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出嫁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76章 出嫁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三国之召唤时代山村名医渣男洗白手册[快穿]重生之家有宝贝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不死佣兵舌尖上的道术     秦伀退出大殿, 一直到了大殿门外才直起身。

    回到总务处,正巧黄卓在邀请各位同僚去参加他的喜宴。

    对于黄卓的这桩亲事,总务处的人各有自己的想法,有人觉得黄卓明知道庄家二小姐坏了名声, 还要娶她, 无非是想要抱庄尚书的大腿, 读书人都是要脸面的,庄主这般赤裸裸的姿态, 未免让有些心中还保持着清高的官员看不起。

    但也有的人觉得既然入了官场, 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样, 有野心无可厚非, 能让庄尚书看上他, 择他为女婿, 就是黄卓的本事。

    接到邀请, 不管心里怎么想, 大家表面上还是纷纷祝贺。

    恰巧这时秦伀正进了总务处。

    黄卓笑着走上前:“秦大人, 五天后就是下官成亲的日子,到时候别忘了来喝杯喜酒。”

    秦伀忙拱手:“自是应当。”

    黄卓要准备亲事, 特意请了几天假, 从明天开始就可以不来坐班了, 他给众人发了请贴后, 便离开了总务处。

    秦伀状元, 张少谦榜眼, 黄卓探花, 三人一同被分在总务处,一同进来的,业务上难免会有比对。

    一开始进入官场,不了解官场上明的暗的规则,张少谦和黄卓总是磕磕绊绊,但秦伀却从入了总务处就如鱼得水,不但极快和原来的同僚搞好了关系,总务处的处长也对他偏爱,就连皇上,也当众夸奖了一回秦伀。

    本来秦伀这个小毛孩拿到了状元,就让张少谦和黄卓有些不服气,现在这么鲜明的对比,多少会让他们心里有些不舒服。

    以前张少谦和黄卓虽然明面上没有大动作,但暗地里两人合作,隐隐有针对秦伀的意思。

    但自从黄卓被庄尚书选为女婿后,张少谦和黄卓的反秦小团体立刻灰飞烟灭,等黄卓走后,张少谦装作找文书的样子,走到秦伀身边,一连诚恳的轻声道:“秦大人,黄大人成了庄尚书的乘龙快婿,你可得小心点。”

    秦伀笑笑:“黄大人与庄家小姐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他们成亲,我既是同届,又是同僚,只有祝福,为何要小心呢?”

    张少谦摇头:“秦大人待人诚挚,但不是什么人都同你一样。因处长多安排你去做廷议记录,皇上还夸赞了你,黄大人似乎对你颇有微词,现在他成了庄尚书的女婿,靠着庄尚书肯定升迁的比你快,到时候....”

    他故意说的遮遮掩掩,但未尽的意思已经昭然若揭。

    秦伀笑笑:“张大人多虑了,黄大人不是那样的人,再说庄尚书也不会为了女婿就徇私枉法,多谢张大人提醒。”

    张少谦一哽,他没想到秦伀这么油盐不进,这是真傻还是装傻?心里哼一声,面上却笑道:“也是,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自从秦伀走了后,李绮罗就心就一直提着,虽说秦伀已经将关系给她捋清了,但皇帝这种生物,怎能以常理度之,万一他是个喜怒无常的昏君呢....

    现在天气正是炎热的时候,李绮罗本就提着心,再加上天气这么热,多多少少有些烦躁。

    她让孙妈拿了冰了的水果,一连吃了一盘。

    几个孩子本来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玩闹,玩的一脑门的汗,也阻挡不了他们玩游戏的热情。

    见李绮罗吃冰水果,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李绮罗暗叫一声失策,怎么就当着这三个小东西的面吃了?小孩子脾胃弱,李绮罗怕他们吃这种冰的东西会坏了肚子,所以轻易不给他们吃。

    “娘!”最近几个月他们的词汇量猛增,说话也越来越清晰,子静带头,三个小的像串葫芦一样,盯着李绮罗手里的水果盘就过来了。

    “娘,这是什么呀?”三个孩子走近,子静看着李绮罗手里的水果盘,奶声奶气的明知故问。

    李绮罗咳一声,到了这时候,她也只能厚着脸皮装作不懂了:“娘吃的这个是才从外面买回来的新吃食,怕你们吃不得,所以娘帮你们尝尝看。”

    子姝脸上的笑意一下就没了,直接道:“骗子。”

    李绮罗讪讪:“闺女,人艰不拆,你们还小,这东西吃了会坏肚子的。”

    子静接着道:“爹爹喂。”她的意思是说秦伀已经喂过他们了,没事。

    李绮罗在心里骂一声秦伀,没出息,孩子一求他就撑不住。

    子静和子姝和李绮罗打官司的时候,子圭一直安安静静的站在旁边,等两个姐姐将李绮罗的谎言拆穿了,他才伸出小拇指,比了一丢丢:“娘,一点点。”说完冲着李绮罗乐。

    李绮罗一看,要是一点儿不给几个孩子吃,他们八成不会善罢甘休,毕竟她也要在几个孩子心里留下讲道理的印象,“那好吧,只能吃一点点。”

    她将冰了的西瓜分成了极小的三块,连分量都是一模一样的,说起这个也是无奈,现在孩子大了不好糊弄,要是不一样,三个保准又要闹起来。

    三个孩子得了冰西瓜,眉开眼笑的吃了。

    大热天,冰冰凉凉的东西一下肚,说不出的舒服,子静和子姝吃完了一抹嘴,很是意犹未尽,缠着李绮罗还要。

    李绮罗让孙妈拿了没冻的水果:“吃这个吧,冰的没有了。”

    “不要 ,要冰的。”子静和子姝不依。

    “你们还小,冰的东西吃多了要拉肚子的,再说,知道冰多贵吗,你们每天吃那么多,爹爹挣钱很辛苦的,怎么养得起我们?”

    子静和子姝控诉的看向被李绮罗吃空了的冰盘。

    李绮罗咳一声:“别闹了啊,听话。”

    “要吃....”子静和子姝还是不依。

    子静和子姝吃冰西瓜的时候很快,本就分得不多,她们吃起西瓜的劲头也像她们的性子一样,风风火火,没几口就没了。

    秦子圭择不同,他十分珍惜的小口小口舔着,子静和子姝缠着李绮罗闹了好一阵后,他才将冰西瓜吃完。

    吃完了眼珠子一转,他也不像子静和子姝那样缠着李绮罗,而是十分听话的指着孙妈端上来的新鲜果盘道:“娘,那个。”

    李绮罗十分欣慰的拿了苹果给他 ,然后对着子静和子姝道:“看,弟弟都听话不要了,你们要吃也只能吃这个。”

    “不....”子静和子姝的小孩脾气上来了,就是不听。

    李绮罗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咱们好歹做了快两年的母女,认识的也够久了,你们却还没摸清我的性子,你们什么时候见过因着你们歪缠,我就如你们的意了?说不行就是不行,讲道理不听,那就罚站去!”和三个小恶魔打交道,李绮罗的手边时常备着鸡毛掸子,现在说完,顺手就抄了起来。

    李绮罗一沉下脸,子静和子姝立刻不敢闹了,耷拉着脑袋到墙边罚站。

    李绮罗看一眼秦子圭,子圭抱着苹果,见李绮罗看来,立刻无辜的回看她,还十分狗腿的将苹果递给李绮罗:“娘....”

    “你自己吃吧。”李绮罗叹口气,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像炮竹,一点就炸,还特别拧,小儿子则像一条滑溜溜的鱼,小小年纪就滑不溜手的。

    见李绮罗不要,秦子圭则将苹果重新抱起啃,他边小口啃苹果,还边兴致勃勃的看两个姐姐罚站。最后觉得站着不得劲,自己还吭哧吭哧爬上椅子,晃荡着小腿看的更欢了。

    等秦伀回来后,子静和子姝还在罚站。

    见到秦伀,两人眼睛刷的就亮了:“爹。”

    秦伀走过去摸了摸两个闺女的头:“怎么又惹着娘了?”

    子静和子姝支支吾吾不说,子姝指着自己的腿道:“疼。”

    秦伀看向正在绣东西的李绮罗,李绮罗抬起头:“别想,她们还没站到半个时辰呢。”

    秦伀冲两个女儿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他走过子静和子姝后,子静小大人般叹了口气,对子姝说道:“爹爹怕娘的。”子姝闻言,十分认同的郑重点了点头。

    再小的声音也逃不过李绮罗的耳朵,闻言她噗嗤一下笑出声。秦伀坐到她旁边:“何事发笑?”

    李绮罗摇头:“没什么,怎么样,皇上有怪罪吗?”

    “没有,皇上只说他知晓了。”秦伀舒展着身体躺到软榻上,只要走出家门,他便要小心翼翼,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步步应对,只有家里,看着绮罗和孩子,才能让他彻底放松。

    李绮罗闻言松了口气:“没怪罪就好。”她刚说完,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相公,我们与庄家小姐有旧怨的事,皇上如果调查,肯定会知道,到时候他会不会认为我们是故意的,觉得你欺骗了他?这可怎么办?”李绮罗四下看了看,小声道。

    秦伀看李绮罗的样子,轻笑一声,伸手摸了摸她额头的汗,自己坐起来拿了扇子给她轻轻扇着。

    附在她耳畔道:“就是要让皇上认为我们是顺道为之。你当时只说那是进献给皇后的,却没说衣服上面藏有九凤,不然庄瑜就算再大胆,也不敢打那件衣服的主意。我今天向皇上请罪的时候,并没有隐瞒这件事,皇上或许不敢肯定这是我们故意下的一个套,但肯定已经猜到事情发生后,我们有故意为之的意图。我做的这件事,暗合了皇上的心思,如果我一个才入朝没多久的小官,就把皇上的心思猜的这么透,后面皇上即便会重用我,却也会提防我。但如果因为和庄家有旧怨,我们顺水推舟,那就说不上是揣测圣心了.....”

    李绮罗听了目瞪口呆,她嘴巴微张,过了好一会儿才合上,然后十分认真道:“相公,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想把我卖了,一定不要瞒着我,按着咱俩的智商,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也许你把我卖了,我还在替你数钱呢!那也太可悲了!”

    秦伀听了闷笑不停,最后竟连扇子都握不住掉在了地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轻轻在李绮罗额头上弹了弹:“傻瓜!”我恨不得将你揣在心窝里,又怎会舍得卖你。

    李绮罗叹口气:“是啊,和你比起来,谁不是傻子呢!”

    她这话又惹得秦伀闷笑几声,好不容易止住笑,咳一声:“娘子,你太高看我了。”

    李绮罗更觉悲哀:“那就说明你这样聪明的人不少,那不是更显得我笨!”

    秦伀又要忍不住笑了,好在这时秦子圭看够了热闹,走了过来,他抱着啃了一半的苹果,自发要爬到李绮罗身上。

    李绮罗指指秦伀:“去找你爹。”这么热,几个孩子又热乎乎的,贴到身上简直像抱了火炉。

    秦子圭嘟了嘟嘴,不敢违背李绮罗,只好靠到秦伀身上。秦伀让孙妈拿来帕子给子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有些受不了小火炉,温声道:“到时辰了,姐姐们不用罚站了,你去找姐姐们玩儿吧。”

    打发走了子圭,秦伀这才道:“今天黄卓请我去喝喜酒。”

    “你们是同僚,请你也不稀奇,那你去不去啊?”

    “如果还有喜酒可喝的话自是要去的......”,秦伀轻笑一声。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天,庄家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红绸,庄尚书嫁女,京里许多人家都到了。

    自从庄瑜将衣服从李绮罗手里抢来后,就让人小心的放在她闺房内,而她自己每天都要看几遍,有时候还忍不住试着上身。

    这衣服不光看着华美,穿在身上更是让人惊叹,庄瑜一穿上身,引得她身边的丫鬟连连惊叹,庄瑜本来长的不错,但也就是不错,和国色天香搭不上边,但穿上这件衣服,硬生生像变了一个人,让人看得移不开眼睛,更关键的是,穿上这身衣服的庄瑜无端就有一种让人想膜拜的气势。

    庄瑜越来越喜欢,到了最后甚至是痴迷,除了她自己观赏,其他时间都需要用布蒙上,其他人动都不能动。

    庄尚书整日忙着公事和结交,哪里会管嫁衣这点儿小事。

    见庄瑜不再闹腾着不嫁,在出嫁前终于安静了下来,心里还松了一口气:终于将这蠢货嫁出去了,本来几个儿女,除了大儿子他真心喜爱外,其他几个他都想发挥最大的价值。但庄瑜自己把自己的名声玩儿没了,现在只好矮个里拔高个儿,用庄瑜笼络一个探花,也不算亏!

    值得庄尚书下帖子亲自邀请的人家不多,更多的碍于庄尚书和庄夫人的娘家地位,自发上门的。

    秦伀和李绮罗自不会收到庄家的帖子。

    也好,李绮罗本就不打算去,今天事发,她和秦伀去了庄家,肯定会直面一场闹剧,还不如在家里。

    庄家是中午,黄卓办的酒席则在晚上。

    庄瑜成亲这天,秦伀依然去上了班,待到要到中午的时候,秦伀手指点了点桌子,轻轻勾勾嘴角:“开始了。”

    庄家这边,黄卓带着接亲的队伍吹吹打打已经到了庄府门外,院里客坐满庭,好不热闹。

    “吉时到,有请新娘出门!”司仪喜气洋洋的高声唱道。

    客人们都将目光移向庄家的大厅门,新娘将会从这里出来。

    新娘盖着盖头在众人的注视下出现在大厅,众人只觉似有一团火焰从屋里走出,虽然隔了一定的距离,却莫名觉得有一股威严。

    待庄瑜要迈出门口的时候,大家才看清,原来这团火焰是身着嫁衣的庄瑜,不知为何,虽然看不见新娘的摸样,但看着这身嫁衣,便让人觉得喜服下是一个绝世美人。

    “咦?”有女客眨了眨眼睛,怎么看见喜服上隐隐浮着凤凰?

    “庄大人,恭喜恭喜....”

    庄尚书不断与客人回礼,庄夫人看着穿着嫁衣的女儿,忍不住抹了抹眼泪,嫁给一个穷小子,对于高门贵女来说,绝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只可惜她当时被庄尚书迷了眼,过了大半辈子才醒悟了过来,现在女儿却要走自己的老路。

    庄瑜在门槛前停了停,踏出这道门,她就真的要嫁给黄卓了,以后再也与秦伀无缘。

    “小姐....”见庄瑜停下脚步,扶着她的丫鬟小声提醒道。

    庄瑜捏紧手,深吸一口气:李绮罗,别以为这样她就是输了,就算她今天被逼着嫁了人,但以后也不会放过李绮罗。

    终于庄瑜轻轻抬脚。迈过这道门槛,庄瑜的大哥便会背着她到轿子里。

    一步,两步.....,屋檐下,庄宁已经蹲下身背起了庄瑜。

    而这时,庄瑜的嫁衣上金丝流转,众人耳畔隐隐约约仿佛听见一声声清鸣。

    “九凤?”随着微风吹动,庄瑜的嫁衣也在微微拂动,而就在衣服拂动的时候,相缠着的九凤也隐隐浮现。

    有客人擦了擦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九凤可是只有皇后的正服上才能绣的啊,庄家还不至于这么大胆吧!

    肯定是看错了。

    再一眨眼,庄宁已经背着庄瑜从屋檐走了出来,炙热的阳光照在庄瑜身上那一霎那,众人便见庄瑜的衣服忽然闪现一层金光,然后九凤交缠,似乎要从衣服上翱翔而出,不知是不是错觉,众人仿佛还听见了凤凰一声声鸣叫。

    而身着嫁衣的庄瑜,在这一刻显得无比庄严尊贵。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九凤!!!???”有人没忍住,惊叫出声。

    这一声似乎将所有人都唤醒了,再一看庄瑜的嫁衣,真的是九凤啊!娘啊,要出大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