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白:“周厂长,您不会觉得就新京农械厂懂得如何生产自动式果园作业平台吧?”

    周厂长心里咯噔一下, 惊了。

    “难道有人盗图?”

    骆白:“买过去一台, 拆开研究,仿造一台不难。”

    周厂长迟疑:“那该怎么办?”

    新京农械厂也曾遭遇过相同的状况, 独属于他们研发出来的拖拉机被其他厂商仿冒,但因过去渠道稳定,只受到小小的波动。

    但今时不同往日,市场开放, 经济改革, 市面上的仿造只要压低价格就能击垮农械厂在国内的市场。

    骆白:“质量和价格不能降, 必须做到最好、最贵。在很多人的观念里,最贵就等于最好, 而你们稳住质量, 不断提升。用过的人就会知道, 他们就是免费帮农械厂宣传的自来水。另外,这台农械产品已经注册发明专利, 保护年限二十年。只要核心技术被盗, 立刻控告,赢的时候加大宣传, 杀鸡以儆效尤。”

    他边走边说道:“市场永远不可能被一家独大,垄断是做不成生意的,只有友好和谐的合作才能长久啊。既然有人想偷, 那咱就明码标价的卖, 想要分杯羹, 就得花钱买专利。但是过段时间再标价卖,至少市场第一份得留给自己。这些,想必您处理起来比我熟悉。”

    周厂长:“我想的不如您周到。”

    话到今时,诚心诚意脱口而出个‘您’字,也没有倚老卖老的心思了。

    骆白回头,笑了下:“您辈分比我大,还是别用敬称喊我。其他人喊我大宝、骆白,您也随意,不用小老板的喊着,拗口。”

    周厂长拍了拍脑袋,就喜欢骆白这份爽快。

    “成,那我喊你骆白。”

    骆白点头,然后继续走,边走边说:“自动式果园作业平台可用范围广,以后会成为果园中常见工具之一。但以后真正在果园,或者说农场中起主动作用的是全自动化的机械。”

    周厂长眼皮不由自主地抽了两下:“全自动化机械?机、机器人吗?”

    九十年代是个很神奇的年代,这个年代的人们既有着过往较为愚昧的思想,又有着天马行空极为古怪新奇的想象。

    他们既相信外星人的存在、创造出大量关于机器人、未来全自动现代化城市以及虚拟电子网络等作品,却也在同时深信气功可以推动卫星。

    骆白:“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只是没有智慧。输入程序后,激活启动,就能自主修剪果园、进行采摘等。人力总有所不及,而且效率低下,所以机械化是必然之途。”

    周厂长搓着手,腆着脸:“交给我们厂来生产?”

    骆白:“农械厂各方面太差,生产不出来。”

    实际上是还未研发出来,但周厂长不知道。

    周厂长瞪着眼:“谁说的?下回您再来,肯定就能见着我们农械厂改头换面的样子!”

    改吗?

    必须啊!

    账面上有多少钱,就全都投入进去,必须狠狠地、大力地改革,把这落后的农械厂改成最具现代化的厂子。

    工人知识面不全,思想落后,那就学!

    花钱,多少钱都没关系,请专家来教学!

    工程师以上级别的,全都丢到国外去考个证,学到不输给人美国的工程师再回来!

    周厂长为了骆白口头上的全自动化机器人,心里狠下念头,必须不遗余力地整改新京农械厂。

    倒是还真让这新京农械厂在后世成了最大的农械企业,产品出口经销海外,每年创下惊人利润。

    骆白:“那我期待着。”

    拐了个弯,来到车间,见到正在跟农械厂工程师讲解机械操作的方一。

    方一同众人打完招呼后,见到骆白,于是走过来:“该注意的地方都已经说清楚,总工程师基本掌控核心技术,已经不需要我再进行指导。”

    骆白:“好,等成品交易完成,农械厂会通过合作社将专利费打过去。”

    方一有些担忧:“我估计要是实验室的人看到能赚那么一大笔钱,可能就没心思再钻研其他研究。”

    骆白:“农械来钱又快又多,有人耐不住寂寞、受不了诱惑,转投农械发明很正常。但也有人甘于寂寞,埋头学术。”

    他停顿片刻,笑着说道:“但我总不能当个魔鬼,如果有人不愿意继续研究,你可以把我说过的话带到。”

    “农械专利费一次性缴清,不会有第二次的分红情况出现。哪怕将专利贩卖给其他人,也必须经过新京农械厂的同意,否则就是违约。农械更新换代速度快,不可能吃一辈子专利费。相反,研究菌种、改良农作物种子、优选良种,就能无限制的贩卖到世界各国,那才是真正的长久生财之道。”

    当然,骆白的这段话是针对于重点实验培育基地的人而言。

    他们毕竟不是研发机械这方面的,最多是改进农具,真正涉及到自动化机械还是需要专业领域人才。

    骆白:“长京大有没有机械信息类的人才?”

    方一犹疑:“机械类是有,信息类挺少。”

    骆白:“机电一体化呢?”

    方一:“什么东西?”

    方一是真的疑惑,骆白愣了会才恍然大悟。

    日本最早提出机电一体化概念,但那起码是在七年后。

    “机械技术和电子类技术结为一体的机电智能一体化概念。”

    事实上,将机械和电子类结合最早在60年代,真正概括并完善是在97年,深入并向智能化发展。

    方一不了解这领域,摇头说道:“我不懂,但是认识机械类和电子信息类的朋友。我可以把他们介绍给你认识。”

    骆白:“谢了,但我不着急,慢慢来。”

    现在重心放在农械生产,利用农械生产打开合作社名声,并以高价格贩卖出去而获取长久的合作关系。

    农械是连通合作社和农业、农民的桥梁,通过资金申请协助,成为农产品最大中介商。

    创业初期,样样都得考虑到,还得主动找到市场。

    不过没事,等到步入正轨,就是别人主动寻找合作社了。

    骆白参观完毕,打算离开。

    方一则是满脸愁绪,对着骆白欲言又止。

    骆白:“方博士,有话直说。“

    方一:“上回,我提过的请求……想再提一次。”

    骆白:“平汉省水果滞销的事?”

    方一点头,忧心忡忡:“滞销情况太严重,某些地区损失超过百分之五十。整个省的水果损失情况已经达到百分之十左右,但至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水果留在果园里。再拖延下去,估计全省损失逾百分之三十,经济损失过亿。”

    骆白:“平汉省商协会没有动静吗?”

    方一:“找不到解决方法。”

    骆白:“连他们都没办法,找我也没用。”

    方一深深地看着他:“我打听过关于你的事,西岭村食糖滞销、香江外汇……每次都是剑走偏锋,稍有不慎就是功败垂成。”

    那些案例中,连他这个光看文字描述的外人都觉得刀光剑影,听得心惊肉跳。

    那种绝处逢生,却又每次同失败擦肩而过的处境,让他觉得,如果是骆白的话,也许能解决平汉省水果滞销的灾难。

    骆白:“那些都是小战场,允许单兵作战。平汉省千万果农,不是我能动的地方,他们也不会允许我去动。”

    之前能赢,要么是家人的信任,要么是有钱任他败。

    这回可不行,整个省的果行经济,他撬不动。

    骆白再次拒绝,在方一意料中。

    他很失望:“其实平汉省果行商协会已经穷途末路,请求其他省份果行商协会相助,诱以巨大利益。去的人很多,但是毫无可行方法。”

    骆白回头:“什么利益?”

    方一:“南方六分之一的市场。”

    骆白无言以对:“缺乏市场还让出市场,饮鸩止渴……谁想的馊主意?”

    方一摊手:“商协会,他们求助的是其他省份的商协会,双方所求利益就是市场。平汉省在南方的市场向来很差,割了也没多大损失。”

    现在没损失,以后信息网络建立起来,电商平台走起,你们就会知道割掉是多大的损失。

    骆白在心里盘算着,实际上如果真能解决平汉省果行经济问题,倒确实是个巨大的市场。

    最大的水果供销市场来源,最大的果园机械、菌种、优品种销售渠道。

    要是可以的话,顺便在那里建立几个厂,或是跟他们的商协会合作,百利无一害。

    此时此刻,平汉省在骆白心中,已经是只下金鸡蛋的母鸡了。

    骆白:“我考虑一下。”

    闻言,方一惊喜:“好、好,那您考虑快点。”

    骆白:“……我不一定能解决。”

    他不知道方一到底哪来的自信,对他格外信任,仿佛确认只要他出手就一定能解决问题。

    可实际上,他对平汉省最大认知就是水果滞销灾难,除此之外,并不了解。

    但可以确定连商协会都头疼的问题,一定很棘手。

    .

    骆金暑假在外打工,瞒着所有人,没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跑去演戏了。

    陈星集齐男女主,立刻找骆白要经费、要投资。

    90年代拍部电影花费不多,至少不会像后世动不动就上亿制作,大概百万就是大制作了。

    陈星导的是小众喜剧类电影,偏向于商业片,制作成本最低预估是在三十万左右。

    商业片在香江发展成熟,但在内地,正是商业电影发展浪潮的开端。

    陈星的风格受香江电影影响,剧本也有所偏向,不过核心没有被模糊化,算是个不错的故事。

    骆白在看完剧本,以及陈星以及导演过的电影后,同意投资。

    陈星欣喜若狂,拎着合同就赶过来,赶紧签名交钱,迫不及待就想开机。

    骆白优哉游哉签完名,问他:“你们从哪找的女主角?”

    陈星:“我幸运啊!大马路上瞅见个特别有灵气的姑娘,当时我一见就知道,她是我千寻万找的女主。”

    骆白:“人姑娘没把你当成金鱼佬?”

    当初陈星找上他和厉琰,就用哄骗小孩的人贩子口吻。

    现在也不知道哪个女孩倒霉,碰上陈星,估计受到不少惊吓。

    陈星戴上墨镜:“名导气质,一览无遗。”

    骆白把合同扔过去:“我会把钱打到你的账号上,明天应该能收到。”

    陈星眉开眼笑,送走骆白,回自个那小破公司,将拉到投资的好事宣告众人。

    骆金低声问小八:“投资人是谁?”

    哪个投资人傻到投资这要演员没演员、要器材没器材的破公司?

    小八:“跟你同姓,叫骆白,是不是很巧?我和陈哥当初都猜你们有没有可能认识,但应该没那么手黑——你为什么这个表情?”

    骆金表情有些狰狞:“那是我弟!”

    小八立刻看向沾沾自喜的陈星,目露同情。

    这手气,没谁了。

    .

    趁暑假期间,骆白将能做的事情尽量提前办好,包括后期合作社发展计划和路线,全都规划好。

    避免到时候上学还要忙得焦头烂额。

    骆父准备卸任事宜,骆母也在市里上课,顺道处理事务。

    骆银则在家里带着骆来宝,顺便准备几年后的事业规划。

    一家人重心各自有所转移,而骆白提前将床搬到厉琰的房子,晚上几乎是在那边留宿。

    夜晚,骆白正在准备规划,提笔写到平汉省水果市场,一时间没有头绪。

    厉琰敲门提醒他:“出门吃饭吧。”

    骆白伸了个懒腰,趿拉拖鞋走出来:“我打算去趟平汉省。”

    厉琰递给他碗筷:“水果滞销的事?”

    骆白:“你知道?”

    厉琰:“南越省果行商协会透露过消息。”

    骆白:“利大,舍不得。”

    明晃晃的,会下金鸡蛋的小妖精,就在眼前‘咯咯哒、咯咯哒’的叫嚷,怎么受得了诱惑?

    “唉,年轻,意志力不坚定。”骆白悲痛欲绝。

    厉琰:“利大也得看你能不能吞下,别把自己噎死。”

    骆白:“肯定不独吞,但至少要啃下最大一口。”

    平汉省是水果大省,依稀记得,后世仿佛发展成全国最大的水果经销省份。

    出口国外,而国内受到外国水果冲击的市场,它也依旧能独占一席之地,可见发展前景。

    而在此时,平汉省别说出口,就是南方市场都还未开拓。

    要是合作社拿到整个平汉省果园市场——不,仅一半个果园市场,那就赚翻了。

    厉琰抬眸看了他一眼,说道:“我陪你去。”

    骆白:“行吗?”

    厉琰:“反正闲着。”

    闻言,骆白露出个挺灿烂的笑容:“兄弟,够意思。”

    兄弟?

    厉琰内心嗤笑了声。

    饭桌上的菜都是骆白爱吃的,或者准确点来说,就没有骆白不爱吃的。

    但这话放到厉琰身上就得反过来,桌上的肉和蔬菜,基本上不碰。

    光吃饭,偶尔夹点青菜和肉类,而且就专注于面前的两盘。

    根据骆白观察,厉琰口味上没多少偏好,面前放什么就吃什么。

    可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好养活了。

    骆白给他夹菜,塞满他的碗,用慈父般的目光注视:“多吃点。”

    厉琰:“……”

    想当他兄弟的愿望不能实现,退而求其次,改成想当他爸不成?

    兄弟和父母,在厉琰这儿都不算好词,所以他坚决打击骆白的妄想。

    厉琰:“农业合作社发展,率先就挑了距离南越省那么远的平汉省,你能保证物流速度吗?”

    骆白摆出姿势:“请说。”

    厉琰:“生鲜、肉类、蔬菜、水果,不容易保鲜,而以后的市场是连接起来的大圈子。地域、类别,全都会分在一起。物流速度、冷链物流,在现在还未发展起来,反而引进其他省份不易保存的农产品,是不太理智的做法。”

    骆白:“这就是我碰到的难题。”

    冷链物流前期投入太大,后期管理和投入也不轻松,基本是些大型企业公司设置。

    现在的冷链物流大多数用于奶制品,奶制品在近两年发展中产量居世界第一。

    可是大部分奶制品都经由自己公司运送,很少外包公司,这就导致外包的冷链物流体系不太成熟。

    厉琰:“我可以投资第三方物流企业,发展冷链物流。”

    骆白眼神亮起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厉琰。

    厉琰徐徐说道:“前提是你的合作社构想成功。”

    合作社构想成功,证明华国农业发展会提前朝现代化农业的方向迈步。

    一个产业化、组织企业化的现代化农业,代表着高效、高收益,也代表着冷链物流市场空间广阔。

    至少他的投资,不会打水漂。

    骆白:“我保证,我的构想绝对万无一失!”

    厉琰:“我们可以合作。”

    骆白:“你能投资多少?”

    厉琰微微倾着头,勾唇笑道:“我能保证冷链物流的创建。”

    冷链物流有不少小型外包公司,因为前期投资和后期管理所耗资金太多,再加上运用冷链物流最多的奶制品有自己独创的物流体系,而水果的南北市场未打通。

    故而,很多物流公司选择关闭冷链物流,但依旧有基础,只是需要资金就能重启。

    钱嘛,厉琰就是不缺。

    什么叫雪中送炭?

    什么叫礼轻情意重?

    什么叫父子情深——不是,兄弟情深?

    这就是啊!

    骆白:“跟我合作,保准你不会亏。需要我提供详细计划书吗?”

    厉琰:“不用,先吃饭。”

    骆白埋头吃饭,身体晃来晃去的,半晌后忽然僵硬:“欸?原来你这么有钱的吗?”

    闻言,厉琰抬头,直勾勾盯着骆白轻声说道:“我这几天买房、买楼、买地,你到现在才发现?”

    骆白:“房价也不算多贵,至于地皮,我以为你是在邀请我。”

    整栋楼买下来,大概二三十万。

    小块点的地皮,估摸也就两三百万,总归比不上冷链物流投资资金大啊。

    厉琰:“……几百万也叫不太贵?”

    骆白沉默以对。

    对不起,自从手握四千万身家,宝哥就飘了。

    骆白捶着胸口,自责不已。

    厉琰:“市一中靠北的地皮,衔接两区,全都放出来。我买下三块地皮,合起来有一万平米。”

    骆白当场把汤吐出来,瞪着厉琰:“爸爸!”

    艹!

    他天天风吹日晒在外头找爸爸拉投资为的什么?

    不就为了给合作社注入资金?不就为了打通无数条市场渠道?不就为了说服人投资现代化农业的未来的吗?

    宝哥天天出去外面吹牛逼,词儿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结果兜来转去,真正的爸爸在身边!

    他枉担一句慧眼识英才啊!

    骆白痛心疾首,痛定思痛后握住厉琰的手,虔诚而孝顺、小心翼翼询问:“爸爸,投资吗?”

    厉琰抽回手,用纸巾擦嘴角,然后起身并推开俯身过来的‘儿子’:“没有利益,不投。”

    骆白划了个爱心状的大圈:“利益可大啦!”

    厉琰抽抽嘴角,揉揉额头:“你的目标太大,而可操作性太小。短期内,我见不到回报。”

    骆白靠在椅背上,满不在乎地说道:“慢慢来,长期回报就大啦。”

    现代化农业道路,至少七、八年才能见到显著效果。

    但这黄金年代,商机无限,没有多少人有那个耐心去选择这样一条见效缓慢的道路。

    换成任何人,一条是短期内能暴富的路,一条是长期也可能见不到回报的路,不谈那些屁情怀,用脚趾头就能选出路来。

    短期能有多短?

    一夜暴富。

    长期又能多长?

    七、八年,十几年也说不定。

    骆白望着天花板:“有种竹子,每年就长个两三厘米,矮瘦不起眼,营养不良的个头。实际上,它的根系在土地下悄无声息的蔓延,遍布大地。几年后,春雨下来,两三天内就能长到其他竹子好几年的高度。而且远比其他竹子坚固、强壮、翠绿,屹立不倒。”

    他扭过头去看厉琰:“我的合作社就是这种竹子。”

    它不起眼,无法做到一夜暴富,但经年过后,将以势如破竹之态跻身于世人眼中,无人可忽视它的强大。

    厉琰无声凝望骆白,灯光下的少年熠熠生辉。

    骆白露出一口大白牙:“所以,投资、合作,有没有兴趣来一发?”

    厉琰叹气,就是说话口无遮拦了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