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现代修士生存手册     谁上去领奖?

    自然是作为理事长的骆母, 好在骆母经过时日历练,并不怯场。

    走到台上,姿态落落大方,领过奖之后倒也畅谈一番, 随后下来。

    场上有些人提出质疑,而主办方和评审团对此的回应,则是告知他们在几天后观看采访视频。

    几天后的采访视频, 就是深度剖析这些明星企业的成功之道以及目前的经营模式。

    作为峰会上的黑马, 西岭合作社自然也会被深度剖析。

    厉琰:“我以为会是你上台。”

    骆白:“要是我上台, 主办方和评审团会很难办的。”

    本来就具有争议,再让他上台去嘚瑟,估计全场都要闹一场才甘心。

    他可不想让一件好事, 变成坏事。

    骆白耸肩:“再说, 不还有采访的环节在吗?”

    他不太在乎出名与否,主要还是合作社的名声能够打开。

    至少经过这次各大财经频道、新闻联播等的采访报道, 市场渠道跟合作渠道都会扩增。

    厉琰低声:“说的也是。”

    聪明自信, 又有一定的自知之明和克制,怎么会有这样优秀的人呢?

    厉琰突然伸手, 搭在骆白的肩膀上,然后靠了上来, 整个人像是从后背搂住骆白一样。

    骆白惊讶地眨了下眼睛,试图回头去看厉琰:“怎么了?”

    厉琰:“有点累, 借我靠靠。”

    骆白赶紧站直:“我们先走吧, 回酒店去。”

    厉琰:“没关系吗?”

    骆白:“没事, 反正我们是小孩。”

    厉琰低笑:“偷偷溜走?”

    骆白:“对。”他握着厉琰的手腕,沿着人少的地方悄悄离开会场。

    评审团位置上的钟特助正百无聊赖应付着旁人的殷勤,然后环视会场,忽然目光死死定在会场某个角落。

    他的视力是标准的1.5,绝不可能出现看错人的情况——所以刚才那个是老板吗?

    老板在干嘛?

    他靠在一个小少年的身上,姿态那么亲密?他到底想干嘛?

    老牛吃嫩草——不,等等,老板也是未成年来着,每次都会忘记这点。

    关键是那小少年又是谁?

    钟特助询问旁人,旁人便回以诧异目光:“那人是骆白,您不认识吗?”

    钟特助:“骆白?”

    旁人诧异:“前段时间花一千四百万收购价值四千万的平尧源仓,收购不久后,铁路规划下来,可引起不少轰动。连我们圈外的都知道,他可太幸运了。啧啧,那身福气啊,对了,他父母就是西岭合作社的理事长。”

    陪审团感叹:“我要是有这么个会招财的儿子就好啦。”

    距离他们最近的,知道内情的戴成才冷笑,从刚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彻底明白当初平尧和阳西源仓全在骆白掌控中。同时交流过后,他也知道昌盛、新京农械这些原本已死掉的企业是在骆白引领下,才重焕生机。

    如此,他就明白,骆白不仅招财,更会生财。

    而且那生财能力,相当恐怖。

    戴成才嗤笑于陪审团对骆白的误解,然后在心底打定主意,粘死骆白这财神爷。

    幸运的是,骆白是南越省的人,是他们南越省的,哈哈!

    钟特助沉默。

    骆白?西岭合作社的人?

    哦,老板徇私!

    ..

    关于采访环节,骆母、周永利、郭通达,包括周厂长和赖总讨论得很是热烈。

    因为事关合作社,而他们或多或少都有股份被合作社占取,他们是绑在一起的关系。

    所以,众人格外关注这次的采访。

    激烈讨论过后,周永利问骆白:“大宝,你觉得采访通稿该怎么说?”

    郭通达:“对,大宝,你学习好,你来组织一下。”

    骆白拖着腮帮子,目光勉强从《哪吒闹海》的剧情里抽出来,分神给了房间中众人一眼。

    “如实说就好。”

    骆母:“什么意思?”

    骆白:“谈我们艰难的创业历程啊,从糖蔗事件开始,从资本积累到合作社创立至今只有11人的艰辛,还有我目前背下的三千万巨款……唉,想想我们真是艰难,条件太艰苦了。”

    众人:“……”

    说这话的宝哥,你良心不痛吗?

    ..

    1月初,寒假开始前两周。

    财经频道以及各台经济节目先后播出片花,业界内最权威的财经周刊也在片花播出不久后发行。

    财经频道第一期深度剖析企业运营模式的,正是西岭合作社。

    这跟往届不同,因为往届通常会将‘最具潜力’的企业放到最后,率先选择行业领头羊里的企业作为开场。

    财经频道总监在熬夜观看完呈递上来的视频后,亲自监督视频的剪辑和处理,然后再度检查一遍后,果断放弃往届的排放顺序,转而将西岭合作社的采访视频作为这场深度剖析商业模式的开场。

    导演很不理解:“这家合作社不是上市企业,它能够评选上‘最具潜力’企业是因为晨星资本的推荐。实际上,它能打败几十家上市企业独占鳌头,我觉得其中水分很大。现在你还把它排放在第一作为开场,我想可能会影响我台的声誉。”

    总监:“我建议你先看,看完再考虑我的决定。”

    导演将信将疑,连夜看完了采访视频。

    第二天,导演找到总监:“就安排它在第一,不过,”他有些担忧:“是否太过招摇了?”

    木秀于林而风必摧之。

    总监沉默许久,点了根烟:“我觉得,以宝哥的骚气,狂风暴雨,可能只会助他成长得更快。”

    说得也是呢。

    导演点头,忽然愣住:“你怎么喊上‘宝哥’了?”

    总监:“因为魔性。”

    太魔性了,忍不住就想喊宝哥呢。

    ..

    这个时代的电视剧和动画片,包括电影还不到井喷式爆发的时候,所以每家每户看电视的时候是连新闻也不会落下的那种。

    恰逢经济复苏的时代,所以人民群众会响应国家号召,观看新闻联播和财经频道等经济类新闻。

    周六五点二十分,天下财经栏目。

    国内各大企业组织员工观看这一期的财经深度剖析最佳企业经营模式。

    某机械厂食堂,正好也是饭点时间。

    工人和领导阶层的人都来到食堂,打开电视,熟悉的声乐响起,食堂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纷纷看向电视屏幕。

    财经栏目主持人开场就介绍这一期的商界评论,叙述了国内企业现存状况、经营状况,以及存在的问题,对于未来经济走向的迷茫等等。

    “1990年8月28日,隶属于南越省长京市的西岭村,一个仅有成员11人的农业合作社成立了。”

    “想必没人会对农业合作社感到陌生,因为建国初期时,我们就成立了互帮互助的合作社。直到现在,依然有合作社存在。”

    “但是现在我们要介绍的是一个现代化的、系统化的、企业化的农业组织,一个让人惊叹不已的合作社。事情要从90年初春的食糖滞销说起……”

    某化工工厂,工人窃窃私语。

    “西岭村?不是华国第一村吗?但是听说这两年的经济指标下滑,不太行了。”

    “食糖滞销?不是去年的事吗?”

    “那是南方,南方食糖确实滞销了,但在三月份左右,食糖价格涨到峰值。有很多人发了大财,哦,新闻还特别报道了西岭村。”

    “农业合作社……人头数才11个,怎么跟那些上市企业比?”

    “谁知道?继续看着吧。”

    ……

    这时节目已经播放到采访环节,先是作为监事长的周永利,谈及食糖滞销。

    周永利:“我作为食糖制造厂的厂长,厂里堆积好几吨食糖卖不出去。村里也有上千亩糖蔗没人要。当时有北方的商人过来收购,价格比那时候的市场价还低。”

    “要不是骆白提醒,我可能真会低价卖出去的。但是再过两个月,糖价飙升,那时我得悔断肠子。”

    主持人:“骆白?”

    周永利:“村长家儿子,现在是我老板。”

    主持人还想深挖,诱着周永利再多说点关于骆白的事,但周永利顶着张憨厚的面孔,愣是把食糖滞销的前因后果从头到尾科普了一遍。

    最后,周永利感叹:“不容易啊,太苦了。”

    主持人:“……哦。”

    周永利意味深长地总结:“这就是身为生产者不了解市场所带来的弊端。”

    随后的采访对象是骆母,关于合作社原始资本的积累。

    骆母十分干脆:“骆白积累的……哦,我儿子。”

    主持人:“???”

    所以你们能不能就‘骆白’这人展开话题?可不可以不要提个开头就跑?

    但合作社的人就是不走寻常路,每个人都提了一遍骆白,但就是不展开来说,吊足了主持人和观众的胃口。

    接下来就是采访昌盛食品公司和新京农械企业的赖总和周厂长,视频中先是对昌盛和新京农械进行了前情介绍。

    “这两家公司在八月份之前,纷纷濒临倒闭,但在十二月份的时候,各自创下了千万收益。仅仅四个月时间,就能做到让两家企业起死回生,甚至枯木逢春,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或者说,是什么样的经营模式,拯救了这两家企业?”

    “因为西岭合作社。”

    因为西岭合作社投资了他们的企业,拥有了他们企业的部分股份,提供给策划、资金、原材料甚至连市场渠道都承包了。

    而他们只需要支付给相应的佣金,负责生产就可以。

    ……

    看到此处,有些人就觉得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呢?样样都提供的话,岂不是亏死自己?

    有些人则认为,这合作社是得了股份才肯出力,而且这些举措都离不开巨额资金支持,于他们而言,光是这笔巨额资金就阻碍了他们创业的脚步。

    当然,少数各行业领头者,则从中看出了这是场互利互惠的合作。

    表面上看,合作社给资金、给原材料、给人才还给承包市场,是亏的。

    但往深处想、往远了看,这就是场需要时间才能见证的投资。

    极其狂妄的投资和做法,因为他看的不是眼前的利益,也不是短时间内就希望能够获取的回报,他是在一步一步的下着棋子,以合作社为中心点,向四面八方散开。

    而每走出去的一步,以为毫无关联,其实是互相关系的行业,以合作社作为枢纽。

    譬如农产品的深加工工厂,譬如农业机械,譬如平尧源仓,当然还有他们目前所不知道的商超、仓储设备和冷链物流投资。

    深加工工厂目前是以水果为主,但以后谁都知道肯定会涉及到肉类、蔬菜类等各类农产品深加工。

    农械厂更不必说,国内国外,市场广阔。

    这些行业巨擘分析完合作社的成长历程,不由为其背后策划人而惊叹震撼。

    节目播放到此处,转到某商学院教授和一位风投界巨鳄的评价:“我们都知道赌徒的心理,想要以小博大,可惜他们通常没有与野心相得益彰的能力。”

    “这个合作社的策划者让我真正见到一位与其野心相得益彰的能力,看似随意,每走一步就把筹码全都推进去。有时候,你会发现他几乎是把筹码都输光了,甚至是负债累累。可是只要再耐心等待,他就可以连本带利的赚回来。”

    “我们并不建议其他人学他的方式,因为更多人没有那份能力和运气。”

    “所以我们剖析他的企业经营模式,着重分析创新、行业促进和未来发展这三点。”

    ..

    长京大,重点实验培育基地。

    罗老刚打开电视就在财经频道听到‘骆白’俩字,“他怎么还混到财经栏目上了?”

    长京大校长:“我弟厉害。”

    其他人:“惹——估计又是去忽悠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