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71、第七十一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混元修真录[重生]快穿之养老攻略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末世炮灰养娃记     睡梦中, 冉文宇感觉自己似乎置身于一个昏暗的走廊内。走廊很长, 穹顶极高, 昏黄的夕阳斜斜穿过图案诡异的彩绘玻璃窗, 在地面和墙壁上投下森然诡谲的剪影。

    身体十分的寒冷,甚至还有点僵硬,冉文宇试着走了两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或者说, 与其说是身体,不如说是灵魂。

    冉文宇清晰的知道, 自己是在梦里, 所以他并没有多少恐惧, 更多的则是好奇。他控制着自己沿着走廊往前飘,很快便来到一间双扇雕花大门之前。

    大门上雕刻的图案十分精美,而且很是眼熟,冉文宇稍稍思考了一下,发现这个图案和原住民村落广场上的粗大立柱极为相似, 但是却更加清晰, 很多立柱上没有表达出的细节, 在大门的雕花上都一清二楚。

    大门下方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和动物,拱卫着飞在天上、伸展手臂, 披着破烂的、迎风招展的斗篷的人影。那人影比人类的图案大两倍, 面孔在兜帽下模糊不清,只能隐隐看到他覆盖着一层面无表情的面具。冉文宇盯着那面具三秒钟,便觉得汗毛直竖, 连忙移开目光,不敢再看。

    定了定神,他伸出透明的手,试着推了推紧闭的大门。

    冉文宇本以为灵魂状态的自己会直接穿门而过,却不料自己却真真切切的触碰到了冰冷的大门。稍一用力,那稍显沉重的大门便悄无声息的缓缓开启。

    冉文宇将门推开,却并没有往里走,而是扒着门探头探脑的向里面看,怂得格外真实。

    他看到大门后是一间更加黑暗的房间,地面上铺着长长的红色地毯,地毯两侧是金属底座的火把,火焰并不明亮,无法带给人任何温暖的感觉,而那不断摇曳的火苗则将房间内的光线搅得格外迷离而凌乱。

    房间内的其他地方都隐没在黑暗中,冉文宇唯一能稍微看清的,就是被火把照亮的地毯。他沿着地毯继续往前看,发现尽头似乎是一个凸起的、五六层台阶高度的台子,而台子之上,则是一个黑色的、大概四五米高的影子。

    那影子伫立在高台之上,静默不动,似乎是被蒙在布下的高大塑像。冉文宇转动着脑袋,再三打量面前的房间,确认里面的确没有丝毫变化后,终于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飘了进去——毕竟,除了往前走,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又该去哪里,要如何从这一场“梦境”中醒来。

    本着一怂到底的想法,冉文宇并没有直接沿着那红色地毯走,反而溜着边儿,摸索着房间的墙壁缓慢向前。这些墙壁刚刚在门口看不真切,但走到近前,却发现它上面同样雕刻着一些纹路,摸上去凹凸不平,但由于光线实在太暗,他完全看不清刻得是什么。

    就这么一路扶墙,冉文宇距离高台越来越近。在拉近距离后,他看到那雕像被罩在褴褛的破布下,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一张苍白的、冷硬的、毫无生气的脸。

    毫无疑问,这个雕像应该就是大门口的浮雕上雕刻的飞天之人。

    冉文宇不敢多看那雕像,继续先前走,一直绕到高台的侧面,然后,他又扫了雕像一眼,依然还是看到它安静的伫立着、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冉文宇猛地顿住脚步,整个人都炸毛了。

    明明雕像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但冉文宇却知道,它动了。

    当他位于雕像正面的时候,正正好好直面它苍白的脸,而如今他绕到了雕像侧面,依然还是与雕像脸对着脸——这就好像是……雕像一直在凝视着他,并且随着他位置的变动,缓缓的、悄无声息的扭动着脖颈。

    冉文宇感觉自己要疯,哪怕他如何胆大,也实在hold不住这样诡异的情况!

    下一刻,冉文宇扭头就想跑,但他的身体却根本不听他的使唤,冉文宇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背叛了他的意志,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走到那雕像的面前。

    “雕像”缓缓抬起了右手——或者说,那并不是手,只是仿佛破烂布条般的东西,冉文宇这才发现,“雕像”的“长袍”其实不是什么穿在它身上的衣物,而是它本身。

    冉文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同样伸出手,轻轻的搭住那伸展向自己的“布条”,而那四五米高的“雕像”则在他靠近后缓缓俯下了身,带着苍白面具的头颅低垂着,逐渐朝他的脸靠近,直至与他的眼睛距离不到半米,这才终于停止了接近。

    冉文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停摆了,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知道自己在恐惧,却又无法准确的表达出这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只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比面前的“雕像”还要像是一具雕塑。

    近在咫尺的面具怼在眼前,纹丝不动,五秒钟后,冉文宇只觉得眼前突然一花,那苍白的面具骤然破裂,露出了笼罩在面具之后的东西。

    冉文宇只看到无数蠕动的触须从面具后窜出,扑向他的脸、缠绕住他的头颅,他能够清晰感受到那触须在自己脸上擦过的黏腻濡湿,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窒息、痛苦——接下来……

    接下来,冉文宇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此时,冉文宇已经不是入睡前缩在墙角里的姿势了,不知何时,他已经滑落到了地上,蜷缩着,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宝贝附魔刀,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像是刚刚被人从泳池里捞出来那般。

    外面的敲门声一阵响过一阵,最后发现内门的人一直没有回应,似乎都急得开始踹门了。然而,哪怕那踹门声洪亮至极、震得人耳朵一阵又一阵的发疼,冉文宇却依旧浑身无力,整个人都被那场“梦境”吓得失了神,像是死鱼般瘫软在冰凉的地面上,根本没有半点爬起来开门的意思。

    kp一声轻叹:【直视取下面具之后的伟大存在,请进行一个成功减少1d3,失败减少1d10的san check。】

    听到kp的声音,冉文宇这才稍稍将自己惊吓到散乱的意识收拢,本能的伸手转了转盘——也是相当的敬业了。

    kp:【意志检定:50/61,失败,减少理智1d10=7,陷入临时疯狂状态。克苏鲁神话点数增加1d5=4。】

    刚刚熬了9个小时,从临时疯狂状态脱离,接着又开始发疯的冉文宇:“………………………………”

    kp:【临时疯狂症状1d10=1,失忆。你突然失去了来到萨博斯岛之后的一切记忆,你只记得自己刚刚入住了岛上的度假酒店,正在收拾行李,准备一会儿去自助餐厅享用晚餐。但现在,你却浑身汗湿的躺在了地板上,夜晚变成了白天,原本干净整洁到一尘不染的房间也变得凌乱不堪,到处都充满着你的痕迹。你朦朦胧胧的意识到有哪里不对,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失忆持续时间1d10=6小时。】

    一脸茫然的爬起来的冉文宇:??????

    “k、kp,我失忆了?”冉文宇虽然不记得任何模组中的事情,但自己是玩家、还有kp的事情却是记得的,而且他也听到了kp刚才的话。

    冉文宇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剧情就已经过了大半?自己还受到严重惊吓,陷入了临时疯狂状态?

    冉文宇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可惜,这一次的kp特别铁面无私,任凭冉文宇如何拐弯抹角的撒娇讨好,也没有透露半句不该透露的内容。

    就在冉文宇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不断响着、都差点被他当成背景音忽略掉的踹门声突然停了,随后便是一声“滴”的解锁声——不得不说,这门的质量真心不错,哪怕被踹了这么多脚、饱受重创,也依旧功能正常。

    房门被解锁后,抵在房门后的床头柜显然也派不上什么太大的用场。门外的人用力推开门,床头柜摩擦着地面,发出垂死挣扎的“兹拉”声,终于被挪开了一个可以供人侧身通过的空隙。

    一个六十来岁的大叔自门外挤入,整个人都十分焦急、满头大汗——冉文宇记得,他叫做刘茂金,是个沉默寡言、温和沉稳的退休大叔。

    刘茂金进入屋子后立刻环顾四周,面色越发难看,直到扫到缩在墙角、一脸茫然的冉文宇,这才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朝冉文宇走来,刘茂金皱起眉,上下打量他几眼,然后在他面前蹲下,抬手揉了揉他被汗水浸的湿漉漉的小卷毛:“小冉,你这是怎么了?”

    冉文宇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跟刘茂金这样熟稔了,但他也清楚,暴露自己失忆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所以只是默默摇了摇头:“没、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刘茂金厉声喝道,“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是同伴,我会帮助你的,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就在刘茂金说话的时候,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和一位同样五六十岁大妈也进入了屋子,双双关心的围在冉文宇身边——冉文宇也记得她们,分别是周芸和王爱玲。

    冉文宇能感觉到,他们似乎是真的关心自己,那份失忆之后的紧张不安也逐渐消散。当然,虽然了解了对方的善意,但冉文宇却并没有和盘托出的想法,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摇了摇头:“真得没事,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虽然并不清楚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但独自一人反锁在房间内,却搞成这幅德行,似乎也只能用噩梦来解释了吧?

    另外三人的表情都有些似信非信。

    “真的!我真的没有骗你们!”冉文宇瞪大了清澈的眸子,用力保证。他的语气格外真诚,眼眸里也没有丝毫闪烁,让人不得不相信。

    三人看了他片刻,终于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刘茂金再次抬起手,揉了揉冉文宇的小卷毛:“既然这么害怕,为什么刚刚不说呢?你拉住我的时候,就是想要跟我在一起吧?为什么又把话吞了回去?真是……你这孩子,太腼腆了。”

    冉文宇立刻配合的腼腆一笑,苍白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格外的可爱。

    看他这幅模样,其他三人都笑了起来。

    刘茂金将冉文宇拉起来,看了看他湿透的衣服,又将他推向浴室,让他先洗个澡,王爱玲也手脚利落的帮他找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冉文宇拿着衣服乖乖去了浴室,但他却并没有立刻洗澡,而是将耳朵贴在了浴室的门上。

    【如果想要听一下外面的对话,请过一个聆听。】kp心领神会。

    冉文宇立刻投点。

    kp:【聆听检定:60/21,成功。】

    下一秒,门外的对话便清清楚楚的飘入了冉文宇耳中。

    冉文宇一边听一边总结,大概了解到自己在昨天曾经被那个叫赵勇的杀人犯当成了威胁刘茂金的工具,九死一生,终于侥幸逃出生天。所以,其他人才会相信他“做噩梦”的说辞,并对他抱有深深的同情怜惜。

    了解到自己没有露馅后,冉文宇稍稍安心。他快速洗了个战斗澡、换上干净衣物,然后出了卧室,看到屋内三人正在围着一把刀观赏。

    看冉文宇出来,拿着刀的刘茂金回头朝他笑了一下:“这把刀可真不错啊!你是从哪里买的?”

    冉文宇被问得格外纠结,毕竟他也不知道啊!所幸冉文宇刚刚看过自己的角色卡,知道开局的自己只带了一只匕首,并没有带刀,所以这把刀肯定是自己登岛后才得到的。

    冉文宇没有时间细想,只能碰运气般照着最大的可能敷衍:“是从岛上的原住民那里买的。我也觉得是一把好刀。”他看了眼刀柄处虽然有些磨损,却颇有些异域风情的装饰,又加上一句,“而且这把刀很有些当地风格,我就打算买下来,当成是这次旅行的纪念品。”

    对于冉文宇的解释,刘茂金没有丝毫怀疑,毕竟冉文宇虽然长得白白净净、性格也柔软,但到底还是个男孩子,而身为男人,大多都会对于枪啊刀啊之类的武器颇为偏爱。

    刘茂金了然的点了点头,爽朗一笑:“如果这次的事情顺利解决,岛民们还愿意让我们去庆典的话,我也想买上一把呢!”

    周芸和王爱玲倒是对于这些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并不想在刀的事情上纠缠太久:“小冉饿了吧?我们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发现你没有来,担心你出了危险,这才过来找你的。既然你现在没事,那么就下去吃饭吧!”

    冉文宇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用大毛巾随意在自己湿漉漉的小卷毛上擦了一把,便随着三人出了房间,去餐厅用餐。

    由于没有记忆,冉文宇一路都谨言慎行,他并没有加入其他人的交谈,只是安静的倾听着、整理着消息,而其他人也似乎很习惯他这样安静的性格,并没有察觉他的“反常”。

    基本上,众人的话题都集中在酒店和原住民之间的冲突上。冉文宇得知,岛民们叫嚣着有人召唤出了邪神,正围着酒店,逼迫他们交出罪魁祸首。冉文宇心里一个“咯噔”,本能的感觉不好——毕竟,他的角色设定可是立志于召唤邪神的邪教徒啊!

    难道,自己真的召唤邪神了?

    冉文宇在心里暗暗纳闷,没想到失忆前的自己竟然那么刁——只可惜浪过了头,把自己浪失了忆,现在却要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的他来擦屁股。

    感觉特别委屈的冉文宇:qaq

    作者有话要说:  ooc的惩罚会迟到,但却不会不到w

    冉冉:我宁愿你让我一块疯,也不想一段一段的疯啊qaq

    ===========

    感谢 s君、花落还开、sonic 三位小天使扔的地雷=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