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奇幻异典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慈母之心[综]女配不掺和(快穿)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     金正诚不敢置信,在那放出来的文件上看了无数遍, 依旧没有看到平尧县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阳西、谷宁、武右……全都在道路规划区域内, 偏偏漏了平尧——这不可能。

    金正诚:“是不是……漏了?”

    下属艰难回应:“这么重要的文件,一般来说不会漏掉哪个县……有人去打听过, 放出来的风声,据说是因为平尧山峦太多,开通道路的话比较困难,所以暂时搁置。”

    金正诚怒吼:“开发困难?开发困难就可以搁置吗?平尧县山峦多是它愿意多吗?山峦多就可以放弃它?!太过分了!”

    下属:“……那也是华国中央的决定。”

    金正诚:“用你提醒我?!”

    他心焦不已, 瞪着文件, 眼睛红彤彤一片, 此刻心里的后悔如堤坝破口,倾泻而下。早知道就不贪图平尧的樱桃, 早知道就宁愿让八百万也要换阳西源仓!

    悔呀, 这回是真悔得肠子都青了。

    区区八百万, 哪比得上现如今被划进道路规划区域里的阳西源仓?

    平尧源仓价值四千万,但只要交通开发成功, 阳西源仓就能翻好几番, 直接高到六千万也不定。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其未来十年所创造的价值。

    十年, 足够挣六个亿也不定!

    反观平尧,别亏损就算幸运了。

    金正诚抓着下属,红着眼睛问:“要是现在找骆白, 他还愿意互换源仓吗?”

    下属满脸为难:“这……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同意吧。”

    金正诚不信, 曾经闪闪发光的金元宝摆放在眼前, 但因为他的自大和犹豫,生生又从眼前飞走。

    可是,说不定金元宝它太重,飞得慢能追赶上不是?

    金正诚搓着手:“走,去堵骆白。”

    他是斗志昂扬,下属却苦着脸,社长该不会刺激过大精神出现问题了吧?

    ..

    骆白在道路交通规划出来前都躲在房间里看合作社递过来的文件,商讨昌盛罐头厂的扩张、改革等一系列措施,顺道联系长京重点实验培育基地和新京农械厂,提高自己的存在感。

    戴成才得知平尧县没有在道路规划区域内,还直到金正诚想甩摊子给骆白但舍不得八百万,后来还打电话来讥讽,结果现在狠狠栽跟头的事情,笑得前俯后仰。

    “财神爷果然就是福运旺!”戴成才竖起大拇指夸赞骆白,真心诚意,不带半点假的。

    这事儿邪门,金正诚为人挺有手腕,关键是样样考虑周全,滴水不漏,想坑也没地儿坑他。

    国内不少果商都被金正诚坑过,吃了哑巴亏,连他在当天拍卖会场也吃了闷亏。本以为没人收拾得了这瘪犊子,万万没料到他自己接二连三掉坑。

    这一连串的,倒霉得正过本命年的戴成才都自叹不如。

    想想金正诚霉运开始,不正是遇到骆白的时候?

    戴成才:“我和团队在酒店楼下好几次都遇到金正诚,估计是正堵着你,到现在还没死心。这人心思太不正,总想着坑别人让自己得利,哪有那么多好事?该轮到他栽跟头了!”

    骆白:“在酒店楼下啊?”

    这几天没下去,遇不到金正诚,对方扑空好几回,现在这会估计急到冒火了。

    骆白边伸着懒腰边朝门口走:“我去见见他。”

    戴成才:“见他干嘛?惹晦气。”

    骆白:“快开学了,总得见一回。”

    开学最多请两三天假,还是先把平汉省这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再说。

    闻言,戴成才这才意识到骆白是高一学生,长京市今年开学时间往后延了三天。骆白和厉琰估摸这两天得回去,而他还得留在平汉省和其他果商分配谷宁源仓。

    戴成才殷殷叮嘱:“那成,但千万别把人刺激疯了,讥讽两句开心就行。”

    骆白朝后面摆摆手,下楼去了。

    刚到酒店前台大厅,果然就被金正诚拦下:“骆少,我可算见着您了。”

    骆白:“你找我是为了平尧源仓?”

    金正诚连连点头:“骆少聪明,上回您提的条件,我思来想去觉得可行。您想要平尧,我也缺周转的流动资金,我们正好能合作。”

    骆白听完后,嗤笑出声:“金社长,我年纪小、钱多烧得慌,但智商还是有的。你说这话,不够诚意啊。”

    诚意?

    金正诚眼睛瞬间就亮了,既然谈到诚意,那就是松口的意思。合作还能继续,只要诚意足够就行。

    他立刻提议:“不如到二楼包厢,我们详细谈?”

    骆白可有可无的应道:“行。”

    金正诚在前头领路,活络气氛,全程捧着骆白,好似完全忘记之前那通电话里的嘲讽,脸皮厚得无人能及。

    进了包厢,骆白坐下,金正诚开瓶酒往他面前的杯子倒。

    骆白伸手拦下来:“未成年,不喝酒。”

    金正诚讪讪放下酒瓶,冲服务员喊:“来杯牛奶、橙汁——”

    骆白打断他:“不用了,有话直说吧,金社长。”

    金正诚挥退其他不相干的人,本还犹豫着要不要在酒席上先捧着骆白,将他哄迷糊了再轻松拿下阳西。

    但见骆白不为所动,甚至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当下心一颤,也就不耍其他花样直接说道:“上回您说补一千万差价,用阳西换平尧,现在总公司那边同意,不知骆少还有没有合作的意向?”

    骆白抬头,直视金正诚,面上似笑非笑,浑然不像其他小孩那样好糊弄。

    金正诚眸光不自觉有些闪烁,额头冒冷汗,磕磕巴巴解释:“阳西虽然在道路规划区域内,但开发道路真正执行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毕竟还是要以市中心、省重点城市交通道路开发为先。直到道路开发完成,起码五年。五年内,阳西源仓价值最多是到三千万,我们做过评估。”

    骆白:“按照你说的,阳西交通开发完成至少需要五年,那么五年后其价值至少在六千万。五年内,我不会亏损,五年后,我能大赚一笔。所以金社长凭什么觉得我会拿一个前途光明的阳西源仓去换不再道路规划区域内的平尧源仓?”

    金正诚极力镇定:“阳西源仓价值不可能到六千万!”

    骆白:“那么四千万?五千万?我不缺钱、不缺时间,等得起。”

    他摇摇头,有些无趣的站起身:“看来你是没什么诚意要跟我谈,我先回去了。你要是需要时间准备诚意,请随意。但后天我就要回长京市,可能对于平汉省这边的源仓统统没有兴趣了。”

    金正诚猛地站起,喊住他:“等等!”

    骆白回头:“考虑清楚了?”

    金正诚在心里盘算着,无论如何,现在就算是他亏了,亏一两千万都比接下平尧这烂摊子强!

    阳西源仓未来价值至少一定高过平尧,而现下,除了骆白,再也没人会买下平尧。

    金正诚咬着牙问:“骆少觉得什么样的诚意才能让你满意?”

    骆白思索片刻:“这样,我不干欺负人的事,毕竟我真不缺钱。但我也不能让人占便宜,我这人不喜欢别人坑我。”

    “补差价,八百万。”

    金正诚脸上一喜,这可比他之前想的好许多。

    原先补差价一千万,那是因为道路规划区域文件还没下达,他觉得太亏。

    现在则相反,补差价八百万和一千万差别不大,故而他欣喜不已。

    眼下看着骆白,那是哪哪都顺眼,哪哪都散发着冤大头财神爷光环!

    金正诚立刻颔首,一口应下:“没问题!”

    骆白似笑非笑:“我想金社长可能误会了,八百万差价不是我补给你,而是你补给我。”

    金正诚笑容僵在脸上,瞪着骆白几乎失声:“我补给你?!”

    神经病啊!

    他花四千万买下平尧源仓,换给骆白当初花两千两百万买下的阳西源仓,已经是亏本买卖,竟然还要他补八百万差价给骆白?!

    哪个傻子愿意这么干?哪个冤大头肯被这么宰割?

    不必说,这人就是他金正诚。

    没办法,既定的事实,短短几天时间,阳西源仓价值远远高过于平尧源仓。

    再犹豫拖延下去,阳西源仓的价值继续飙升,而平尧则不断下跌,届时损失将会到达一个无法估量的数目。

    下属跟着劝金正诚:“社长,我们这边如果无法保证能创造出价值补回这次失误所损失的资金,总公司那边可能就会直接问责。”

    紧绷着神经的金正诚被逼得没办法,连一丝笑容也挤不出来。

    再看骆白,怎么还是个钱多烧得慌的冤大头?分明就是个趁机抬价偏偏运气好到让人嫉妒的小人!

    骆白:“金社长,你同意了?”

    金正诚艰难点头:“同……同意。”

    骆白:“那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至于源仓供货权转让的合同,明天再签订吧。”

    金正诚担心他反悔:“择日不如撞日,还是现在吧。”

    骆白拒绝:“还是算了,资料公章都没准备好,明天吧,十点钟,还在这里见面。”

    说完,向金正诚点点头就离开了。

    身后的金正诚瘫软在椅子上,猛地抓起酒瓶灌了一大口,半晌后大笑出声:“我刚才演得怎么样?”

    下属举起大拇指:“演活了!那走投无路、迫不得已的神态,连我都信了。”

    金正诚冷笑:“还好是个没脑子的有钱大少,要不然就真的甩不掉平尧源仓,更加不可能换来阳西源仓。”

    他早就让人估算阳西源仓的价值,五年内可到六千万。五年后,一旦道路规划落成,价值会飙升过亿。

    现在,用仅仅八百万换走平尧,其实是他赚了。

    不过要在骆白面前扮演亏本了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捡漏大赚而已。

    金正诚:“哄个不知世事的有钱少爷而已,只要有钱,我当他是我爸都行。”

    ..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骆白和金正诚签订合同,完成平尧和阳西两大源仓供货权转让交易。

    同时,骆白的账户里多了八百万。

    换句话说,骆白原本需要花费四千万才能得到的平尧源仓,绕了一大圈,最终用一千四百万买了回来。

    当初在华京信托借用的三千万,分毫未动。连带原本不够用的一千八百万,此刻都还剩下四百万。

    郑经理彻底服了气,而华京信托的董事长听闻此事,所以特意了解前后因。

    当他得知骆白弃掉阳西,买回平尧,不由皱眉。

    身旁有并不了解骆白的部门经理摇头叹息:“明显阳西前途比平尧敞亮,这骆白却只看得见眼前一点蝇头小利。虽然这手釜底抽薪的操作确实让人惊叹,但有点捡了芝麻丢西瓜的意思,到底是年纪小,见识短浅了些。”

    “不过对于他这年纪而言,能够做到眼下的地步,已经非常厉害了。只是像之前三千万巨款的借贷,似乎不太适合那么草率的同意其申请。”

    “年纪还是太小了,我们可以跟他弄好关系,等他经历再多些,恐怕成就远在我们之上。”

    华董事长看向郑经理:“你熟悉骆白,你觉得他真的看不出阳西源仓的价值?”

    郑经理:“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据我对骆白的了解,他绝对不会让别人坑,更不会干亏本的事。”

    只有骆白坑别人,旁人哪有机会坑到他头上?

    每次联系,郑经理都会忍不住回头看身后是否有人在挖坑,都已经能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心理阴影,你说他会信骆白被人坑了吗?

    华董事长忍不住笑了一阵:“平尧源仓……不见得价值输给阳西源仓。”

    闻言,郑经理眉毛一抖,怀疑华董事长是否知道一些内幕。

    ..

    骆白用阳西源仓换来平尧源仓一事,很快就在平汉省果行中传开,甚至因为涉及道路规划文件,这事儿传出了圈。

    果行里知情的果商惋惜不已,早知道就换他们来啃下这阳西源仓。

    他们一面觉得骆白太傻太天真,用八百万扔掉一聚宝盆,换来个贫瘠盆地。一面又觉得金正诚为人实在太厚道,竟然哄骗人不知情的孩子。

    可是再怎么惋惜叹息,也不能改变事实。

    对于圈外的商人而言,他们就知道成王败寇的道理,谁管你过程?他们只看结果。

    结果就是金正诚做出了明智的抉择,他获取一个聚宝盆,果断迅速。

    在得知平尧源仓是个烂摊子后能在短时间内脱手,并用这烂摊子吊回聚宝盆,足见其手腕。

    倒是骆白,听说是个特别有钱的豪门公子哥,来自长京市。

    可长京市有哪个隐世豪门姓骆的?他们还真找不到。

    但有一点,这人是个冤大头没跑了。

    戴成才得知此事,懊恼不已,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没好好跟他科普金正诚为人有多卑劣,更没告诉他阳西源仓未来的发展。

    懊悔歉疚不已,见着骆白,戴成才欲言又止,摇头叹息。

    骆白:“……我真的有分寸,没亏本。”

    戴成才非常愧疚:“是、你没亏本,多赚了八百万……啊不一千六百万对不?我们知道,都知道,你真棒。”

    说到这里,戴成才已经哽咽了。

    这实在太难过了,他怎么就忘了财神爷是未成年?

    一个孩子,福运再强他也敌不过人心算计,都到这地步了,这天真的孩子还以为自己赚了钱。

    他们都实在不忍心将真相告诉他,害怕伤害到这赤子之心。

    骆白:“……”

    不习惯,有点不习惯。

    以前到哪都被说句贼,还被提防着就怕遭算计,头回遇到这帮可爱的人,竟为他‘吃亏受骗’而愧疚难过。

    宝哥都差点要说出真相了。

    此时,骆白和厉琰正要登机回长京市,而戴成才及其团队饱含愧疚的来到机场送行,这才有了以上一幕。

    登机前,骆白拍着胸脯告诉他们:“真的,你们相信宝哥,宝哥福运天成,一掏出来绝逼闪瞎你们双眼。现在是怕吓着你们,等过个十天半月,你们就知道宝哥是赚了。”

    戴成才连连点头,充满怜爱:“戴叔懂,回去后有事就喊叔,叔肯定帮忙,也会替你跟家里人解释。”

    多天真的宝哥,错的人不是他,而是居心叵测、小人得志的金正诚!

    骆白:“好的,谢谢戴叔。”

    马上就要登机了,骆白把周永利喊到一旁叮嘱:“铁路开发完成至少在两三年后,平尧县道路问题依旧存在。大型的保鲜冷冻车无法通过,冷链物流也不完善,所以运输费用这块是省不了的。”

    周永利:“我明白。”

    骆白续道:“告诉赖总,平尧县的水果,运送出去直销的,必须挑选最好看、个头最大,也必须是最甜的水果。缺一不可,不是最好的,就全都定义为次品。次品水果,全部进行二次加工。”

    “这个要求,必须按照我的规定来完成,绝对不可阳奉阴违!”

    昌盛罐头加工厂里面,骆白总共投资两百万,占据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而平尧县在铁路开发尚未落成之前,道路问题将会一直存在。唯一能解决的方法就是扩大水果的二次加工规模,并在直销水果上走精品路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