一下,先去自己的跑团群里请了个假——这个群为了保证活跃度, 群主会定期剔除长时间潜水的人员,让冉文宇十分担心自己也会被清理掉。

    冉文宇的露面,顿时让原本安静的群中热闹起来。他不用上班,每天宅在家里,可以算得上是群中最活跃的那一批,无论什么时候开团,他都会在场,哪怕不参与,也会在旁围观。

    然而最近,他却完全神隐,只参与了一个历时两小时的小短团,就再也没有冒过泡,让不少群成员颇为担忧。

    冉文宇在群里的人缘很好,毕竟他虽然喜欢玩,偶有骚操作,却并不是让kp们抓狂的刺儿头,跟几位kp的关系都不错,每次kp们开团,都喜欢拉上冉文宇这个乖宝宝,一来二去,他也跟其他的pl们熟悉了起来——毕竟,就算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在跑完一次团、携手合作或彼此坑害后,肯定就都熟悉了。

    终于等到冉文宇露面,众人都对他表达了热烈的欢迎,听说他最近三次元有事,没法参与跑团,众人也十分理解,群主更是保证群里一直都会有他的位置,让他安心忙碌。

    冉文宇道了谢,退出了群聊,眼看距离11点还有一段时间,他干脆翻看起游戏新闻,找一找最近有什么新出的游戏可以用来直播。

    等到十点半,冉文宇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出了家门,并且在11点的时候准时踏入了“安宁之家”。

    由于这次提前预约,前台小哥似乎早早就在等待他的到来。见到冉文宇进门,前台小哥二话不说便站起身朝他微笑,然后打开了左手边的房门:“冉先生,您来了?艾医生已经在等您了,直接进去就可以。”

    “谢谢。”冉文宇同样点头致意,脚步不停,直接进入了开启的门扉。

    虽然只是第三次到来,但冉文宇却觉得自己对于这家心理诊所已经相当熟悉,看到医生艾梁景,也更像是看到了一位老朋友。

    艾梁景正坐在办公桌后写着什么,发现冉文宇到来,他摘下自己的金框眼镜,看了看冉文宇的气色,轻笑起来:“你今天的状态看起来还算不错啊,没有做噩梦吗?”

    “做了,但这个梦就是烧脑了点,不太恐怖。”冉文宇答道,不用艾梁景邀请,就自觉的坐到躺椅上,“当然,也有你那个香包的功劳,刚起床的时候还有些晕乎乎的,但闻着香包的香味,就感觉恢复了不少。”

    “能有用就太好了。”艾梁景笑着起身,走到躺椅边的皮质座椅边坐下,“方便讲一下昨晚的梦吗?”

    冉文宇毫不犹豫的点头,将自己还记得的一切和盘托出。

    艾梁景一边听,一边轻轻颔首,同时还在手中的笔记本上做着速记。等到冉文宇讲完,艾梁景沉吟片刻:“这一次的梦境,似乎比先前的更加清晰、条理分明。”

    冉文宇愣了愣,这才注意到自己这次的确记住了更多的梦境细节,连忙点了点头:“对,好像是这样没错。”

    “之前,你只记得自己在梦境中遭遇的怪物,但这一次,你却连跟你一同调查的同伴都有了具体的印象。”艾梁景修长的手指握着签字笔,在笔记本上的“同伴”二字上框了一下——有点像是人员名单上那个象征着近期死亡的黑框。

    “大、大概是在梦里,那人太惨了一点吧?”冉文宇无意间看到黑框,不知为何头皮一麻,结结巴巴的回答。不过,那种不详的感觉转瞬即逝,冉文宇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自己刚刚的情绪来的毫无道理。

    “……的确挺惨的。”艾梁景莞尔一笑,笔尖终于从那个黑框上移开。

    冉文宇下意识松了口气。

    潜意识里并不想让艾梁景继续注意自己梦境中面目模糊的“同伴”,冉文宇立刻开口转移话题:“我将梦记得更清楚,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不是表示我的症状更严重了?”他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但越想越是不安,声线也紧绷起来,眼巴巴的望向艾梁景。

    艾梁景蹙眉沉思片刻:“这一点我还不太确定,仍旧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有结论。”

    看冉文宇紧张担忧到炸毛,艾梁景放缓了语气。他合上笔记本,放到了一边,然后站起身揉了揉那一头小卷毛:“别担心,有我在。”

    艾梁景的声音温柔而沉稳,充满了令人信服的力量感,仿佛有了这一句承诺,冉文宇就真的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

    冉文宇被揉了脑袋,身体很快放松下来,他仰起头,看着艾梁景,露出了一个充满着信赖感的软乎乎的笑容。

    艾梁景动作一顿,又很快恢复过来,回应般同样扬起了嘴角,漆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遮掩住其中的暗沉诡谲。

    一番“闲聊”过后,时间已经到了11点半多,艾梁景提议他们可以开始享用午餐,引得冉文宇忙不迭的点头。

    “怎么?很饿了?”艾梁景笑问。

    “对,早晨没吃饭,现在真的特别饿。”冉文宇跟着艾梁景走到诊疗室另一侧,那里面对面摆放着两张藤椅,中间则是一个玻璃桌面的圆桌。

    艾梁景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早晨怎么能不吃早餐呢?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冉文宇也总是因为这件事而被父母叨念,一听就有点头大,连忙嘻嘻哈哈的敷衍着应了,坐在藤椅上:“之前诊疗室里有这套桌椅吗?我好像没有印象?”

    “之前并没有。”看冉文宇似乎不愿被念叨,艾梁景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你不是要来我这里用餐吗?我就让人辟了一片用餐区。喜欢吗?”

    冉文宇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绕的清新绿植,又看了看身侧鱼缸中甩动着尾巴活泼游动的锦鲤,诚实的点了点头:“虽然面积不大,但布置的真漂亮,我很喜欢。”

    ——啧啧啧,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吃个午餐而已,还讲究环境与意境,跟自己这种捧着外卖坐在地上就能开吃的穷吊丝截然不同。

    当然,虽然心里吐槽,但冉文宇却还是挺开心的。一来,他也能见识见识有钱人的生活品味、享受一下有钱人的午餐;二来,艾梁景为了跟他一起吃午餐,还专门让人开辟出用餐区,这让冉文宇感觉到一种被尊重的愉悦感。

    两人落座后,诊疗室的门很快就被推开,前台小哥拎着两个三四层高的食盒走了进来,而随着他的靠近,冉文宇立刻闻到了扑鼻的饭香。

    下意识坐直了身体,眼巴巴的盯着食盒,冉文宇并没有发现艾梁景换了个更加闲适的姿势,撑着下巴注视着他,就像是在欣赏什么有趣而可爱的小动物。

    前台小哥来到桌边,手脚利落的打开食盒,端出一盘又一盘饭菜,很快就将并不算小的圆桌占了个满满当当。

    新鲜出炉的五菜一汤和两碗米饭,热气腾腾,色香味俱全。冉文宇原本就有点饿的胃部瞬时间造反,发出一声悠长绵延的咕噜,嘴里更是开始疯狂的分泌唾液,害得他不得不连续吞咽了两次。

    意识到自己的丢脸,冉文宇艰难的移开了目光,看向艾梁景。哪怕他十分想要立刻举筷、大快朵颐,也依旧还是努力维持着基本的礼貌,等待艾梁景率先用餐。

    冉文宇自认为自己的表情管理还算不错——毕竟他有着业余级别的演戏功底——完美的掩饰住了对于饭菜的垂涎。但他却不知道,在艾梁景的眼中,自己那双写满了渴望与祈求的眼睛明明白白的暴露了一切,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乞食的猫咪,在严厉的主人面前缩成一团,躁动又乖巧,可爱得不得了。

    轻咳一声,压抑着上扬的嘴角,艾梁景享受够了猫咪乞食的目光,终于拿起了筷子:“等什么?你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冉文宇的全部心思都在饭菜上,根本没有察觉到艾梁景恶劣的心思。在主人的一声令下后,猫咪迫不及待的抬起了爪子,直扑那块早就被自己看中的肥美多汁的肉块。

    其实,冉文宇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于美食并没有什么强烈的爱好,毕竟他也是订过不少网红店的外卖的,网上被夸赞上天的食物,实际吃起来也就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太多的惊艳之感。

    冉文宇觉得,这一来是由于很多网红店都是人云亦云的炒作,名不副实,二来也的确是自己的舌头比较笨拙,对于美食没那么敏锐。

    然而,这一顿午餐,却让冉文宇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也是能够分辨得出食物好坏的,这样的美味,他还真是第一次吃到!

    冉文宇原本还在担心跟另一个人共进午餐会有点尴尬,一边吃、一边还要绞尽脑汁的寻找话题,以防在饭桌上冷场——这对于一个轻度社恐的人而言当真是挺难的。

    但一口食物下肚,冉文宇就彻底忘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艾梁景,满心满眼都是桌面上的食物,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下一筷子要吃什么——这一盘很好吃,那一盘也很棒,可惜肚子的容量有限,这边多吃一口就相当于那边少吃一口,哎呀,好烦恼!

    冉文宇一头扎入美食的海洋不可自拔,直到将胃部塞得满满当当,又喝了一碗汤溜缝儿,这才心满意足又不无遗憾的放下了筷子——这顿午餐的量实在是太大了,好几盘都还剩下一多半,让人看着就格外心疼。

    舔了舔嘴唇,最后回味了一下,冉文宇这才想起被自己屏蔽了很久的艾梁景。已经满足的漾出了小酒窝的包子脸骤然一僵,他尴尬抬眼,正对上艾梁景含笑的目光。

    “抱、抱歉。这顿饭真是太好吃了,我有点忘形。”冉文宇眨了眨眼睛,两只爪子乖乖缩着,扒着桌面,声音软软的道歉,然后毫无诚意的打了个饱嗝。

    冉文宇:“………………………………”

    冉文宇深深觉得,这样毫无形象的自己,很有可能会失去接下来继续享用美食的待遇。

    “没事,挺好的。”艾梁景轻笑起来,“我有点轻微的厌食症,看到你吃得那么开心,便觉得自己也有了点胃口,我还应该感谢你呢。”

    “厌食症?”冉文宇愣了一下,打量了一下艾梁景。

    艾梁景身材高大、比例完美,虽然被白大褂和西装包裹的严严实实,却也能看得出他的身体充满了所有男性都梦寐以求的力量感,跟厌食症一点都不搭边。

    感受到冉文宇的疑惑,艾梁景坦然一笑:“只是轻微而已,而且我是心理医生,知道该如何调节,让自己保持健康。”

    冉文宇迅速接受了这个解释:“这么好的饭菜,你也不爱吃吗?”

    “对。”艾梁景淡定点头,“吃腻了。”

    冉文宇:“………………………………”

    冉文宇差点挂不住自己软萌乖巧的面具——艹,这种有钱人的烦恼,真是太招恨了!他觉得,自从认识了艾梁景,自己的仇富心理就开始无可挽回的越来越严重。

    稍稍回忆了一下艾梁景在饭桌上的表现,冉文宇发现自己吃得过于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对方到底吃了多少,但从自己的食量和剩下的饭菜量来看,艾梁景似乎的确吃的不多,就连冉文宇的一半都不到——明明从两人的外表看,艾梁景才应该是吃得更多的那一个。

    冉文宇有点同情艾梁景,毕竟得了厌食症,无论是怎样的山珍海味放在面前,都显得没滋没味,失去了如此大的人生乐趣,真是太可怜了。

    出于人际交往的基本规则,冉文宇想要开口安慰几句,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身为心理医生的艾梁景似乎并不需要安慰。毕竟,对方的工作就专业是“安慰”别人的,而自己那点干巴巴的词汇量,实在是班门弄斧。

    眼看着艾梁景好像在等待自己开口,冉文宇眨了眨眼睛,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片刻后,他干咳一声:“那这些剩饭,要怎么处理?”

    艾梁景:??????

    艾梁景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似乎完全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或者说,从来都不觉得这个问题值得被他关注:“祁东会收拾的。至于剩下的饭菜,应该是扔了吧。”

    “扔了?”冉文宇瞪大了猫瞳,眼中流露的惋惜、震惊与痛心比之刚刚听闻艾梁景有厌食症时还要剧烈而鲜明,“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艾梁景:“………………………………”

    “如果是要扔掉的话,那么可以帮我打包一下,让我带回家吗?”冉文宇腆着脸讨好,实在不忍心如此美味珍馐最后的归宿变成垃圾桶,“这些剩饭足够我晚上吃了,哪怕放微波炉里热热,味道也肯定比普通的外卖好得多!”

    艾梁景:“………………………………”

    被食物完败的艾医生温柔的、缓缓的笑了:“当然没有问题,我会告知祁东,让他帮忙打包的。你真是个节俭、不浪费食物的好孩子。”

    冉文宇被夸得红了脸,随后又抽了抽鼻子,暗暗感慨艾梁景医生也是个大好人——就是这间诊疗室的空调开得有点低,让他有点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阿澄澄、七燕、是感冒了的自闭熠笙、四月钖、年糕、s君、盖亚的扇子、我感觉我瞎了、我爱小甜甜、_(:3ゝ∠)_ 十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