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敬理想 两章合一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47章 敬理想 两章合一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三国之召唤时代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幼崽护养协会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破道[修真]     秦伀拥着李绮罗, 一路听着她“告”着三个孩子的状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三个孩子还在软榻里翻腾, 子静和子姝一见李绮罗和秦伀,眼睛哧溜一下就睁圆了。“狼....”李绮罗还在门口的时候,子静就张开自己的小手要抱。

    “子静会喊人了?”秦伀惊喜不已。

    “会喊什么,你看我像狼吗?”

    秦伀却笑的合不拢嘴,直接将子静抱起来:“宝宝好聪明,叫爹爹。”

    子静对着秦伀咧嘴笑, 还流出了口水。

    李绮罗摇着头给她将嘴边的口水擦了,“小傻子,相公, 你快去屋里洗澡换衣服, 一会儿吃饭了,进考场这么久, 不知道糟了多少罪 , 孙妈, 我走之前煲的汤可好了?”想到这儿李绮罗就心痛。

    孙妈忙答:“好了, 好了, 我一直照看着。”

    李绮罗点点头, 吩咐小红给秦伀将洗澡水倒好,自己拉起还在那儿和三个孩子亲亲热热的秦伀:“洗了澡再亲热吧。”不过三天,搞得好像多久没见一样。

    秦伀又亲了亲三个孩子的小脸蛋, 这才站起来, “三天不见, 宝宝们又好看了许多。”说这话的时候,秦伀一脸的认真加感概。

    李绮罗:“.......”是啊,自家的崽儿自然怎么看怎么顺眼。

    李绮罗把秦伀推进了屋里,要出来的时候却反被秦伀一把抓住手腕:“娘子,在考场里呆了三天,我好像有些乏力,你帮我洗吧。”

    李绮罗不疑有他,吩咐孙妈去厨房照看,自己和秦伀进了屋子,秦伀走在后面,进去的时候反手就将门关上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李绮罗和秦伀还没出来。

    三个孩子看着紧闭的房门,子静和子姝攀着护栏站起来,想往那里跑,小红和小黄忙将她们抱了回去。小红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对孙妈道:“夫人和老爷怎么进去了这么久,要不叫叫他们?”

    孙妈白她一眼:“不知事的丫头。”

    等天完全黑了之后,李绮罗和秦伀终于出来了,朦胧的烛火下,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红。

    李绮罗非常镇定的叫开饭。

    一说开饭,三个孩子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李绮罗失笑的对秦伀道:“我们家里这哪是养了三个孩子,分明是养了三个小饭桶。”

    秦伀不赞同:“即便是小饭桶,也是最乖最好看的饭桶。”他自己亲手将三个孩子抱到桌边,非常有耐心的开始给孩子喂饭。

    “相公,晚上别让他们吃多了,不然要积食的。”

    秦伀点点头,最后喂了一勺子静和子姝,在喂姐妹俩的时候,子圭已经把嘴巴张的大大的了,不知他是不是听懂了李绮罗的话,生怕秦伀不再喂他,便自己扭着身子,伸出小手一把抓住秦伀的勺子,往前凑着嘴巴,想要自己把最后一勺粥给吃下去。

    秦伀坐在三个孩子的中间,他右边坐着子静,左边坐着子姝,再过去才是子圭,子圭人小手段,就算扭的角度再大,秦伀不把勺子往他那边凑,他就无法吃到嘴里。

    “哈哈哈......”,李绮罗捂着肚子,看着子圭一副小狗讨食的模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啊!”子圭委屈的看了一眼秦伀,将嘴又张的大了些,示意秦伀快喂。

    他那双大眼睛这么湿漉漉的看着,是个人都要缴械投降。秦伀摸了摸小儿子的额头,忍笑着要将勺子送到他嘴里。

    \"相公,给我,给我,我来喂。”实在太好玩儿了,李绮罗忙接过勺子,拉开秦伀,自己坐到了他的位置。

    “你别逗他。”显然,秦伀是知道李绮罗的打算的。

    李绮罗对秦伀挥了挥手,让他安静的吃饭,自己拿着勺子往子圭面前送了送。子圭见勺子要到嘴里,顿时弯了眼睛,将小嘴又张的大了些,自己又往勺子方向凑了凑。

    “啊.....”边张嘴自己还发出了声音。

    就在要吃到的时候,李绮罗忽然将勺子往后撤了,子圭咬了个空。

    “酿!”子圭眼睛不弯了,一下就收起了笑意,不知是不是李绮罗的错觉,她竟然从这孩子不标准的喊声中听出了极大的不满。

    子静和子姝在一旁睁着大眼睛看着,还以为是在玩儿什么游戏,自己也张开了嘴巴,学着子圭的样子啊一声。

    三张小脸,同时张开嘴巴,让李绮罗莫名觉得自己像投食的燕妈妈。

    “绮罗.....”,秦伀看一眼李绮罗:“别把孩子逗哭了。”

    “子圭才不会哭。”李绮罗心虚的看一眼秦子圭,这么一副板着脸的模样,生气了还差不多。她咳了咳,将勺子凑到子圭面前:“好了,宝宝,娘错了,这次保证不逗你,吃吧。”

    子圭看她一眼,低下头去抠手。

    “你不吃的话,那我让姐姐们吃了。”李绮罗作势要收回勺子。

    秦子圭忙抬起头,自己张开了嘴巴,李绮罗噗嗤一声笑出来,:“没骨气的小东西。”她喂给了子圭后,又给子静和子姝喂了半勺粥。让孙妈把他们抱到软榻上去:“好了,现在你们自己玩儿吧。”

    吃完了饭,秦伀问李绮罗这几天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小红看一眼李绮罗,道:“昨天我们在街上遇见了一位女子,她说她是尚书的千金,对夫人的态度很是嚣张。”

    秦伀脸一下就冷了下来:“绮罗,怎么回事?”

    李绮罗让孙妈她们退下,自己将遇到庄瑜的事情说了。

    “你的意思是说,她是因为我才刁难你?”秦伀蹙着眉道。

    李绮罗嗯一声,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秦伀:“相公,对你招惹的这些烂桃花,发表一下感想吧,这儿多妙龄女子为你前仆后继,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满足?”

    秦伀苦笑一声:“绮罗,你当真要挖苦我?”他放低声音道:“要说担心,我才要更要担心才是。”被他皮相迷住了的那些女子,最后哪一个不是拜在了绮罗的石榴裙下。

    李绮罗挥挥手,她当然也知道秦伀没这些心思,至少目前是这样。“我说笑的,谁叫相公你这么优秀呢。花太香了,自然有蜜蜂嗡嗡嗡的围上来,这不怪你,放心吧,如果她真的敢做什么动作,我就直接.....”她凝了眉,对着空气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她的神情,动作潇洒至极,那种睥睨的眼神,竟让人忍不住生出膜拜之感。

    秦伀看的低低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她说的是认真的好不好。

    秦伀凑近她“我笑咱们合该在一起。不过,这事情你别管了,你之前才在大街上教训了那些纵马的人,虽然他们不可能查到你头上,但你当时到底在场。这次你和那位庄小姐又在大庭广众下生了口角,如果这时候她发生了什么事,总会引人怀疑到你身上。那位庄小姐,她到底是闺阁千金,就算她不计后果,尚书府也不会让她做出过分的事。短时间内应该无事,待我考完试后......”,等他考完试后怎么样,他没有说,只是眼睛微阖,嘴角嘲讽的勾起。

    李绮罗点点头:“她只要不多事,我自然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相公,如果她就是放一番狠话,这事儿还是算了吧,毕竟你就算过了殿试,也不过才入朝堂,又哪里斗得过他们。再说昨天她也没占到便宜,你这么优秀,总有女人会看着眼热。咱们一个个的计较,也计较不过来。算了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秦伀嗯一声,将她拥入怀中摸着她头发,眼底却始终冷着,不管如何,那个庄瑜竟然骂绮罗贱民.....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便准备睡觉了。

    三个孩子一向都和他们睡在同一间屋子。

    这次秦伀伸手将两姐妹抱了起来,李绮罗自然要去抱子圭。本来一向乖巧的子圭这次见李绮罗来抱他,竟然哧溜一下转过背去,用屁股对着李绮罗。

    李绮罗嘿一声:“子圭,睡觉了,不要娘抱吗?”

    子圭低头抠手不说话。

    “你生气了?”李绮罗在后面戳了戳子圭的背:“别那么小气嘛,娘错了,娘给你认错好不好?”

    子圭耳朵动了动,还是没转过身来。

    李绮罗看一眼秦伀,故意大声道:“看来,子圭是不准备原谅娘了,娘好可怜啊,呜呜呜呜.....”

    她作势抹眼泪。

    李绮罗一假哭,三个孩子都急了。

    “狼.....”

    “泥.....”

    “酿.....”秦子圭也转过了身来。

    她本来是想逗逗孩子,没想到反倒惹得孩子担心,李绮罗心里软的一趟糊涂,但又有些心虚,她忙将手拿开:“哈哈哈,娘没哭,娘没事。”

    “狼。”

    “泥。”

    子圭沉默的看着李绮罗。

    李绮罗咳一声,向秦子圭伸出手:“子圭,你还不原谅娘吗,要不要娘抱?”

    秦子圭看了李绮罗一眼,慢吞吞的伸出了手。

    李绮罗一把将他抱起:“对嘛,这才是娘的好儿子,男子汉小丈夫,心眼怎么能那么小呢,你说对不对相公?”

    秦伀咳一声,看了看李绮罗,没有回答她的话,抱着两姐妹进了屋。

    李绮罗啊一声,低声道:“什么意思?”随后恍然大悟,耸了耸肩看向秦子圭,“问错人了。”

    第二天,秦伀还是像以前的作息一样,井井有条的看书,逗孩子,并没有像其他考生一样,紧张的心绪不稳,或者挑灯夜读。

    后面又连续考了两场,总共九天的考试一晃便过了。

    当第三场试考完,几乎所有的考生都像经历了一场大难。头发散乱,面色发白,眼底下竟是乌黑,考场的大门一打开,乌泱泱的人涌出来,除了没有那些肮脏的血迹外,让李绮罗恍惚觉得好像又看见了那些丧尸群。

    有人走了几步,直接扑到在了地上。来接人的家属还要趴在地上找人。

    见这样子,李绮罗心里一紧,秦伀肯定也糟了大罪了。

    她紧紧盯着考场的大门,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看见秦伀出现在人群中。

    他面色微微发白,头发散了几缕,好在虽看着有些疲惫,但相对于其他考生一副逃难的模样,已经好的不止一星半点儿。

    “相公!”李绮罗提高声音,使劲挥手。

    秦伀似乎总能在第一时间听到她的喊声,李绮罗一出声,他便朝这方向看了过来。挤开一群去了半条命的考生,秦伀很快就到了李绮罗面前。

    李绮罗忙把带着的衣服给秦伀披上,又捉住他的手搓了搓,“相公,里面很难受吧?”

    秦伀嘴角含笑,眼神软的如一汪温水,定定的看着她:“还好。”

    李绮罗努了努嘴:“看看他们,你觉得我会信吗?”

    秦伀笑一声:“他们怎能和我比,我有贤妻,万事准备妥当,自然不会遭多少罪。”不提李绮罗准备的保暖的衣服和软硬适中的吃食,光是那注入了精神力的贴身衣物,让秦伀能够睡的时候很快入眠,清醒的时候精神十足,就完全帮了秦伀的大忙。

    考试的这几天,天公不作美,竟然还下了雨,没有细加修缮的考场到处灌冷风,坐在窗边的更是遭罪,雨水飘落进来,能护着试卷不污都要极大的精力。

    诺大的考场,好像一个冰窖,又要答题,精神高度紧张,晚上还休息不好,不光有心理压力,更会冻得瑟瑟发抖,根本睡不好觉,如此连考三场,再从考场出来可不就是一副难民样。

    但秦伀却完全没有遭这些罪,第一他运气好,分在考场的中间位置,第二,李绮罗给他准备的那些衣服鞋子实在太暖和了,看着不厚,穿在身上却一点儿不冷。他本来就是大心脏,又加上李绮罗的异能加持,不说超常发挥,至少考出了自己的真实水平。

    李绮罗笑看了秦伀一眼:“算你会说话,咱们回家。”

    秦伀点头:“嗯,咱们回家。”

    回去后,秦伀当晚好好休息了一下,第二天便恢复了精神奕奕。他的作息依然不变,早上起来和李绮罗一起跳一套健身操,在院子里抖抖胳膊腿儿,上午看看书。只是会试已过,自然不需要再像备考的时候一样,整天都用来看书。

    别的考生一考完了试,便撒开蹄子的浪,各种诗社,学社,游湖吃酒,似乎要将前段时间受的罪全部补回来,简直疯了似的玩。

    秦伀则不同,不看书的时间,他便陪着李绮罗逗逗孩子,和李绮罗说说话。

    不过人毕竟不是生活在真空,在京城的这些日子,秦伀也认识了一些考生。一点儿社交也没有,难免会被人说不合群。

    在家歇息的第三天,几个考生找上了门。

    “秦兄,你在家吗,我们来找你喝酒了。”中午几个孩子午睡,秦伀便拉着李绮罗在亭子里画画,李绮罗精于刺绣,对于画图构造和色彩都非常敏锐,一副图下来,看得秦伀忍不住连连称赞。

    就在秦伀发自内心夸赞李绮罗的时候,便听到了有人在外面叫门。

    “是我这次在京城结实的人,学识都很过硬。”他没用朋友,李绮罗便明白了。

    “那你快出去,我去准备热茶。”

    秦伀点头,出了书房打开大门,“马兄,瑞兄,章兄,还有这位兄台,快请进。”

    来的人一共四个,前面三个都是之前通过陈情纵马事件的时候认识的,倒是最后一位,秦伀并没有见过。

    “秦兄,考完了试大家都去放松,唯独不见你的身影,我们便想着不能冷落了你,不请自来上门找你喝酒,你不会怪罪我们吧?”被秦伀称为马兄的人道。

    “秦伀忙道:“自是不会,各位屋里请。”

    几人随着秦伀往屋里走的时候,忽然看见了院子一角的凉亭,住进了院子,这凉亭李绮罗就重新布置过,亭子四周罩上纱窗,外面再飘一层轻纱,她自己精心照料了一些花盆放在亭子四周。里面放了软榻和书桌,看着很是有情调。秦伀有时候在书房里看书闷了,便会在凉亭了缓缓精神。

    “唉,那亭子看着很是有野趣,不如咱们就在那里面坐坐如何?”章兄看到凉亭,眼睛一亮道。

    “那亭子虽然罩上了纱窗,但还是有些冷,要是冻着了几位仁兄,便是秦某的不是了。”秦伀看了一眼凉亭里还没收的画作,轻声道。

    “无妨无妨,咱们在考场里都过来了,这点儿寒霜自然不在话下,不知几位意下如何?”章兄又看向其他几人。

    其他三人也很是赞同。

    “这....那好吧。只要你们不觉得秦某怠慢便成。”

    “这自然不会。”几人笑着进了亭子。

    李绮罗见他们好好的屋子不呆,竟然要去凉亭里坐着,心里无力吐槽,吩咐孙妈泡好了茶。既然是秦伀结交的人,可见都不是无用之辈,他们都上门了,李绮罗自然要去打个招呼。

    她端着茶盘和点心进了亭子。

    “秦兄,还没给你介绍,这位是李启令李兄,是上届京城的乡试解元,京城本地人士。”

    和乡试一样,会试自然也有热门人选,秦伀从县试到乡试一直都是头名,当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这位李启令同样的名声在外,他今年二十四,虽然不像秦伀这般一路案首拿过来,但却是逢考必过,更是在乡试中一举拿下京城的解元,这含金量可比秦伀两江府城的解元还要足。

    秦伀一听,忙道:“原来竟是李兄,久闻大名。”

    李启令缓缓的打量秦伀,末了拱手:“秦兄才是名声在外,李某佩服。”

    秦伀笑笑:“不敢当。”

    其他三人笑道:“你们都是风云人物,不像我们,在天下英才中全然是籍籍无名之辈。”

    李启令道:“不过都是虚名罢了,考试看的最终还是真才实学和运气。”运气,实在让人捉摸不透,但所有考生都相信运气一说。

    秦伀笑了笑:“李兄所言极是。”

    “相公.”李绮罗老远就将他们的谈话听了个清清楚楚,走到凉亭外喊了声秦伀。秦伀一笑,起身接过李绮罗手里的茶盘和点心。

    “给各位兄台介绍一下,这位是内子。绮罗.....”秦伀拉过李绮罗,给她介绍了来人,李绮罗笑着致意。

    “我说秦兄弟你为何舍不得出门,原来是家有美眷。弟妹,这次唐突上门,打扰了。”马姓考生似乎很健谈,秦伀刚一介绍完,他便道。

    李绮罗笑笑:“自然不会,各位慢用。”她出来打个招呼算是尽到了地主之谊。

    李启令看着秦伀和李绮罗相握的手,唇角勾了勾。等李绮罗走了后,几人重新谈到了此次会试上,他们是通过那些陈情纵马事件认识的,不可避免就谈到了那件事。

    “唉,我原以为京城重地,必是规矩森严,没想到还是和地方上一样,有权势的人竟可以肆意妄为到这个地步。”瑞兄喝了一口茶,愤愤不平道。

    “瑞兄此言差矣,虽然时事多有不如意,但朗朗乾坤,终归还是逃不出规矩,这次那些纵马的公子不是就被勒令给受伤的百姓赔了银子吗。”

    “视人命如草芥,几两银子又有何用,如果我侥幸当了官,定要将这污浊的官场荡涤清白。”马兄将茶杯重重磕在茶几上。

    “是,这是我等读书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秦伀静静了喝着茶,并不言语。

    李启令看一眼秦伀:“秦兄,你为何沉默?可是觉得马兄他们的言论有何不妥?”

    其余几人立刻看向秦伀,秦伀笑笑:“马兄他们自然无任何不妥,热血豪情令我敬佩之极。”秦伀并不是在说假话,在进入官场之前,许多人都抱着一穷热血投入,不管现在想法是否幼稚,办事手段是否稚嫩,但这浑浊的世间的确不能少了这样的人。以后他们也许会随波逐流,趋于大势,但也有极少数能顶住压力,做夹缝中一盏随时可能熄灭的烛火,即便烧光自己,也要为这世间带来一些光明。

    秦伀自问成不了这样的人,他的前提是保护家小,顺势而为,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类人的敬佩。

    见他神情诚恳,李启令顿了顿,伸出茶杯示意碰杯:“如此,敬理想。”

    “哈哈哈,对,敬理想!”马兄大笑着道。

    秦伀笑笑,几盏茶杯碰撞,发出清脆响声:“敬理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