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宝贝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80章 宝贝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农家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重生之家有宝贝舌尖上的道术山村名医汉侯     李绮罗笑着摸了摸她们的头:“行了, 天天看见呢。”

    子静和子姝一人抱住李绮罗一条胳膊,嘟着嘴道:“娘不抱我们了。”

    李绮罗莞尔,这一个多月她的确忽略了几个孩子, 她嗯一声,看看两个女儿睡得凌乱的头发, 让孙妈拿了梳子, 自己替她们梳了。

    梳头发的时候,子静和子姝别提多乖, 李绮罗梳着,子静还小大人般叹了口气:“苏福。”

    李绮罗笑一声:“你知道什么是舒服?”

    “我知道嘛。”子静哼一声。

    “好了。”李绮罗给子静扎好两个包包,又绑了两朵花,拿出镜子给她照了照,喜的子静欢天喜地的反手要摸自己的包包。

    李绮罗拦住她:“摸乱了就不漂亮了。”

    子静忙放下手, 自己拿了镜子照着来回晃, 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咧着小嘴乐:“漂亮。”

    子姝看了, 动了动嘴巴。

    “子姝,要不要戴花?”李绮罗好笑的看着子姝,子静除了脾气火爆点, 和一般女孩子没有什么差别, 喜欢漂亮的头饰, 小裙子。

    子姝就不一样了, 本来三个孩子的体质就比一般孩子要好, 但她的力气似乎越来越大,小时候不明显,直到不久前李绮罗亲眼看见她轻易将院子里一块不小的观赏石举起来砸池塘边的虫子。

    她还不喜欢穿小裙子,觉得跑起来麻烦,都是李绮罗做的利落的裤子。

    李绮罗问她要不要戴花,子姝看了一眼子静头上的花包包,又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犹豫了一会儿后才道:“戴。”

    看来小女汉子也爱美呀,李绮罗偷笑一声,重新给子姝梳了头。

    梳完后,子姝也挤到子静面前,左右看了看自己头上的花苞,咧嘴小弧度的笑了笑。

    “子圭呢,他还没醒吗?”见将两个女儿的头都梳好了,子圭还没从屋里出来,李绮罗便想要去看看。

    “娘...”正站起身,便见子圭自己抱着一个小抱枕穿着小拖鞋站在了门边,他的头发歪歪扭扭的,脸上还有睡出来的红印,和秦伀如出一辙的眼睛这会儿还泛着水汽。

    李绮罗冲他招招手:“再睡下去天都要黑了,过来娘给你梳梳头。”

    之前刺绣的时候,李绮罗说了不让三个孩子打扰她,三个孩子也不敢近身,经常趴在她关紧的房门前玩着,等到晚上李绮罗从房里出来后,三个孩子才能黏李绮罗一会儿。

    见李绮罗冲他招手,秦子圭眼睛嗖一下就亮了,迈开小腿就往李绮罗怀里冲,李绮罗一把搂住这个小炮弹,弹了弹他的额头:“走慢点儿不行吗,娘就在这里又不会跑。”

    谁知还在照镜子的子静马上接道:“会跑的,跑到房里不理我们了。”

    李绮罗听了既心酸又好笑,挨个亲了亲三个孩子:“娘说过,做错了事就要道歉,这次是娘做错了,娘对不起你们。”

    三个小的抱着李绮罗,撒娇的依恋喊道:“娘。”

    “好了,子圭过来,你的头发乱糟糟的,娘给你梳梳。”子圭嗯一声,自己站到李绮罗面前,李绮罗替他理了理,然后在脑后书了一个发髻。

    用镜子照了照:“看看,又是一枚小帅哥了。”

    子圭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又看了看两个姐姐的,抱着抱枕抠了抠,小声道:“我想要那样的。”

    “哪样的?”

    “花花。”

    子姝嗤一声,大声道:“你是男孩子,男孩子不能戴花。”

    子圭又看了看子静和子姝的头发:“....好看”

    李绮罗看着他渴望的眼神,心一软:“好吧,今天给戴一个,不过你是男孩子,现在可以戴,以后就不能了,知道吗?”

    子圭咧嘴嗯一声。

    将花绑好后,子圭照着镜子都舍不得移开了,李绮罗点点三个孩子的额头:“这么臭美,和你爹一样。”

    三个孩子便抱着李绮罗乐哈哈的笑。

    李绮罗被三个小东西围着,心都快化了。

    孙妈和小红她们在一旁看着,孙妈道:“夫人,您绣凤袍的这些日子,少爷小姐们连玩游戏都是都守在您房门外边呢,现在您绣好了,他们可不得和你多香亲香亲。”

    李绮罗又摸摸三个孩子的头,将脸凑过去,“你们想和我香亲吗?来,娘给你们亲。”

    “我亲....”

    “我亲....”

    “我亲....”

    三个孩子争先恐后的,抱胳膊的抱胳膊,爬腿的爬腿,逮着李绮罗的脸后,就亲了个没完。

    “好了。”李绮罗笑笑。

    三个孩子不停,还是吧唧吧唧亲着,甚至亲的时候动作太大,李绮罗明显感觉他们牙齿撞到了自己的脸颊。

    李绮罗忍了忍,谁叫她这一个多月忽略了孩子呢,孩子们想和她亲热正常嘛,“好了,宝宝们,娘脸都被你们亲疼了。”

    也许是今天李绮罗的态度太过亲切,三个孩子明显感觉到可以放纵一下,于是一个个将李绮罗话当耳旁风,像得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不但亲,还上手捏,又用牙齿咬....

    “好了!”李绮罗终于爆发了:“再弄皮都要被你们搓下来了!”小猪崽子们,下手没个轻重,一给好脸就得寸进尺。

    三个孩子见李绮罗声音提高,好像有发火的预兆,立刻十分熟练的从她身上爬下来,在她面前乖乖站好,冲着她乐:“娘~~”

    “还知道我是你们的娘啊,看看这给我咬的。”李绮罗拿镜子照了照,好几处牙印,有地方都被搓红了。

    “告诉你们,我可是你们爹的宝贝,你们把我脸弄成这样,等着你爹回来收拾你们吧。”

    三个小的不信,家里谁最凶?还不是娘,爹才不会凶他们呢。

    虽然不担心秦伀会收拾他们,但看着李绮罗被咬红了的脸,三个孩子还是心疼了,子静呀一声:“娘,疼,吹吹。”说着她十分认真的仔细的给朝着李绮罗脸上呼呼。

    子姝和子圭一看,也凑到她脸边吹气,子圭边吹还边认真的说:“疼疼飞走。”这是孙妈在他们摔疼了的时候说的话,小孩子便记在了心里。

    刚刚还恨不得揍一顿几个孩子的屁股,但现在他们温热的气息扑在她脸上,心里顿时软成一滩水,哪里还顾得上生气。

    “好了,娘不疼了,不过要记住,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能下嘴咬,你们又不是小狗,被咬的人也疼呢。”

    子静大眼睛里噙了泪水,非常轻柔的摸摸李绮罗的脸:“娘,对不起。”

    李绮罗嗯一声:“知道错了就认错,能改正就是好孩子。”她摸了摸子静的头,又看向子姝和子圭:“你们呢?”

    “对不起....”子圭小手揪着玩偶上的一团毛,显示出了他内心的愧疚。

    李绮罗又挨个摸摸他们俩:“好了,娘不疼了,你们都是好孩子。”

    三个孩子这才重拾笑脸。

    没一会儿秦伀回来了,他现在三个孩子脸上亲了亲,挨个抱了抱,然后便坐到李绮罗身边摩梭着她的手问:“得了皇后娘娘不少赏赐吗?”

    李绮罗嗯一声:“你倒是知道的清楚,皇后娘娘的确很喜欢那件凤袍。”

    秦伀坐到李绮罗身边的时候,一开始握住她的手,把玩着十根青葱玉指,这会儿才抬起头,本来带着笑意,一见到李绮罗的脸,顿时嘴角绷直:“这是怎么回事?宫里有人欺负你?”见李绮罗脸上有几块红肿的地方,秦伀第一想到的就是李绮罗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脸上虽然看起来还红着,但其实不怎么疼,小孩子的力道又能有多大,不过是她的皮肤因为异能的原因越来越娇嫩,看着才比较明显。

    秦伀脸色沉沉,摸上她的脸:“脸上怎么回事?”

    李绮罗恍然大悟,“这个啊,家里几个小狗咬的。”她指了指站在两人面前的三只小狗。

    家里一向是严母慈父,做错了事情都是李绮罗惩罚他们,反倒是秦伀,就算孩子们胡闹,他也一笑而过。

    所以三个小的都不怎么怕他,但对弄红了李绮罗的脸,几个小的不但心疼,也到底有几分心虚,见秦伀看过来,子圭忙道:“呼呼了,疼疼飞走了。”子静和子姝忙点头。

    秦伀却一改往日的放纵,沉着脸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秦伀只要稍微沉下脸,就会让人不自觉的害怕,在老家的时候,其他两房的孩子对他的感觉尤其如此。因为秦伀一直很宠三个小的,所以他们都没见识到自己的老爹还有另外一面。

    见秦伀沉着脸,三个孩子不约而同的缩了缩脖子,子静对秦伀忐忑的扬起笑脸:“爹....”

    “为什么要咬娘?”秦伀脸色却没有丝毫放松,他沉着脸的样子特别吓人。

    在秦伀这样的脸色下,三个孩子笑不出了,子圭揪着玩偶的毛小心翼翼的看着脚尖不敢说话,子姝倒是没埋下头,就这么和秦伀对视,子静则嘤一声,都快咧嘴哭了。

    秦伀看向秦子圭:“抬头,我问你,为什么要咬娘的脸。”

    子圭抬头,两只脚在地上搓了搓,“不...不小心。”

    “你们呢,也是不小心?”

    子静和子姝忙点头。

    秦伀嗯一声,让孙妈拿鸡毛掸子来。

    本来一开始李绮罗还在边上看戏,现在一见秦伀要动真格的,立刻道:“相公,别生气,孩子们玩闹,他们哪里晓得轻重。再说以前他们那么顽皮也不见你生气,今天这么点小事,干什么要计较。”几个孩子又不是故意的,李绮罗认为这算不上错。

    孙妈磨磨蹭蹭的看向秦伀:“老爷....”

    “去拿!”秦伀不改主意,说完后看向李绮罗:“以前都是小错我当然可以容忍,但今天不行,他们连你都敢伤,不知道轻重,那就更要教训。”

    子静和子圭嘤嘤两声,看向李绮罗:“娘....”,倒是子姝,虽然害怕,但没有跟着子静和子圭嘤嘤出声。

    拿到鸡毛掸子,秦伀让三个孩子转过身去。

    子静抹了抹眼泪,试探性的叫了声爹,秦伀无动于衷。

    三个小的这才接受爹已经完全变了的事实,抹着眼泪转过身去,秦伀从秦子圭打起。

    鸡毛掸子以落到子圭的屁股上,子圭就哇的一声,哭的特别大声。

    秦伀充耳不闻,继续打。好在现在天开始凉快,孩子们穿的厚实了些,不然还不知道有多疼。

    听到子圭撕心裂肺的哭声,子静和子姝同时一抖。子静已经开始小声啜泣了,子姝则捏紧小拳头,绷着脸一脸视死如归的等待即将到来的鸡毛掸子。

    在三个孩子屁股上各自打了五下后,秦伀才停手:“去罚站,等会来说自己错哪儿了,如果不知道错处,就继续罚站。”

    三个孩子捂着屁股,子静和子圭边走边哭,都快岔过气去了,看着好不可怜,子姝眼泪在眼圈儿里打转,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

    在秦伀打孩子的时候,李绮罗虽然心疼,但也没有出声阻止,当着孩子的面,她并不想让孩子们认为父母一方在教育的时候,可以向另一方求救。

    等孩子们抽泣着去墙边罚站,李绮罗一把拉起秦伀:“你跟我来!”说着就把他轻易拉进了屋里。

    “相公,今天这事儿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就只是因为孩子年龄小,单纯的控制不好力道,等他们稍微大点儿,自然就不会犯这样的错了,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该管的时候不管,不该管的时候偏偏格外严厉!瞧把他们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李绮罗双手抱胸,有些生气的对秦伀道。

    秦伀却叹一声,一把搂住李绮罗,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我喜欢孩子,是因为他们是我和你的骨血。但就算他们是我和你的孩子,也及不上你在我心里的重量,你才是我最大的宝贝,他们伤了我的宝贝,怎能不惩罚?”说完他疼惜的亲了亲李绮罗脸上红肿的地方,亲完后哼一声,小声道:“三个小崽子该庆幸是我的孩子,若是换了旁人将你伤成这样.....”

    李绮罗听了心里又气又好笑,原以为有了孩子后,秦伀已经变了很多,没想到还是一样。

    李绮罗由他抱着,哼一声:“我这是皮肤嫩,又没有怎么样!他们是我的宝贝疙瘩,你打了他们,我脸上没怎么疼,到被你弄得心一抽一抽的疼。”

    秦伀摸摸李绮罗的头,笑着道:“那他们算拿到尚方宝剑了,这该如何是好?”

    李绮罗一把拿下他的手:“我没和你说笑,孩子当然要管,但像今天这样的小事,完全用不着这样小题大做。”

    秦伀听了固执道:“以前都是小事,在我心中,今天伤了你才是大事。”

    “你....”

    “好了,别生气了,你以后只要不被他们伤着,我自然不会动他们。”

    “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在威胁我?”

    秦伀轻拍着李绮罗的背,笑着道:“没有的事。”

    晚上三个孩子便不再像往常一样黏着秦伀了,看他的眼神带着审视,活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爹一样。

    秦伀喝一口汤,平静道:“吃饭。”

    三个孩子将头埋到碗里,装作专心吃饭的样子。今天倒是他们自从戒了奶以后,吃的最安静,最规规矩矩的一顿饭,李绮罗心里郁闷,她平时明明比秦伀严厉多了,但教训了三个孩子后,他们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上一刻怕的哇哇哭,下一刻又来抱她的大腿。

    哪像秦伀,平时根本就不发脾气,这回一教训,三个孩子见着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温顺。

    晚上李绮罗去洗澡,让秦伀哄三个孩子睡觉,也是为了修复一下亲子关系。秦伀笑着应了。

    三个孩子还以为是李绮罗来哄他们,在床上打闹不止,却不想进来的是秦伀。

    三个孩子齐齐一僵,然后像被按下了开关一样,动作十分迅速一致的躺下,闭上了眼睛装睡。

    秦伀笑笑,“都听到你们的声音了,还装?”

    三个孩子试探着睁开眼睛,见秦伀笑的模样还是和往常一样。

    “爹爹....”,子静试探着喊了一声。

    秦伀笑着嗯一声。

    “爹爹,你不打我们了?”子静还是有些不相信。

    秦伀嗯一声:“只要你们不像今天这样,再弄伤了娘,或者惹娘伤心,我就不打你们。”

    三个孩子对视一眼,欢呼一声,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搂着秦伀的脖子。李绮罗洗完澡后,透过门缝儿看了看,见三个孩子正乖乖躺着,秦伀正在温声给他们讲故事。孩子们似乎睡着了,秦伀看了看,站起来给他们掖了掖被子,然后轻声道:“小混蛋,我恨不得将你们的娘含在嘴里,你们倒好,还弄伤了她的脸,要是再有下次....”他摸了摸几个孩子的额头,确认被子盖严实后,这才转身要出屋子。

    李绮罗听了心里闷笑一声,忙闪开回了自己屋子。

    秦伀重新变得温和,孩子们也像往常一样黏着秦伀,一家人又恢复了往日平静的日子,而宫里也迎来了皇后的寿诞。

    皇后寿诞,皇上与皇后夫妻情深,又恰逢皇上在今年已经彻底掌握住了朝中权力,便想着给皇后大办。

    大越国力雄厚,在皇后寿诞前一个多月,就已经有周边小国的使者携带贺礼到了京城,而因为海贸发达,甚至有不少海外国家也派使者坐着船在皇后寿诞前夕到了京城。

    皇后寿诞之日,宫里热闹非凡。

    各国使者,大越的官员,还有后宫的嫔妃都出席了晚宴。

    一番歌舞后,太监拉长着声音唱道:“皇上,皇后驾到。”

    众人齐齐看去,只见一团明黄旁边,伴着着凤袍的皇后,而皇后身上散着淡淡的金色光晕,身上甚至有金凤围绕。

    众人眨了眨眼,怎么会?怎么会真的有金凤?

    再睁开眼睛一看,竟还是如此!

    众人不敢置信,甚至有些小国的使者见着绕着皇后的金凤,已经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嘴里喃喃:“神凤,大越真的有神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