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挤兑,分家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23章 挤兑,分家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三国之召唤时代大佬都爱我 [快穿]     秦母带着几个儿媳进了屋子直接坐了下来。

    黄氏心里一抖, 她僵硬的笑了笑:“亲家母, 你这话是啥意思?我咋听不懂。”

    秦母冷哼一声,“你自己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自秦家几婆媳进了屋子后, 王玉香就缩到了一边, 特别是李绮罗看向她的时候,她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平日里,就她欺负秦芳最多, 现在人家娘家人找上门了, 要是收拾, 第一个还不得收拾她啊!

    黄氏没想到秦芳真的回娘家告状去了, 强撑着道:“我不知道老二家的回娘家说了啥,不过我自认没有亏待过她,打眼看看,谁家儿媳妇整日可以不做活计的?”

    “哦?”李绮罗抬眼看向黄氏:“婶子, 这话可差了吧,我家妹子的刺绣手艺还是我教的,她卖刺绣的地方也是我领着她去的, 她每个月靠刺绣挣的钱不下三两,那铺子里可还记着账呢。听说都原原本本的交到了公中。您怕是不知道刺绣有多累, 整日低着头,脖子僵的抬不动, 对眼睛损伤也很大, 就算再小心, 也免不了扎手指。她一心一意的对赵家,天天拼了命的刺绣,现在您对我们说,她没有干活?难道只有煮饭洗衣才叫干活?既然如此,小妹,以后你也别绣了,你大嫂干什么,你就跟着干什么。”

    秦芳忙应了:“嗯,我以后不绣了。”

    “这不行!”黄氏心里一急,每个月三两多的银子啊,这要是没了,岂不是天大的损失,顿时脱口而出,出口后才顿觉不好。

    秦家几婆媳都冷了脸,李绮罗看向黄氏:“为什么不行?婶子不是说我小妹能挣钱心里就飘了吗,那让她不挣就是了,以后她也和你们一样,干点儿家务,还不用明里暗里的受人挤兑,反正挣钱的事有家里的老爷们儿呢!”

    马大妮嗤一声:“三弟妹,这你可就不知道了,每个月三两银子啊,一年就是三十多两,十里八乡去打听打听,别说小媳妇儿了,就是一家的老少爷们儿齐上阵,也没小妹挣得多。赵家虽然有二十几亩地,但一年的收成也不过在十几两,小妹一个人挣的比他们全家都多,婶子会舍得这么多钱白白没了?她啊,是既舍不得钱,又想使劲压小妹,怕小妹太能干,衬的她们没用,有些人啊,可不就见不得别人好,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小妹性子软,赵家人知道她好欺负,就一次比一次过份。知道这叫啥吗,这叫欺软怕硬,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叫喂不熟的白眼狼!\"

    张翠翠啊一声:“二弟妹,还有这样的人呢,看来还是你见识多,我就想不到这些。本来依着我想,小妹这样会挣钱,性子又好,嫁到谁家里不得被宝贝着,现在看来,小妹这是进错了人家啊。”

    马大妮哼一声:“是啊,寻常人家哪里做得出这样的事。小妹这样的媳妇儿,你看看换了别人家,谁会不好好待。可这赵家,咱们这位婶子和大嫂,她们不是一般人啊,别人对她们好,她们反觉得是怕了她们,就是我家小妹,傻乎乎的,还以为所有人都和咱们家一样呢!娘,您看得过去,我可看不过去了,咱们又不是养不起小妹,她何必受这样的窝囊气。要我说啊,和离算了,当初就不该早早的给小妹定人家,等三弟再进一步,啥样的人家找不着!”

    黄氏和王玉香被这三妯娌挤兑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而让黄氏更着急的是,这秦家竟然有反悔这桩亲事的心思,这......

    \"住嘴,既然结成了亲家,哪有轻易和离的道理,不过这也不是咱们一厢情愿就能决定的,亲家,亲家母,你们也不想逼的他们小两口分离吧。”秦母十分敷衍的喝了马大妮一句,然后定定的看着黄氏和赵父。

    赵父闷着头不说话。

    黄氏脸已经僵的不能再僵,尽管想压服秦芳,但她也清楚,想再找着秦家这样的亲家,和秦芳这样既能干性子又好的儿媳是绝不可能了。

    “对对,成了亲就是要过一辈子的,哪有轻易和离的道理,要和离了,芳儿的名声咋办?”黄氏忙道。

    “名声?什么名声?我们小妹啥都没犯,这不是您看不上她吗,我们不求小妹在婆家还像在娘家一样,但也绝不会看着她受气。二嫂说的对,就算和离了,我们秦家也养得起,哦,不对,小妹这么能干,根本用不着我们养,她这么好的姑娘,何愁找不着人家。”李绮罗站起来,对着秦母道:“娘,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我们诚心与赵家做亲家,可婶子和叔叔看来不太满意,小妹性子软,我们顾不到,以后还不知要吃多少亏,回头我就和相公说,让小妹拿了和离书。”说罢她叹一口气:“哎,就是可惜了妹夫,他这么好,只能说小妹和他有缘无份。”

    赵父狠狠的瞪了一眼黄氏:看你一天天作怪,好了,现在把秦家彻底得罪了!

    秦母看了看赵家人,站起来道:“芳儿,你几个嫂子说得对,既然赵家容不了你,那就不呆在赵家了,离了张屠夫,照样不会吃带毛的猪!你准备准备,过几天就让你爹和几个哥哥来接你,亲家母,你们准备好和离书吧。”说完她看向赵天赐:“孩子,我知道你对芳儿好,我和老头子都很满意你,可是你也看见了,你们家除了你,都容不下芳儿。她的性子你知道,要是继续这么下去,只能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我这个做娘的,看在眼里实在心疼,这辈子,就当你们有缘无份吧。”

    “娘....”秦芳扯着赵天赐的胳膊看向秦母:“娘,相公对我很好的,我.....我也离不了相公......”

    秦母凝眉:“我知道,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吗,除了天赐,他们家都欺负你,难道你后面大半辈子就要受这样的窝囊气?这事没得商量,等以后你就知道我们是为了你好。我们走。”

    秦母说完,竟是看都不再看赵家人,直接带着几个儿媳站起来就往外走。

    门口看热闹的人傻眼了,他们以为秦家人最多和赵家人撕一通,没想到秦家几婆媳来,没喊打喊骂,而是几个人像搭戏台似的,你来我往直把黄氏和王玉香的心思揭了个彻底,末了也不劝,竟然直接让人准备和离书!老天爷啊,秦家人还真是干脆啊。

    “有啥不可能的,我觉得她们说的没错,秦芳嫁到赵家本就是低嫁了,我猜秦家和赵家结亲,不图财,不图其他,就是看中了他们人口简单,希望小女儿和和顺顺的过日子。没想到,赵家人连这个都满足不了,那可不要悔了这桩亲事。你看着吧,要真和离了,上门提亲的人肯定要把秦家的门槛都踏破。”

    虽然和离名声不好听,但大越并不阻止再嫁,只要娘家不嫌弃,不把人送到女子收容所,想再嫁出去并没有那么难。何况秦家这样的家底,看看秦家对秦芳的重视,和秦家攀上亲家,就等于有了一个举人舅子,说不得以后秦家老三还要有大出息,这样的情况下,秦芳会愁嫁?

    赵家人这下全都齐齐慌了。

    赵父再次狠狠瞪了黄氏一眼,忙喊:“亲家母,亲家母,凡事好商量,好商量。老婆子,愣着干啥,说话啊!”

    黄氏回过神来,忙去拉秦母:“亲家母,我错了,是我猪油蒙了心,但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你刚刚也听见了,芳儿和天赐,他们小两口好着呢,谁也离不了谁,你是芳儿的亲娘,也不忍心他们小两口分离是不是?”

    李绮罗笑一声,“婶子您这话说的可真好笑,这是我娘忍不忍心的事儿吗,这不是你们看不惯我家小妹,处处欺负她吗!您说的对,我们作为娘家人,不能把手伸到你们赵家来,免得被旁人说我们仗势欺人。既然我们惹不起你们赵家,那和赵家不扯上关系就行了,只要小妹脱离了赵家,你们不论咋样,自然也就不关我们秦家的事儿了。娘,您说呢?”

    秦母嗯一声:“是这么个理。”

    黄氏没想到秦家这几婆媳竟然真的不松口,心里顿时后悔极了,早知道这样,她何苦去招惹秦芳。

    “这事儿是我办错了,可是绝对不能和离啊,我知道你们秦家日子好过,可是和离了一回,对芳儿的名声毕竟有影响,咱们不说和离的事儿,我发誓,以后我们赵家人绝对好好待芳儿。”

    “对,亲家母,是老婆子糊涂,以后她肯定不这样了。”赵父也忙道。

    秦家几婆媳对看一眼,秦母缓了脸色,叹口气道:“亲家母,我刚刚也是着急了些,和离对芳儿的名声影响大,不到万不得已,我们秦家当然也不想走这一步.....”

    “对对对,不能轻易和离。”黄氏和赵父双双附和。

    “可是呢,芳儿性子太软了,她是受了气都不会吭声的人....”秦母这样说,黄氏心里就嘀咕一声,不会吭声?以前是不吭声,可一吭声就来个大的。

    “继续这样下去,我到底不放心,这样吧,俗话说树大分枝,你们赵家只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各自成了家,也是到了分家的时候了。今天就当着我们的面,把这个家分了吧,亲家母,你放心,即便分了家,该怎么孝顺你们的,他们小两口还是怎么孝顺你们,大家不挤在一个锅里吃饭,也免得摩擦越来越深,俗话说远香近臭,说不定分了家,你就看我们家芳儿顺眼了呢!”

    黄氏讪讪一笑:“这......... 分家是不是早了些?”

    “不分家?不分家也行,准备好和离书吧,芳儿,要不你今天就跟着我们回去?把嫁妆拿着,后面让你哥哥他们来处理和离书的事儿就行了。”秦母说完直接去拉秦芳。

    “分!”赵父咬了咬牙:“今天就分!”

    黄氏一脸焦急:“老头子!”

    赵父再瞪一眼黄氏:“要不是你不省事儿,哪有今天这一出!”

    黄氏听了,心里悔不当初,瞬间萎了肩膀:“那就分吧。”

    秦家几婆媳一听,像变脸似的,瞬间带上了笑容,秦母重新坐了回去:“还是亲家,亲家母明理,那就今天分吧。”

    赵父心里叹一声,对赵天赐说道:“天赐,去村里将你三爷大爷他们找来,让他们做个见证。”

    王玉香和赵家老大心里都慌得不得了,要知道,现在家里挣钱的就是老二老口子,这要是分了家,以后他们咋办?

    “爹娘,这个家不能分啊,你们辛辛苦苦把二弟养大,他还没回报你们呢,现在就要分出去过自己的逍遥日子了,这是不孝啊!”王玉香顾不得秦家几婆媳在场,扯着黄氏的衣衫道。

    话音刚落,马大妮哟哟几声:“瞧瞧,这位大嫂说的话可真好笑。谁说分家就是不孝了?儿子长大了,娶了媳妇儿,当然要分家,谁家是一起住到老的?这么多人分了家,那都是不孝?再说分了家又不是不给爹娘养老,咋就和不孝扯上关系了?你不是看不惯我们小妹吗,觉得她刺绣挣钱,你干家务委屈了你,分开了不是更好?正好你也不用觉得委屈了!”

    李绮罗笑一声:“二嫂,我猜这位大嫂子不是真觉得委屈,只怕是做出委屈的样子吧,毕竟像小妹这样能挣这么多钱的女人,寻常女人哪里比得上,有人会对厉害的人打心眼里敬佩,有人呢,看见比自己厉害的人,反而会嫉妒眼红。即便她端着人家的碗,还嫌碗里的饭叟呢!”

    马大妮撇撇嘴:“真有那样的骨气,不吃啊,吃着别人的饭还骂骂咧咧,可真恶心的慌!”

    李绮罗一捂嘴:“可不就是没骨气吗,你看看现在,不就是舍不得这碗饭才露出这样的姿态”

    她们俩你一眼我一语,直接将王玉香的面皮扒了个彻底。

    王玉香气的手都哆嗦了,“你们....”

    李绮罗嗯一声,收敛了笑意,抬眼向王玉香看去,那冷冰冰的眼神看得王玉香心里一悸,后背汗毛直竖,她下意识就避开了李绮罗的眼神,再也不敢多一句嘴了。

    这一番挤兑直把门外看热闹的人听得抽了抽嘴角,这秦家的几个娘们儿,咋个顶个的这么厉害,有这么一张嘴,就算秦家老爷们儿没多大出息,能欺负她们的人恐怕也不多吧。

    赵天赐去请的见证人很快就来了,分家的时候,虽然王玉香和赵父都很想偏向老大一家,可有秦家人在场看着,大面上他们也只好做到了公证。

    至于那些细枝末节的,赵天赐和秦芳也不稀罕。

    最后约定,赵家老两口跟着大儿子一起过,赵家总共二十五亩地,秦芳和赵天赐要八亩,房子暂时先这么住着,至于盖不盖新房,搬不搬,全看赵天赐和秦芳自己的。然后赵天赐和秦芳每个月孝敬赵父和黄氏半两银子,每年两套新衣,两石粮食。

    这样的孝敬,就算黄氏和赵父啥都不干,一年也绰绰有余了。

    可黄氏和赵父还是不得劲,要是不分家,赵天赐跟着跑船,一年跑一回,至少也能赚三十两,平时还走街串巷做点小生意,四十两都不难达到,再加上秦芳每个月的三两......,这么一想,两人都觉得心绞痛。他们倒是很想在养老上狠狠挖一笔,可有秦家人在旁边看着,又哪里敢。

    分了家,秦芳如释重负。

    第二天,秦家全家人都来了,拉着满满一车的东西来给秦芳和赵天赐温锅灶。

    这还是秦家人第一次齐齐整整的到赵家来,听说秦家的解元公也来了,赵家的左邻右舍都出来看稀奇。秦母和秦父打头,秦奋和秦耀推着满满一车东西,张翠翠扶着马大妮,李绮罗则和秦伀走在最后。

    先不提那满满的一车东西惹了多少人羡慕,就说秦伀一进了赵家村的村口,就让许多人惊叹了。

    “天啊,赵家二儿媳的娘家哥哥长的这么俊呢!”

    “老娘要是还没出嫁,绝对要追着这秦解元跑!”有彪悍的妇人说道。

    “哈哈哈哈,那你去吧,你是没见识到秦解元的媳妇儿嘴巴有多厉害,你要是敢跑到秦解元面前,只怕他媳妇儿一张嘴能把你挤兑死,还有她那个眼神哟,一个眼刀子扫过去,那王玉香大气都不敢出了。你们是没看见昨天秦家那几婆媳说赵婆子和大儿媳哟,我的娘唉,我要是被这么一说,只怕恨不得死了算了!”

    “不就是骂人吗,有啥好怕的。”

    “骂人?人家是骂人,可偏偏就能不带脏字,还能把人说到地缝里去。”

    “真有这么厉害?”

    “可不。”

    秦芳一大早起来就欢喜的忙开了,昨天秦母就说今天会来温锅,她做好了饭,便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等着,见秦家人来,立刻迎了上去。

    “爹娘,嫂子,哥哥,你们来了。”

    “小妹,今天是你分家第二天,我们当然要来温锅了,不然还有那不长眼的人以为你好欺负呢!”秦耀故意大着声音道。

    另一边探出头的王玉香一听,立刻缩了回去。

    分了家,秦芳像只轻快的鸟儿。

    吃过饭,秦母拉着秦芳道:“芳儿,虽然分了家,但他们到底是天赐的父母,不可能就彻底不牵扯了,我们能帮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你得自己硬起来。”

    李绮罗也道:“小妹,这回你可想清楚了,她们为什么敢这么对你?”

    秦芳吸一口气:“嗯,明白了,是我自己不中用,我退一步,她们就进两步,要是一开始我就强硬起来,她们压根不敢这样。”

    李绮罗点头:“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你吃了亏,以后就知道怎么做了。”

    秦芳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黄氏和王玉香被娘和嫂子们挤兑的哑口无言的样子,她也明白了以前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善良并不是错,错的是把软弱当善良。

    见秦芳懂了,李绮罗便不再多话。

    一直到了下午,秦家人才离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