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四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54、第五十四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又是一个宛若身体被掏空的早晨。冉文宇睁开眼睛, 已经没有了任何挣扎的意思。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 第一次做噩梦也许是意外, 第二次做噩梦也许是巧合, 但第三次做噩梦……冉文宇确定,自己肯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他不能再继续对于这种异常抱有侥幸心理、视而不见了。

    虽然疲劳至极,但冉文宇心中惴惴不安, 实在无法再度入睡。他用了自己最大的毅力爬起床,穿衣洗漱, 又随意吃了点面包牛奶当做早餐, 然后便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由于从小到大的习惯, 每次出门,冉文宇都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口罩、帽子、宽大的休闲服……装扮妥当后,他凑在镜子前看了看,对于镜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的自己颇为满意。

    由于下半张脸都被黑色的口罩遮挡,镜子里的少年显得越发眉目精致, 只是由于接连三日不得好眠, 那双眼睛中不复以往的灵动, 反而蒙上了一层困倦的水雾,有点木呆呆的。

    确认这一身装扮没有问题后, 冉文宇又向下拉了拉帽檐, 这才推开公寓的房门。

    走过楼道、下了楼梯,冉文宇时隔数日,终于再度站在了阳光下, 忍不住眯了眯眼睛,似乎不太适应户外明亮的光线。

    ——不过,这样刺眼的阳光,却似乎让他感受到了某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掏出手机,看了看自己昨天记下的地址,冉文宇举步朝前走去。

    他要去的心理诊所,距离自己家只有一条街,冉文宇出了小区,走了不到一刻钟,就在一处街道转角的位置看到了“安宁之家”的标牌。

    那牌子十分简洁,上面只写了这四个字,颜色黑红黑红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安宁”,而那四个字也不是四处随意可见的标准字体,笔锋随意,带着种冷漠、优雅的傲慢——总之,就漂亮的十分有特色。

    冉文宇站在标牌下,看了看面前紧闭的门扉,又打量了一下四周,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办。毕竟这所谓的“安宁之家”从外表上看根本不像是一家心理诊所,倘若不是先前看了那么多被水军刷出来的好评,他都要怀疑这是一间……殡仪馆。

    嗯,安宁之家这个名字,再配上黑红色的标牌,跟殡仪馆简直是绝配啊!

    冉文宇隐藏在口罩下的嘴角猛地抽了抽,实在搞不清开这家心理诊所的人的脑回路。哪怕它在网上的宣传再如何出色,大多数慕名而来的顾客肯定在店门口就被劝退了,无怪乎这里安安静静,根本看不到一个客人的影子。

    冉文宇轻轻叹了口气,不由也有些打退堂鼓。但是查了查除此以外距离自己最近的心理诊所,他顿时打消了换一个地方的念头,想着来都来了,干脆进去看看,也不算是白跑一趟。

    如此想着,他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将店门推开。

    店内十分凉爽,冉文宇刚一踏入,就觉得精神一震。

    比起店外诡异的招牌,里面的装修倒是出乎人意料的正常,白色的墙面、淡青色的地砖,乳白色的接待台,看起来倒有了点正经诊所的样子。

    接待室不算大,除了接待台和四角的绿植外空无一物,连让客人等候的座椅也没有——不过按照这里门庭冷落的程度,大约也用不到什么座椅。

    接待台后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面容只能称得上小帅,然而却耷拉着眉眼,表情麻木,浑浑噩噩,对于顾客推门入内,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大约是知道这家店效益不好,所以对于工作完全失去了热情。

    这样的店,大概过不了几天,就得关门大吉了。冉文宇这样腹诽着,走到接待台前,摘下口罩,主动开口:“你好,请问这里是心理诊所吗?”

    听到冉文宇的询问,青年终于抬起耷拉的眼皮。他对于冉文宇令人惊叹的外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挤出一个敷衍的僵硬微笑:“您好,这里是‘安宁之家’心理诊所,请问您有预约吗?”

    “预约?”冉文宇愕然瞪大了猫瞳,“不是,这里还要预约?”

    ——这种清冷到鬼都不来的地方,要个屁的预约吆!

    对于冉文宇的诧异,青年丝毫不为所动:“是的,我们这里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我第一次来,也要预约?”冉文宇的眼神中满满都是茫然

    青年:“是的,如果要看诊,请提前预约。”

    冉文宇:“………………………………”

    ——好的,他又找到一个没有顾客的原因了。哪怕是没有被门口的招牌吓住、进到了店里,也一样会被这该死的预约机制气得扭头就走吧。

    反正,冉文宇是打算走了。

    就在他拉了拉帽檐,转身离开的时候,接待台上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一直表现麻木的青年像是被惊醒一般,难得迅速的接起了电话,声音毕恭毕敬:“是的……好的……我知道了。”

    连续应了三声后,青年挂断电话,站起身,叫住了刚刚走到门口的冉文宇:“这位先生,请留步!”

    冉文宇一手搭在门把手上,莫名其妙的转头。

    青年脸上的职业性微笑终于走心了一点:“现在,我们的心理医生正好有空,请您现在进去看诊。”

    冉文宇:“………………………………”

    明明负责接待的青年没有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但电话却偏偏那么巧合的响起,巧合的让冉文宇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下意识抬头看向四周,正看到一个对着接待台的摄像头,这才心中稍安——应该是那位医生从摄像头里看到了他吧?

    自以为找到了解释,冉文宇终于放松下来,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有直接走人,反而回到了接待台前。

    青年看他回来,似乎也松了口气,连忙拿起一本登记簿,掀开新的一页,放到了冉文宇面前,请他登记自己的信息。

    冉文宇没去过心理诊所,或者说,他连医院都很少去,所以并不清楚这是不是必要的流程。不过他也不擅长拒绝他人,干脆顺势拿起笔,填写了姓名、年龄、性别、联系方式之类的基本信息。

    至于最后看诊的原因,他迟疑了一下,简简单单的写下了三个字:“做噩梦”。

    填写完毕后,青年将登记簿收回,按下接待台上的一个开关,下一秒,接待台右侧的门应声开启,门后黑黢黢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冉先生。”青年通过登记信息了解到了冉文宇的姓名,如此称呼道,“请您进去吧,艾医生正在诊疗室里等您。”

    冉文宇朝青年点了点头,转身走向那扇开启的门,只是他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下情况。

    门后是一条黑漆漆的走廊,地面铺着黑色的大理石瓷砖,三面墙壁也贴着黑色的壁纸,那壁纸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的,黑色中带着漂亮而神秘的银色纹路,有荧光自纹路处散发而出,隐隐绰绰的照亮了漆黑的通道,而道路尽头则是一扇同样漆黑的、紧闭的门扉。

    虽然这走廊的装修古怪了些,却也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冉文宇又腹诽了一下诊所主人那见了鬼的审美观,终于走了进去,而在他进入后,身后的门也自动闭合。

    走廊在外面看并不长,大约只有二十来米的距离,但当真身处其中,四周都是一片漆黑,那种压抑而惶恐的感觉顿时席卷而来,让这条路带给人的感觉格外的漫长。

    这种压抑感觉是那么的令人难以忍受,哪怕是冉文宇这种素来胆大又没心没肺的家伙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走到尽头,但面前那扇漆黑的大门明明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边,怎么走都走不到,而这条走廊也像是某种神秘而诡谲的通道,带着身处其中的人跨越了时间与空间,去往未知的深渊。

    就在冉文宇越是脑补越是感觉不详,后背都逐渐被冷汗浸湿的时候,他终于触碰到了那扇大门,猛地用力推开。

    而门后,并不是他联想中恐怖的不可名状之物,反而是一间充斥着温暖与雪白,被生机勃勃的翠绿萦绕的房间。

    冉文宇站在门口,身后是深沉诡谲的黑、面前则是安宁舒心的白,就像是站在了地狱和天堂的交界口。

    明媚的阳光自冉文宇面前的落地玻璃窗外射入,将背对着他站在窗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镀上一层明亮的光晕。听到门被打开,男人转过身,看向冉文宇,嘴角带着令人下意识倍感安心的微笑。

    男人极其英俊,从外表看与冉文宇不相上下,却是截然不同的美。他高大、英俊,五官深邃立体,浑身上下都是成熟男人的优雅矜贵,气质仿佛深海般安宁,又似是高山般沉稳。

    冉文宇突然找到了网络上,这间叫做“安宁之家”的诊所获得了清一色好评的又一个原因,除了拿钱办事的水军外,估计还有所有见过这位心理医生的患者,正在为他们的男神拼命打call吧。

    ——面对这一张脸,哪怕对方审美观诡异、业务能力稀烂,大约也没有一个人会忍心说一句不好。

    就算是凭借一张奶萌的娃娃脸打遍天下无的冉文宇,也不得不感慨这张脸哪儿哪儿都符合自己的审美观,简直是他做梦都想要成为的样子!

    发现冉文宇正对着自己发呆,男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不以为意的微微一笑,主动朝冉文宇走来:“请进来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梁景,这间诊所的心理医生,请问如何称呼?”

    冉文宇下意识顺着男人的招呼踏前几步,将身后漆黑的走廊彻底关在门外,然后握住了男人伸过来的手:“我叫冉文宇。你好,艾医生。”

    艾梁景的手有点凉,但却并不是那种冬天在户外被冻的那种冰冷,而是像一块冷玉,微凉而温润。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指甲被精心修剪过,没有一丝瑕疵,完全不逊于冉文宇这个仅凭一双手,就吸引了大批手控的二流主播。

    当这两只仿佛被上帝细心雕琢过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和谐到令人心悸,好像它们理应这么一直交握着,带给人最美好的视觉享受。

    ——只可惜,这两双手的主人,都没有那么旖旎的心思。

    礼貌的一握即离后,冉文宇在走廊内感受到的慌乱无助终于彻底消散,他四处打量着这间温馨宜人的诊疗室,微微咋舌:“这个房间的装修很不错嘛,为什么走廊却要被弄成那种样子?走在那里,哪怕是正常的人,也要被逼疯了吧?!”

    冉文宇的语气里有些不太礼貌的责备,而艾梁景却不以为忤,只是笑了笑,引着冉文宇继续往前走:“这是我着意设计的。人类出现心理问题,大多都是因为心中的负面情绪被压抑得太过厉害、无从发泄,于是逐渐扭曲了原本正常的心智。而那间走廊的作用,就是进一步放大这些潜藏于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让绝望、痛苦、悔恨浮出水面、再也无处遁形——而只有找到这些负面情绪的起源,才能彻底根治患者的心理问题。”

    冉文宇不懂什么心理学,也无从判断艾梁景这一番说辞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作为一个门外汉,他只能接受这样的解释,坐到了斜对着玻璃窗的皮质躺椅上。

    “另外,走廊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让患者彻底放松下来。”艾梁景接了杯水,递到冉文宇手中,继续侃侃而谈。

    那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的,入口清冽甘甜,比市面上所谓的“纯正山泉水”还要可口,就算冉文宇并不口渴,也忍不住喝了好几口,随后对于艾梁景的话露出费解的表情:“让患者彻底放松下来?你确定?”

    “确定。”艾梁景含笑点头,“走廊给人的感觉越是压抑难受,这间诊疗室在患者们看来,就越是安宁美好,仿佛灵魂停靠的港湾。这种强烈的对比,能够让对心理医生抱有疏离和不信任感的患者迅速接受心理医生的存在,并且在进入诊疗室、看到医生的时候,体会到一种被救赎的慰藉。”

    冉文宇:“………………………………”

    ——卧槽,这样的安排,简直太心机了吧?!地狱与天堂的对比,再加上艾梁景这张仿若天堂内炽天使的脸,无论如何有戒心的人,恐怕都无法对他说出一个“不”字。

    这就好像是一种另类的“吊桥效应”,当处于极度的恐惧、惊慌之时,却突然被一双手拉出深渊,那么即使这双手的主人是操纵一切的魔鬼,在“获救者”眼中,也光辉得宛如上帝,本能的对其产生亲近与依赖。

    “你应当也感受到这样安排的效果了吧?”艾梁景看着冉文宇目瞪口呆的脸,不由弯起了漂亮的眸子,“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连五分钟都不到,你却已经对我放下了陌生人的生疏,反而能够坐在这里,与我轻轻松松的闲话家常了。”

    冉文宇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喝水。

    将一杯水喝完,冉文宇这才从这医生的心机中缓过神来,轻轻舒了口气:“将一切都告诉我,你就不担心下一次,这套安排对我就不管用了?”

    “这种安排,只有对第一次经历的人作用最为明显,因为人类永远对于未知最为恐惧,而当你知道即将面对什么、有了心理准备后,恐惧与不安便会大大的降低。所以,即使现在告诉了你,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损失。”艾梁景耸了耸肩膀,“更何况,心理医生和患者间最重要的就的坦诚,对于你的问题,我有问必答,就是为了创造出这样一种氛围——我对于你没有任何秘密,希望你对于我也是同样的。”

    冉文宇听艾梁景说到了重点,眨了眨眼睛。他自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干脆利落的点了点头。

    艾梁景满意的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都觉得,心理医生是一种特别厉害,又有点让人害怕的职业……留学时为了混学分,学了一门基础心理学,然后对于课本上的内容惊为天人,一度还想要转专业学习心理学,然而考虑到自己的智商问题,我放弃了这个大胆的想法otz

    所以,在心理学上,我是小白,艾医生也不是真正的心理医生,大家不要较真哈~

    ==========

    感谢 妖言惑众、tutu、mack、s君、清殊、阿初、叶子椰子一起、今天也在绝赞无聊中 八位小天使扔的地雷,sonic 和 梨子吖難 亲爱哒扔的手榴弹,还有 一树梅花一放翁 亲爱哒扔的两颗地雷+一颗手榴弹=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