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女战神的黑包群混元修真录[重生]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白:“幸好你还信佛。”要是连导人向善的信仰都没有, 现在得黑成啥样儿?

    厉琰点头:“商界的福音。”

    骆白:“……”不知道该说他有自知之明还是没有。

    “话说回来,你在我卧室睡了两年了吧?”骆白用笔头瞧着桌面,眯着眼睛问:“你订制的拔步床还没好?”

    厉琰面不改色:“没好,差最后的刷漆工序。”

    骆白:“那要多久?”

    厉琰:“一年半载吧。”

    骆白:“你这是在给自己准备嫁妆吗?”

    厉琰:“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意见, 是嫁是娶,我都可以。”

    骆白捂着心口,似哀如怨:“你答应得好随便, 仿佛我们的感情很廉价。”

    厉琰抬头, 目光从佛经抽离, 落在骆白的脸上,沉吟片刻说道:“安排上了。”

    骆白的反应跟不上厉琰,愣了一下:“安排什么?”

    厉琰:“等我成年, 你就知道了。”

    骆白语重心长:“厉琰, 少年肾好,但也要且行且珍惜。”

    三天两头撩骚, 容易火气上头, 撸多就肾亏,别等老了才知道后悔。

    “我的意思是说, 成年后可以谈婚论嫁,到时候不管是求婚还是嫁给你, 一定给个满意的交代。”厉琰解释完,睨着骆白:“你想到哪些不干不净的方面了?”

    骆白:“……”

    “少年肾虽好, 也别多撸。”厉琰似笑非笑的, 把话还给了他。

    骆白忽然扔下手中的笔, 猛地跳起来朝厉琰扑过去。厉琰长手长脚,现在已经比骆白高出一个头来,直接张开手脚拥抱住他。

    骆白十指穿到厉琰的头发里,胡乱抓扯,没用多大的力气,舍不得抓疼了他。

    “你是故意的!”骆白磨着牙,无比肯定这点。

    厉琰笑容依旧,“你要是心里不想着我,哪里会想歪?”

    骆白:“没有,宝哥是最纯洁的人。”他可是从前世到今生都母胎solo至今的人啊,还有谁比他更纯洁?

    厉琰笑容却加深了,“一定没人告诉你,你在心虚或者自信心不足的时候会自称宝哥。”

    坑骗人的时候、忽悠人的时候,他就会自称‘宝哥’,并且会用强调的词语加重语气,试图说服他人。

    骆白支吾几句,才泄气地说道:“我的身体和心灵一样纯洁。”就是思想上偶尔也会有一些不太纯洁的,毕竟少年人血气方刚嘛。

    思及此,骆白倒有了底气:“说明我喜欢你。”

    厉琰点头应和:“说得对。”

    骆白:好像哪里不对。

    还没等他细思,厉琰的手掌就压在他的后脑勺上,用了些力气,迫使骆白低下头,吻上那略显冰凉的嘴唇。

    厉琰伸出舌头,沿着骆白的唇线细细的舔舐,哪儿也没放过,像是在吃冰棍。骆白已经习惯了,趴着没动,张开唇缝非常配合。

    卧室里很安静,只是时不时会有一点点细微的水声。灯光下,他们吻得很仔细,很缱绻,不同于十七、八岁的少年人该有的热烈,没有恨不得将对方嘴唇也给啃下来的热情。

    只是那样慢慢的、细细的,温柔的拥吻,不是不激烈,只是藏在水面之下。你永远都不知道看似温柔平静的水面底下,有多少暗涌激流。

    吻得不激烈,但时间很长。

    骆白渐渐有些喘不过气,晃了晃脑袋,示意厉琰停下来。

    厉琰时刻都在注意着骆白的表情,在他有些受不住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微微眯起眼睛,手掌捏着骆白的脖子然后轻轻的抚摸。

    “没用。”

    骆白红着眼睛,嗔怒地瞪他一眼:“你憋着气吻个十来分钟试试?”

    “你憋着气了?”

    骆白犹豫半晌,悻悻然:“没有。”

    闻言,厉琰又是一阵轻笑:“还找借口。”

    骆白不言语,趴在厉琰的胸口暗自心想,照这样儿,他得赶早声明,当个身底下的才行。要不然在上面卖力,体力不继,肯定喂不饱体力超强的厉琰。

    房事不顺,容易造成感情的破裂。

    所以,为了感情着想,骆白决定以后就当个身下受好了。

    躺着就能爽,多好的事儿。

    骆白:“你干力气活儿,少来嫌弃我。”

    厉琰摸着骆白脖子的手顿住,差点就想把骆白掀翻压在身下直接开干了。

    这话说得,放出去让人评理,十个得有九个承认是邀请,剩下一个觉得是勾引!

    厉琰是正常男人,虽然他有洁癖,但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尤其正当青春年少,更容易心热肝燥。可是骆白完全没开窍似的,时不时撩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仗着未成年的免死金牌。

    反正厉琰得忍。

    他仰面躺着,望着拔步床床顶,眼睛里一大片晦暗难懂的光,眼底忽然露出狠戾的一面,似要择人而噬一般,还有着令人胆寒的贪婪。

    厉琰现在就在心里想着,还有半年。

    还有半年就成年了,到时候肯定要把攒了两年多的火气一股脑还给骆白。

    可怜骆白毫无察觉,自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和姿势,抱着厉琰略显冰凉的身体,打着哈欠慢慢睡着了。

    ..

    魏满莹的收购计划很顺利,他们面对的最大敌手不是星耀投资内部的高层,而是来自于同行对手的竞争。

    对方也在强行收购股份,但是依旧慢了一步。当对方收购了4%的时候,魏满莹已经收购到5%,于是她直接向星耀投资董事发了tender offer(要约收购,未经商量而强行发要约收购被视为恶意收购)。

    星耀投资目前全交给钟特助处理,这位自诩温柔绅士的香江男人表现出隐忍的愤怒,在面对沈峰和魏满莹等人的步步逼近,表现出了抵抗和无作用后的无奈。

    钟特助自觉演技了得,私下里还有些沾沾自喜。但实际上落在厉琰以及其他董事眼里,钟特助只是一个欲拒还迎的骚浪贱。

    表面上怒喝抗拒,实际上恨不得魏满莹等人态度再强硬点,最好来个霸王硬上弓,他肯定躺平了享受。

    钟特助和沈峰周旋,即便本意是想将星耀的股份抛售出去,但在了解沈峰和魏满莹的手段后也表示恶心。

    所以他私自增加了并购难度,不让两人轻易得逞。

    导致沈峰心焦愤怒,私底下决定用其他方法拖死星耀。

    魏满莹没多少诚意地劝阻他:“没到万不得已,不要用两败俱伤的方法。再谈个两天,要是拿不下来再说。”

    沈峰瞥了眼魏满莹,忍下满心不耐烦:“行吧,先按你说的做。”

    他们在京城的企业,旗下也有不少的子公司和产品,而那些子公司基本都是并购其他公司的。两人在京城算是有权势和门路的,再加上没甚良心,于是恶意并购。

    最恶劣的一次就是故意跟并购对象公司合作,故意订下大批订单,等并购对象公司为了完成业务而提高人工、产品生产量时再突然降低订单率,导致并购对象公司收益跟不上支出,出现资金链断层的情况。

    此时,他们就可以轻松简单的并购了对象公司。

    这种行为在商界令人不齿,但也没人会去指责什么,毕竟商场无情,只要不破坏市场这块大蛋糕,那么谁都不会多管闲事。

    眼下,沈峰有点想要故技重施。

    魏满莹提醒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晨星资本现在缺乏现金,但星耀投资的产业依旧是你我不可轻视的强大。上次的方法不适用于星耀,现在只需要收购至少35%就足够了。”

    他们目前的做法就已经属于恶意收购,只是不需要利用其它的手段。只要拥有35%,就拥有话语权,要么在tender offer有效期内再继续收购,或者附上条件强行收购。

    当然,只要掌控话语权,她也可以命令管理层增发股票,然后再收购。达到一定比例后,或者到达90%的时候就能直接以合理价格购买剩余股东手中的股权。

    魏满莹:“星耀投资撑不了多久,再拖一段时间就好。你别擅自行动,我们只需要等待就可以。”

    沈峰:“我知道。”

    他突然对魏满莹产生了不满,虽然这女人漂亮、家世好且能力出众,但太过强势,让他觉得很烦。

    魏满莹压根不在乎沈峰的情绪和态度,反正他们只在此时合作,过后还是要分开。要不是在京城的事业绑定了,她早就将沈峰踢走。

    对方太没用,能力不出众,惹祸本领一流。以前看在他的家世和手中的门路,尚且能合作,现在对方什么都没有,自然没有合作下去的必要。

    魏满莹心如磐石,冷漠的想着,既然能独自吞下星耀,自然没必要同别人合作。再者,她算计了整个星耀,还会害怕多算计个人吗?

    ..

    时隔两年,魏满莹再次见到厉琰,当初在房云山狩猎场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现在竟然已经成长为风华正茂的少年。

    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好看,更为吸引人。

    骆白和厉琰并肩同行,走在人行道上,不时耳语两句。两人本来就相貌出众,当下吸引许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厉琰,年幼时就漂亮过头,现在五官全都长开了,眉目如水墨晕染开,有种极端的、过分耀眼的漂亮。如同一把开过刃的长刀,精心细致的打造、雕刻,锋利而不乏美感。

    男人如果用美丽来形容,则会显得娘气。但用漂亮,则给人以鲜明的感官刺激。无关性别,只是单纯的视觉刺激,鲜明而精致。

    魏满莹的车停在路边,她下了车,周围人的目光聚焦在她身上,男人的目光最多。

    她开着豪车,打扮时尚,样貌美丽,像是港影中走出来的靓丽女星。男人看着她,女人也在看着她。而她在等待心中的少年看过来时,眼中的惊艳。

    骆白率先瞥见魏满莹,单纯的感叹了句:“很漂亮哦。”

    厉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毫无波澜地收了回去,他轻嗤了声:“出息。”

    骆白沉默片刻,挽着厉琰胳膊:“你最好看。”

    厉琰这才牵住骆白的手,捏了捏。

    骆白暗自松了口气,不容易。

    幸好容易哄。

    厉琰轻飘飘的一眼过来,不带半点痕迹的抽离,魏满莹的心情就随之上下起伏。当他们走过去时,魏满莹喊住厉琰:“你还记得我吗?”

    骆白低声:“认识?”

    厉琰:“不认识。”

    既是回答骆白,也让魏满莹听到了。

    魏满莹:“两年前的房云山狩猎场,我们玩过一局。”

    厉琰静静注视着她,等她说完后点了点头,沉默片刻:“还有吗?”

    他还是记得魏满莹的,毕竟前世合作过不少次,虽然后来她不知何故突然反水。今生没有过多的接触,给他留下的印象还不如沈峰强烈,至少后者贡献了1.2万平方米的土地。

    想到这,厉琰倒还有些想见个面。毕竟他这辈子都再也没有遇到过像沈峰那样,一见面就送礼。以前送土地,现在主动揽下星耀的债权,等于是在他流动现金不够的时候主动送钱。

    这样慷慨的人,厉琰如何会不欢迎?

    至于魏满莹,厉琰没兴趣结识。

    前世作为合作伙伴,对方确实有能力,但小聪明和小心思都太多。厉琰自诩不是好人,一辈子追求利益,但他看的是长久利益,不会愚蠢的触碰市场规则。

    反观魏满莹,她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无视市场规则。那样的做法,最终只会自食其果。

    所以前世即便魏满莹没有反水,厉琰也不打算跟她长期合作。

    厉琰见魏满莹久久不回话,便拉着骆白越过她:“走吧。”

    魏满莹赶紧自我介绍,厉琰没回应,倒是骆白露出点惊讶的表情。

    魏满莹铩羽而归,厉琰并没有像她以为的那样被吸引,反而是她弥足深陷。

    骆白在回去的途中沉思,他记得‘魏满莹’这个名字,原著‘女主’呼声最高的,但中后期死亡。

    男主……注孤生。

    那是一本暗黑升级流,所有暗恋男主的妹子都以各种方式死去,又名《妹子的108种死法》。最可怕的是,从开始到结局,男主直到没有对任何妹子心动过,判定的规则全是有没有价值。

    单就那种男主,十辈子能有个伴儿,肯定是老天爷看不下去才勉强拉条红线。不过,谁跟原著男主牵红线,估计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摊上这倒霉事。

    如果红线对象是他,他就先自杀。

    骆白如是想着。

    ..

    魏满莹在厉琰这头讨不着好,星耀那头因为钟特助力挽狂澜,致使收购步伐受到阻碍。她立刻冷下心肠,在小股东手中收购得到一定的股权后,利用一定的话语权将钟特助炒了。

    随后,她和沈峰便全都陷入更为疯狂的收购星耀股权斗争中。因为失去钟特助的周旋,企业内部失去平衡,弊端露出来,而其他强有力的对手也在此时撕下伪装,跟魏满莹的企业咬得头破血流。

    厉琰全程坐山观虎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