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66、第六十六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纵使冉文宇的力量并不大, 但当他全力一击在男人最为脆弱的部位时, 其伤害也足以另一名彪形大汉在瞬间失去一切的反抗能力。

    赵勇捂着自己的重点部位, 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四处打滚,而冉文宇却依旧不打算放过对方。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拎出自己的宝贝附魔刀,双手举起,用刀背重重击打向赵勇的后颈。

    赵勇应声昏迷, 停止了翻滚,只是身体却依旧处于疼痛之中, 四肢时不时痉挛抽搐。

    冉文宇重重的喘了口气, 揉了揉自己脖颈上的血痕与掐痕, 四处看了看,很快用刀砍下一长段缠绕在树木上、颇为坚韧的藤蔓,将死鱼般的赵勇捆了个结结实实。

    由于刚刚那声男高音,冉文宇并不打算在原地久留,他拖着藤蔓, 继续往丛林深处走, 还模仿着赵勇刚刚的模样, 尽力消除自己的痕迹。

    又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冉文宇再次停了下来, 半扶半抱着将赵勇立起、让其靠住一颗粗大的树木, 随后将他与树木紧紧捆住。

    赵勇的体重对于冉文宇而言实在太沉了些,做好一切后,冉文宇累得够呛, 一屁股坐在地上,抹了把汗。

    其实,就在不久前,冉文宇是打算放弃召唤邪神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上天便将一个绝妙的机会送到了他的面前。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冉文宇不过犹豫了一秒钟,就决定抓住这一天赐良机。

    由于冉文宇只是一个人,所以召唤邪神的方法并不困难。唯一的需要就是一名人形祭品,并且让对方在极度的恐惧之中缓慢放干体内血液,而这种饱含负面情绪的鲜血,则会成为吸引神灵的美妙食物,召唤它降临享用。

    ——用这种召唤方法召唤出来的,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身为一名冷酷无情的跑团机器,冉文宇对于亲手杀人虽然有些忐忑,却也不是完全无法接受。毕竟在先前的跑团中,他也不是没有对npc开过枪。唯一比较纠结的,就是面前这个赵勇有可能是npc、也有可能是玩家。

    所以,在赵勇向自己下杀手的时候,冉文宇直接公开了自己玩家的身份,做了一个试探。

    如果赵勇是npc,那么在kp的规则下,他是无法听懂冉文宇这句话的含义的。他会疑惑、奇怪,而只要对方表露出这样的情绪,冉文宇就可以毫不顾忌的对他下手了——因为他是个npc,而身为一名合格的调查员,谁会没杀过几个npc呢?

    但如果赵勇听懂了,同样暴露了自己玩家的身份,那么接下来就会有两种发展。

    一种,是赵勇放弃杀掉冉文宇,那么冉文宇也会礼尚往来的放弃将对方当成祭品的打算,他们两个人直接组队,一定程度上的互帮互助。

    第二种,则是赵勇依旧坚持杀掉冉文宇。

    平心而论,冉文宇觉得自己的确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坐公交车都会给老奶奶让座的那种。但是长年混迹网络、接受各种中二思想的影响,他的三观却又不是那么端正。既然赵勇不打算放过他,那他自然也要同样的“礼尚往来”。

    现在回想起来,冉文宇其实也很佩服自己在赵勇朝自己跑来、试图将自己当成人质时的灵光一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他就想到了所有的后续发展,虽然有可能并不全面,却也足够他以自身为饵,布下这一出“请君入瓮”的戏码了。

    只要计划顺利,冉文宇要么收获一个祭品,要么收获一名队友,怎么想都是不亏的。

    而一旦作出决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格外的顺利了。赵勇带着他逃入丛林,甚至抹除了两人经过的痕迹,就像是猎物自发主动的往陷阱里钻,还开开心心的将陷阱合上。

    有赵勇为自己善后,冉文宇乐得轻松自在,而一切也正如他所料的那般发展,让冉文宇轻轻松松的得到了天上掉下的大馅饼。

    休息的差不多了,冉文宇重新爬起来,又割了一堆藤蔓,将赵勇从上到下捆得结结实实,几乎与树木融为一体。唯一露在外面的,大约就是疑似遭遇枪击、仍旧不断滴落血液的右手——这下,让冉文宇就连帮他制造一个难以愈合的伤口的麻烦都省了。

    对着赵勇念诵了一段咒语,大概就是告诉神明,这是为它准备的食物,请尽情享用,随后,冉文宇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这个瓶子里是他的角色在进入旅行团前便准备好的、成分不明的粉末,唯一的作用就是附着于伤口上,避免血液自行凝固。也就是说,只要伤口涂了这些粉末,就会一直保持流血状态,直至全身血液全部放干。

    就在冉文宇处理自己敬献给神明的祭品时,赵勇的手抖了抖,终于缓缓清醒过来。他的体质当真不错,接连遭受重击却还能这么快恢复意识,只可惜他的第一句话,却破坏了紧张冷肃的气氛:“妈,你在干什么?!”

    冉文宇的手一抖,差点将粉末泼在地上。他抬起头,一言难尽的看了赵勇一眼,弯了弯嘴角:“乖哈,妈妈在跟你做游戏呢。”

    赵勇虽然疯了,将冉文宇错认成自己的母亲,却并不意味着他成为了一个傻子。听到冉文宇的回答,赵勇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奋力挣扎了起来:“不、不对!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可惜,冉文宇未雨绸缪、绑得实在是太紧了,无论赵勇如何用力,都无法撼动身上层层叠叠的藤蔓,甚至连稍微扭动一下身体都格外吃力。

    看他这副模样,冉文宇倒是放心了,继续低头处理他的伤口,语气愉快:“亲爱的儿砸,妈妈准备将你献给伟大的神明,不要怨妈妈,能够成为神明的食物,这是你的荣幸~”

    赵勇瞪眼:???!!!

    “妈?!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许久不见的老母亲竟然变成了一个丧心病狂、连自己儿子都能坑的邪教徒,赵勇简直要崩溃了。

    冉文宇又抬头看了赵勇一眼,语气诡异:“等到两个小时、哦,不,是一个半小时后,你就知道到底是谁发疯了。”

    陷入临时疯狂状态、持续时间2小时的赵勇:“………………………………”

    将粉末仔仔细细、均匀的洒在赵勇的伤口处,冉文宇不耐烦听赵勇的鬼哭狼嚎、更怕他将人引来,又割下自己的一截衣袖,团吧团吧塞进了赵勇嘴里。

    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观察了一下赵勇的流血量,冉文宇摸了摸下巴:“kp,赵勇的血大概什么时候能流干啊?”

    kp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轻笑一声:【大概十来个小时左右吧。】

    冉文宇皱眉:“这么长时间?”

    kp:【是的,死亡到来的越是缓慢,人类的恐惧就越是深重,而这种充满绝望的美妙滋味,才能够吸引神明的注意啊。】

    冉文宇:“………………………………”

    ——对于“神明”的心理如此了解,kp果然跟这群邪神是一丘之貉!

    在原地跺了跺脚,冉文宇看着遮天蔽日的茂密丛林,听着耳边不知是什么动物的低吼,逐渐从刚刚反杀赵勇的丧心病狂中脱离,迅速怂了下来:“不行,我等不了这么长时间,赵勇这还流着血呢,万一血腥味引来凶猛的野兽可怎么办?”

    kp:【……正因为血腥味有可能引来猛兽,你才更应该守在这里,保护祭品啊。】

    冉文宇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你简直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别开玩笑了!如果真的来了野兽,我就算守在这里也打不过,还会赔上自己的,我可不想被野兽挠死!”

    ——可以说,对于自己的娇弱无力,自我认知相当准确了。

    kp沉默片刻:【如果祭品死在野兽口中,那么就算做是召唤失败了。】

    “失败就失败吧!”冉文宇一挥爪子,相当豪爽,“我已经尽了人事,现在就要听天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我没事,这个祭品死了,还能找下一个,总比将自己搭进去强!”

    kp:【你是一名狂热的邪教徒。】

    冉文宇一愣,眼神茫然。

    kp强调:【身为一名狂信徒,你的目的就是亲眼见证你的神明降临,怎么能临阵脱逃呢?】

    “这怎么能算临阵脱逃?”冉文宇振振有词,“邪神降临的阵仗肯定特别大,说不定整座岛都会受到影响。我呆在酒店里、多注意一下这一片森林的情况,肯定也是能亲眼见证神明降临的,只是距离远近的区别罢了!”

    对于冉文宇的狡辩,kp很是无奈:【将进献给神明的祭品放在这里不管,可不是一个狂信徒能干出的事情】他顿了下,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要判你ooc了。】

    冉文宇:“………………………………”

    冉文宇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试探:“kp,我怎么感觉,你特别想要让我留下?是不是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kp语气温柔:【并没有,我只是在提醒你保持人设。】

    冉文宇:“……真的?”

    kp:【真的。】

    冉文宇大大的猫瞳中充斥着赤.裸裸的怀疑。

    kp轻咳一声:【那么,你要走,还是要留?】

    冉文宇斩钉截铁:“当然要走!”

    kp:【………………………………】

    冉文宇只感觉自己头皮发麻,甚至都没心情多等一小时、看看赵勇从临时疯狂中恢复过来后的精彩表情,二话不说的扭头就跑。

    kp:【………………………………】

    冉文宇:md,我敢肯定kp一定是想要在这里搞我,他越是让我留下,我就越是要跑,跑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kp:【………………………………】

    被kp吓破了胆,冉文宇发挥了自己猫科动物(?)的敏捷,转瞬间便跑得不见踪影。至于留在原地的赵勇到底是成为干尸还是成为猛兽的食物、又或者是幸运的被人救走,那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大概判断了一下方向,冉文宇迫不及待的想要跑出这座丛林、回到度假酒店,生怕自己的跑路让kp生了气,提前将那未知的危险放出来怼他。

    一路跌跌撞撞、慌慌张张,大概跑了半个多小时,他突然被一个急促的声音叫住:“冉文宇?!”

    冉文宇被吓了一跳,脚下一个不稳,顿时跌在了地上,细嫩的皮肤被纤细锐利的植物枝条划破了好几道口子,左脚脚腕更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冉文宇坐在地上,瞪大眼睛看向叫声发出的方向,正看到刘茂金拨开枝蔓,气喘吁吁的朝他跑来。

    不得不说,冉文宇此时的模样实在是太过狼狈了,完完全全是一个备受惊吓、慌不择路,甚至遍体鳞伤的小可怜,脖颈上还带着被人掐出来的青紫,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将赵勇当成祭品时的邪魅狂狷。

    跑过来的刘茂金对他没有产生丝毫怀疑,直接跪倒了冉文宇的身边,帮他检查了一下左脚的脚腕:“扭伤了,还能走吗?”

    冉文宇沉默了一秒钟,眨了眨眼睛,顿时,晶莹的泪珠便从眼眶中滚滚落下:“呜呜呜,好恐怖,我好害怕……”

    kp:【………………………………】

    倘若冉文宇面对的是kp,kp大概真的会感慨一声“小戏精”,然而,完全被冉文宇可怜兮兮的外表蒙蔽了的刘茂金却对他充满了同情:“你忍忍,我帮你做一下急救!”

    kp:【刘茂金对你使用急救技能,50/74,失败。】

    泪盈于睫的冉文宇:“………………………………”

    动作僵硬的刘茂金:“………………………………”

    刘茂金抬起头,朝冉文宇尴尬一笑:“抱歉啊,你的伤有点重,我现在手头也没有急救工具,没处理好。”说着,他站起身,又背对着冉文宇蹲下来,语气和蔼,“来,你上来,我背你回酒店。”

    冉文宇看着背对着自己、肩膀宽阔的刘茂金,不由暗暗感慨了一声“在这个模组中终于遇到了一个好人”。

    先前的队友,一个是色胆包天的花花公子,致力于魅惑自己;一个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又是把他当人质又是要掐死他,真是让冉文宇心寒极了。

    ——当然,作为一个将队友反杀当成祭品的邪教徒,他也没资格说什么就是了。

    乖乖趴在刘茂金的背上,冉文宇吸了吸鼻子,声音濡濡软软:“谢谢你,刘叔。”

    “谢什么。”刘叔爽朗一笑,“也是我不对,如果不是我将赵勇追到那里、碰到了你,你也不会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被他当成人质。”

    提起赵勇,刘茂金立刻话锋一转:“对了,赵勇呢?”

    “赵勇带着我进入了丛林,然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突然惹到了一条蟒蛇。”冉文宇皱着眉,努力试图理清思路,“他想将我推给了蟒蛇,但蟒蛇却没有理我,直接缠住了赵勇,我看他跟蟒蛇打了起来,没空管我,就、就逃跑了。”他声音微微颤抖,凭借自己三流的配音技巧,将那份恐惧慌乱表露的淋漓尽致,“当时的情况太混乱了,我也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往前跑……往前跑……”

    刘茂金耐心的听着冉文宇乱七八糟的表述,很快就“弄清”了事情的经过。他想起之前听过的疑似是赵勇的惊呼,顺理成章的将其与冉文宇的话对应上。

    长长的舒了口气,刘茂金怅然感慨:“真是恶人自有天收!”

    “赵勇、赵勇他会不会死了啊?”冉文宇软糯的问道,简直像是一个心软的一塌糊涂的傻白甜。

    刘茂金冷笑一声:“我倒是希望他能够死得干脆一点。”

    冉文宇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的瑟缩。

    意识到自己吓坏了这个小可爱,刘茂金连忙放软了声音,温言宽慰:“赵勇是个逍遥法外很久的杀人犯,我是追捕他的警察。你别怕,就算他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僵硬在刘茂金背上的傻白甜这才稍稍放松了身体,眨了眨自己单纯又无辜的眼睛。

    ——邪教徒什么的,不存在的,他可是个纯洁美好的小天使呀~

    作者有话要说:  听留言的小天使说,最近jj严,是为了迎接十一国庆,不能出半点差错,所以不管黑猫白猫,都一块扣了,据说连撸狗、床幔和洗澡都被锁了……有了这几位作者的对比,我油然而生一股“我不是一个人”的欣慰感……= =希望国庆之后能好一点吧……

    ================

    感谢 sonic(x2)、松饼、s君、alexandra、蓝玖 五位小天使扔的地雷,安优弓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卡帕多西亚1234 土豪扔的火箭炮=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