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章

【书名: 请魅惑这个NPC 23、第二十三章 作者:mijia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助理能够套出的线索并不算多,很快就被冉文宇榨干了,而冉文宇也毫不留情的过河拆桥,扭头便告辞离开。

    从助理那里,冉文宇得知整个摄制组目前暂住在村长家中,就是村中央的那一座比较大的院落,而徐向乾自然也是在那里的。

    虽然很想现在就上门找徐向乾“聊聊人生”,但这样的行为未免有些突兀,万一打草惊蛇说不定会造成困扰,冉文宇思考片刻,决定还是回去自己目前的落脚地点,读一读被女导演翻来覆去强调过的“台本”。

    ——既然是npc的再三嘱咐,说不定会有什么有用的发现?

    怀揣着如此天真无邪的想法,冉文宇在回屋后,一字一句、仔仔细细的将整个台本通读了一遍,然后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

    台本写得十分详细,但除了拍摄流程、嘉宾人设和注意事项外屁用没有,除了是一本很成功的台本以外,没有任何值得参考的价值。

    将台本合上,冉文宇深深怀疑kp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为何要在这种没有意义的地方浪费时间和精力,甚至还思考着要不要将台本放在烛火上烤一烤,看看有没有什么隐藏内容。

    ——是的,在这个闭塞落后的小村落,通电困难,大部分家庭在夜晚使用的照明工具依旧还是蜡烛。

    大约是他脸上的疑惑太过于赤.裸.裸了,kp在冉文宇拿着台本凑近蜡烛的时候,不得不开口阻止他过于旺盛的想象力:【你想太多了。】

    冉文宇:“………………………………”

    kp:【它就是一本很普通的拍摄台本。】

    冉文宇悻悻然将台本扔到了桌上。

    重新躺回床上,冉文宇枕着胳膊,颇为无语:“如果只是普通的台本,你为什么还要写得这么详细这么厚,还要让npc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我们必须要读台本?”

    kp微微一笑:【为了真实啊。你们的身份就是十八线小明星,到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拍摄真人秀,而不是绞尽脑汁的探究这个村子的古怪与神奇的调查员。】

    冉文宇无言以对。

    “所以,我们还得好好将真人秀拍摄完成?”他抽了抽嘴角。

    kp:【在你们面临死亡的威胁之前,是的。】

    “……行吧。”冉文宇知道在这种无意义的地方与kp争执没有必要,哪怕他对于真人秀没有任何兴趣,也还是轻轻松松的将这个话题放到了一边。

    “对了!”他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一个骨碌坐起身来,“kp,我上一个模组被黑山羊幼崽杀死,撕卡了,对不对?”

    【是的。】kp答得十分坦然。

    “老卡被撕,所以我这一次使用的应该是新的角色卡。”冉文宇将自己的卡片拿出来,“据我所知,新卡的克苏鲁神话技能理应是0点,但是在我的新卡上,显示的却是7点,正好是我上一次跑团时得到的,还有学会的法术一栏,依旧还有‘莎布.尼古拉斯送神术’。”说完,他抬头看向天花板,颇有些眼巴巴的味道,“是不是出现了什么bug?”

    【当然不是。】kp声调和缓温柔,【虽然使用的是新卡,但角色卡是以你为蓝本生成的,你在上个世界获得的‘奖励’,则是加诸于你本身的,除非你的生命个体死亡,否则不会消失。所以,哪怕生成了新的角色卡,这些固有属性也会反应在卡片上,而我建立的新卡,只是在此基础上按照职业设定略有微调罢了。】

    冉文宇听得似懂非懂:“也就是说,无论我在上一个模组撕不撕卡,对于我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对吧?”

    kp:【是的。毕竟在我的模组里,很少会让玩家扮演同样的职业。你每次进入模组都是全新的角色,撕卡与否,对你而言并没有任何意义。】

    冉文宇稍稍松了口气,同时也难以遮掩自己森森的失望——其实,他并不太想要那些会降低san值上限的“克苏鲁神话技能”。

    “说起来,上一次我死亡的时候,除了被黑山羊幼崽从高处摔下的那段过程有些恐怖以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死亡带来的疼痛,还不如被打了一枪。”为了避免kp看穿自己的失望,冉文宇果断的再次更换话题,“这是kp大佬您的帮助吗?”

    【这算是对于玩家的一点保护吧。】kp的语气相当慈爱,【经历死亡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哪怕是假的,也会给人类脆弱的心灵与灵魂造成相当严重的打击。既然你们给予了我乐趣,那我自然也不会恩将仇报。】

    “那如果是真正的死亡呢?”冉文宇眼睛闪了闪,“没有达到娱乐你的标准,被你抹杀时的死亡,也会这样毫无痛苦吗?”

    kp的声音停顿一瞬,轻笑了一声:【我会给予他们圆满。】

    一脸茫然的冉文宇:??????

    kp语重心长的解释:【没有真实直面过死亡、拥抱过死亡的人生,是不圆满的。】

    冉文宇:“………………………………”

    ——不,我们其实并不需要这种圆满,谢谢。

    被kp这一“吓”,冉文宇终于没有了与对方聊天的兴致。眼看时间不早,他干脆洗漱睡觉,养精蓄锐的等待明天的拍摄——按照kp的要求,干一行爱一行,他还是要尽到一个真人秀演员的本分的。

    大约是因为睡得早,第二天冉文宇起床的时间也比较早。吃完早饭,溜达到台本上说的集合地点时,其他三位小伙伴还没有到来,只有摄制组的工作人员在忙忙碌碌:两名小助理跑前跑后的布置着接下来需要使用的道具;御姐导演和大胡子摄影师正比比划划,应该是在讨论接下来取景与拍摄的角度;而依旧身穿白大褂的徐向乾则独自抱胸站在一边,看上去颇为百无聊赖。

    冉文宇眼睛一亮,迅速靠了过去。

    注意到冉文宇的到来,徐向乾扭头看向他,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冉先生,早上好。”

    “徐医生,早上好。”冉文宇朝他点了点头,以同样的口吻问候。

    就在双方这么不咸不淡、客客气气的相互打招呼的时候,冉文宇已经厚着脸皮蹭到了徐向乾的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侧头看了看,觉得徐向乾似乎并没有排斥自己的靠近,冉文宇稍稍放宽了心,试着打探对方口风:“听说,这个村子是徐医生的故乡?”

    “是的。”徐向乾表情坦然,稍稍说了一下自己与这个村子的渊源,大体上与昨晚冉文宇从助理那里听到的大差不差。

    “那么,徐医生知道自己的父亲以前住在哪里吗?拍摄结束后带我去看看如何?我还挺好奇的。”冉文宇并不相信徐医生的说辞,一边说一边窥视徐向乾的神情是否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徐向乾耸了耸肩膀:“很遗憾,在家父离开村子的时候,为了得到足够的路费,已经将他在村里的产业转卖给其他村人了。一晃快三十年过去,家父以前留下的痕迹都没有了,屋子也被其他人住着,我也不好打扰。”

    徐向乾的一举一动都相当自然,冉文宇自己看不出任何门道,只能求助于更加不靠谱的心理学。

    kp:【你感觉,徐向乾的态度十分坦然,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无奈与释怀。】

    冉文宇听着kp给予的反馈,再想一想自己的心理学点数,果断决定将一切都反着理解——这样一来,这位徐向乾果然更加可疑了!

    kp:【………………………………】

    ——不,心理学并不是这样用的。

    虽然冉文宇怎么看怎么怀疑徐向乾,但面对他的旁敲侧击,徐向乾却应对的滴水不漏,没有露出半点马脚。而这种你明明觉得他有问题,却又偏偏不知他哪里有问题的感觉,让冉文宇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另一个人——上一个模组的阿瑟姆。

    难道……徐向乾和阿瑟姆一样,也是kp安排的那种平时不影响主线剧情,卡关时却负责引导调查员的特殊npc?而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看的话,他也许不应该在徐向乾的身上投放太多的注意力,以免本末倒置。

    如此胡思乱想着,冉文宇与徐向乾天马行空的聊着天,很快便等来了自己的新队友。

    这三人睡得似乎都不算好,特别是程媛,黑眼圈简直连粉底都遮不住,还被女导演责备了好一阵子。

    ——遭遇这种事情,晚上还能睡好的大约就只有冉文宇这种无可救药的粗神经了。回想起上一个模组小伙伴们夜不能寐的模样,冉文宇表示自己十分理解。然而,他这幅神采奕奕的模样,看在备受恐惧与失眠折磨的队友们眼中,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韩强朝他冷哼一声,排斥警惕的意味显而易见,就连吴勇拓和程媛也只是站在不远处随意的打了声招呼,并没有靠过来的意思。

    冉文宇摸了摸鼻梁,觉得自己这一次在融入小团体时的表现有些糟糕。或许,他不应当那么直接的说出自己这是第二次经历跑团游戏的事情。

    上一个模组,四个人全都是新人,大家起点相同,更容易撇清隔阂、抱团取暖,无论做什么都有商有量,气氛融洽。

    而这一个模组,冉文宇一上来就暴露了自己和其余三人的不同之处,虽然他认为自己将情况说明清楚,更容易让自己的新队友把握现状,但他却显然没有考虑人心的复杂。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句话深深暴露了人类的排外。倘若说在上一个模组,冉文宇和队友们是“同类”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在新队友眼中就显然是“异类”了。

    由于他的不同,新队友会对他抱有警惕与防备,这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然而,这却让冉文宇处于一种十分尴尬而又有些危险的境地中。

    在多人模组中,充当孤胆英雄绝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说不定骰子女神的一个玩笑般的“失败”,就能让调查员陷入必死的僵局,被猝不及防的撕卡——而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的每一次投点都能够成功。

    所以,同伴间的配合极为重要,也切忌得到某个重要线索,却偷偷隐瞒,不愿与队友们分享——甚至,在这一点上,还衍生出一种叫做“秘密团”的玩法,调查员各自抱有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甚至身份立场对立,而kp则笑看调查员之间勾心斗角、相互伤害。

    总之,倘若冉文宇不能被自己的新队友接纳、一直被排除在小团体之外,这对于他是十分不利的。于是,在真人秀拍摄、模组主线调查的同时,他还需要烦恼如何让其他人放松警惕,相信他的无害。

    ——真是让人头秃。

    也许,下一个模组,他应当接受这一次的教训,依旧冒充一名新人比较妥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请魅惑这个NPC相邻的书: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她是栀子花香山海少女是玄学大佬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和她先婚后爱了非人界前台接待处我养祖宗那些年沦陷穿成富二代的寡妇妈直到你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