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混元修真录[重生]女战神的黑包群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晨星资本未必会立刻抽取四十亿流动资金尽数投资在国贸工程上, 但厉琰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厉琰一般不会出手干预晨星资本内部运转,也不会过多干涉高层的决定,可是一旦有所决策,就没人可以反驳。

    钟特助不理解老板的决定, 反正他一直就不能看懂老板的任何决策,或许他以为是最终目的的国贸工程,实际上只是个幌子也说不定。

    老板也不是没干过这事儿, 他平常戴着佛珠、抄着佛经, 虽沾荤腥但大多数时候吃素, 装得跟个慈悲菩萨差不多。但要真动了念头坑人的时候,那是从挖坑到填坑,全程一丝不苟, 一个步骤都没落下最后还要踹一脚把人坑得爬不出来。

    黑, 心肝是真他妈的黑。

    钟特助早就知道自己跟的老板不是个好人,但好人会让他贫穷。所以钟特助对厉琰是又敬又怕, 一向忠心耿耿, 不敢有别的心思。

    不过近两年,厉琰没有大动作, 有时候收购某些产业股份的时候,手段也温柔许多。大概是学校待久了, 人也跟着变得善良心软吧。

    钟特助如是想着,然后听从厉琰的吩咐, 将晨星资本旗下几条发展前景可观的产业百分百的股权受让给分公司星耀。

    两年前, 厉琰突然提出分公司的计划, 并将分公司命名为星耀投资。两年时间,星耀发展壮大,如今也不比总公司的晨星资本差。

    钟特助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开个分公司,因为这实际上没必要。所谓风投,就是在看好某些企业未来前景,而在前期注入资金投资获取股份,在股份上涨时得到利益。

    所以没有必要开创分公司。

    但钟特助还是那句话,他看不懂厉琰的想法。如同现在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抽取晨星资本四十亿流动资金的同时,还要将几条发展前景可观的产业股份百分百受让星耀。

    星耀和晨星同属于厉琰,将股份转来转去,有种多此一举的感觉。

    钟特助默默照做,直到这些产业股份经手后,发觉其中不良资产多得超过想象,而且企业的负债情况也超过了70%。

    将这些产业股份全部转移到星耀,这番大动静自然引来业界注意。而同时,他们也注意到现如今晨星资本只留下5条产业,即冷链物流、电气、东欧矿业、电子网络和现代化农业。

    其中冷链物流维护费太高,而国内目前运用率并不高,因为农业才刚发展。奶制品、肉类、蔬菜、水果等农产品的运输量还没有达到后世的规模。

    东欧矿业开采困难,东欧政府的阻挠以及设备不足导致矿业如同一个大窟窿,投入无数的钱也没办法填满。

    电子网络更不必说,国内根本没有接入互联网。现代化农业勉强算前景可观,但是跟星耀投资名下的产业相比,显然差距甚大。

    星耀投资的产业基本上都是最赚钱的行业,譬如知名的报业、金融、老牌糖果公司等等。

    晨星资本这番动静,俨然是要将星耀投资和总公司区分开的意思。

    瞧着,像是要壮士断腕。将可能带来负债情况的产业和盈利的产业分开挂靠,也许是要大刀阔斧的砍掉晨星资本,重新发展星耀投资。

    而且晨星资本还抽离四十亿的流动现金,这态度,显然是真的要将晨星资本砍掉的意思。

    猜到这点的人哗然不已,别人重整企业,即便砍掉四肢也不会去碰头颅。这晨星倒有意思,先把头颅砍了,再让肢体生出个头来,可别一不小心复活不了。

    当然他们不会好心到去提醒,反而是虎视眈眈地,就等着晨星资本摔跟头然后扑上去啃噬殆尽。

    业界内的猜测,有些也传到了晨星资本高层耳中,但他们很镇定,稳得一批。

    钟特助也稳,因为他似乎猜到了老板的计划。

    他觉得,计划一旦成功,老板会成为很多人睡觉前诅咒的对象。晨星资本在业界内的名声,估计也要跟地狱差不多了。

    唉,明明是儒雅绅士一枚,奈何跟错老板,变成个西装暴徒。

    钟特助假模假样的暗自神伤一番,然后屁颠屁颠,干得比谁都卖力。

    ..

    晨星资本的股份下跌,反观星耀投资的股份开始上涨。

    晨星资本虽然很快对此作出相应对策,但相比以往,速度还是慢了许多,股市一时造成混乱。

    好在晨星资本属于双层股权,上市股份很少,基本上捏在厉琰手中,所以趁乱收购晨星的计划搁浅。

    不过晨星资本这次反应缓慢也让其他人意识到,这个所向披靡的庞然大物终于栽了个大跟头。它贪心不足的想要独立吞下国贸工程,却被四十亿流动现金套住,可能面临资金流断层。

    再加上晨星资本高层频频接触华京信托等资产管理企业,似乎有意资产重组。这就完全给了他们晨星资本撑不下去的信号。

    于是,有人开始恶意收购星耀投资股份。

    ..

    沈峰:“星耀投资的股份上涨很快,而且防守严密,好在不像晨星资本那样采用双层股权,只要能收购到5%的股份,就有机会掌握话语权。”

    谈及此处,沈峰语气里有着压不住的激动。

    晨星资本目前看来,已经失去价值。真正的价值倾向于星耀投资,只要收购到哪怕仅有5%的股份。他们就可以直接向星耀股东发收购要约,直接进行恶意收购。

    而且星耀投资的价值,远远超过长京的国贸工程。

    魏满莹却有些迟疑:“要不,再等等?我总觉得有诈。”

    沈峰不悦:“说目标是晨星的人是你,说有诈的还是你。现在晨星资本的现金流全投进国贸工程,资金链肯定断层。否则他不会留下几条前景比较差的产业在晨星而将其他收益好的产业转移到星耀,趁他病要他命,现在迟疑一秒,别人就会来抢走股份。你要是迟疑,那我们就分开,将5亿资金也一起分开。”

    魏满莹叹口气:“行吧,我知道了。”

    她只是隐约感到不安。

    晨星资本成立十余年,在风投金融界一直不声不响,鲸吞蚕食地吞了很多产业后,突然以强势之态跻身于风投之巅。

    那样老谋深算的企业,真的会那么明显地暴露出自己的弊端吗?

    魏满莹原本野心勃勃想要收购晨星股份,但是当晨星将最有益的股份摆在面前时,她却害怕这是个陷阱。

    晨星资本的姿态向来强硬,不仅源于其业界作风,还因其管理制度。

    尤其是晨星资本采用双层股权,牢牢将公司股权掌握在董事长手中,完全成为其一言堂。

    所谓双层股权,即将公司上市的股权分为a、b两类。a类享有公司收益和约等于没有的投票权(即管理权),b类不享有公司收益,但是拥有最大的投票权。

    b类股权掌握在晨星资本幕后老板的手中,而a类股权只有少部分上市,导致晨星压根不会遭遇到恶意收购的攻击。

    即是说,没人能够分一杯羹,因为控股权在晨星幕后老板手中。

    反观星耀,只有一类股权,且股权正因此次动荡而被轻易收购——至少他们已经从星耀股东之一的手中购得2%的股权。

    作风……不像晨星一贯的霸道独占。

    沈峰的想法跟魏满莹的截然相反,他觉得正是没有独占才更能说明晨星资本的资金链已经断层。

    魏满莹:“好吧。那就搏一搏,收购满5%,向星耀发收购要约。”

    直接发收购要约,即不通过星耀管理层协商,属于收购企业中的恶意收购。

    沈峰心中嗤笑,真正论起来,魏满莹的手段可比他还狠。

    因为从一开始,魏满莹就打着恶意收购的主意,并不想要传统收购。

    ..

    晨星资本目前情况混乱不已,多方人马虎视眈眈,身为董事长的厉琰却依然准时上下课,当他普通的高中生,顺便跟谈了两年的男朋友散发一下恋爱的酸臭味。

    闹出的动静,骆白自然有所耳闻。但见男友优哉游哉,还有心思跟他撩骚,他就知道不用过多担忧。

    而且被称为将要放弃的晨星资本,旗下还留着看似没有收益的五条产业,实际上再过两年就会以一个令人恐惧的速度发展。

    骆白琢磨了会儿,猜测道:“星耀才是你想要砍掉的部分?”

    厉琰躺在拔步床的床沿,背靠床柱,一条腿搭在床沿下,一条腿放在床上。手里拿着本经书,安静地看了半小时左右。

    突然听到骆白问话,反应慢了两秒:“算是。”

    骆白:“为什么?”

    星耀旗下的产业,目前看来也很可观。至少十年内,依旧能创下很大的效益。

    尤其里面还有房地产这一支,那可是十大暴利行业之首。如果放到二、三十年后,限制房产的各类政策出台,弃掉这一支还稍微能说得过去。

    现在恰恰是房地产起来的时候,哪怕一文钱不出,也能赚到满盆金。可想而知,这行业多么暴利。

    厉琰:“太臃肿了。”

    他停顿片刻,组织着语言,尽量简洁地回答:“晨星投资了很多产业,涉及方面也很多。现在它看似庞大,实则过于臃肿。很多产业已经成为阻碍它前进的障碍,因为负资产太多。晨星十几年前创立,账面上留下很多不良资产、负债基本超过70%,一旦发生问题,立刻分崩离析。”

    98年,将有一场金融海啸席卷全球。

    作为风投巨擘的晨星不一定逃得过去,那些看似赚钱的企业会因为度不过金融海啸而拖垮晨星资本。

    所谓的不良资产即为企业借出而未能收回的款项,这部分已经成为烂账。还有负债情况,基本上所有企业都会出现负债情况,只要维持在40%-60%就属于盈利。

    100%或者超过100%的负债企业就会面临破产清算,那些被抛弃掉的企业负债情况已经超过70%,已经是危险值,金融海啸一来,直接破产并影响到晨星资本。

    至于房地产……

    “我抛弃的,只是一些烂尾工程多的企业。”

    骆白:“所以,谁收购星耀就谁倒霉?”

    厉琰:“应该吧。聪明点的话,可以早点资产重组,避免破产的尴尬。”

    他还是挺仁慈的,没有在埋土的时候还往里头砸石头。

    骆白:“……”

    挖的坑让人跳下去,跳下去的人还沾沾自喜以为占了大便宜。

    厉宝宝,貌似黑过头了。

    厉琰扫了眼骆白手腕上的佛珠:“我佛慈悲。”

    受佛熏陶多年,真的变仁慈了。

    厉琰低头,仔细嚼着导人向善的佛经。他觉得特别有用,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一个善良的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