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七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88、第八十七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最后, 冉文宇坚持到了天色微微泛白的时间, 整个人都浑浑噩噩, 连床都没精力回, 就软趴趴的趴在了电脑桌上,用仅剩的意志关闭直播间,便立刻陷入了昏睡。

    半开的窗外,一阵清风吹入屋子, 拂起轻飘飘的窗帘,缓缓流动的透明物质在冉文宇周围环绕, 时不时撩动他无精打采的小卷毛, 然后一切异象又在一声轻微的低笑中消散于无形。

    ——既然都那么惨兮兮的了, 那么为了保证自己玩家的身心健康,他还是继续手下留情吧。

    这一夜,冉文宇睡得很沉,当他恢复意识、勉强睁开酸涩的眼睛时,已经是临近中午了。

    冉文宇还保持着趴在桌子上的姿势, 稍微一动, 就感觉浑身又酸又疼, 难受的要死,就仿佛是生锈的机器人那般, 全身上下的零件都出了问题。

    嘶嘶的抽着气, 冉文宇努力了半天,终于成功的站起身,幽魂般飘入洗手间, 用冷水洗了把脸,这才勉强清醒过来。

    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眼底青黑、额发湿漉漉的青年,冉文宇眨了眨眼睛,这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昨晚的自己竟然没有做噩梦!

    ——艾梁景简直神了!

    ——又或者是昨天自己熬夜到太晚,睡得太死,所以根本没有做梦的机会?

    无论是哪种原因,都足够让冉文宇乐开了花。他在洗手间蹦蹦跳跳了一会儿,只是刚开心没多久,就突然意识到自己脑海中依旧环绕着那该死的旋律,顿时,整个人又蔫了下来。

    昨天预定去看诊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冉文宇还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他又订了个外卖,然后一边吃午餐一边刷网页,专挑那些沙雕花边新闻看,打算借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这些新闻报道的确很有乐子,让冉文宇的心情好转不少,然而他刚刚对着几篇沙雕报道笑得哈哈哈,看到下一条的时候,笑声却突然卡住了。

    【新闻:晋江直播平台知名主播小宇宙身患绝症依旧带病坚持直播,粉丝泪洒当场,一掷万金。】

    冉文宇:??????

    冉文宇捧着手机,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虽然昨天他困得昏昏沉沉,却也的确记得自己得到了直播生涯中第一份近万元的豪礼,送礼的土豪还调侃他得了绝症却对粉丝不离不弃,行为可歌可泣、感天动地——但是,这难道不是开玩笑的吗?!

    冉文宇整个人都斯巴达了,他迅速点开新闻看了一圈,边看边骂这篇花边新闻的小编不负责任,明明他还活得好好的——虽然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困扰——但是在小编笔下,他却已经死了。甚至,还为了表示自己有图有真相,报道中截图了一张土豪送礼时的直播间画面。

    这简直是看图说话、断章取义啊!

    虚假报道,害人不浅!明明没有进入娱乐圈,但冉文宇依旧感受到了那些偶像明星们被无良狗仔的不实报道坑得一脸血的痛苦心情。

    当然,这篇报道的热度并不高,因为冉文宇实在算不上什么货真价实的“知名主播”,直播间也是半温不火,观众有、但不多,打赏有,也不多,只是在主播的中上游层次挣扎沉浮罢了。

    由于没有知名度,所以大多数点进新闻里的人都不知道“小宇宙”是谁,只是感慨两句便丢到一边,继续浏览接下来的报道——然而,在冉文宇的微博和直播账号下,却炸了锅。毕竟,昨天熬到那么晚、了解整个过程的粉丝们并没有几个,大多数还都像是冉文宇这般赖在床上,刚刚才得知消息,哪怕想要辟谣,声音也被茫茫群众完全淹没。

    冉文宇哆哆嗦嗦的关闭新闻页面,点开了自己的个人主页。如他所料,手机顿时被冒出来的999+消息卡得几乎死机。

    私信箱完全被挤爆,平时乏人问津的发帖下的回复数也到了一个令人惊悚的数字,有人哭、有人闹、有人询问他到底怎么样,还有满篇祭奠用的白蜡烛,明晃晃的让冉文宇眼前发昏。

    冉文宇呕得差点吐血,立刻编辑了一条澄清信息,发送了上去:【千万别相信虚假新闻!我很好!我还能再活一百年!】

    发完信息后,冉文宇又刷新了一下自己的主页,果不其然再次看到了迅速增长的回复。

    粉丝:【天啊,太好了,小宇宙没事!该死的虚假报道!】

    粉丝:【现在的新闻媒体,为了赚钱都把良知喂了狗!太可恨了!】

    粉丝:【嘤嘤嘤嘤,一觉醒来我差点吓哭,幸好是假新闻!】

    粉丝:【人果然失去才知道珍惜,我一直以为小宇宙是我喜欢的主播之一,但今天,我却发现他是我的唯一,千万不要死啊,爱你!么么哒!】

    虽然回复千奇百怪,但冉文宇感觉自己还是被治愈了。

    尽管被空口白牙的写死实在心塞,但这无疑给冉文宇带来了一波流量,不仅粉丝们意识到了他的重要性,还有一批不曾关注他的人跑过来打算瞻仰一下这位“身患绝症快要死”的敬业主播,哪怕后来得知自己被虚假报道欺骗,也依旧在冉文宇的个人页面上留下了痕迹,为他操了把热度。

    看着自己凭空增长了不少的粉丝数,冉文宇目瞪口呆的感受到了炒作的力量,姑且、勉强,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在澄清之后,他的个人主页下安静了不少,冉文宇终于松了口气,跟粉丝们插科打诨几句,不知不觉间就度过了两个小时。

    匆匆忙忙收拾好自己,冉文宇带上帽子口罩,卡着点来到了“安宁之家”心理诊所。

    由于提前预约,他这次也很顺利的见到了艾梁景。

    艾梁景上下打量着他,微微蹙了下眉:“你的精神似乎不太好?昨晚又做恶梦了?”

    “别提了。”冉文宇抹了把脸,整个人都沮丧起来,“我昨晚倒是没有做梦,但那首歌——就是让我头疼的那首,一直在我的脑袋里盘旋,让我根本睡不着觉!我害怕自己不小心跟着旋律唱出来,干脆就爬起来打游戏,打了一个通宵,天亮才睡着!”

    冉文宇坐在躺椅上,捧着艾梁景递给他的温水,大吐苦水,最后求教般望着艾梁景:“艾医生,电影里不是说好些心理医生都会催眠什么的,能够让人忘记不好的回忆吗?你会这一招吗?”

    艾梁景在冉文宇对面坐着,闻言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是心理医生,不是魔法师。我并不否认有些心理学专家能够做到这种事情,但很遗憾,我是没有办法的。”

    冉文宇叹了口气——其实,他也只是随便问问,没有抱多大希望,毕竟他也觉得那些小说电影什么的,将心理学家神化的太过夸张了。

    倘若心理医生那么厉害,那岂非个个都是危险分子?!想让谁失忆就让谁失忆、想操纵谁就操纵谁?

    “那我该怎么办啊……哪怕过了一个晚上,我现在也还能听见那首歌呢……白天倒是还好,有很多事情能够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将它当成bgm无视掉,但晚上就不行了。”冉文宇沮丧的耷拉着肩膀,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我感觉照这样下去,要么就是每晚熬夜打游戏,然后过劳死,要么就是被那首歌诱惑,脑袋爆炸,没一条活路啊!”

    艾梁景似乎也有点烦恼,良久,他缓缓开口:“其实,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

    冉文宇眼睛一亮。

    艾梁景走到不远处的柜子边,打开了一个小匣子,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制作颇为精致漂亮的香包。

    冉文宇懵逼的双手接过香包,眨了眨眼睛。

    “这是我找朋友调配的催眠香包,用于治疗重度失眠患者。”艾梁景微微蹙着眉,语气迟疑,“它的功效跟安眠药物差不多,不过药效更加强烈,对人体的副作用也比较小,唯一的问题就是价格较贵,而且……在入睡后,由于香包的药物刺激,人类在睡眠中的脑电波活动也会更为频繁强烈,也就是说——更容易做梦。”

    冉文宇捧着香包,终于有种“事难两全”的感慨。

    ——很好,看来除了过劳死和炸掉脑袋外,他还有了另一条路,那就是每晚继续做噩梦,然后精神衰弱而亡。

    ——真是怎么想怎么都要英年早逝啊!也许昨晚编篡假新闻的小编并不是为了热点出卖良心,而是未卜先知的乌鸦嘴啊!

    “抱歉,都是我引导你想起这首旋律的错。”艾梁景看着纠结万分的冉文宇,诚恳道歉,“如果不是我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地步了。”

    “不,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冉文宇摆了摆手,并没有任何责怪艾梁景的意思。毕竟艾梁景先前也不知会是这样的结果,仅仅在履行自己身为心理医生的责任罢了。冉文宇虽然苦恼,却也不会迁怒旁人。

    握着手里的香包,冉文宇天人交战片刻,很快便下定了决心:“比起每天熬夜和炸掉脑袋,我觉得还是做噩梦更加能够让人接受——这香包多少钱?我买了!”

    “由于这件事我也有责任,香包就算是我送给你的吧。”艾梁景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看冉文宇想要拒绝,又立刻补充了一句,“明明身为心理医生,我却让顾客出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如果你不让我弥补自己的过失,我会一直于心不安的。”

    艾梁景的态度格外坚决,冉文宇犹豫片刻,还是接受了这一份“补偿”,道了声谢。

    接下来,便像是往常一样,冉文宇在艾梁景这里睡了个好觉,然后神清气爽的起床。只是这一次,他却并没有直接告辞离开,而是迟疑片刻,开口问道:“医生,你这里接受包月、或者包年服务吗?”

    艾梁景愣了一下,面露疑惑:“什么意思?”

    “就是……”冉文宇舔了舔嘴唇,有点不好意思,“我刚刚想了一下,我这个睡眠真的很成问题,所以每天能够在你这里安安稳稳的睡上两三个小时,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每天都过来睡一觉,但每天都预约挺麻烦的,而且还有可能发生预约全满的状况。所以我就想,你大约什么时候比较有空,我们约定一个时间,每天的同一时间,我都来你这里睡觉,缓解疲惫,可以吗?”

    每天来心理诊所睡一觉,费用是两百元,包月的话,大概六千上下。这对于冉文宇来说的确是一笔大数目,却也不是无法承受的。

    直播打赏加上配音、cos之类零零碎碎的进项,冉文宇每个月大概能赚上小一万,遇到大型商演、商业配音、或者土豪打赏,收入说不定还能翻倍——毕竟昨晚他就收了份豪礼,去掉平台分成,也能拿到五六千。

    身为一名死宅,冉文宇平时的花销极少,没有房贷车贷、没有女朋友,唯二花钱的地方就是定外卖和买游戏,再付出六千块钱来睡觉,对于他的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毕竟,只有睡得好,他的身体才能健康,才有精力赚更多的钱,而万一因为舍不得花钱,导致自己的精神状况直线下滑,整天病恹恹的躺在床上,他大概连这点钱都赚不到了。

    冉文宇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越算越觉得这笔开销真的很有必要。

    对于冉文宇的询问,艾梁景十指交叉,抵在下巴处。他沉吟片刻,然后点了点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介于你只是过来睡觉,我建议你将来诊所的时间安排在上午11点。12点到下午2点是我的午休时间,不接待任何客人,正好可以当做你和我的休息时间。你11点过来,我们可以聊一聊你昨晚的噩梦,或者其他任何你想要跟我聊的内容,然后我们一起吃个午饭,睡觉,睡醒后我开始上班,你精神饱满的回家,两厢得宜。”

    听到艾梁景的建议,冉文宇的眼睛晶亮亮的,感觉这个安排实在是太棒了!迫不及待的连连点头:“我这里完全没有问题!只要医生你愿意就行!”

    “好,那就这么定了。”艾梁景也是干脆利落的人,当即拍板,一锤定音。

    “ok~”冉文宇站起身,努力压下满心的欢呼雀跃,“我先包个月看看情况吧!这样我要付多少?先刷六千块?”

    “不用给那么多。”艾梁景莞尔,“介于你大多数占用的不是我的工作时间,也不需要我特意为你做什么,我可以给你打个折。每天一百五,包午餐,如何?”

    冉文宇有些不可置信。以艾梁景的身价和生活质量,他每顿午餐的价格恐怕得五十元起步,去掉午餐,自己每天只需要付出不到一百元就足够了,这简直已经不是白菜价,而是烂白菜价了!

    大约是各种无良商家听说的多了,猛一遇到这样有良心、还主动打半折的服务者,冉文宇都忍不住有些心里发虚,总觉得自己似乎接到了糖衣炮弹。

    “不、不用这样吧。”他干巴巴的摆了摆手,“每天二百的费用已经很低了,我怎么好意思这样占你便宜?你对我太好了吧?”

    “不用不好意思,这样安排,其实我也是有私心在里面的。”艾梁景轻轻一笑。

    冉文宇心里一个咯噔,差点又要开始幻想对方对自己有意思。不过很快,他就看到艾梁景神色一肃,语气认真:“对于你最开始说的频繁噩梦,我一直认为是压力太大、或者是克苏鲁方面的内容接触太多所致,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昨天你在梦里梦到的旋律,却让我意识到,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这必然是一例非常特殊、也许我一辈子也只能遇到一次的病例。”

    冉文宇默默将刚刚冒头的自恋心按了回去。

    艾梁景:“说实话,对于你的情况,我感到非常的好奇,充满了求知欲,哪怕你不提出每天都来我这里休息,我也会经常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的。甚至,只要你愿意支持我的研究,将自己的情况仔仔细细、毫不隐瞒的告诉我,就算让我倒贴钱给你,我都会欣然答应的。”

    冉文宇:“………………………………”

    ——行吧,这一听就是不差钱的主儿。

    确认艾梁景对自己如此关心,只是想要研究自己的病情后,冉文宇彻底安下了心,主动伸出手。

    “看起来,我们这是双赢了!希望以后可以合作愉快哈~”他喜滋滋的开口,不再纠结艾梁景给自己的优惠价格。

    艾梁景同样露出笑容,起身与冉文宇握手:“当然,我们肯定会合作愉快的。”

    他说道,镜片后漆黑的眸子深邃诡秘,沁着宠溺又危险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英俊酷炫的帅紫、禾傀、 熠笙今天也在等更新 三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

    国庆长假后第一周上班感觉好累qaq虽然同样只是工作五天,但感觉好漫长……今天都差点忘记得上班=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