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六十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60章 第六十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慈母之心[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红楼之公主无双     戴成才带着团队围过来:“等会去签署一些合同,将阳西水果源仓的供货权交给你。剩下一些小型水果源仓在明天拍卖, 我们就不参与了。合算起来, 已经有将近三分之二的水果源仓掌握在自己人手中。目前来说,不会对其他省份水果市场造成冲击, 又能解决平汉省水果滞销灾难,还算一举两全。”

    骆白将手提电话还给厉琰,然后点头:“先等等,我这边联系人正在过来, 需要的转让手续和费用都得等他来才能办。”

    戴成才哈哈大笑:“没问题。话说回来, 我们本来还在想会是哪个傻逼买下平尧这个巨坑, 没想到居然会是金正诚!欸?这是不是我把霉运传过去的?这叫……否极泰来!”

    厉琰:“应该是祸福相撞,祸不及福, 祸水东引了。”

    祸来祸去, 戴成才听得有点头痛, 但大概意思捋清楚,就是他虽然霉运缠身, 但福运降临压住他的霉气, 于是霉气跑了,落到金正诚身上。

    戴成才猛一击掌, 恍然大悟:“有道理!我就说从年初水逆到现在,怎么可能忽然转运!果然是有原因的。”

    他赶忙又问,福运来自哪里。

    显然刚才在会场上‘信马克思’的豪言壮语已经抛到脑后, 重新投入玄学怀抱。

    所以说, 一日信玄学, 终生脱不了坑。

    厉琰拨弄佛珠,表情冷静稳重,心性沉着从容。

    他沉默片刻,说道:“福运来自最不同寻常之处。”

    最不同寻常之处?哪儿?

    戴成才思索着,从南越省到平汉省最不同寻常之处——那不就是骆白?!

    骆白就是异数啊!

    一切改变似乎都是从遇到骆白开始的!

    骆白在的时候,他跟团队平安无事,骆白不在的时候,他就遇到金正诚那驴犊子,坑了他们四百多万。

    今天骆白随行,反过来坑了金正诚五百万,让他们出口恶气,简直不要太爽。

    种种现象表明,骆白福运天成,还能帮他渡过水逆的本命年,试问谁不动心?

    戴成才目光炯炯盯住骆白——自带福运的财神爷!

    骆白:“戴副会长,你的马克思呢?”

    戴成才:“他在我心里,你在我眼里。”

    骆白:“……”

    这尼玛不知情还以为他俩有啥见不得人的勾当。

    团队成员纷纷捂住脸,不想跟副会长扯上关系,没见过这么丢人的。

    戴成才:“呵呵,我期待你们本命年水逆。”

    届时,他们就会懂。

    那种从年初到年尾,红裤带不离身却依旧倒霉到喝口水都呛到的痛。

    骆白瞥着厉琰,后者正垂眸心不在焉的拨弄佛珠,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于是抬头,视线相撞。

    厉琰眼里带出一丝笑意:“我什么都没说。”

    骆白:“没区别了。”

    这引导的,非常具有神棍潜质。

    厉琰轻声:“我也没撒谎。”

    在他心里,骆白就是福星。

    骆白听懂厉琰话里的意思,对上他的双眼,在瞬间感到窒息。

    那么漂亮一少年,真诚地把他当福星,这谁顶得住啊?

    骆白喃喃:“顶不住。”

    厉琰:“什么?”

    骆白收回目光,表情颇为纠结,这顶不住也得死命顶下去,再怎么着也不能害厉琰。

    这兄弟关系都挡不住美□□惑,看来还是父子关系最稳固。

    接下来,骆白投过来的目光,欲言又止。

    一会充满孺慕尊敬,像看金主爸爸,一会又带着慈祥,像看儿子。

    不用想,厉琰就知道骆白又在更换两人之间的关系,估计从兄弟变成父子。

    只不过在谁当爸爸、谁当儿子之间反复横跳。

    这什么见鬼的癖好!

    厉琰无声叹息,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抽骆白,像爸爸抽儿子那样,狠狠抽一顿。

    骆白:“周叔到机场了,我给过他地址,正赶过来,我先到楼下大厅等。”

    厉琰:“我先回酒店,有些事要去处理。”

    骆白:“那一块走,晚点我带饭回去。”

    厉琰:“好。”

    ..

    周永利带着所需材料紧赶慢赶,抵达平汉省,按照骆白给出的地址来到拍卖会场中心,在楼下大厅见到骆白。

    他将资料交给骆白:“申请已全部通过,合作社的公章和文件等,我都带过来。”

    骆白接过材料:“麻烦您了,周叔。”

    周永利摆摆手:“我也是你下属,应该的。现在就去签合同?”

    骆白:“源仓供货权转让等手续,果行商协已经提前备好,我们现在过去签字交钱就行。”

    周永利:“那成,走吧。”

    期间,周永利想问骆白忽然将平尧更改为阳西的原因,但看地方不适合,也就压着没说话。直到手续交换,只等过两天的公证就彻底结束,在回去酒店的途中,他才问起此事。

    骆白:“现在不是说出来的合适时机,过十天半个月的,周叔自然会明白。”

    周永利心里虽急躁,但更信任骆白,于是耐心等待。

    骆白问他:“周叔有没有想过关闭您在西岭村的糖蔗加工厂?”

    周永利愣了下,诚实说道:“没想过,我干加工厂管理这行十几年,最近几年才自己开厂子。说实在,要不是信任你和老骆,我不会加入合作社,可能到死都死在糖蔗加工厂的岗位。”

    骆白:“周叔以前也是管理的位置?”

    周永利:“是,最早的时候是其他食品加工厂的车间管理,后来是整个厂子的管理。”

    骆白:“在哪类的食品加工厂干过?”

    周永利:“牛肉罐头军工厂、蔬菜类加工厂,和糖蔗加工厂。”

    骆白:“哦,这样啊。”

    他思索着,凝望窗外夜景,目光似乎有些放空。半晌后,又用很平常的语气说道:“那你有没有兴趣帮我管理在平汉省的水果罐头加工厂?”

    周永利彻底愣住:“什、什么意思?”

    骆白:“我在平汉省投资了水果罐头加工厂,打算弄成连锁的上市企业,但没精力打理,所以邀请你来帮我打理。如果可以,届时会将股份卖给你。”

    周永利傻了。

    连锁加工厂?上市企业?

    这目标可太大了。

    “你有计划吗?”

    骆白笑了笑:“我有个大概计划,具体实施需要您来帮我。”

    昌盛罐头加工厂是赖总管理,他答应过不会插手其管理模式,但后面壮大,赖总可能无法上手,所以就让周永利来帮忙。

    骆白:“周叔,我国食品类产量逐年攀升,当物流、保鲜机械不足以支撑食品类高产量的保质期,数不胜数的食品二次加工厂就会拔地而起。合作社肯定要掌握一部分自己的加工厂,这部分加工厂要交到成员手中。我选的是您,您要不要?”

    周永利长呼口气,心情有些澎湃激动,又有些胆怯畏惧,总而言之,十分复杂。

    “我当然是要,但不确定我是否能胜任。”

    骆白:“我信周叔您。”

    他身边的这些人,全都有一身真本领,不过是时代局限了他们。

    等他们接触到时代潮流前端,看到广阔前景,打开那扇大门,他们就知道该怎么走。

    而骆白,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引路者罢了。

    “停车。”骆白喊停车,然后下去,朝远处巷子口的粥铺走去。边走边对跟上来的周永利说道:“我刚才打听过平汉省特色美食,对方告诉我这个位置有个开了十几年的老粥铺,熬的粥特别美味。周叔行程匆忙,应该饿了吧。”

    周永利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一直看着窗外,原来是在找粥铺。

    粥铺那儿确实排了条长龙,而香味已经隔空飘过来,让人在瞬间觉得饥肠辘辘。

    骆白排队买了三份粥,一看时间,差不多快七点了,于是催促司机赶紧往酒店开。

    他想着厉琰有胃病,吃晚了、吃凉的,容易犯病,所以想尽快回去。

    好在回去的时候,厉琰没犯病,大概是因为之前犯过一次病,骆白盯着,三餐按时,也没吃刺激性的药物。

    连喝的中药药性也较为温和,还有调理肺腑的用处,所以刚才有饥饿的感觉却没有痛。

    两人围坐在桌子上喝粥,厉琰忽然问他:“为什么突然放弃平尧源仓?”

    骆白头也不抬:“没放弃,金正诚要不起。那儿山道崎岖你也见过,运输水果的保鲜车没法走。”

    厉琰:“既然走不了,你还要?”

    骆白:“修路呗。”

    厉琰:“你知道要修路?”

    骆白:“道路规划的提案从前年就在提,京城附近的城镇率先被列入规划中,其余几个省也正在做道路规划。平汉省地理位置和当地可作为发展经济的水果都需要完善交通,所以道路规划是肯定的。多看新闻,推导几下就能得出答案。”

    厉琰望着骆白,没能从他的表情里看出异样。

    开始时,厉琰误以为骆白也跟着重生,所以轨迹发生改变。

    但在相处后,除了特别狡黠聪明,骆白其他方面都像个普通少年。

    最基本的少年气,朝气活泼。

    不像他,外表再年轻依旧压不住灵魂的苍老成熟。

    如今厉琰的认知动摇,或许从他重生的那一刻起,所有人的轨迹就开始改变。

    骆白是真正的少年,而他是披着年轻皮囊的暴戾之徒。

    意识到这点,厉琰的心情陡然变得沉重,隐约有丝烦躁绕在心头。

    ..

    次日,金正诚迫不及待前往平尧县,见到当地连绵不绝的丘峦时,脸都绿了。

    汽车一晃三摇开进樱桃园区,把车里的人全都颠得胃部翻腾,不得不下车行走。

    金正诚下了车,坐上当地果农的拖拉机,缓解恶心难受的胃部,不经意抬头一看,倏地瞪大眼睛,激动得猛然站起来,结果不慎从拖拉机摔下去。

    下属赶紧喊停车跑下去:“金社长,您没事吧?”

    金正诚坐在泥地上,死死瞪着前方,不发一语。

    下属以为他摔傻了,当即就想打电话叫救护车。不料下一刻,金正诚忽然大口喘气,颤抖着手指向前方:“那是什么?”

    果农见状,憨厚回答:“峡谷。”

    峡谷?

    下属一惊,扭头也看了过去,只见不远处耸立两座山壁,山壁下是狭小的山道,光是看着就觉得崎岖。

    这样的道路,行走没问题,但大型的保鲜冷冻车就进不去,太悬。路面不平,水果容易磕碰。大型樱桃果园在俩山壁的里面,如果有小型运输车来回,那得花费多少时间、人力和钱财?

    最重要的是水果容易被磕碰坏,品相难看的樱桃,只能廉价卖出去,压根赚不回来。

    下属顿觉毛骨悚然,他不敢猜测结果。

    果农赶紧说:“您放心,拖拉机过得去。”

    金正诚怒吼:“我他妈要拖拉机过去有个屁用!”

    他气怒攻心,兼之惊慌不已。

    原本全方面问题都考虑完全,唯独没想到平尧县的道路崎岖成这样!保鲜冷冻车进不去,大卡车也进不去,只能用小型运输车。

    耗费的财力物力暂且不论,单这灼热的天气和崎岖的道路,运输一趟得腐烂磕坏多少樱桃?他要亏损多少?

    磕碰的水果易腐坏,届时还要运送出国,途中耗费的时间又会加速水果腐烂,除非花大价钱投入冷链物流,就这还不一定能保证盈亏!

    而且,他几乎把全副身家都赌在平尧县这个源仓上,掏空家底,还跟国内总公司的社长保证血赚才拿到投资资金。

    现在呢?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流动资金投到物流上!

    思及总公司,金正诚就想起那笔高达四千万的投资,不禁感到恐慌。如果这笔投资全都打水漂,他的事业就全都完了。

    金正诚眼前发黑,但还是坚强嘱咐下属:“回公司,派人过来评估盈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