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破灭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29章 破灭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农家乐大撞阴阳路     秦父气的脸色发白, 指着秦大伯抖着手指问:\"你.....你和二哥就是这么想我的?”

    秦二伯忙拉住秦大伯:“大哥, 咱们在家里咋说的?”他给秦大伯使眼色。

    秦大伯一把甩开秦二伯:“说啥?还有啥还好说的, 你没看见他对我们是啥样的态度吗, 人家早就看不起我们了, 你就算再拿自己的热脸却贴别人的冷屁股,他也一样瞧不上!”

    “你....好哇。秦父抖着手倒退着坐到了椅子上:“好哇,没想到我就算苦了自家人也要接济你们, 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他捂住眼睛,肩膀微微颤抖。

    秦大伯冷笑一声, 还要再挤兑, 却听的砰一声, 原来是秦母重重拍了一下旁边的桌子, 她看向秦大伯秦二伯:“他大伯,二伯, 这话谁都可以说,就你们不可以说。爹将你们养大,给你们娶妻生子, 这是啥样的恩情?如果没有爹,你们早就饿死了, 还容得你们站在这里说些白眼狼的话?你说老头子小时候在你们面前端着少爷的款,咋?你们看不过?且不说你们口里有几句实话, 就算他真端着少爷的款又咋了, 他本来就是少爷!你们不平, 不甘, 去找你们自个儿的爹啊,谁让他把家产败光了,连自己儿子都要兄弟养活!”

    秦耀在旁边讥笑一声:“可不是,爷爷将大伯二伯和爹一样养着,养着养着,竟还养出怨愤来了,这好人可真做不得。本来就是被收养的,不感恩就算了,还要处处和爹比个长短,我呸!”

    不管怎样,秦父始终是几兄弟的亲爹,在他们几兄弟面前,秦大伯竟然这样说秦父,这不是没把他们几兄弟放在眼里?

    秦奋也铁青了脸:“以前咱们家里缺衣少食,三弟病了,大夫说要补补,都没有东西,就是这样,只要你们上门,爹都恨不得将粮缸挖空,我爷爷将你们养大,给你们娶妻生子,后来糊弄了我爹,吸着我们一家的血。现在事关三弟的名声,我爹不答应你们的要求了,就骂我爹是装模做样,大伯,二伯,你们这话传了出去,别人会咋说你们?”

    马大妮哎哟一声:“这还有啥可说的,喂不熟的白眼狼呗,这样的人啊,就算把血抽干了给他喝,他还嫌血腥的很呢!”

    秦伀皱了皱眉头,放下手里酸梅干,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撑着后腰十分小心翼翼的想站起来,虽然知道这个场合不对,但李绮罗实在忍不住想笑。

    她在背后撑住秦伀的腰:“没事的,相公。”这动作也忒慢了,好像一个不小心,肚子里真有东西要掉了似的。

    秦伀回头看李绮罗,抿了抿唇:“我只是有些脚麻。”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坐太久了嘛。”李绮罗心里快笑死了,这智商掉的实在有些不忍直视,要是以前,秦伀要是找借口,肯定会找一个万无一失的。

    听出李绮罗话里的敷衍,秦伀的下巴绷紧了些。

    “那我不撑了?”李绮罗试探着问。

    “别....\"秦伀忙道。

    李绮罗埋下头去不让秦伀看见自己死命压抑的笑意,撑着他的腰让他慢慢站了起来。

    秦伀双手虚扶肚子,站起来后看向秦父:“爹,升米恩斗米仇。有人会感恩,有人却只会将别人的恩情当作理所当然。所以做好事也要有一个度。您不用伤心,您曾经是真心待大伯二伯,我们知道,地下的爷爷也知道,秦家的列祖列宗更是知道。您对大伯二伯问心无愧。他们怎么想,你左右不了,既然他们心中已经认定,那你无论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了,以后就看着我们一家人吧。”

    秦父颓然的放下手,深深的叹息一声,看一圈儿秦家所有人:“我对不住你们啊!”他以前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猪油蒙了心,明明自己有妻有子,儿孙满堂,却还巴巴的将另外两家人放在自家人之上。

    让一家人跟着他受苦,养大另外两房的胃口,现在稍有不如意,竟直接将他恨上了,他这是自作自受啊!

    到头来,他被挤兑,维护他的还是自己的家人。

    秦二伯脸色一变,直觉不好:“老三,大哥刚刚说的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

    秦父站起来,冲秦二伯摆了摆手:“他这么说,肯定就是这么想的,二哥,你不用说了。你们爱咋想,我现在也管不着。以前想着咱们秦家人在小青村就只有我们三房了,自然应该守望相处,现在看来,是我一厢情愿了。我今天就给你们说明白,我爹将你们养大,帮你们成家立业,我以前苦了自家人也要接济你们,都过去了!不管你们记不记得我爹的恩情,我也不在意了。就这样吧,以后大家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你们不准打着老三的名头做任何事,不然我一定将我们这一房的族谱迁出来,大哥,二哥,不要让亲人变仇人!”

    秦大伯和秦二伯脸色齐齐一变,迁族谱,那就意味着彻底向外人表明秦家三房和二房大房没有任何关系了!虽然现在他们从三房捞不到实际的好处,但外人都知道他们是秦伀的亲人,明里暗里多少会高看一眼,办事也会行一些方便。如果真迁了族谱.....

    秦二伯不敢再说什么,使了个眼色让秦大伯和他一起出了秦家门。

    “大哥,你刚刚实在太冲动了,那样的话哪能说,现在让老三彻底寒了心,他要是真迁族谱怎么办?”

    秦大伯哼一声:“你听他吹,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老三有多看重秦家这个根,咱们就是一个祖宗上来下来的,他真会让他们那一房迁出去,成为没有根的人?”

    秦二伯一听,脸色僵了僵,“但愿吧,现在老三正在气头上,咱们暂时还是别做什么的好。”说完他唤了秦博,和秦大伯直接分开走了。

    “爹,三叔真会将族谱迁出去?”秦博跟在秦二伯身后,有些忐忑的问。沾着秦家三房的光,他走出去,别人都高看他一眼。而且眼见的,秦伀以后绝对会有大出息,到时候就算不能直接从三房得好处,但现在秦家这边唯一和三房沾亲带故的就是他们了,只要秦伀有出息,他们得到的隐形好处不计其数。

    “暂时不会,你三叔那人我知道,把家族看的无比重要,就是因为想要家族壮大,以前才会那么接济我们。”

    “那就好。”秦博松了一口气。

    秦二伯却叹了一口气:“这次不该和你大伯他们一起来的,到了现在,你大伯还看不清形势,害的我们也被带累。”

    秦博可惜道:“可这次的确是个好机会,要是伀哥儿能去帮我们说说情,我肯定可以进衙门。”

    秦二伯顿了顿:“榆木疙瘩,咱们现在是要打好和你三叔,伀哥儿的关系,要是伀哥儿能对你改观,以后啥好处得不着?不管再怎么样,咱们毕竟都姓秦,哪一天伀哥儿如果真的当了官,用起来人自然还是自家人趁手。”

    秦博听了眼睛一亮:“爹,你说的对!”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是一年新年到,秦家人的过年气氛一年比一年和乐,秦母也一年比一年精神。今年李绮罗并不想回李家,便让秦进在过年前到李家带了信,说她已经怀孕,现在正是要小心的时候,大雪封路,今年就不回门了。

    李主簿听了倒是高兴的很,自从替嫁的事被拆穿后,他不光担心大女儿那里,也担心李绮罗会被秦家厌弃,关键李绮罗嫁到秦家好几年了,连孩子都没生一个,要是秦家想休妻,连理由都是现成的。现在李绮罗怀了孕,他一颗心也算是落了地,秦伀这女婿跑不了了!

    他高兴,李夫人却气坏了。

    李月娥生了个男孩,她满以为李月娥会母凭子贵,凭着这个孩子,李月娥在王家的处境肯定会改变。可不久前她去王家,才知道,孩子已经被王夫人抱在身边养了,月娥平时想看一眼都不行。王博君也彻底和李月娥生分了,坐月子的时候不提,但现在李月娥早就出了月子,王博君却再未踏进过李月娥的房门。

    在王家,李月娥好像成了一座孤岛。

    李夫人急的嘴角冒泡,这样下去怎么行,要是王博君再纳了妾,孩子又被养的和月娥不亲,那月娥后半辈子可怎么过?

    与李月娥不同,李绮罗却在秦家生活的和谐美满,夫婿聪明上进,秦家的日子也过了起来,和李月娥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样的对比一日日啃噬着李夫人的心,而让她唯一感到安慰的便是李绮罗嫁进秦家四年了,却连蛋都没下一个。就算现在秦伀再怎么对她好,只要她不能怀孕,那就妥妥被休的命。

    李夫人怀着也许明年,后年李绮罗就要被休回来的美好愿景,才按捺住了心中几乎要喷薄而出的嫉恨。

    可没想到,这个愿望这么快就破灭了,李绮罗竟然怀孕了!

    丫鬟来说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怎么可能?她好几年都没怀上,怎么现在突然就怀上了?”

    李主簿进来正好听到这句话:“那是绮罗有福气。”他警告的看一眼李夫人:“你别出什么幺蛾子,我对秦伀这个女婿很满意,要是因为你再起波折,那你就回娘家去吧。”

    有了解语花般的小妾,李主簿觉得自己好像重新又找回了年轻的激情,对李夫人的善妒,心胸狭隘越发看不顺眼,他已经近半年没有进李夫人的房间。

    李夫人不敢置信的抬头:“你竟然要休我?那个狐狸精就那么好,让你抛弃结发妻子,宠妾灭妻?要是长青知道,他会怎么想?”

    李主簿哼一声:“就是看在几个孩子的份上,我才没有处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绮罗的娘是怎么回事?”

    李夫人身子一僵:“你什么意思?我不清楚。”

    李主簿转身:“你清楚也好,不清楚也罢,我知道你没把绮罗当亲生女儿看待,以前在家的时候就百般虐待她,但现在她已经出嫁,过上了好日子,你如果还要去破坏,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哈哈哈哈....”李夫人忽然笑起来:“老爷,别说的那么好听,你和我啊,不过半斤八两。你如果当真心疼女儿,又怎会眼睁睁看着我如此对待那死丫头?现在你倒想来当慈父了,可也要看人家认不认,你那点儿心思我看得清楚,那丫头当然也看的清楚,你不是想疼女儿,你是见秦伀出息了,想巴结那个女婿罢了!论薄情势力,我可比不上老爷你!”

    李主簿被说的恼羞成怒:“我看你是疯了,自从月娥的事情暴露后,你就一日比一日癫狂,小心点儿,要是再这么下去,我只得把你送到城外的庵里,念念经吃吃素,也好静静心。”丢下这句话,李主簿转身就走。

    \"你.....”李夫人恨的将茶杯砸在了地上。随后坐在椅子上怔楞不语:他竟然威胁她!这就是她嫁的男人,天性薄凉,她为何会为这样的男人拈酸吃醋了大半辈子啊,而且即便现在知道了他是怎样的人,却还是无法抽离。

    李绮罗虽然猜到了自己的怀孕会给李夫人一定的震惊,但没想到还使得她和李主簿大吵了一架,大年初二这天,张翠翠和秦奋带着几个孩子一大早就回了娘家。

    马大妮一个孩子都不带,也不让秦母装东西,自己眼睛在屋里一扫,装了些花生,又拿了几个鸡蛋就这么走了,用她的话说:“就这些东西她都不想给。”

    “ 娘,中午我们在娘家吃,带了这么多东西呢,她要是敢给我甩脸色....”马达你提着篮子哼哼两声。

    秦母有些心累:“算了,大过年的,何必去惹不愉快,你嫂子如果脸色不好,你们就回来。”

    马大妮眼睛转了转:“好。”如果吃不到午饭,她就把东西又原路拎回来,反正她是不能吃亏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