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高中 两章合一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50章 高中 两章合一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汉侯三国之召唤时代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幼崽护养协会     放榜了?李绮罗忙提起篮子往家里赶。

    “相公,外面开始放榜了!”李绮罗在门口就开始喊。

    秦伀抱着子静出了屋子, 笑着看向她:“娘子,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以前不是觉得我考不考得中都无所谓吗?”

    李绮罗将菜篮子递给孙妈,进屋喝了一口茶后道:“是无所谓, 但你这么认真,考都考了,自然不能白遭罪!”

    秦伀轻笑一声。

    孙妈和几个丫鬟一听要放榜了, 比两个主人紧张多了, 她们将大门打开,站在门口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你们说老爷会不会中, 如果老爷中了,我们就能永远呆在秦家了吧?”小黄略显焦急的看向其他几人, 小声问道。现在秦家日子虽然不差, 但也不会仆从如云。要是秦伀当真当了官,那这点儿下人还不够, 她们也就不用担心在秦家呆不长了。

    “老爷肯定会中的,老爷之前不是一直都是第一名吗?” 小红侧耳听了听外面,极其认真道。

    正说着,忽见旁边的人家也打开了大门,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位中年男子站在了门口。

    “难道隔壁也考了试?”孙妈看一眼, 猜测道。

    小红看他们盯着巷口的样子, 点了点头:“恐怕是的。”

    正说着, 忽然听见前面正街一阵锣鼓喧鸣, 随后有人高声喊道:“贺, 云边省朱建华老爷高中会试第二百八十九名!贺,云边省朱建华老爷高中会试第二百八十九名!!!......”这报喜的阵仗可比乡试的时候大多了,锣鼓唢呐都上阵了,报喜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隔壁的人家全都齐齐叹一声。

    “爹,没事的,现在才刚开始呢,以您的成绩肯定在一百名以内。”报喜声从巷口远去,孙妈几人听见隔壁的人道。

    小红几个更紧张了些,虽然老爷之前一直都是第一名,但一个两江省又怎能和汇集了天下聪明人的会试相比。因为秦伀要考科举,这些日子她们私下也打探了许多,那种前面明明都考的很好,偏偏就是过不了会试这关的也不是没有,而且人数还不少。

    “孙妈....”,几个丫鬟攥紧了手。

    “担心什么,才开始报喜呢,后面还有那么多,咱们老爷的成绩肯定不差!”

    李绮罗听到孙妈的话,笑笑:“相公,我们是不是也到门口去等,这样显得心诚一些,也许文曲星老爷就让你中了呢!”

    秦伀知道她在开玩笑,看着三个又睡了过去的孩子,点点头:“看看也好。”

    门口孙妈的话音一落,旁边的人家便听见了,齐齐看过来,秦伀和李绮罗在这里住了这么久,除了搬进来的当天给邻居送过一点点心外,便没有再和他们打交道,参加会试的人这么多,秦伀也不可能人人都去结识。

    旁边这户人家的考生似乎一直都在闭门苦读,要不是今天放榜全家出来听榜,大家都不知道旁边的人家也有考生。

    他们听见了,目光便聚集到了这边,想看看这边的考生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恰巧这时,李绮罗和秦伀到了门口。

    “老爷,夫人....”,孙妈她们忙行礼。

    见秦伀竟然这么年轻,隔壁的人家都纷纷吃了一惊,这模样约摸二十左右,竟然就已经在考会试了?这是何等的天资!

    不过,会试和前面的考试都不一样,考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彼此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天差地别,可能一个心态的疏忽,或者考题的擅长与否,都会影响到最终的成绩。像秦伀这般少年得志的,多少都有些志得意满,一旦在考场上稍有差池,心理上就可能全盘崩溃。

    所以能通过会试的年轻人有,但数量绝对不多,能通过会试,进入殿试的,大多是久经考场的老鸟。

    这家人见着秦伀,先是一惊,随后又微微松了一口气,至少从年龄上说,秦伀不中的几率要大一些。

    秦伀冲着隔壁的中年考生点头示意,这位男子微微一愣,随后也向秦伀点了点。点完头后他蹙了蹙眉,像秦伀这般年轻就能参加会试的人可不多,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只是他一直闭门苦读,也没有学其他考生一样去参加个什么学社,游玩交友什么的,对同届的考生着实了解的不多。

    不过,成也年轻败也年轻,这少年,多半是考不中的。想到这儿,男子勾起嘴角笑了笑,再次向秦伀拱了拱手:至少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秦伀心里好笑,再次向这男子点了点头。

    “贺,大名省立园府单钦单老爷高中会试第二百五十六名!贺,大名省立园府单钦单老爷高中会试第二百五十六名!!大名省立园府单钦单老爷高中会试第二百五十六名!!!.....”秦伀刚向这中年男子点头示意完,前街又响起了报喜声。

    “已经报到二百五十六名了!”隔壁有人说道,显然他们是担心的。

    中年男子面上竭力维持平静,但微微发抖的手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他悄悄看一眼秦伀,发现他竟一身轻松,正在轻笑着和他的娘子说话。

    中年男子心头一哽,觉得心态被比了下去,他怎么能没有一个年轻人从容?但随后又想到,这年轻人八成是早就觉得自己高中无望,索性不抱有期待。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好受多了。

    “贺,两江....”

    孙妈和几个丫鬟的心同时提了起来。

    “两江省乾阳府关西铜官老爷高中会试第一百八十八名!两江省乾阳府关西铜官老爷高中会试第一百八十八名!!两江省乾阳府关西铜官老爷高中会试第一百八十八名!!!....”

    孙妈和几个丫鬟瞬间泄气,还以为是老爷呢。

    “相公,你认识这个关西铜吗?”都是两江省的考生,秦伀应该有见过吧。会试齐聚了天南地北的考生,老乡总是更亲切一些。到了京城,考生中便会组织同乡会。

    秦伀点头:“见过几面。”

    李绮罗懂他的意思了:没深交,但是有过交集。

    “阁下是两江省人士?”这时隔壁的那位中年考生忽然问道。

    秦伀笑着点头:“对,见过这位兄台,在下确是两江省人士。”

    这位中年男子不以为意的点点头,两江省虽然不错,但自是比不上他这个京城人士的。

    “敢问阁下贵姓?”男子笑笑。

    “免贵姓秦。”

    “秦....”男子点点头,这么多考生,姓秦的人自然不少,他正想再问秦伀的名字时候,前面报喜声又来了。

    “贺,辽疆省冰原府黄沙溢黄老爷高中会试第一百六十五名!....”

    “第一百六十五名了....”,孙妈几个心里更加紧张。说话的这么一会儿时间,差不多就报了一半的名单。

    隔壁的中年男子和家人再也无心关心秦伀,自家人知自家事,以他的学识想要挤进一百名被希望极其渺茫,如果接下来还是没有他的话,那么这次会试多半又折戟沉沙了。

    中年男子面皮越绷越紧,手抖的更厉害了,忍不住走出了院门,在巷子里走来走去。他的家人自然也非常紧张,跟在他后面一同来回走动。

    李绮罗看着他们走着走着,已经将范围扩至自己院门口了,轻轻拉了拉秦伀的手,小声道:“相公,你别紧张,考不过就来年再战,反正你还年轻,咱们不着急。”

    秦伀笑看她:“你现在说的可和之前的不一样。”

    李绮罗耸了耸肩:“我不忍心让你的努力白费,但也不想你患得患失的,不矛盾啊。”

    秦伀笑意更甚,看了看孙妈和几个丫鬟都紧张的看着巷口,便将李绮罗往后拉了拉,然后从后拥住李绮罗,让她半个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在她耳边低声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李绮罗埋头低笑一声,随后抬头,挑了挑眉,神采飞扬道:“是吧,你知道就好。”

    秦伀闷笑出声,耐不住亲了亲她的耳朵:“我自是知道的。”

    “贺......”

    “贺.....”

    “贺......”

    每隔一会儿,便有报喜声从巷口传来,随着名次越来越靠前,报喜的阵仗也越来越大。

    但始终,没有秦伀的名字,隔壁那位,现在正在巷子里难耐的走来走去的男子自然也没有报到。李绮罗看他都快撅过去了。

    听这种报喜,真是对身心一种巨大的折磨,当报到第八十名还未听见自己名字的时候,隔壁那位仁兄终于承受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了,又完了,寒窗苦读二十载,这次竟又未考中,老天啊 ,你何其不公....”他神情崩溃,竟开始痛哭流涕。

    “爹,还没报完呢,您不是说这次感觉很好吗,您的名次定在前面...”

    “就是啊,老爷,前面还有那么多名次没报呢....”

    中年男子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中不了了,中不了了....”

    “贺,京城府康威明康老爷高中会试第七十九名!贺,京城府康威名康老爷高中会试第七十九名!!.....”

    男子的哭声嘎然而止,他一脸的愤恨:”不仅同城,还同名,为何他就能中这么好的名次,苍天不公啊!”

    “爹,您先别这样,也许这就是您呢!”他儿子将他扶起来,安耐着兴奋劝道。

    “不,不可能的,虽然我自觉这次答的不错,但进入一百名,还是七十九名,怎么可能...”

    报喜声离巷口越来越近。

    隔壁这家人这下似乎连呼吸都忘了,眼睛不眨的盯着巷口。

    “贺,京城府康威明康老爷高中会试第七十九名!.....”官差举着牌子,敲锣打鼓的出现在巷口。

    “爹,爹,是您啊,是您啊,您中了!”他儿子看着出现在巷口的官差,差点跳起来大喊道。

    官差进了巷口,朝着这边走来。

    中年男子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我中了?还是第七十九名?”

    “啊啊啊啊啊,老爷,您中了,您中了!”这家的下人齐齐欢呼起来。

    官差越走越近,一路高声报喜,到了隔壁门口停了下来:“可是京城府永结巷的康威明康老爷?”

    “对对对,康老爷是我爹,我们这里就是康府!”

    这下确定了!这中年男子果真中了第七十九名!

    官差报喜,附近的人家都打开了门出来,纷纷恭贺道:“康老爷,恭喜高中 ,贺喜贺喜,您如此大才,一猜就知道这次肯定会高中!”

    马后炮和拍马屁的人哪里都不会缺少,隔壁这家人高兴疯了,给了官差喜钱后,又拿出预先准备好的铜板给邻居们撒喜钱。

    大家都在拿喜钱了,中年男子忽然哈哈哈大笑起来:“我中了,我中了,我中了,老天爷啊,你太公正了!哈哈哈哈哈.....”

    李绮罗噗嗤一声笑出来,之前这中年男人一直安安静静的,李绮罗还以为他是大心脏,合着是没反应过来啊,更搞笑的是自己不中就是老天不公,现在中了,就是老天爷太公正了....

    不过他之前都已经绝望了,却没想到竟是峰回路转,这科举一途,果然不好猜测。

    眼见着隔壁的人中了,孙妈和几个丫鬟越加着急。

    李绮罗看了看秦伀,见他面色沉静,心里松了一口气。

    等到隔壁那家发完喜钱,正街那边已经报到第二十三名了。小红和小黄安耐不住,自己跑到了巷口。中年男子此时浑身都透着志得意满,他接受了众人的恭贺后,慢慢走到秦伀面前:“这位秦兄弟,你还年轻,机会多,来年再考也是一样。像我,不也是考了这么多年,才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吗!”

    秦伀笑着像这位才高中的康老爷道谢:“多谢康老爷劝慰,在下明白。”

    小绿愤愤不平的低声道:“又还没报完,怎就知道我家老爷不会中了?”

    她的声音很小,李绮罗低声喝了一句:“小绿。”

    小绿忙认错。

    倒是这位康威明摆了摆手:“哎,秦娘子不必如此,家人嘛,自是盼秦小弟高中心切。不过小丫头,你家老爷这次八成是中不了啦,听听外面,都报到十几名了,你们老爷如此年轻,这次不中不要气馁,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绮罗心里撇了撇嘴,心道:我可谢谢你的乌鸦嘴吧!这家伙全然忘了之前自己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高中,浑身就抖起来了。不过看他的样子,劝慰秦伀倒也不全是炫耀,可能也是想到了自己以前备考的苦逼经历,所以想着给这个已经铁定要落榜的后辈打打气。

    秦伀笑笑:“康老爷所言甚是。”

    这位新出炉的康老爷十分满意秦伀谦虚的态度,点点头:“你这般年轻,就已经能参加会试,可见天资聪颖,放正心态,以后肯定会中的。咱们好歹做了几个月的邻居,如果你在临走之前,想知道怎么备考会试,我倒是可以将我的经验分享给你。”

    秦伀拱拱手:“多谢康老爷不吝赐教。”

    康威名摆摆手,:“不用,不用,提携后辈嘛。”他现在心情正好,倒是不介意和秦伀多说几句。虽然秦伀这次没中,但他也知道像秦伀这样的,考中也许只是时间问题,提前打好关系嘛,虽然他这次中了,但官场上也需要人脉啊!

    说话间,前面的正街报喜已经到了第二名。第二名是一位京城本地人。

    康威明听了面露艳羡,虽说会试后还有殿试,但一般殿试的名次和会试都没多大出入,像他,中了第七十九名,殿试后,八成就会被点为二甲,虽然名次靠后,但好歹没落到同进士,这在之前,他想都不敢想。

    听到报到了第二名,秦伀的脸色终于渐渐绷紧了一些。

    李绮罗拉住他的手,也随着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巷口。

    康威明看秦伀这样子,心下一阵好笑:年龄不大,心倒是不小,还肖想着第一名呢!他摇了摇头,转身朝自己家走去。康家门口热闹非凡,家里已经在合计着等殿试后就摆酒席了。

    “哐哐哐.....”

    “砰砰砰.....”

    这次除了敲锣,竟还有大鼓隆鸣的声音,老远就听见这吹吹打打的声音,将康家门前的热闹一下就压了过去!

    “这么大的动静,这是要报第一名了?”

    “是啊,第一名啊,那可是会元,就算经过殿试,肯定也是一甲前三名,就不知道这个骄子是谁了,依我猜,八成又是京城人士。”

    “我猜也是,这么多年,前三名大多都出自京城。”

    “贺!!!!!....”这一声高贺拉出老远。

    李绮罗忽然吸了一口气,说不紧张不紧张,但到了这时候,又怎么可能不紧张。秦伀握着她的手也微微收紧了些。

    孙妈和几个丫鬟大气都不敢出,屏住呼吸看着巷口。

    “贺,两江省益阳府云阳县秦伀秦老爷高中会试第一名!贺,两江省益阳府云阳县秦伀秦老爷高中会试第一名!!

    贺,两江省益阳府云阳县秦伀秦老爷高中会试会元!!!贺,两江省益阳府云阳县秦伀秦老爷高中会试会元!!!”

    康威明骤然停下脚步,看向秦伀:“....秦兄,你们两江省果真人才济济,这会元不仅与你同乡,竟还与你同姓!”

    秦伀微松一口气,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现在尘埃落定!

    他对康威明笑了笑,并没说话。

    “老爷中了!老爷中了!!”巷口的小红和小黄已经高兴的蹦了起来。

    康威明艰难的开口:“.......你就是秦伀?”他虽然一直在备考,但对秦伀这个一路都是头名的科考热门人选也听过几耳朵,万万没想到,如此大名鼎鼎的人物竟然就住在他的隔壁,更关键的是现在还中了会元。想到自己刚刚对他说的那些话,康威明恨不得衣袖掩面,直接缩到地缝里去。

    “秦伀?两江省的人?这次倒是叫两江省拔得了头筹。”康家门前的那些人没听到康威明和秦伀的对话,还不知道新出炉的会元就站在他们眼前。

    但没一会儿,他们就知道了。

    报喜的官差吹吹打打的进了巷子,走到院门前,“敢问可是两江省的秦伀秦老爷?”

    秦伀站出来:“正是在下。”

    本来官差进了巷子,康家门前那些来恭贺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了,莫非这永结巷不但要出一个二甲,还要出一个会元?当秦伀出声后,巷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竟是落针可闻。

    “恭贺秦老爷,贺喜秦老爷,您高中此次会试会元了!!!”报喜的官差热情至极的恭贺道。

    孙妈和几个丫鬟从不敢置信到压抑不住小声尖叫,李绮罗看了一眼,也随得她们,只吩咐道:“孙妈,去把之前准备好的喜钱拿出来。”

    孙妈忙欢快的应一声,去屋子里拿了喜钱,给了报喜的官差丰厚的喜钱,又对着人群道:“今日我家老爷高中会元,大家同喜!”说罢喜气洋洋的将喜钱撒出来。

    这时候,巷子里的人才回过神来,天啊,这么年轻的人竟然是会元!!!所有人都蜂拥着过来给秦伀道贺,这么近距离接触到会元,以后只怕一辈子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他们竟然和会元做了几个月的邻居,拿出去都值得吹一波了。

    这喜钱必须要抢,多大的福气!

    康威明看着刚刚还在自家门口恭贺的一群人,这下全跑到了隔壁,静静的进了院子。

    他儿子也一脸的不敢相信:“爹,我没看错吧,隔壁那个看着比我还小的小子,竟然是今年的会元?”

    康威明怒瞪:“什么小子,那是今年的会元老爷,你得叫一声秦会元。”

    “比我还小。”他儿子小声道。

    “是啊,比你还小,别人就有这么大的出息,你呢,你整天在干什么,到现在还一事无成!”康威明拍了拍他儿子的头。

    “那你这么大年龄了,还不是没考过他。”

    “你说什么!我看你是要造反了!”康威明大喝一声后,又不禁叹了口气,唏嘘道:“哎,本以为这次破天荒的考了第七十九名,已经算是光宗耀祖,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少年英才,不能以常理度之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