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四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95、第九十四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这一晚, 冉文宇做了场噩梦。当然, 在梦里, 他并没有见到伟大的不可名状的存在, 而是梦到了自己的高中生物学老师。

    人近中年的女老师手执教鞭,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黑板上写满了仿佛天书般的符号。冉文宇坐在下面,抱着笔记本运笔如风的记着笔记, 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记录了什么。

    动脉瓣、血小板、神经元、结缔组织……各式各样的名词充斥着他的大脑,让冉文宇感觉自己的脑袋下一秒就要爆炸。他急切的想要记住所有的知识, 因为明天就要开始高考, 然而越是着急就越是混乱, 各种概念背一个忘一个,那种“肯定会考砸”的绝望、后悔与害怕,简直比直面可怖的神灵还要令人恐惧。

    于是,直到从这痛苦的梦境中挣扎着醒来,坐在床上的冉文宇依旧能够感觉到那份惊悸, 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需要进行一个san check吗?】kp贴心的询问。

    冉文宇抽了抽嘴角:“并不需要, 谢谢。”

    抹了把脸, 冉文宇翻身下床,用冷水洗了脸后这才勉强找回了一点状态, 但整个人依旧显得精神萎靡, 眼下还带着两片浅浅的青黑。

    眼看时间不早,冉文宇很快整理好仪表,拉开了房门。而对面的门也同时打开, 收拾妥当的奥古斯从门内走了出来。

    “早啊~”冉文宇打了个呵欠,不怎么走心的招呼了一声。

    奥古斯回应了一句问候,随即皱了皱眉:“昨晚发生什么了吗?你的精神状态看起来有点糟糕。”

    “的确发生了一些事。”冉文宇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吃过早餐、去了书房,我再跟你说。”一边说着,他紧走两步,与奥古斯并肩而行,“至于精神状态……嗯,这是因为我做了个噩梦。”

    “什么噩梦?”奥古斯谨慎的追问。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高考前夕,然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冉文宇深沉的叹了口气。

    奥古斯:??????

    看着一脸懵逼的外国友人,冉文宇欣羡的摇了摇头:“算了,那种痛苦,你不懂的。”

    奥古斯:“………………………………”

    一路随意聊着,两人下了楼,来到餐厅,阿瑟姆已经坐在了餐桌边,看到萎靡不振的冉文宇,他露出了几分怜惜的表情:“怎么了?我昨天说的话,让你感到十分为难吗?”

    “……并没有。”冉文宇露出一个复杂到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情绪的笑容,“我就是脑子里有点乱,想得有点多,所以有些失眠。”

    阿瑟姆声音轻缓:“你不需要过于逼迫自己,你还有很长时间来考虑,放轻松。”

    “好,谢谢。”冉文宇点了点头,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而阿瑟姆也结束了短暂的交流,继续享用自己的早餐。

    餐桌上恢复了安静,奥古斯坐到冉文宇对面,表情中带着几分震惊。通过观察,他能够发现这位叫做阿瑟姆的医生表面温文尔雅、平易近人,但骨子里却是傲慢冷漠的。他似乎并不关心庄园中发生的一切,安静的像是一个极致精美奢华的布景板。

    自从来到普罗斯特庄园、与阿瑟姆见面,奥古斯就没有与他搭上一句话。每次与对方目光相接、试图发展一个话题时,他总会察觉到一份不着痕迹的拒绝,明确的感知对方并不想与他交流。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高冷神秘的npc,却莫名其妙的与冉文宇有了交集,这实在让奥古斯抓心挠肝般好奇,十分想要知道自家小伙伴是如何做到的。

    于是,趁着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奥古斯朝冉文宇递了个眼神:你是什么时候跟这个阿瑟姆医生勾搭在一起的?

    冉文宇回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笑容。

    如此这般,刚刚用完早餐,两人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书房。

    不等奥古斯再次询问,冉文宇就将昨晚自己散步时遇到阿瑟姆的事情说了。

    因为担心自己错过某些重要线索,他绞尽脑汁的回忆,尽可能的将每一个细节都表述清楚。等他絮絮叨叨一大通后,书房内陷入了静谧的沉默。

    奥古斯捏着自己的下巴,垂眸沉思,冉文宇等了大半天却没有等来他的回应,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怎么样?你能猜出阿瑟姆到底想干什么吗?”

    奥古斯遗憾的摇了摇头:“我对于这位阿瑟姆医生的了解,恐怕都及不上与他真正接触过的你,所以我也实在不清楚他的目的。”

    冉文宇叹了口气,对此倒是早有预料,称不上失望——毕竟,他跟阿瑟姆已经相识两个模组了,这份“交情”,其他人肯定是比不上的。

    “也许……他是真的认为你扮演的角色有点可怜,想要帮你一把?”奥古斯想到昨天晚餐时阿瑟姆凝望着冉文宇背影的眼神,猜测。

    “这不可能!”冉文宇斩钉截铁。

    奥古斯摊了摊手:“那你就只能暂时跟他虚与委蛇,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他有什么不好的心思,早晚能露出马脚来的。”

    “我就是担心,倘若等他露出马脚,一切就已经晚了。”冉文宇抓了抓自己的小卷毛,生无可恋。

    虽然没有与奥古斯商量出一个所以然来,但跟自家小伙伴通了气后,冉文宇心里也安定了很多,暂且将阿瑟姆的异常丢到一边。

    很显然,他们今天依旧被半强迫的关在书房内,无法名正言顺的自由出入——毕竟,他们的角色来到普罗斯特庄园,为的就是获得司兰特男爵的继承权,那么在完成男爵布置的任务时必然要竭尽所能、全力以赴,不可能读后感写到一半就跑出去四处乱晃。

    一旦他们行为异常、引起了npc的警觉和怀疑,那么对于调查而言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这一天上午,两名调查员又将书房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寄希望于找到昨天被他们遗漏的线索。但很可惜,书房内除了那个被锁住、暂时打不开的抽屉外,没有任何值得他们注意的地方。

    无所事事之下,他们只得硬着头皮,翻开了那几本需要他们阅读的书籍。

    昨晚,罗伯特管家的抽查被两人顺利蒙混过关,但今晚,倘若还有进度检查,他们可就不能采取同样的方式了。既然现在没有事情要做,冉文宇和奥古斯便商量了一下,各自选择了一本书翻看起来,好歹了解个大概、有所准备,被问及时也能言之有物。

    除了看书外,冉文宇还时不时尝试着用铁丝捅一桶带锁的抽屉,只可惜,一直到用午餐的时间,那抽屉依旧岿然不动。

    ——冉文宇觉得,自己的好运大概已经被自己败光了。

    看了一上午的哲学书,两人都有些头晕脑胀。

    临出书房,冉文宇凑到奥古斯身边,压低了声音:“我觉得,我们不能在书房里继续耗下去了。”

    “对。”奥古斯赞同道,“我们必须得想一个办法,能够自由在宅邸内活动。”

    只可惜,这个办法两人目前都没有想好,只能暂且按耐下自己的蠢蠢欲动。

    由于今天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吃完午餐后,冉文宇并没有像是昨天那样继续去书房“努力”,而是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他一上午精神都不太好,打算睡一个午觉,缓解疲劳。

    冉文宇是第一个吃完午餐的,因为他完全接受了自己身为下等人的设定,彻底放飞自我,不再去在乎自己吃饭时的礼仪是否优雅,三两下搞定了午餐,就匆匆回房休息。

    至于奥古斯和阿瑟姆依旧还是那么的慢条斯理,两人几乎前后脚用完午餐,站起身,走向二楼。

    回忆起冉文宇上午说的话,奥古斯心念稍稍一动。他加快了脚步,走到阿瑟姆身边,主动开口:“阿瑟姆医生。”

    阿瑟姆脚步未停,只是微微侧头,以示回应。

    感受到阿瑟姆的冷淡,奥古斯却并没有退却。他轻咳一声,试探着开口:“请问,男爵大人的身体如何了?”

    阿瑟姆嘴角含笑,礼貌却疏离:“男爵大人身体尚好,已经处于恢复期了。只是由于年纪过大,所以恢复起来有些缓慢,请不必担心。”

    “那就好。”奥古斯露出轻松的笑容,“请问,男爵大人到底生了什么病呢?”

    “就是些老年人的通病罢了。”阿瑟姆答道,突然停下了脚步。

    奥古斯有些懵,跟着停了下来,然后便看到阿瑟姆朝他微微颔首:“那么,失陪了。”

    说完,阿瑟姆又转身离开,动作优雅却果决,毫不拖泥带水。奥古斯被他唬了这么一下,下意识又想要跟上去,却突然扫到了身边熟悉的房门。

    ——嗯,原来是已经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了。

    倘若再追上去,未免太过刻意,而且奥古斯也能感受得出,对方似乎并没有与自己产生交集的意思。奥古斯还不够厚脸皮,只能摸了摸鼻子,悻悻然放弃,转而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明明是同时遇到阿瑟姆的,但为何,自己和冉文宇在对方面前,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冉文宇不知是什么原因,对阿瑟姆避之唯恐不及,却偏偏得到了对方友好(?)的邀请,而自己主动凑上去,却反而被拒之于千里之外。

    ——难道,是因为脸?

    从来都以一名高富帅自居的奥古斯,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奥古斯并不习惯午休,只是稍微小憩一番便去了书房,而冉文宇却足足睡了两个多小时,这才神清气爽的起床。

    推开书房的门,冉文宇看到奥古斯支着头,正苦大仇深的翻着哲学书,见他过来,恹恹的抬手打了个招呼——大约是由于混熟了,又或者是两人在模组中相依为命、同甘共苦,奥古斯在冉文宇面前并没有继续刻意维持自己的形象,态度轻松自在了很多。

    冉文宇回了他一个笑容,直奔书桌前,掏出了铁丝。

    kp:【锁匠检定:30/18,成功。】

    正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冉文宇的不断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冉文宇举着铁丝,难以置信得瞪大了眼睛,迫不及待的一把拉开了抽屉。

    奥古斯也连忙扔下手里的哲学书,凑了过来。

    抽屉里放的东西并不多,只有几本笔记本和一个红绒小盒。奥古斯拿起盒子,而冉文宇也将笔记本搬了出来。

    小盒子里放着一把黄铜钥匙,奥古斯观察了一下它的大小,挑了挑眉,然后走向了那扇被壁纸掩盖起来的暗门。

    毫无疑问的,钥匙和暗门的门锁完美契合。

    奥古斯微微有些失望。暗门他们已经打开过了,所以这个抽屉里的东西对于他们的帮助似乎并不大。他转身走回书桌边,看向已经被冉文宇翻开的笔记本。

    笔记本是牛皮纸封皮,看起来十分结实,外表却格外的朴素,与整个别墅奢华高贵的装饰格格不入。笔记本里面,是一页又一页的素描,每一本都代表了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以绘画的形式记录着当地的风土人情、特色装饰乃至于文物古迹,而素描旁边则用潦草的字体记录着作画的时间、地点与简单的情境描述。

    这样的笔记,冉文宇并不算陌生。他曾玩过一个系列的游戏,叫做《神秘海域》,其中的主人公内森.德雷克每次冒险的时候,都会随身携带这样一个笔记本,每到一处漂亮、有纪念意义或者是需要解谜的地点,都会将自己的所见所感记录下来。

    ——难道笔记本和高超的素描技巧,是所有冒险家的标配?

    冉文宇可以肯定,这些笔记本就是司兰特男爵年轻时候的冒险笔记,记录着他的每一个行程、每一步脚印。不得不说,司兰特男爵的美术功底的确是太好了,虽然比不上游戏里的内森,但笔触却极为灵动,寥寥数笔,就能将一件事物勾勒的栩栩如生。

    从这些笔记中,冉文宇能够感受到,年轻的司兰特男爵是如何真挚的热爱着自己的冒险旅程,哪怕纸页已然泛黄、很多图案与字迹也有些模糊不清,但冉文宇却依旧能够通过这些记录,想象到一个聪慧果敢、热情而富有朝气的年轻人。

    然而,对比自己第一次来到普罗斯特庄园时见到的那个瘫在床上、脾气暴躁严苛、行将就木的老人,冉文宇不由得一阵唏嘘,暗叹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英雄迟暮、美人白头,任何事物都经不起它无情的雕琢。

    感慨完毕,两名调查员开始了分工合作,将所有的笔记迅速翻阅一遍,并且记录下了司兰特男爵旅行的路线图。

    根据素描旁作画的时间,他们可以看出年轻的司兰特男爵仿佛不知疲惫,一直奔波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而他的旅程,却在墨西哥东南部的丛林中戛然而止。

    从笔记的规律来看,司兰特男爵的每一次旅程都有始有终,而且他也会将自己的经历完整的记录下来,哪怕归途中并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的地方,也会在结尾处写一下自己是何时返回了普罗斯特庄园。

    然而,前往墨西哥丛林的这一段旅程却并没有结尾,仅仅写到了探险队深入丛林、发现了一座神秘遗迹,随后便没有了下文。

    这份留白就像是慷慨激昂的乐曲在最高.潮的部分戛然而止,带给人无限的遐想与心悸。

    “果然,问题就出在最后一次旅行上。”奥古斯深吸了一口气,合上笔记本,然后看向冉文宇。

    “对,虽然这次发现对我们的帮助不大,却也印证了我们先前的猜想。”冉文宇点了点头,“我们需要从司兰特男爵去墨西哥的这一次旅行着手,探究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笔记本上的日期推测,事情发生的时间大约是在三十年前,管家罗伯特应该是最了解事情始末的人,但我恐怕他对于司兰特男爵忠心耿耿,不会告诉我们任何事情。”奥古斯皱起眉来。

    “男仆亨利大概三十多岁,恐怕那时还没有来普罗斯特庄园工作,女仆丽莎只有二十来岁,就更加不可能了。那么唯一有可能探听到消息的,就是……”冉文宇缓缓说道,他与奥古斯对视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一个名字,“厨娘艾米丽!”

    作者有话要说:  听很多小天使说,她们看不到我的回复?是这样的吗?大多数人都看不到我的回复吗?

    ======

    感谢 熠笙今天也在等更新(x2)、ziwwer、s君、洛铎、江中一尾卿 五位小天使扔的地雷,梨子吖難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卡帕多西亚1234 土豪大大扔的火箭炮=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