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八十六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87、第八十六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混元修真录[重生]我是大反派[快穿]不死佣兵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末世炮灰养娃记     冉文宇被艾梁景挡在身后, 只能看到面对着自己的王瑜君突然煞白的脸色。

    身为一名高材生, 别看王瑜君是冉文宇的舔狗, 却一向保持着优秀之人的骄傲, 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失态的情况——就算是舔,那也是一只风度翩翩的舔狗。

    而现在的王瑜君,却再也无法维持自己一直以来的沉稳,冉文宇只感觉对方好像下一秒就要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由得极为好奇。

    他从艾梁景身后探出脑袋,诧异的望向王瑜君, 只是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被艾梁景低头瞥了一眼, 然后按住他的脑袋,将他塞回身后。

    冉文宇:“………………………………”

    盯着自家探头探脑的猫咪乖乖缩了回去,艾梁景这才重新看向王瑜君,轻轻勾了勾唇角:“这样纠缠别人可不是一位绅士应该做的,请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好吗?”

    艾梁景的声音是一贯的温柔有礼, 一边说着, 一边松开了捏着王瑜君手腕的手。然而,王瑜君却像是听到野兽嘶吼的兔子那般连连后退数步, 嘴唇翕动两下, 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本能的避开让自己感觉到危险的东西。

    发现艾梁景并没有其他的行动,王瑜君三步并作两步、跑向自己的车子, 然后钻进驾驶座,点火、踩油门一气呵成,瞬间就跑得不见踪影。

    第一次看到王瑜君走得如此干脆利落,冉文宇简直目瞪口呆——要知道,在大学期间,自己每次试图打发王瑜君离开,都要花费极大的力气,没想到这次竟如此轻易便成功了。

    不由自主的,冉文宇将崇拜的目光投向了艾梁景。

    明明,艾梁景并没有做什么,没有对王瑜君动手,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说,全程彬彬有礼,但王瑜君却竟然没有任何纠缠的火速逃离,莫不是……自惭形秽?

    对比一下王瑜君和艾梁景的各种条件,冉文宇觉得自己的猜测似乎有点靠谱。

    将觊觎自家猫崽子的野狗赶走后,艾梁景的心思却没有在那条夹着尾巴的丧家之犬上停留半分,转身看向大大松了口气的冉文宇。

    冉文宇回给他一个感激的笑容:“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脱身呢!”

    ——这一次,冉文宇的感谢是真心实意的。倘若说之前艾梁景帮他解决噩梦的困扰,只是工作与金钱的关系,那么这一次,艾梁景的路见不平施以援手,就是纯粹的“人美心善”了。

    “不客气,我只是顺手而为罢了。”艾梁景扫了一眼冉文宇手中印着省中医标志的袋子,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你和那个人怎么在这里?你也是这个小区的住户吗?”

    “不是,我是隔壁小区的。”冉文宇连忙摆手,将自己担心王瑜君知道自己的家庭住址后天天过来堵他,于是撒谎将他引来这里的事情说了一遍,顺便还夸了夸这家小区的安保质量。同时,冉文宇还免不得吐槽了一下大学期间,自己在王瑜君面前的水深火热——他与王瑜君纠纠缠缠快四年,稍稍回忆就想为曾经的自己抹一把辛酸泪。

    听到冉文宇絮絮叨叨着自己被王瑜君追求的痛苦经历,艾梁景微微皱起眉来。他沉思片刻,随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这样吧,我们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如果他再来骚扰你,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由我来解决。”

    冉文宇的吐槽一下子噎住,茫然的看向艾梁景,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交、交换号码?”

    “对。”艾梁景微笑颔首。

    冉文宇抿了抿唇,不由自主的警惕起来。

    说实话,由于王瑜君、也由于大学期间遭遇的其他狂蜂浪蝶,冉文宇对于交换联络方式这件事已经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抗拒与警觉。或者说,他形成现如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习惯,甚至极少联络除家人以外的三次元熟人,就是因为被形形色色的人追求而留下了心理阴影。

    ——特别是,他刚刚摆脱了在交换联络方式后便缠上他的王瑜君,又立刻来了另一个男人要求与他交换手机号码,冉文宇怎么可能不多想?

    如果说艾梁景路过时恰巧看他被纠缠,于是施以援手,还可以用好心来解释的话,那么从此以后一直帮助他解决王瑜君这个麻烦,却绝不是普通的点头之交所能做的事情了。

    察觉到冉文宇的紧张,艾梁景莞尔一笑:“别担心,虽然你的确漂亮又可爱,但我对你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漂亮又可爱的冉文宇:??????

    ——老兄,你这词用的是不是有些问题?

    艾梁景:“我想跟你交换号码,是想要看看能否通过你来接触一下刚刚那个人,我觉得,他大概是我的潜在客户。”

    冉文宇听懂了艾梁景的意思,不由瞪大了眼睛:“你是说……王瑜君有心理问题?!”

    “很有可能。”艾梁景点了点头。

    冉文宇有点恍惚——毕竟,任谁知道曾经纠缠自己的人是精神病(?),都会受到不小的惊吓吧?

    艾梁景轻笑一声:“其实,现在这个社会有着来自于各种方面的压力,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心理问题,只是程度轻重有所差别罢了。大多数心理问题,都不会影响人类的日常活动,也极容易被忽略。”

    冉文宇眨了眨眼睛,茫然的点头——心理医生觉得所有人都有精神病,就像是牙科医生觉得所有人都有一口烂牙一样,这是一种职业病。

    “我相信,你有过很多的追求者,对吗?”艾梁景突然话锋一转。

    冉文宇不明所以,却依旧诚实的点头——虽然这些追求者都被他轰走了,但冉文宇相信,如果他愿意的话,肯定又会很快聚拢起一个加强连的追求者,这就是颜值巅峰的体现。

    艾梁景:“大多数追求者,都是因为你的相貌,对你一见钟情的,对吗?包括刚刚那一位。”

    冉文宇继续点头。

    “所以,你应该可以看出问题来了。”艾梁景耸了耸肩膀,“大多数人的一见钟情,都是浮浅的,热情极容易消退。他们可以热烈的追求你一日、两日、甚至一周、两周,但在得不到回应后,或者被你干脆拒绝后就会放弃,哪怕心有不甘,也不会纠缠到让你烦心的程度。但那个男人却不同,无论你如何拒绝、冷淡、躲避,他依旧坚持不懈了整整大学四年,甚至在你毕业、切断与他的一切联系后,依旧没有半分放弃的意思。”

    冉文宇回忆了一下除了王瑜君之外的追求者,不得不再次赞同。

    “这就是我说的,他有可能有些心理问题的原因了。”艾梁景语气沉稳,“有些人的性格,天生执拗,撞了南墙也不愿意回头。这样的人,一般毅力和坚持力都极高,基本上都能达到一定的成就,却也同样容易产生某些偏执症状。倘若一切顺心倒也罢了,而一旦遇到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满足的情况,这种偏执就会越来越严重,甚至失去自控力和理智,做出无法挽回的危险行为,害人害己。”

    冉文宇听得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小伙子求爱被拒、愤而捅伤女孩”、“某某某无法承受失恋之痛,自杀而亡”之类的社会花边新闻,不由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冉文宇越想越是惊慌失措,毕竟无论是被捅、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他人自杀,他都不想要啊!

    事到如今,冉文宇只能将艾梁景当成唯一的救命稻草:“那、那我该怎么办?!”

    艾梁景抬起手,拍了拍冉文宇的肩膀:“冷静,我说的只是最坏的状况。就目前而言,对方的情绪还是很稳定的,并没有失控的迹象。”

    冉文宇松了口气。

    艾梁景:“当然,你也不能因此便掉以轻心。毕竟有些人很会伪装、或者说很会压抑自己的真实情绪,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何时会遭遇到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突然爆发。”

    冉文宇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将自己给憋死。

    “所以呢?所以我要做什么?”冉文宇实在无法承受艾梁景的大起大落,诚恳求教。

    “虽然他一直纠缠你,但我也能看出,为了获得你的欢心,他什么都愿意去做。”艾梁景微微一笑,“倘若他再来找你,也许你可以试着建议、或者骗他去我的心理诊所看看,如果他不愿意,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由我来跟他聊两句,缓解他的偏执症状。”

    冉文宇连连点头,迫不及待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与艾梁景交换了电话号码,并且在他的姓名前加了个小小的“1”,放到了通讯录的前列,享受与家人同等的待遇。

    抱着存了艾梁景号码的手机,冉文宇终于像是吃了颗定心丸,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对艾梁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谢谢你啊,艾医生,耽误你这么长的时间。”说完,他扭头看了眼身后的高档小区,“你是住在这里吗?”

    “对。”艾梁景微笑颔首,随意客套了一句,“要去我家看看吗?”

    “不了不了。”冉文宇连连摆手——虽然艾梁景帮了他的大忙,两人的关系也亲近不少,却也不过是见了三面罢了。这样冒冒然去不熟悉的人家里,实在是有些尴尬。

    对于冉文宇的拒绝,艾梁景也没有坚持,他笑着与冉文宇道别,便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开车进入小区。而在这个时候,冉文宇才注意到艾梁景的座驾,不由被闪瞎了狗眼,啧啧称奇——作为一个男孩子,冉文宇对于各色高档名车,也是很有些纸上谈兵的研究的。

    低头摸了摸鼻子,冉文宇后知后觉的有了几分尴尬。虽然他一直追求者众多,但靠得全都是自己那张脸,而若论颜值,他和艾梁景差不多处于同一水准,甚至比起男性魅力,对方还要远超自己。

    就连唯一拥有的颜值都占不到优势,更不用说其他方面了。冉文宇只是个依靠直播和各种零散的小钱勉强保持小康状态的死宅,而艾梁景却功成名就,能够独自支撑起一家心理诊所,住豪华小区、开千万豪车,完全是冉文宇连仰望都望不到的高度。

    ——这样方方面面都碾压自己的优秀男人,自己刚刚竟然还在担心对方对自己有意思,当真是……自作多情到令人羞耻啊。

    刚刚升起的一丝警惕,便这样消弭于无形,冉文宇暗暗告诫自己千万别做“灰姑娘”的美梦,便溜溜达达的返回自家简朴却温暖的小窝,首先定了个外卖当晚餐,然后换上居家服,将自己扔在了床上。

    不得不说,起床后一整天都在外奔波,这实在远远超过了冉文宇平常的运动量——哪怕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和打游戏——而此时终于回到家中,他除了咸鱼躺外不愿做任何事情。

    于是,冉文宇又掏出手机,在自己的微博和直播账号上请了个假,借口自然是身体不舒服、刚刚去医院看了病——这也的确没有撒谎。

    不愿直播赚钱,也不敢点开克苏鲁跑团群休闲,冉文宇陷入了一种无所事事的无聊当中,吃完了晚餐,便打算早早上床睡觉。

    ——然而,一向沾枕头就能睡着的他,这一晚却意外的失眠了。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和朋友们去看恐怖片,看完后大家一起嘻嘻哈哈的玩耍,根本感觉不到恐怖的后遗症,然而一旦和朋友们分别,独自一人关灯躺在床上后,大脑便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恐怖片中的内容,展开丰富的联想能力,哪儿哪儿都显得阴森可怖,让人汗毛直竖。

    而现在,冉文宇就处于这样的状态,只不过回荡在他脑海中的并不是鬼影幢幢,而是一首明明悠扬婉转、却比鬼物还要恐怖的乐曲。

    冉文宇抱着脑袋,在床上滚了好几圈,但无论他如何清空思绪、如何想东想西,都无法摆脱这首如影随形的旋律,就仿佛是听了无数遍的洗脑神曲那般,一直在他的脑海中萦绕盘旋,甚至在不断的诱惑着他随着旋律哼唱出声。

    冉文宇当然不是敢唱的,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放弃了早睡早起的健康作息,重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电脑。

    ——是的,他准备以打游戏来对抗这首要命的旋律。

    刚刚请了假,就自打脸的上了播,冉文宇的粉丝们格外的吃惊,纷纷询问他身体如何、为什么不好好休息,另外,还有一批也不知是黑粉还是什么的人,不断怂恿他打开摄像头,让担心的粉丝们观察一下他的气色如何。

    照例无视掉那些催他露脸的弹幕,冉文宇半开玩笑的给自己操了把敬业人设,表示虽然生了病,很累很难受,但当他躺在床上后却辗转反侧,总觉得自己少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完全无法安心入睡,最终只得乖乖爬起来直播,为粉丝们发光发热。

    粉丝们:【………………………………】

    ——呵呵哒,谁信谁是小狗。

    当然,虽然吃惊,但有直播看总是好的。粉丝们一边关心冉文宇的身体状况,一边哈皮的开始了今晚的娱乐,而时间也从夜晚逐渐走向了凌晨。

    直播间的人数越来越少,大多数观众都扛不住睡意,离开了房间,但冉文宇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边打呵欠,一边在游戏里扛着枪不走心的疯狂描边,根本不像是正正经经的打游戏——不过,能熬到这个时候的粉丝也对他的技术没有任何要求了。

    粉丝:【天都快亮了,小宇宙第一次通宵直播啊,到底出了什么事?总感觉有点不安。】

    粉丝:【球球主播快去睡觉!好心疼!】

    冉文宇瞄了眼弹幕:“不,我不睡,我还不困。”

    粉丝:【………………………………】

    粉丝:【骗谁呢?主播一分钟都打了十多个呵欠,话都说不清楚了,打游戏更像是梦游,怎么看怎么困得要死啊!】

    粉丝:【小宇宙今天肯定出事了!好慌!】

    看着催他下播的弹幕,冉文宇将自己的游戏角色躲到掩体后,摘下耳机,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依旧还记得那阴魂不散的旋律,于是又坚定的戴上了耳机:“不,我不困!我们继续打!”

    粉丝:【………………………………】

    弹幕中划过一串接一串的点点点,最后,一名土豪粉甩了个全直播平台最贵的礼物,并且留言:

    【主播得了绝症,但他不顾自己身体上与精神上的痛苦,决定将自己剩余的生命贡献给直播事业,为粉丝们带来最后的欢乐,真是可歌可泣,令人动容!】

    被绝症的冉文宇:“………………………………”

    ——直播生涯中,第一次收到近万元的神豪礼物,然而却一点都不开心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查了查评论区解禁的时间,当时的站短表示15号24点之后会开更新完毕新功能,开启评论区,请大家再等待四天吧otz

    =========

    感谢 稳中带皮小可爱、禾傀、熠笙今天也在等更新、iloveteam7、衍鸢 五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