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心思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55章 心思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大佬都爱我 [快穿]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三国之召唤时代汉侯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新科进士们虽然走了, 但街上的百姓却没有走。比起前朝来说,大越的百姓们日子富足, 也喜好热闹, 这次跨马游街更像是他们找了个借口自发狂欢一场。

    游街的队伍过去后, 马上便是鞭炮齐鸣,舞龙舞狮的队伍出现在街上, 京城的正街一片喧嚣。

    “娘...”刚刚秦伀在街上骑马走过的时候,几个孩子都一错不错的盯着, 见秦伀没了, 子静喊了喊李绮罗, 指了指街上。

    “嗯,爹爹走了。走吧, 咱们也回家,爹爹一会儿就回来了。”

    秦伀回家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黑了。

    李绮罗闻到他身上有些酒味儿, 忙让孙妈将一早就准备好的醒酒汤端上来。

    “相公,琼林宴上的菜好吃吗?”秦伀微闭着眼睛, 嘴巴微微张开,李绮罗伸手拨了拨他的眼睫毛。

    秦伀睁眼, 将头靠在李绮罗肩头, 有些委屈道:“不好吃,都凉了, 还有好多人来敬酒.....”

    这次是真有些醉了。

    闻言李绮罗顿时心疼, “那你喝点热粥, 然后去睡一觉, 好吗?”

    “好~”,秦伀乖乖答应,应答的时候还傻乎乎一笑。

    李绮罗稀罕的捏了捏他的脸:“你怎么这么可人疼呢。”

    等秦伀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还未睁眼,便感觉有热气呼在他脸上,他笑一声:“娘子。”喊完直接闭着眼睛撅起嘴巴。

    却没想到亲在了一张软乎乎的脸蛋上,触感不对,秦伀忙睁开了眼,一睁眼便和子圭的大眼睛对了个正着。

    秦伀失落的揉了揉子圭的脸颊:“是你啊,我娘子呢?”

    子圭啊一声。

    “相公,你醒了?”屏风外面李绮罗正在给子静和子姝喂奶,怕子圭看着要闹,便将他放到了床上。

    “嗯。”秦伀见小儿子定定的看着屏风外面,知道他是想吃奶了,便道:“娘喂完姐姐们,马上就喂你。”他伸手将子圭抱住搂在怀里。

    子圭将头埋在秦伀怀里软软的呼着气。

    “挺乖嘛。”李绮罗将吃完奶的子静和子姝抱进来,见子圭乖乖的依偎在秦伀怀里,笑一声。

    她将子静和子姝放下,又把子圭抱起来:“小猪猪,咱们吃奶去喽。”

    子圭动动嘴唇,对着李绮罗软软的叫了声娘,只把李绮罗喊得心软成了一滩水。

    子静和子姝比子圭要活泼多了,她们俩一到床上,就像小狗一样在秦伀身上爬来爬去,姐妹俩自己玩起了游戏,乐得咯咯直笑。

    秦伀抓过来,在姐妹俩脸上给各自亲了一口。

    “爹....”

    现在她们喊爹已经叫的很清晰了,秦伀受用的连连答应。

    昨天将秦伀忙坏了,吃了饭,他也不想出去参加什么聚会,窝在了家里和几个孩子玩耍。

    “相公,今天没有事忙吗?”

    “嗯,暂时无事了,再过两天就要授官。授官后朝廷会给我们这些新科进士一年的假去处理家中诸事。”

    “这么好,还给一年的假!”李绮罗惊讶,难怪大家都要当官呢,这份优待可不是谁都有的。

    “新科进士来自全国各地,有些路途遥远的,回乡来回便要半年的时间,一年的假期正好合适。”

    李绮罗听了点点头,从京城到云阳县,全程水路,都要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更何况有些地方在大越的偏僻区县,既无水路,也无官道,的确很费时间。

    “那你大概会被派到哪里当官?”

    “我八成会直接在京城,先在内阁处任一年的编撰,然后再派到哪里,就要看我的造化了。”秦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眉眼间没有丝毫担心。

    李绮罗猜测这内阁处的编撰可能就相当于现代秘书处,秦伀不担心,李绮罗就更不但心了:“反正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既然要先呆在京城,那我们要开始物色房子了。不然等再来京城,匆匆忙忙的,一时不好安排。”

    秦伀听李绮罗说到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家的时候,眼眸变的幽深。

    “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秦伀笑笑:“没事,就觉得娘子你今天特别好看。”

    “难道我平日里就不好看了?”李绮罗挑眉。

    “娘子自是每日都好看的。”

    李绮罗和秦伀在窝在屋子里拌嘴,浑然不知外面已经流言满天飞。庄家的庄二小姐恨嫁,直接对街上的男人抛绣球,这不是最重要的,毕竟那天的场合大家都不怎么矜持。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庄二小姐竟然将自己的闺名写在绣球内,这可就不仅仅是凑热闹了。

    听说好些男人都捡到了庄二小姐的绣球,拿到了里面写有闺名的绣球,纷纷扬言说庄二小姐看上了他们,戏言要到庄家提亲呢!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庄瑜扇的一个转身跌倒在地。

    庄尚书脸色铁青的看着捂着脸的庄瑜:“混账东西,无知的蠢货,我们庄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

    “爹,您凭什么打我?又不是我一个人丢了绣球,那么多人都丢了....”庄瑜捂着红肿起来的脸,哇一声哭了出来。

    “老爷,老爷,消消气,瑜儿还没嫁人呢,你要是把她打破相了怎么办?”庄夫人劝道,又想俯身将庄瑜扶起来。

    “给我住手!”庄尚书阴沉着脸一声猛喝:“你还好意思说,看看庄瑜和庄鹏被你教成了什么样子!你知道外面是怎么说她的吗,一个闺阁女子,竟把自己的闺名写在纸上散了出去,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你们娘俩知不知道我今天在朝堂上受了多少异样的眼光!”

    庄尚书恨不得将庄瑜这个猪脑子给掐死,他怎么会有这般愚蠢的女儿。

    庄夫人拍了一下庄瑜:“你个傻丫头,这事情哪能这么胡来。”她拍了后,又回头来看庄尚书:“老爷,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想想怎么平息流言吧,瑜儿还没出嫁,要是再让流言这么流传下去,她的名声可怎么办?”

    “名声?”庄尚书讥讽的冷哼一声:“你以为她还有什么名声?不光她,我们庄家,包括宫里的娘娘,都因为这个蠢货的带累受到了非议。”

    “事情竟有这般严重?”庄夫人脸色一白,虽然宫里的大女儿自小是由她祖母带着长大,和她并不多亲近,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而且有一个贵妃女儿,她的脸上也是有光的,听闻这事儿还带累了宫里的大女儿,庄夫人顿时着急了。

    “那现在可怎么办?”庄夫人捏紧双手。

    “怎么办?没听外面有捡了她绣球的男人要上门提亲吗,到时候直接将她嫁出去便是了!”庄尚书沉着脸道。

    “不,我不嫁那些人!”庄瑜一开始还在捂着脸呜呜呜的哭,一听庄尚书说竟然要把她直接嫁给那些捡绣球的人,顿时慌了。“我不嫁,我要嫁给秦伀!我只嫁给他!大街上那么多女子扔绣球,又不是我一个,怎么到我这儿就这么严重了?”

    庄尚书见庄瑜梗着脖子一脸蠢相的样子,气的一个倒仰,他猛地一拍桌子,将上面的茶杯震的直接翻在了地上:“你说为什么?别人扔绣球,可有像你一样将自己的闺名写上?而且还是亲手写上,到时候人家拿着纸条,直接说这是你们私相授受的证据,你预备怎么办?”

    庄瑜拼命摇头,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下来了:“呜呜,我没想这么多,我就想着,让秦伀看到我亲手写的字,让他知道我的一片真心。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但您别把我嫁给那些人,我喜欢秦伀,女儿要嫁给他。”

    “人家有妻子,莫非我尚书府的千金还要上赶着去给人做妾?”庄尚书看了庄瑜一眼,冷着声音道。若秦伀未娶妻,那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但现在秦伀已娶妻,就算他有心笼络,可拿自己的嫡女去给秦伀做妾,太不划算,而且京里的这些人背地里还不知道要怎么讥讽他,他以后又如何在朝廷上立足。

    “让他休了,爹,那个女人配不上秦伀。他这么有出息,要是成了您的女婿,对我们家也有好处啊,爹....”不知是急中生智,还是灵光一现,庄瑜竟还真从庄尚书的角度说了理由。

    庄尚书闻言,眉头动了动,沉默了下来。

    “不行,瑜儿,我之前就给你说过了,如果秦伀当真为了攀附我们庄家休了他妻子,这样薄情寡义的人如何能要?如果他不愿修,我们强逼着他休,就算你嫁了过去他也会心生怨怼,你会被他厌弃的,一个女人若被自己的丈夫厌弃了,又怎会有好日子过?”庄夫人不同意,忙道。

    “娘,秦伀定是之前在家里就这么定下了人,他没有多的选择。我好歹是尚书府的千金,怎么会比不过一个农妇,他要是见了我,定会喜欢我的....”庄瑜殷切的看着庄夫人。

    “你....你糊涂,万事哪里有你想的这般好。”庄夫人看着庄瑜,竟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死活要嫁给庄经,好在庄经没有娶妻,最后这事儿还是成了。庄经一开始的确对她非常好,可官位上来后,便也再也不是从前的模样,现在甚至连她的房门都不踏入一步。

    她不能让庄瑜重蹈她的覆辙,而且秦伀现在的情况连庄经当时都不如。

    “老爷,瑜儿胡言乱语的,你别听她的。”庄夫人忙看向庄尚书。

    庄尚书沉默着站起来,看了庄瑜一眼:“好好在屋子里呆着,没我的允许,哪儿都不许去。夫人,你若再让这蠢货出去闯了祸,我就唯你是问。”说罢他径直走出了房门。

    “娘,爹他什么意思?”庄瑜慢慢站起来,看一眼庄尚书的背影。

    庄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点点庄瑜的额头:“你糊涂啊。”虽然她再没有脑子,但和庄经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也逐渐明白了在庄经心里,别的都不重要,唯独权利最为看重。只要对他官途有利的事情,他都会去做。庄夫人知道,庄尚书之所以刚刚沉默了下来,是因为庄瑜的话让他动心了,庄瑜是否幸福他不会去考虑,他考虑的是如何用儿女的婚姻去实现利益最大化。

    不得不说,不愧是这么多年的夫妻,庄夫人对庄尚书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出了房门的庄尚书想到秦伀在大殿上的表现,再想到他的六元及第,这样的人物,绝非池中之物,如果能提早笼络过来,对他绝对有莫大的好处。

    而且以庄瑜这个猪脑子,将她嫁到高门大户,绝对支应不开,门当户对的人家,别人不需要仪仗他,看他的脸色,将庄瑜嫁过去没有丝毫用处,说不得还会因为庄瑜结下仇恨,更何况依着现在庄瑜的名声,又有哪个高门大户会愿意娶她?

    庄瑜只适合低嫁,而且以家世简单的新科进士为最优。只有这样没有背景的人,为了往上爬,才会和庄家站在同一立场。

    以他为例,虽然他娶了庄夫人这个蠢材为妻,但庄夫人的娘家的确在他的官途上起了莫大的作用。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已经和庄夫人的娘家绑在了一条船上。同理,只要秦伀娶了庄瑜,受到了他的提拔,那秦伀就和庄家绑在了一起,想摆脱都摆脱不掉。

    难就难在,秦伀已经娶妻,让庄瑜去做妾绝不可能,他丢不起这个脸。

    可是,如果秦伀没有了妻子,那就好办了。

    至于让秦伀没有妻子,也很简单。他和秦伀几乎是同样的出身,自认最了解他们这类人的心思,为了往上爬,找一个靠山,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秦伀就算再有潜力,在腾飞之前也需要助力,而他,就可以助秦伀腾飞。秦伀有出息后,又可以反哺庄家。

    庄尚书将念头捋了捋,缓缓的点了点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