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现代修士生存手册     守岁到凌晨, 天光微亮。

    打开窗户,春风料峭,带了点寒意,迎面扑来, 空气中还混杂着夜里烟花爆竹过后的硝|烟味。

    陆陆续续有人开了门,远处狗吠了几声后就停止,大概也是闹了整晚, 现在才开始休息了吧。

    骆白打了个哈欠, 伸着懒腰招呼厉琰:“先去洗漱, 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然后再回来睡觉。”

    厉琰陪着骆白守岁,也是整晚没睡, 看上去没有半点困意。

    骆白瞧着就不由感叹, 真是年轻好啊,年轻人精神, 熬夜没有多大的损伤。

    这么想着, 骆白不由说出来。

    闻言,厉琰微微一顿, 回头瞥了眼骆白:“无关年轻,主要是体虚的问题。”

    骆白:“……”

    厉琰接着补充:“我们俩相差才一岁。”

    所以跟年轻真的没有多大关系, 骆白他就是单纯的体虚。

    骆白捂着胸口,心有点疼。

    二楼的盥洗室已经有人在用, 是骆金和骆银。她俩也守岁整夜, 这会儿正打算洗漱睡觉。

    骆白只好到楼下盥洗室去, 见到骆父、骆母便打声招呼。

    骆母:“豆浆油条放在餐桌上,等会儿喊你俩姐姐一起下来,先把肚子填饱再睡觉。”

    显然,骆家姐弟偷偷熬夜守岁的事情,骆母心知肚明。

    骆白:“知道了。”

    慢悠悠走进盥洗室,身后缀着厉琰。

    早在之前厉琰过来住的那两天里,骆家就备了厉琰的洗漱用品。所以现在也不用特意去拿新的牙刷和毛巾,直接就可以跟骆白排排站着,面对镜子刷牙了。

    骆白喝了口水漱嘴巴,旁侧站着正在洗脸的厉琰。

    两个人并肩站着,面前是镜子,言行举止一览无余。

    骆白审度着镜子里的厉琰,吐掉嘴里的口水,好奇询问:“你是不是长高了?”

    厉琰正用毛巾擦着手,闻言,抬眸扫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不甚在意地回答:“可能吧。”

    既然身体里的毒素拔除得差不多了,恰逢长身体的年纪,开始长个儿也很正常。

    在潜意识里,认为厉琰不可能比自己高的骆白,此时心里满是高兴和新奇。

    “晚点量身高,一个月后再来测一下。”

    “随便吧。”

    厉琰的态度很无所谓。

    两人很快洗漱完毕,从盥洗室出来,骆白本想拿走餐桌上的豆浆油条,回房间吃。但被厉琰喝止:“早餐就在餐桌上吃,拿到卧室里像什么样?”

    骆白嘟囔着,不太乐意。

    他就是想拿到房间里去吃,吃完直接往床上一躺,多舒服。

    但这在厉琰看来,这属于极其不卫生并需要遏制的坏习惯。

    之前在老单元楼,厉琰偶有看不惯,出于立场问题,在忍不住的情况下才会出声说一两句。

    现在情况有变,厉琰想通了一些事,所以开始管起骆白,纠正他许多的小坏习惯。

    总的来说,前世活到八、九十岁的厉琰,实际上拥有着大部分老人都有的固执脾性,再加上地位显赫,故而说一不二。

    厉琰:“听话,别浪费时间,赶紧吃完就去睡。”

    骆白也不想跟这事儿上坚持,于是吃了起来,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到骆金、骆银:“我去喊大姐、二姐下来吃饭。”

    厉琰敲了敲桌:“等会带上去就行了。”

    骆白:“那不是纵容她们在房间里吃?”

    厉琰:“方便。”

    骆白感觉不可思议:“过分了啊,凭什么她们就可以在房间里吃,我就不行?”

    厉琰:“她们不归我管。”

    骆白:“那我就归你管?”

    厉琰:“嗯,我管你。”

    骆白:“……”

    默默吃两口油条,喝一口豆浆,骆白就差把脸往桌子底下埋了。心里又在纠结,这可真是……哎呀,可太撩了。

    单身八旬老汉扛不住啊。

    这青春、这样貌……扛不住——也得死扛。

    他还有良心,不能这么坑人小孩。

    忍住,死扛,不回应。

    骆白默默吃完早餐,全程无话直到饱了的那一刻才起身:“我把早餐端上去。”

    厉琰抬头,盯着骆白上楼的背影,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直到看不见骆白的背影,他才轻声笑起来。

    骆母刚巧走过来,闻听他的笑声不由询问:“小琰,遇着开心事了?笑那么欢。”

    厉琰点头:“遇见很开心的事,很高兴。”

    骆母:“新年第一天,遇见开心事是个好兆头,说明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厉琰轻声:“是吗?”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容加深:“承您吉言,希望是这样。”

    哎呦喂!笑起来实在太好看了。

    骆母悄悄拍了拍心口,想着厉琰要是能成为她的女婿就好啦。

    这样,她就两个特别好看的儿子了。

    想想真是开心。

    厉琰吃完早餐后,先到外面跑了一阵,再回来时便去洗澡。洗去一身热汗,带着满身清爽的水汽回到房间。

    房间里,骆白已经沉沉睡下了。

    厉琰躺上床,盯着骆白看了半晌,忽然拉开被子,将骆白连人带被的,都罩在怀里。

    怀里搂着人,心里涌起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厉琰半阖双眼,下巴搁在骆白的头上,慢慢地睡下了。

    直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周永利带着周昊海过来拜年。骆金正跟骆来宝玩得欢,于是骆银上来叫醒骆白。

    站在门口敲了许久,还是没听到里头传来动静。

    骆银本想转身离开,但不知想到什么,犹豫半晌就搭上门把手,拧到一半时突然放弃。

    算了,到底是没有缘由根据的怀疑,如果有问题,迟早能看出端倪来。

    如此想着,骆银就放弃进门偷看的念头,转身下楼。

    房间中,窗帘拉得紧,光透不进来,有些昏暗。昏暗中可以见到床上有一团隆起,近了些看,却是相拥而眠的骆白和厉琰两人。

    睡姿很亲密,如果骆银没有及时止住进门的念头,可能就会看到这一幕。

    以她的聪明,必然能看出问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骆白意识回笼,慢慢睁开眼,此时还未完全清醒。眨了眨眼,脖子动了动,然后耳边传来细微的呼吸声。

    骆白愣住,稍稍侧头就见到近在咫尺的厉琰。

    他们靠得很近,近得再稍微往前一点就能嘴对嘴亲上了。

    因为靠得近,所以看得更加清楚了。

    骆白视线垂直时,正对厉琰的眼睛。

    眼睛这时闭着,眼睫毛很长,长而翘。眼睛的弧度也很好看,像一轮弯月。

    厉琰在熟睡,呼吸声很浅,稚气未脱的模样,看上去安静乖巧,如同一尊精致漂亮的瓷娃娃。

    骆白很少见到熟睡中的厉琰,后者总是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这是典型的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以前同睡一张床的时候,都是骆白先睡,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厉琰已经跑完步并洗漱完毕。

    所以认真说来,合租快半年了,骆白竟然是头一次见到厉琰真正熟睡的模样。

    意外地安静乖巧,更加像个宝宝了。

    骆白静静地看着厉琰,没有动手动脚——真实情况是当他想要伸手去触碰厉琰的眼睫毛时,发现手脚全被厉琰箍住了。

    虽说箍得不紧,容易挣脱,但稍微一动也会惊醒厉琰,所以就还是保持原姿势不动。

    不知不觉,二十分钟过去,厉琰悠悠转醒,一见骆白,下意识抱紧了,鼻尖对着鼻尖摩挲两下。

    “早。”

    骆白:“……早。”

    厉琰的眼神在瞬间变得幽深锐利,显然是清醒了。凝望几秒,厉琰若无其事的起身,扒着头发:“几点了?”

    骆白:“四点。”他也跟着起身,拍拍脸颊,伸伸懒腰顺便打个哈欠:“下楼,要去串门拜年了。”

    厉琰突然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骆白:“刚醒没多久。”

    厉琰无声笑了起来,刚才那清醒的状态,半点都不像是刚醒来的。

    两人很快就收拾完毕,下楼去了。

    楼下,骆父、骆母已经先去拜年了,骆白和厉琰先来无事,干脆就出门去看傩戏。

    南越省各个城市里都有不同类型的傩戏,但都独具文化特色,非常好看。骆白将这些地方文化特色介绍给厉琰,有时还要拉着他冲进人群里闹一闹。

    直闹到散场才意犹未尽的离开,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骆白和厉琰两人就经常在一块儿,当然有时候会有骆来宝在其中横插一脚。

    在西岭村待了差不多一周后,两人才回到老式单元楼。

    厉琰将那盆看中的百合花带回来,放在阳台精心伺弄着,谁来都不给碰。

    老中医见到那盆百合,还挺喜欢,提出要一瓣花都被拒绝。

    “小气。”

    厉琰势将小气进行到底,不给碰就是不给碰,除了骆白。

    初八的时候,回家过年的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一切工作事宜也开始步入正轨,而此时,骆母决定要将合作社的地址搬到长京市市中心。

    合作社原址本来是间废弃厂房改装,后来买了一块地,打算建造成五层高的办公楼,作为合作社地址。

    但现在地基刚打下,骆母却忽然放弃那地址转而改迁,骆白不由好奇理由。

    骆母:“因为方便,交通很方便,地址容易找到。新年之前,很多人拨打电话寻求合作,基本上都遇到过问题。那就是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西岭村在哪里,即便提供路线,还是会迷路。”

    西岭村的路也不是很好,交通确实不便。

    假如要对外合作的话,地址还是要选在发达便宜之地。

    骆白:“我倒是没考虑到这点,不过市中心的地大概率不会放出来,即便放出来,想要抢到、再动工建造大楼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样,先租楼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