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七十九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79、第七十九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混元修真录[重生]我是大反派[快穿]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末世炮灰养娃记     与拎着被子、朝自己浅笑盈盈的kp对视了三秒钟, 冉文宇感觉自己就像是赖床不想上学、然后被自家温柔的老母亲掀开被子微笑着死亡凝视的小学生那般, 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心虚气短。

    他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 顶着乱糟糟的小卷毛, 幽怨伸手,转动了转盘。

    看冉文宇听话了,kp笑着将被子扔到一边,趴在了迅速转动的转盘上, 似是一条柔若无骨的大蛇,又像是姿态慵懒的大猫。

    他低头看着转盘停下后指向的数字, 挑了挑眉, 报出了结果:【理智检定:50/54, 失败。】

    冉文宇木然脸——他就知道,这次模组的理智检定,他就基本上没有成功过!

    这一定是邪教徒的debuff原因!

    消化了一下这个可悲的事实,冉文宇眨了眨眼睛,静待kp的后文, 却不料kp挥手收回了转盘, 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然后呢?”冉文宇茫然, 不得不开口提醒,“失败后会怎么样?”

    kp莞尔, 他朝冉文宇靠近, 抬起一只修长漂亮、骨节分明的手,抚上冉文宇的肩膀。

    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空气般没有任何重量和温度, 但冉文宇却明确的感受到了kp的触碰——这并不是肉.体层面上的触碰,而是直击灵魂的、精神层面的接触。

    被这股柔和的力道压制着,冉文宇不由自主的向床上倒去。不受控制的后倾让他的瞳眸受惊般猛地一缩,却又很快被后背托举着的感觉安抚下来。

    冉文宇发觉,自己周身萦绕着那与kp连接在一起的透明物质,这团物质似云似雾,妥善的把他安置在了床上,然后下一秒,kp便拿起被子,将他重新盖住。

    越发感觉自己好像见到了老母亲的冉文宇:“………………………………”

    【好了,接下来,你只需要好好睡觉就可以了,别担心。】kp俯下.身,语气温柔的安抚。

    被kp安抚之后睡意全消,感觉自己好方的冉文宇:“………………………………”

    看冉文宇瞪着大大的眸子,如临大敌到仿若炸毛的猫,kp实在无奈,只能抬起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随着kp的手逐渐靠近,冉文宇下意识闭上眼睛,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轻柔的拂过自己的眼睑,而后意志便迅速沉入黑甜的梦乡。

    当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冉文宇发现自己又站在了神殿漆黑深邃的走廊之中——是的,当他进入梦境后,4个小时的失忆期已经过去,冉文宇此时正是“完全体”的状态。

    由于记忆一股脑回笼,冉文宇甚至都有些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身处梦境,直到他发现自己和上一次梦境那般处于灵魂状态,这才确认了自己的现状。

    ——看来,临睡前kp让自己做的理智判定,就是要看看自己是否会做噩梦了。成功有可能无事发生、一夜睡到天明,而失败么……就是他现在的结果。

    为了自己的非酋人生叹了口气,冉文宇认命的沿着走廊向前飘。一切都与上一个梦境一模一样,就连那扇紧闭的雕刻着祭祀场景的大门也还是老样子。

    这个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经历这场梦境的冉文宇清楚自己即将面临什么,反而没有了上一次的忐忑不安。

    他伸出手,轻而易举的推开门,门内依旧还是红色的地毯、摇曳的火把与凸起的高台,然而却少了那个伫立在高台上的高大身影。

    ——很显然,虽然场景相同,但kp却并不会使用完全相同的梦境来敷衍玩家。

    这样的变化也在冉文宇的预料之中,所以他并没有慌神,而是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两步。

    当他进入房间后,身后的大门却在此时轰然关闭,冉文宇下意识转身,握住门把手试图开门,却发现那一推就开的门此时却纹丝不动。

    ……好吧,这也没有让冉文宇太过意外。

    深吸了一口气,冉文宇重新面对高台,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发现这间大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除了火把的摇曳和燃烧时偶尔发出的哔啵声外,几乎就像是一个完全静止的空间。

    冉文宇缓缓的深吸一口气,踏着红色的地毯继续向前走去,他扫视着四周,突然清了清嗓子,小小的、颤巍巍的、哼哼唧唧的喊出了两个字:“吾、吾王……?”

    ——是的,为了保证自己不要在梦中被撕卡,冉文宇果断决定成为一个二五仔,干脆利落的叛教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他现在对于自己所处的邪教到底叫什么、供奉的又是哪位神灵一无所知,也怪不了他毫无忠诚。

    如此想着,冉文宇给自己洗了脑,呼唤的声音又大了几分。清朗的少年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内,带起了绵绵的回声,余音绕梁。

    大概喊了四五声,冉文宇从最开始的紧张万分,到后来的逐渐放松,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找的那位并不在这里的时候,冉文宇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搭上了什么东西。

    顿时,冉文宇整个人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僵立在当场。他紧张的咽了下口水,小巧的喉结上下滚动,定格了好几秒,这才缓缓的偏过头,看向自己的肩膀。

    ——那里,正盖着一片似乎是褴褛的破布片的东西,因为距离极近,冉文宇能够轻易辨别出它的颜色:黄色。

    冉文宇整个人都炸了毛。

    在背后突然靠近、拍一下肩膀什么的,哪怕是人吓人,都能吓死人,更何况做出这个举动的,还是某位不可名状的存在。

    冉文宇觉得,自己现在还能保持镇定,没有尖叫或是瘫软在地,已经是心理素质极其过人了——这一次的出现,可比上次站在高台上安安静静的凝视吓人多了!

    虽然小心脏砰砰乱跳到几乎蹦出嗓子眼,但冉文宇却依旧还是尽自己最大可能的调整好惊悚的面部表情,缓缓的转过身体。

    冉文宇不敢做出任何幅度太大的动作,就像是害怕惊扰到距离自己极近的大型猛兽那般。他相信,一旦自己让那位伟大的存在感到丝毫不快,轻柔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布片”就会在瞬间化为利刃,割断自己脆弱的脖颈。

    当冉文宇完全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只能看到自己眼前是一片黄色的、隐隐有光华浮动、仿佛拥有生命力的“布料。”“布料”在冉文宇的注视下轻轻延展,就像是被微风吹拂,宽大的袍袖部分重新搭上冉文宇的肩膀,远远看去,就像是冉文宇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拢在怀中那般。

    冉文宇根本不敢抵抗这位存在充满危险的拥抱,他缓缓抬起头,纤细的脖颈弯曲到极致,这才看到了比两个自己还要高的苍白面具。

    那面具微微垂首,明明被遮挡得严严实实,但冉文宇却依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面具之后,正有什么凝视着自己。

    冉文宇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努力的露出一个惊喜的、满含崇拜的笑容:“吾王!”

    ——是的,他现在就是一名狂热的黄印教徒,是伟大的黄衣之王的忠实信徒!冉文宇如此对自己洗脑。

    苍白的面具毫无波动,但冉文宇却隐约发觉对方似乎被取悦了,也不知是因为他这声诚心诚意的呼唤,还是由于他将自己脆弱的喉咙毫无防护的袒露在对方面前——对于一切生物来说,向强者暴露自己的足以致命的弱点,就相当于全然的臣服。

    就在冉文宇为自己的明智之举暗暗点赞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呵”声,似是愉悦,又似是嘲弄,转瞬即逝。

    冉文宇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接下来传入他脑海里的三个字,却让他刚刚稍微放松的心骤然提起——“小骗子。”

    冉文宇瞳孔猛地缩紧,然后他看到自己面前的伟大存在抬起一只袍袖,揭开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那苍白面具之下的,并不是冉文宇以为会看到的无数蠕动的触须,而是一张他极其熟悉的、端丽俊秀的面孔。

    那张脸明明是如此的好看,让冉文宇在白天时不止一次的看呆、心生荡漾,但放在面前这位存在的躯体上,却是那么的诡异恐怖、格格不入,就像是凶猛的狮子顶着一张美人脸般,让人想想就得掉san。

    所以,冉文宇毫无疑问的被这张漂亮至极的面孔吓到了。再然后——再然后,他就被吓醒了。

    猛地从床上做起来,冉文宇心有余悸的捧着自己脆弱的小心肝,满头的冷汗。他深深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直视安菲尔了。

    看到他漂亮的面孔,就会想起噩梦中的黄衣之王;看到他修长匀称的身体,就会想起他体内蠕动的黑色触手,这简直是不给他任何欣赏美色的机会啊!

    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下kp为何将自己的美人npc折腾成这幅让他充满了心理阴影的熊德行,冉文宇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勉强将这场噩梦带来的心悸压了下去。

    ——不得不说,比起上一次自己被鱿鱼须糊脸,睡醒后瘫软在地无法动弹,这一次虽然也同样被安菲尔那张脸吓了一跳,但恢复起来却快了很多。

    ——美人脸的杀伤力显然是比不上鱿鱼须的。

    在冷静下来后,冉文宇开始思考这个梦的含义。

    梦里的黄衣之王长着安菲尔的面孔,难道这意味着,安菲尔就是黄衣之王?虽然可以这样猜测,但冉文宇却总觉得不太对。

    冉文宇与安菲尔的接触虽然并算太不多,却也不能说是陌生。他能感受到,对方是个很干净纯粹的人——大概是人——虽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下无尘的模样,但他却充满了身为祭司责任感,明明外表高冷淡漠,内心却羞涩而柔软,稍稍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就能偷偷羞红了耳朵。

    冉文宇实在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假象,是安菲尔的伪装。

    至于梦中的那一声“小骗子”,难道是黄衣之王窥探到了自己全部的记忆,知道了自己异教徒的身份,并且召唤了另一位神灵?

    如果是这样,那对方为何不直接割断他的喉咙、给予他惩罚,反而只是云淡风轻的吓了吓他后便放任他离开?

    冉文宇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暂且将自己的诸多疑惑按捺了下去。

    ——车到山前必有路,与其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继续自己的原定计划,走一步看一步。

    叹了口气,冉文宇不再多想,刚想翻身下床,就看到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转盘。

    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的冉文宇:“………………………………”

    kp同样出现在转盘之后,下.半.身是流淌涌动的透明物质,上半身则趴在转盘之上,笑吟吟的看着冉文宇:【遭受黄印带来的噩梦折磨,请来一个1d6的理智检定吧。】

    冉文宇幽怨的看了眼kp,转动转盘。

    kp:【理智减少1d6=3,调查员冉文宇陷入临时疯狂状态,疯狂症状为失忆,持续时间1d10=6小时。】说完,他顿了顿,微微侧头,【友情提示,你的理智值还有10点。】

    冉文宇:“……谢谢你的友情提示啊。”

    疯狂症状发作,冉文宇眨了眨眼睛,眼神由清亮到迷茫。

    记忆重置后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趴在转盘上,朝自己含笑看来的“人”,不由得瞳眸一缩,像是突然安装了弹簧般整个人向后蹿去,然后“嘶”的一声,撞到了坚硬的木制床头。

    “k、kp?!”揉着自己被撞疼的肩膀,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但冉文宇却依旧精准的叫出了对方的身份。

    kp朝他弯了弯漂亮的眼睛,轻笑着打了声招呼:【初次见面,你好啊~】

    冉文宇:“………………………………”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敢肯定,kp就是故意想要看他吓得炸毛的样子!

    一阵兵荒马乱后,冉文宇终于顺利找到了自己的小抄,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然后……开始第n遍从零开始学习哈斯塔之歌。

    也许是重复学习了很多遍的缘故,明明对于哈斯塔之歌毫无印象,但身体却似乎对于这个魔法越来越熟稔。就像是工作后,明明将上学时学到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但捡起来重新学习,却还是比真正的初学者要学得更快更好。

    在身体记忆的帮助下,冉文宇的学习速度提升了不少,一个多小时便重新追赶上学习进度。确认自己不会在那位教授自己哈斯塔之歌的安菲尔祭司面前露馅后,冉文宇这才松了口气,捂着咕咕作响的肚子出门觅食。

    对于冉文宇这么晚才出来吃早餐,神殿内的所有人都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仿佛是理所应当那般。冉文宇觉得疑惑,忍不住问了闻讯而来陪伴他的玛莎。

    玛莎耸了耸肩膀:“因为这的确是正常状况啊!第一次阅读那本典籍,所有人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不良反应,这是普通人第一次接受无法理解的真实后必不可免的。熬不过去,会彻底疯狂,而熬过去了,便会逐渐抹除遮挡在眼前的迷雾,看到真正的世界。说起来,我在第一次阅读后,还将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天不敢见人呢!只感觉自己曾经接触过一切都是虚假,是不可信任的,缓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冉先生已经非常厉害了!”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玛莎朝冉文宇眨了眨眼睛,格外暧昧,“昨天,祭司大人邀请你共进午餐,还特意空出了一下午的时间,就是因为担心你的精神状况,特意想要陪伴你、安慰你呢~”

    冉文宇:“………………………………”

    问: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个贴心的恋人是什么感觉?

    答:有点慌。

    作者有话要说:  kp:你不是醒来后只能记得怪物,记不得npc吗?那我就来一个集怪物与npc于一体的角色,看看你能不能记得=w=

    冉文宇:qaq

    ps:哈哈哈哈哈哈昨天评论区一堆感慨“五彩斑斓的黑”的,哈哈哈哈都是被甲方爸爸荼毒的乙方儿子吗哈哈哈哈哈

    ===========

    感谢 酸雨、禾傀(x2)、tutu、s君、熠笙今天也在等更新(x2)、莫卡卡、英俊酷炫的帅紫 七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